追蹤
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606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黑子]七年仰望‧之七[青黃]

 接下來的七球,青峰防下了四球。

最後一球是黃瀨進球,伴隨著一記扣籃。

黃瀨雙腳落地時看向青峰,兩人相視數秒後,黃瀨才轉身去把漸漸滾遠的籃球撿回。

「啊,是我輸了呢。」

說著,同時又將球拋給青峰。

「欠小青峰的一件事,可以是籃球以外的事情嗎?」

「你還真的下定決心不想打了啊?」

接過球之後,青峰一手把球抱在腰側,視線依然盯著黃瀨。

「嗯,因為已經想好未來想做的事,籃球這部分真的就沒辦法了。」

「那麼、你會打到什麼時候。」

「大概再一兩年吧。」

聽起來似乎還有好長一段時間的緩衝,青峰臉上的神情明顯柔和了些。

「所以,你未來想做的事是什麼?」

可以讓黃瀨放棄模特兒的身分、以及籃球這項興趣的工作,想必是對黃瀨這個傢伙而言十分有挑戰性的工作。

「開飛機。」

正如青峰所想,黃瀨很快就給了他一個相當勁爆的答案。

「雖然要轉航空大學好像還不算遲,不過我想把現在的學位拿到,所以大概會出國去飛行員學校進修吧。」

「所以是到了國外就不打算打籃球了?」

「嗯,畢竟是要全神貫注去學的事情嘛。」

聽完黃瀨說的計畫之後,青峰就點了點頭。

「繼續打嗎?」

他回到三分線上,衝著黃瀨一笑,然後詢問。

「好。」

只比這十球,當然是不夠的。於是黃瀨也擺開了防守的姿態。

兩個人沒有再多說什麼話,一直打到午後兩人都餓了,才認命離開球場去尋覓午餐。

青峰表示還沒想到要提出什麼樣的要求,黃瀨就這麼欠下一件事情。

 



聖誕節過後,很快就是新年的到來。

除夕之前兩人就回到各自在東京的原生家庭與家人團聚、協助新年掃除。

黃瀨在午夜的時候一一發送賀年簡訊給所有親朋好友,陸陸續續也收到幾個人的回禮簡訊。

黑子也有寄簡訊的習慣,所以黃瀨在帝光的好友圈中第一個就寄給黑子,然後很快就收到回應。接下來傳簡訊的順序依序是赤司、紫原、桃井、綠間,赤司會寄賀年卡,所以基本上不會回簡訊,紫原會回應,綠間則是除了賀年簡訊外還會在過年到神社替所有人求祈願符。

訊息一寄給綠間,綠間立刻就打了通電話過來。

「喂?小綠間新年快樂!有什麼事嗎?」

「黃瀨你明天沒有約吧?我要去神社參拜,來不來?」

「咦?好啊,可是小綠間不找小赤司或高尾君嗎?」

對於綠間重視的人,黃瀨心裡也是有個底的。

「你少調侃我了行不行?」

進入醫學院後,綠間的感情表現似乎也越來越超然,至少在他面前幾乎不太會有口是心非的狀況出現。

「好啦,那小綠間要去哪個神社呢?現在還拜湯島天神嗎?」

「不,今年想去東京大神宮。我記得你都在那拜的吧?」

「是啊。」

「那麼,明天中午見。」

「好。」

行程敲定了以後,黃瀨就繼續傳賀年簡訊。

最後一封是給青峰的簡訊,黃瀨依往年慣例簡單寫下稱謂與祝賀語,然後按下發送。

據黃瀨所知,青峰並沒有主動發送祝賀簡訊的習慣,每次過節發送的簡訊都要等到隔日午後才收到回覆。

在高一冬季盃結束的那一封賀年訊息,回想起來真的像夢境一場。

這個時間點,青峰應該已經睡了吧。

闔上手機的蓋子,黃瀨打算讓自己身心平靜下來、準備入睡。

然而手機卻再次響了起來。

 

 


 

「黃瀨,新年快樂。」

電話另一頭傳來青峰的聲音,黃瀨隨即瞪大了眼。

「小青峰?」

「早上去找你,別亂跑。」

「欸?」

聽到青峰開口提出邀約,黃瀨愣了一下。

「可是小青峰,我跟小綠間約好中午要去東京大神宮呢。」

「那我也跟去吧,我跟綠間講一聲,他應該不會有意見,就這樣啦,晚安。」

青峰用不容拒絕的態度說完,而黃瀨從頭到尾愣愣地聽。

……喔,晚安。」

對方很快掛上電話,黃瀨則聽著電話結束的沉悶聲響,腦袋彷彿在那瞬間也糊成了一團。

 


 

隔天早上,青峰很早就出現在黃瀨家門口。

「唷,黃瀨,早安啊。」

那時黃瀨剛睡醒,穿著睡衣、一臉迷糊在處理信箱裡的賀年卡。

在他想著要把赤司的賀年卡特別放好,青峰的聲音就從背後傳來。

嚇了一跳、清醒的瞬間,黃瀨發出了有點慌張的怒吼。

「小青峰你也來太早了吧!好歹讓我有心理準備換個衣服什麼的!」

「是你自己要穿睡衣在門口晃的耶。」

青峰聽到黃瀨的抗議後只是笑了笑。

「都一起住多久了,你還怕讓我看到你穿睡衣嗎?」

黃瀨聞言愣了幾秒,然後自暴自棄的擺擺手。

「說的也是……小青峰請進。」

說來真的是自己神經過敏了,奇蹟世代中就只有青峰一個人跟他一起住了半年多,居然還會反射性地感覺到彆扭。

青峰跟黃瀨的家人打過招呼後就先到黃瀨房間待著。等待出門的這段時間,青峰像黃瀨討了幾本以前的雜誌來翻翻。

在黃瀨開始翻衣櫃尋找出門要換上的衣服時,青峰卻突然從他身後伸手、一把將他抱住。

「你這睡衣挺好看的啊。」

黃瀨身上的睡衣是淺紫與米白相間的格子,絲質的柔軟布料還泛著微量光澤。

「呃、小青峰?」

面對青峰這種遊走在友誼邊緣的親密舉動,黃瀨實在不知該做何反應。

「別干擾我找衣服…...

他一直都把青峰這類行為歸類於惡作劇,像現在這樣手臂被限制住,除了惡意干擾也很難作別的解釋了。

「上衣就左手邊那件如何。」

「咦,為什麼啊?」

現下黃瀨覺得青峰似乎只是好奇他的衣櫃內容物,才會順手抱上來。

「我今天穿你的黃色,你也穿上我的青色吧。」

而青峰接下來的話語更加讓他不知作何反應。

……

黃瀨反射性看向青峰,這才看清楚對方深色外套下的針織衫真的是柔和的鵝黃色。

「我考慮一下……小青峰你快放開啦!不然我不能找衣服了!」

「少囉嗦了就這件啦。」

僵持下去似乎沒什麼意義,一會兒黃瀨就妥協、換上青峰強制從他衣櫃翻出來的衣服。

時間差不多了,兩個人就從黃瀨的家出發、前往東京車站跟綠間會合。

 

 


 

前往神宮的路上車水馬龍,雖然人們井然有序地列隊,那人潮看上去還是相當的可觀。

「印象中桃井好像說過青峰你對參拜沒什麼興趣的。」

「這傢伙跟你有約在先,只好來了。」

「小青峰既然這麼勉強的話就不要來啦……

「沒有勉強啊,跟你出來的話去哪都好。」

「小青峰你最近講話變得有點肉麻耶,故意的嗎?」

「誰叫你只對綠間跟哲肉麻,身為同居人我覺得有點寂寞。」

……

「你們兩個感情還真好啊。」

黃瀨對青峰提出質疑時,綠間推了一下眼鏡,然後把視線放到不遠處的鳥居。

「啊,小綠間說過醫學院課越來越重,今年不拜湯島天神的話沒關係嗎?」

「之後還是會撥空去拜的。」

「這樣啊。」

……東京大神宮,是求愛情的吧?」

青峰插進兩人的對話,黃瀨便又看向青峰。

「咦,小青峰居然知道?」

「你當我笨蛋喔?」

「嗯?沒有啊,只是小青峰不像會關心這種事情的人。」

「這算是常識吧,我倒是很好奇……綠間你怎麼只找黃瀨來?」

「因為每年黃瀨初詣都在這拜。」

「嗯,今年原本打算初三再來拜的,既然小綠間要來就順便了呢。」

「每年?連在海常的時候都沒有改去箱根拜嗎?」

「想說拜同一個地方比較誠懇嘛。」

「是啊,而且他在這連抽了五年的兇籤,每年都會問我一次要怎麼化解。」

「小綠間你好壞!不要在這種時候提兇籤的事情啦!」

「所以你拜了五六年都在求愛情?人氣模特兒黃瀨涼太也會需要求愛情?」

「才沒有求愛情啦!」

隨著參拜的人群行進到神社門口的鳥居,接下來就是必須小聲交談的區域。

當黃瀨他們抵達「手水所」、準備淨手的時候,發生了一個小小的插曲。

青峰跟黃瀨兩人先淨好手,在綠間伸手去取淨手用的水勺時,有個人與他同步碰到了水勺。

「小、小真?你怎麼會在這裡?」

……高尾,好久不見。」

黃瀨一回頭就看見綠間跟高尾兩人手一同握著水勺的畫面。

兩人打了招呼後就沉默不語,黃瀨見狀立刻拉起青峰的手。

「小綠間你們慢慢聊吧,我跟小青峰先去參拜了,有事手機聯絡喔!」

對於綠間跟高尾的事黃瀨知道的並不多,不過憑黃瀨豐富的社會經驗,他的直覺向來知道什麼時候該識時務的迴避。

 


 

「把綠間丟下沒問題嗎?」

往神社正殿走了一段路後,青峰這麼問。

「沒問題,小綠間跟高尾君應該有很多話可以聊,而且他要找我們的話一定會打手機過來的。」

黃瀨拉他走的時候是抓著他的手臂,走了一段路就自然地放開手。

原本就打算只跟黃瀨一起度過新年的青峰方才還在計畫參拜完之後要用什麼理由把黃瀨帶走,而現在的發展可說是相當符合他的期待。

真的要跟黃瀨獨處的話,快快參拜完、然後早早離開神宮的範圍,應該會是不錯的選擇。

很快的兩人就來到了神社的正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