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60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黑子]七年仰望‧之九[青黃]

  

黃瀨轉進廁所後,先轉開水龍頭、捧了一些水往自己臉上潑。

本能的做出誇張反應後,現在他只覺得更無法面對青峰。

然而亂成一團的腦袋遲遲還是無法平靜下來。

明明已經打算放下這段感情,青峰卻在這個時候對她告白,而且他還被青峰強吻了。

雖然黃瀨心裡不太敢相信青峰喜歡他這件事,但這麼一想,青峰之前那些詭異的曖昧行徑就能說的通了。

自己就是青峰願望實現的關鍵。這樣的可能性他一直都不敢去想,所以面對青峰的告白,他才會驚慌失措。

怎麼想都覺得自己很窩囊呢。

「你還沒冷靜下來啊?」

聽到青峰的聲音,黃瀨反射性的顫了一下。

青峰就站在他旁邊,透過洗手台可以看見對方臉上的嚴肅表情,以及自己沾滿水珠的臉。

黃瀨沒有應聲,眼睛望著鏡子中的、青峰的倒影。

「看你這麼困擾的樣子,我很不安啊。如果真的不行的話,你就用原本的態度面對我就好了。」

……

黃瀨還是沒有回應。在青峰的注視下他關上水龍頭、以掌抹去臉上的水漬。

「大後天球隊就要開始練習了,我會回學校那邊住,可以早點過來陪我嗎?」

青峰沒再針對告白的事情說些什麼,而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跟語氣都帶了點懇求。

……喔。」

好一陣子之後黃瀨低下頭,應了一聲後就轉身踏出洗手間。

很不習慣啊。

明明在以前一直都是自己纏著青峰出遊、一對一練習之類的。

回想起來,約莫是從要不要一起住的那個問句開始,青峰就對自己有所求。

這樣很不妙啊。一想到青峰的告白,臉上的溫度、心臟的跳動都不對勁,好似他黃瀨涼太的四肢百骸乃至於五臟六腑都沒有一個地方正常了。

想到青峰還在自己身後,黃瀨忍不住側身、往洗手間的方向一瞥。

視線接上後,青峰眼一瞇就快步跟過來,黃瀨立刻別開臉。

 

 




「兩位,恭喜交往。」

青峰跟黃瀨回到餐桌坐下時,黑子立刻面無表情的說出這句話。

「小黑子你在說什麼啊!」

「青峰君不是向你告白了嗎?難道黃瀨君你沒答應?」

……

「明明喜歡青峰君很久了不是嗎?口是心非不好喔。」

聽到黑子毫不掩飾的爆料,黃瀨只能自暴自棄的望向自己盤子中的食物。

「話說回來,我很好奇青峰君什麼時後發現自己喜歡黃瀨君的啊?」

見黃瀨一語不發,黑子轉向青峰發問。

「還真是一針見血的問題,我也很好奇的呢。」

綠間在旁邊跟著碎念了一句。

青峰的聲音從他左方傳來,毫不掩飾的回應讓黃瀨更沒有看過去的勇氣。

「應該是你來找黃瀨,他送你去搭車那一天吧,我是那一天才想通的。」

所以送耳環這件事還真的是別有居心──黃瀨下意識要去摸左耳上的耳環,想到青峰還在自己旁邊,連忙煞住了動作。

「至於什麼時候喜歡上的我不太清楚,因為很久以前就有相當的好感了。」

說到這裡青峰往黃瀨的方向看過去,似是在觀察黃瀨的神情。

「很久是多久以前啊?說具體一點。」

「就說不清楚了,哲你別趁機玩弄人啊。」

好在青峰講沒幾句就察覺到黑子在藉機套話,主動結束掉了這個話題。

 

 

好不容易結束折磨的一餐,黃瀨趁著青峰跑去上廁所的時候,迅速把自己的帳付了打算溜掉,然而綠間卻相當壞心的把黃瀨抓住,說什麼他跟青峰約好要幫青峰的忙、不能食言。

然後就演變成青峰要送黃瀨回家這樣的情況。

「小青峰,我不是女孩子!不需要你送!」

「我只是想跟你一起走而已,不行嗎?」

「黃瀨君之前送我去車站也跟得很自然呢,你就接受青峰君的好意吧。」

在黑子的落井下石之下,黃瀨一臉挫敗的被青峰牽著離開。

後來兩人在一路上都沒有交談,青峰一直跟到了他家門口,說了聲再見就瀟灑的離去。

微微的溫度就留在掌心,持續發燙。

 


 

短暫的年假很快就結束。

應青峰的要求,黃瀨認命回去在大學附近的住處。

青峰練完球後看到黃瀨傳了簡訊,立刻回到家中,但黃瀨似乎還在思緒打結的狀態,除了三餐早晚安這些例行話語外,可說是相當沉默。

最尷尬的就是就寢的時候。

因為新住處空間不大,兩個人必須共用床舖,青峰早早就躺上床睡覺,結果隔天起來發現黃瀨居然睡在客廳。

被一臉火大的青峰叫醒後,黃瀨神情平淡的回答「我一直睡不著,兩點多才跑去沙發睡的。」

兩人就在相顧兩無言的狀態中度過了幾天。

開始上課不到一個禮拜,青峰很快就因這樣的狀態逼近抓狂邊緣。

然而在他一臉暴躁的拼命投籃、滿腦子想著一回家就把黃瀨抓著問清楚的時候,黃瀨卻主動到籃球部來找他了。

「小青峰,練完球後跟我一對一好不好?」已經不當模特兒的人站在他面前,用那張好看到造孽的臉笑得好似前幾天的冷淡都是幻覺一樣。

「當然沒問題啊。」

滿肚子火的青峰就藉由壓倒性的勝利,多少發洩掉了連日下來的不滿。

打完球後,兩人就一起步行回家。

黃瀨沒有主動製造話題,但對青峰叨絮球隊事情的話語倒是不吝回應。

「所以說,小青峰應該只是喜歡我陪你打籃球的感覺吧。」

快到家門口的時候,黃瀨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啊?」

青峰聞言愣了一下,停下腳步望向黃瀨。

「我覺得小青峰你只是喜歡我陪你打球,連帶產生了你喜歡我的錯覺。我承認我喜歡小青峰,但是我的個性沒有小黑子體貼,籃球能力也不像小火神可以跟你匹敵,沒有小桃的聰明、沒有小麻衣的胸部……小青峰會喜歡上我,怎麼想都是很奇怪的事情……

黃瀨臉上掛著有些勉強的笑容,話講一半就因為青峰凌厲起來的視線而有些心虛的別開臉。

「很久以前小黑子就說過我總是只用自己的視野去解釋每件事情,也許在這件事情上一直轉不過來是我的問題,所以我把我的想法講出來,如果小青峰你聽了覺得不開心的話,就請你糾正我一下吧。」

話講完了,剛好也到了家門口。

一踏進家門,黃瀨就被青峰一手困在玄關的牆壁上。

「你就為了這種欠揍的想法不肯跟我交往,還一個禮拜不理我?」

「啊哈哈,小青峰不要露出這麼恐怖的表情啦……

看黃瀨眼神不敢和自己對視,青峰沉默了一下,臉色才稍微緩和了下來。

「黃瀨,我問你,你怎麼判斷你喜歡的人是我?」

……

聽到這個問句,黃瀨沉默了幾秒。

「看到你快樂的表情我就會覺得很開心,看到你難過的樣子我也會覺得不好受。比起一對一的輸贏,更希望可以跟你靠近一點點。一直都沒有在意過哪個女孩子、對你卻在意的不得了。忌妒每一個跟你特別要好的人,常常想著如果站在你旁邊的人是我那該有多好。」

微微顫抖著的嘴唇,一句一句傾吐黃瀨涼太蟄伏七年的愛情。

「說是一見鍾情可能會有點不負責任,不過我真的是覺得你打球的樣子帥呆了才加入帝光的籃球部。國三那一年、小黑子退出球隊之後,我才發現我這樣根本就是喜歡上你了。雖然知道你喜歡小黑子,我還是沒有辦法把視線從你身上移開,所以我去了海常,希望離你遠一點之後就能漸漸忘掉喜歡你的心情,不過事實證明好像沒有什麼效。」

說到這裡,黃瀨才看向青峰。

「小青峰呢?扣掉籃球之後,你對我還有其他的想法嗎?」

蜜色的眼投來的視線似是帶著期盼,但又早早給自己預設了絕望。

「當然有了。」

而青峰毫不猶豫的回應。

「例如每次聽到你跟綠間講電話,就想把你的手機搶過來結束通訊。例如每次球隊練習結束後,只要想到回家可以看見你就覺得心情愉快。例如聽到綠間說你有喜歡的人時,一心只想揪出這個頭號情敵。例如每晚看著躺在身邊的你就希望時間能夠暫停。」

從心底湧升的情緒是想抱住眼前這個跟自己有著相同性別、相似體格的大男孩,想佔據那雙眼的視線,這樣的心情如果不是喜歡,還能是什麼呢?

「又例如現在很想吻你。」

 

 



 

……欸?」

聽完青峰的話後,黃瀨只覺得好像有一把火從耳根燙到臉頰上。

青峰沉默了數秒後就用極緩慢的速度靠近黃瀨。有點像中了某種魔咒那般,黃瀨垂下眼、默許了這個吻。

青峰毫不猶豫就吻了上去。

兩人之間暫時不需要言語。

在半夜偷吻那一次吻得太輕,沒能留下什麼深刻的印象。

在神社告白那一次吻的太急,沒能好好享受接吻的感覺。

嘴唇輕輕相碰了幾下,彷彿青澀年紀的少年交出初吻那樣小心翼翼。

這樣的狀態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的黃瀨就被青峰按上牆壁,唇齒都被攻城掠地那般快速侵略。

黃瀨的手抓住青峰的袖子,氣息在這個不算溫存的吻當中變得凌亂。

一會兒之後青峰才稍稍離開黃瀨的唇,又要吻上去時卻被黃瀨用手掌捂住嘴。

「好了啦小青峰,快點脫鞋進去……

看黃瀨臉上一片明顯的紅,青峰才稍稍拉開了一點距離。

在羞赧狀態的黃瀨幾乎是用逃跑的方式先一步進了客廳,青峰則眼明手快地跟了上去。

短暫的追逐戰很快就結束,只因為黃瀨緊張過頭絆了一下,仆倒在沙發上後就被青峰趁勢箝制住。

「你還沒回答我,跟我交往,好不好?」

……我不知道啦。」

「這算是什麼回答?又想逃避了嗎?」

「才沒有逃!只是、覺得被抓住很可怕而已…..

青峰因為黃瀨這樣的回答又皺眉,黃瀨則從青峰的壓制下掙脫。

「反正平常就一起住了,交不交往什麼的其實沒什麼差別吧?」

「不,有差,這關係著我可不可以抱著你睡覺。」

……昨天你還不是自動就抱過來了?」

「喔?原來你那時是醒著的啊?裝睡裝的很像嘛。」

「是被你吵醒的啦。」

爭執這種小事沒有什麼意義。青峰還要說話,黃瀨先一步比了個暫停。

「小青峰,我有個疑問,你是不是忘記我還欠你一件事情了?」

「我沒有忘,為什麼這麼問?」

雖然黃瀨並不想提起、甚至覺得青峰最好忘掉,不過據青峰的說法,開那個賭約的時間點,青峰已經在佈局、打算追他了。

「因為覺得那個賭約好像有點危險,小青峰到現在都沒有把那個要求用掉,留在那邊讓人很懸念啊。」

基於危機意識,他還是問了。

「當然是留著以備不時之需。」

「什麼不時之需……

青峰給了一個很曖昧的笑容,黃瀨在心裡默默哀號了一下。

到底想幹嘛啊你這個黑炭暴君──黃瀨當然沒有勇氣把這樣的話講出來。

「還、還有啊,說交往什麼的,如果我的回答是不好的話,你會怎麼辦?用賭約強制嗎?」

……明明吻你一下臉就紅成這個樣子,居然還打算拒絕我?」

或許是因為比起前幾天的沉默,青峰寧願聽黃瀨語無倫次鬼打牆,以至於現在的他相當平心靜氣。

自己的告白大概真的讓黃瀨很混亂吧。

「我是說如果啊、如果!」

「喔,很簡單啊。」

手肘撐在沙發上,青峰以一派輕鬆的神情看著接收到危險訊息、露出一臉戒備的黃瀨。

「你在籃球上追了我這麼多年,這次就換我追你吧。」

青峰嘴角再次彎了起來。

「追到你也願意把我牢牢抓住為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