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606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黑子]七年仰望‧之八[青黃]

  

搖鈴。

躬身。

合掌。

這是第七次,黃瀨在東京大神宮的天照大神面前參拜。

之所以每年都到這裡參拜,是因為在國二的那一年,黃瀨跟著家人來到這裡、許下在籃球上贏過青峰的願望、抽了一隻吉籤。

隔年舊地重遊,將吉籤還給神宮的巫女後,他再次許下願望。那時的青峰除了比賽以外幾乎不會在籃球部出現,黑子也已經退出了籃球部。

他希望青峰能夠重新燃起對籃球的熱情、希望常常跟青峰一起打球、成為對青峰而言別具意義的存在,而神宮給了他一支兇籤,最後綁在神社外的布條上。

隔年是高一,在冬季盃結束後的新年。這時他祈求的是青峰的青睞,依然得到一支兇籤。

在他跟青峰的關係漸漸靠近的同時,黑子跟火神交往了,青峰表現出失望跟不甘,連帶也斷了他的念頭。

接下來的三年,願望大致不變,每年得到的籤也都綁在神社外。

望著垂在面前的搖鈴繩,黃瀨深深吐出了一口氣。

不知不覺已經七年了呢。

有人說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每七年會改變一次,所以,這是最後一次,他為他開始說服自己放棄的戀情而許下願望。

已經不會再奢望自己成為青峰重要的人了,或許這份由憧憬生成的愛戀就是注定永遠無法跨越的距離吧。

那麼,這一個願望,該怎麼辦呢?

偷偷瞄向身邊閉著眼、用難得虔誠的表情祈禱的青峰,黃瀨嘴角微微彎了起來。

就許個、希望小青峰可以得到幸福的願望吧。

請把幸福送給我身邊的這個人。讓他所追尋的目標能夠達成、讓他許下的心願能被實現。

拍掌。

──『天照大神,請把幸福送給我身邊的這個人。』

許下願望。

 

 



青峰許完願後,立刻看向黃瀨。

對方閉著眼,頎長的睫毛在冷空氣中微微顫動。

虔誠祈禱的表情帶著微微的笑意,好似願望已經成真般地。

黃瀨張開眼後,也看向自己的方向。

微彎的眼角彷彿也笑著,看上去是相當美麗的表情。

「好了!小青峰我們去抽籤吧。」

言語能力似乎被強制剝奪了幾秒鐘。

原來跟喜歡的人一起在神前許願,是這樣的感覺呢。

黃瀨的視線轉開後,青峰還是一語不發的盯著黃瀨看,從髮梢到後頸、再到戴著青色耳環的耳廓。

到一旁的抽籤處時,青峰先抽出了吉籤,黃瀨連忙要他把籤收好、囑咐青峰明年要把籤還給神社。

接下來換到黃瀨。

「大、大吉?」

望著手中的籤紙,黃瀨愣了一下。

「你剛剛求什麼?看來會實現啊。」

「呃,是幫別人許的願望,不過可以實現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黃瀨笑著回答,將籤紙緊緊捏在掌心。

兩個人從抽籤的地方離開,接著就順著人群往神社外移動。

「小青峰你呢,你許了什麼願望啊?」

「這個嘛……

青峰瞇起眼睛。

「條件交換一下如何?告訴我你暗戀誰,我就告訴你我許的願望。」

「什麼啊!我才沒……

看著青峰的表情,黃瀨沒有把整句話說完。

青峰的眼神傳遞過來的訊息像是在說「我已經知道你喜歡誰了,快點承認自首無罪」一樣,銳利的視線讓黃瀨有股轉身逃跑的衝動。

若青峰已經知情,那他這一陣子的曖昧舉動又是為了什麼?試探自己嗎?

最近有意無意就會襲來的擁抱、用意不明的送耳環、在年初一的一大早跑過來找自己……這些舉動,又是為什麼呢?

 

恐懼的神情在黃瀨臉上一閃而逝。

彷彿看見什麼令他退避三舍的事物那般,雖然他很快又掛上笑容,不過青峰看的出來那笑容裡參雜了幾分苦澀。

「我承認說沒有號人物是騙人的,不過小青峰為什麼又問這個問題呢?只是好奇而已嗎?」

雖然青峰不確定黃瀨不肯坦白的原因,不過在此刻他倒是接收到了從黃瀨眼底傳來抗拒的訊息。

……當然不是好奇才問的,不想說就算了吧。」

青峰把視線轉向前方,兩個人靜靜走了一段路都沒有交談。

眼看著神社的鳥居已經在不遠處,這個時候要拐黃瀨去別的地方好像又太突兀。

「小青峰,我去買個守護符喔。」

倒是黃瀨似乎為了要打破尷尬,指著神社外圍的商店街率先開口。

「好啊。」

默默跟著黃瀨到販賣御守符的店面前,接著因為在神宮聚集不少祈求戀愛的少女,黃瀨被幾個女孩認了出來、糾纏了一陣子。

看黃瀨熟練的堆起溫和笑臉,青峰心中頓時有點不是滋味。

黃瀨帶著兩支繫著彩帶跟開運字樣的御守箭矢踏出店舖後,青峰比了個方向,黃瀨也沒問什麼就跟著他走。

「居然買了御守矢?不是要買護符嗎?」

「有啊,護符收起來了。御守矢一支要給家裡……

說到這,黃瀨的手機鈴聲響起,也止住了守護符的話題。

「小綠間?我跟小青峰在商店街喔,你要來找我們嗎?好……

看著黃瀨講電話的神態,青峰瞇起了眼睛。

黃瀨承不承認喜歡他是一回事,跟他自己要不要行動其實沒有太大的關聯。

思考了一下之後,青峰想起手中握著的吉籤。

「小青峰,我們回神社門口等一下小綠間好嗎?」

「嗯。」

畢竟黃瀨跟綠間有約在先,青峰雖然心裡不甘願,還是點了點頭。

等待綠間會合的時間,黃瀨拿著手機不知道在回覆誰的訊息。

「小綠間還真是慢呢。」

……你傳郵件給誰啊?」

「是小黑子喔,他說他現在跟小火神還有小紫原在一起,問我們要不要過去一起吃飯。小青峰覺得呢?」

「喔,可以啊。」

「太好了,那我等等問小綠間。」

……

黃瀨認真的傳郵件時,青峰在心裡蘊釀了一下言語。

他抽到的那紙籤詩上有句要及時行動的話語,而他也覺得既然遲早都要跟黃瀨講清楚,現在就開口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有什麼地方會比以在愛情方面靈驗而聞名的神社更適合告白呢?

「黃瀨,我喜歡上了一個人,許了想跟他在一起的願望。」

「喔。」

聽到這句話,黃瀨看了他一眼、喔了一聲,然後又把視線擺回手機。

「對方是個很受歡迎的人啊,怎麼想都覺得很難追很麻煩,而且明明已經認識了很久,我卻總是搞不太懂他在想什麼。」

「嗯。」

雖然黃瀨有在應聲,但那態度幾乎可說是敷衍,與以前專注聽自己講話的神情有很大的不同,手上更熟練的輸入著貌似是要傳給黑子的訊息。

青峰嘴角扯起了一個有點壞心的笑容。

「前一陣子才聽說他已經有喜歡的對象,我很在意,但是他打死都不肯回答。不過根據這一陣子的觀察,我覺得他應該也是喜歡我的……我有點想賭賭看這個可能性,你覺得呢?」

……很好啊,小青峰你就勇敢的出擊吧。」

黃瀨按下信息發送之後,才又抬頭看向青峰。

「黃瀨,你是在裝傻還是真的聽不出來我在說你?」

兩人相視了好一會兒之後,黃瀨才瞪大了眼睛。

「咦──什麼跟什麼啊!等等、小青峰、你是認真的──」

青峰沒有多說什麼,伸手扣著黃瀨的下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了上去。

 

 


 

一吻,但很快就分開。

黃瀨反射性的摀住自己的嘴唇。

雙唇接觸的時間太過短暫,他沒來的及伸手推開青峰,而那片刻的接觸中青峰還惡質的舔了他嘴唇一下,又酥又癢的觸覺就殘留在嘴唇上。

「我喜歡你,如果你也喜歡我的話,就跟我交往吧。」

「──!」

看黃瀨滿臉通紅、還一副要腳底抹油溜掉的表情,青峰還要開口說點什麼,此時一個熟悉的聲音介入兩人之間。

「咳、咳嗯。」

綠間真太郎正好目睹了青峰吻黃瀨的那個瞬間。當下他很想掉頭走掉,不過遲疑了一下還是走上前去打斷兩人。

……小綠間?」

黃瀨用一臉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看向綠間,那個表情讓青峰覺得黃瀨似乎隨時會撲到綠間身上去。

「我什麼都沒看到。」

面對臉色不善的青峰,綠間原本想說點順水推舟的話,但看著黃瀨求救的眼神,只好把話吞回肚子裡。

「啊哈哈,那個啊、小綠間、剛剛小黑子他啊打電話來問……嗚!」

黃瀨連忙要把話題岔開,不料青峰一把從背後抱住他、又把臉湊近,黃瀨備受驚嚇死命摀著嘴,青峰則轉而在他耳後吻了一口。

「居然無視我啊?」

「小小小青峰不要鬧了啊!」

「我可是很認真的在問你問題。」

「什什什麼問題啦!」

「跟我交往,好不好?」

青峰就大剌剌靠在黃瀨耳後詢問,標準的想裝傻都逃不掉。

……你們兩個是否需要冷靜一下?我去多買幾個護符再來?」

「小綠間別走我會死掉啦!」

「需要冷靜的只有這個傢伙而已。」

說到這裡,青峰才鬆手放開貌似神智不清到開始口不擇言的黃瀨。

黃瀨重獲自由後馬上就想拉開距離,青峰則立刻伸手去抓黃瀨的手、並且牢牢握在掌心。

「綠間,哲邀我們一起吃飯,去不去?」

「喔,我是沒什麼事啦。」

看著青峰跟黃瀨,綠間難得露出微笑。

「青峰,抵達目的地前別讓我聽到黃瀨唉叫,可以嗎?你做得到我就站在你那邊出賣他。」

「小綠間──」

「你要找我當擋箭牌的話,自己跟青峰過去囉?」

黃瀨只能在心中暗暗哀怨──不愧是綠間,用一兩句話,就微妙的制衡了兩個人的狀態。

 



前往赴約的路上,黃瀨乖乖閉嘴任青峰抓著,後者也沒有多做什麼令他無法反應的舉動。

來到黑子指定的餐廳時,黑子、火神、紫原都在看菜單了。

總是跟紫原一起行動的冰室也在場,眾人打過招呼後,黑子用微妙的眼神打量了一下黃瀨。

紫原在眾人點菜時提供了不少意見,火神跟青峰互相嘴砲了幾句,中途幾度要黑子出來打圓場,綠間提起初詣的事後跟冰室意外的聊了開來。

用餐的過程中黃瀨異常安靜,大概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不對勁,許久之後,火神開口提問了。

「黃瀨今天怎麼都不講話啊?」伴隨著滿嘴的食物。

……找不到時機開口而已啦。我去一下洗手間。」

黃瀨悶悶的回答後就暫時離席。

不到數秒後青峰也站起來。

「我也去。」

青峰臉上倏然轉變為認真的表情。

在青峰離座之後,火神轉向和冰室、紫原聊天,黑子則望向綠間。

「綠間君,請問青峰君跟黃瀨君怎麼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