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6101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黑子]七年仰望‧之十[青黃]

  

接著黃瀨沒有再說什麼,紅著臉嘀咕了一聲要去洗澡就從沙發上離開──似是默認了關係,但又沒有肯定的答案。

兩人回到了日常的相處模式,不同的是多了擁抱跟偶爾的親吻,親暱的動作大多由青峰主導,黃瀨則被動回應。

一個月過去後,名為情人節的日子即將到來。

青峰偶爾會因為球隊比賽外宿幾天,這個假日剛好青峰人不在,在家裡百般無聊的黃瀨聽到黑子提出門逛逛的邀約,毫不猶豫就答應。

從黑子口中,黃瀨得知了火神現在人在美國受訓,兩個禮拜後才會回來。

「所以黃瀨君你跟青峰君確定交往了?」

「呃,也沒有特別說什麼確定啦,只是就那樣了。」

「對於跟青峰君交往的事,黃瀨君好像沒什麼幹勁?這樣會讓我很懷疑呢,黃瀨君真的喜歡青峰君嗎?」

……當然是喜歡的啊。可能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跟小青峰發展到戀人關係吧,總覺得怕怕的,而且好像也沒有非在一起不可的感覺。」

當然,比起之前那個看到青峰就想逃跑的狀態倒是進步了不少就是。

「小黑子,我這樣是不是很奇怪啊?」

「不予置評,不過我大概可以瞭解黃瀨君的掙扎。」

「唉,如果戀愛也能完美模仿就好了呢。」

「黃瀨君,談戀愛跟打籃球不一樣,這種事還是要靠自己才行啦。」

兩個人在竹下通的街頭走著,還在一家可麗餅店點了食物邊走邊吃。

「說來,會找黃瀨君出來是想要抱怨一件事呢。」

「欸?什麼事啊?」

「火神君他確定畢業後就會回美國去了。」

「咦!」

「火神君的父母一直住在美國,現在也不打算回日本了。再說,他如果去那邊打球,機會搞不好還會比日本多好幾倍。」

「那、那小黑子你要怎麼辦啊!」

「目前還不知道呢,我也很想繼續跟火神君在一起啊。」

「那麼小火神有說什麼嗎!」

「大概就他保證會常常回來之類的。可是遠距離戀愛很辛苦,火神君家裡經濟狀況再好也不可能讓他老是美國日本兩邊跑。」

說到這裡,黑子下意識的做出在思考時、用手指戳自己臉頰的動作。

沒有對黃瀨說出口的部分,是火神在提起這件事的那個晚上,緊緊抱著自己、用幾乎可說是懇求的語氣問黑子有沒有可能也去美國生活。

「雖然還有兩年的時間可以想,現在覺得困擾好像太早了……對了,黃瀨君之前說過你想去美國學開飛機吧?這樣的話,你跟青峰君要怎麼辦呢?」

「這個嘛,我倒是沒有想這麼多耶,這一個月以來我也惹毛小青峰好幾次,總覺得小青峰搞不好很快就想跟我分手了。」

「黃瀨君對自己真沒自信呢,青峰君有跟我提過喔,他會生氣是因為他覺得黃瀨君太膽小了,明明黃瀨君在籃球上的態度不是這樣的。」

「欸,小黑子剛剛不是才說了,談戀愛跟打籃球本來就是兩回事啊。」

黑子咬了一口可麗餅中的草莓,沒有回應。

「不過這樣好惆悵喔,小黑子今年的情人節沒辦法跟小火神過了呢。」

「比起這個,黃瀨君才該想想跟青峰君的情人節怎麼辦、要不要做一些特別的事之類的。」

「我跟他哪有什麼特別的事能做啊?打球打一整天嗎?」

「聽起來真是超級不浪漫的,青峰君聽到會哭喔。」

「我怎麼覺得他搞不好會很高興……

想著那即將到來的二月十四號,黃瀨臉上露出了複雜的神情。

既然兩個人現在算是戀人,這次就由他主動問問看青峰吧

 


 

「情人節做什麼?跟我做愛啊。」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小青峰你在說什麼啊──」

前一秒還安然靠在青峰肩上看時裝雜誌的黃瀨因一句話就跳了起來。

「你都特地問了,不就是暗示想做愛的意思嗎?」

「我、我才沒有這麼想──」

「是情侶的話,不想做才奇怪吧?都認識這麼久了,難不成我們還要先去遊樂園約會、一起坐旋轉木馬、在午夜的摩天輪上接吻之類的?」

想著要怎麼結束這尷尬話題的黃瀨聽了青峰說出後面那一串,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小青峰啊你怎麼會對這種少女作白日夢一樣的情節這麼瞭解!」

……如果你真的想的話我可以配合。」

「才不要呢,光想就覺得蠢到不行,而且小青峰會把旋轉木馬上的小孩子嚇跑的。」

黃瀨笑了一會兒,青峰伸手過去把他抓回自己胸口,順勢在臉上吻了一下。

「所以說,你有什麼好的提議嗎?別跟我說你要打一整天的籃球。」

「咦?不行嗎?我以為小青峰會喜歡這個選項。」

「你還真的有這種打算啊?黃瀨,我談戀愛的對象是你,不是籃球。」

「可是我們是因為籃球才認識的嘛。啊、如果要特別一點的話,穿以前的球衣打球怎麼樣?我連帝光的球衣都還留著喔,不知道還穿不穿得下就是了……

「穿以前的球衣出去打球也太引人注目了吧?不過穿著做愛搞不好會很有情趣。」

「小青峰不要再提那個了好不──唔!」

聽著青峰的不良言語,黃瀨立刻抗議,但嘴立刻被青峰以親吻堵住。

「這樣吧,你想一個方法說服我,不然當天做什麼就隨便我。」

「哪有這樣的!」

黃瀨一臉不滿的伸手攻擊青峰的腰,然後不出幾分鐘就被青峰按在沙發上呵癢到脫力、順便被吻個七葷八素。

 


 

情人節很快就到來,完全想不出可以幹什麼的黃瀨趁青峰還熟睡著,一大早就心虛的溜出門。

當天並不是假日,兩個人有各自的課要上,不過學校的球隊經理倒是很開明的沒有在今天排訓練,也就是說不管他再怎麼逃避現實,晚上還是得跟青峰兩個人一起度過。

一整天黃瀨都沒有什麼上課的心情,除了絞盡腦汁去想晚上到底可以做什麼以外,還要應付幾個愛慕他的女同學的表白,到了下午時黃瀨只覺得自己遭受到了莫大的精神折磨。

於是在傍晚,心裡完全沒有主意的黃瀨認命去買了保險套。

青峰一整天都沒有傳訊息或者打電話,下課後黃瀨就先行回家,在他想著趁青峰還沒回來時先好好洗個澡,打開門卻發現青峰早就在家裡了。

「咦?小青峰今天的課不是到很晚嗎?」

「我翹課。情人節嘛,教授會諒解的。」

「講得還真是理所當然……

「倒是你,平常應該早二十分鐘進來吧?去哪鬼混了?」

青峰看著他進屋子,第一個動作就伸手搶他肩上的背包。

「小青峰你想幹嘛啦──」

「搜身。今天應該還是會有不少女孩子送你巧克力吧?只要被我搜到一盒你就完蛋了唷。」

一想到包包裡躺著那盒精心挑選過的保險套,黃瀨只覺得羞恥滿點,拚命抓著自己的背包抵死不放。

「沒那種東西啦小青峰放手!包包會壞──」

「沒有的話就光明正大讓我搜啊?」

「我才不要──」

因為兩個人用極大的力道拉扯,黃瀨的背包的拉鍊刷的一聲開了一個口,人也因為反作用力往後仰倒。

青峰眼明手快的放開背包、一個箭步衝上前抓住黃瀨以免他跌倒。

灑了一地的物品當中沒有看到什麼巧克力盒或者情書,倒是有一盒光看大小跟盒身圖案就知道是什麼了的東西。

 

「小青峰我不要理你了啦!」

黃瀨滿臉通紅的甩開青峰的手,立刻動手收拾地上掉落的物品,順便把那盒尷尬的保險套往青峰的臉砸過去。

青峰也知道自己搞砸了,看著黃瀨收拾東西同時,他便將黃瀨的背包撿起、拉上拉鍊後放到沙發上。

「只不過是一盒保險套,沒什麼好害羞的吧?」

看黃瀨的臉紅成一片,青峰暗暗覺得好笑,但又不敢笑出聲。

「好啦,是我的錯,別生氣好嗎?」

趁黃瀨把東西放在茶几、站起來的瞬間,青峰伸手拉了他一把,兩個人跌在沙發上後,青峰將黃瀨壓在椅背,嘴邊露出的笑容看起來挺壞心。

「要做也會等你做好心理準備再做的啊。等等看你要出去散步還是打球都好,總之現在放輕鬆讓我親一下?」

……

青峰沒有給黃瀨說不的餘裕,俯身就吻了下去,黃瀨緊抿著唇抵抗了一會兒,然後因青峰在他嘴唇上亂舔一通而破功。

任青峰吻了一會兒之後,黃瀨繃緊了一整天的神經終於鬆懈下來。

「我還記得唸大一的時候,情人節那天你根本是被女孩子追著滿校園跑啊?那些愛慕者不太可能大二就銷聲匿跡吧?」

青峰稍稍放開對黃瀨的箝制,吻完了嘴唇卻覺得稍嫌不足,於是接下來的吻落在黃瀨的鼻樑、臉頰上。

「這個嘛……雖然有幾個女孩子跑來告白,但是我可是有好好的拒絕喔。」

黃瀨望著青峰的眼睛,用微弱的音量抱怨著。

「『我有喜歡很久的對象、也開始交往了。』把這樣的話傳出去了,估計接下來不會收到告白了呢。」

說到這裡,黃瀨閉上眼睛,臉上好不容易露出了一點笑意。

「小青峰真的要打球嗎?」

「可以啊。」

青峰起身讓了一點空間,黃瀨隨後也爬了起來。

「話說回來,這套子居然是草莓口味的啊?」

……

青峰笑著晃了晃手中的小盒子,黃瀨頓時沉默。

「特地挑的嗎?情人節禮物之類的?」

「還給我、我要把他丟掉──」

黃瀨鼓起臉頰、手伸要過來搶盒子,但青峰沒有讓他得逞。

後來兩個人並沒有出去打球,而是在屋子裡進行一場低智商追逐戰。

過程中黃瀨被青峰撂倒在沙發上,然後青峰不知道跑到哪去躲起來,在黃瀨邊「喊著混蛋小青峰把東西交出來!」的時候,一只粉色的、形狀微妙的「氣球」戳到他的臉頰。

黃瀨當機立斷的捏爆了那個可以聞到淡淡草莓香保險套氣球。

「──小青峰你好低級啊!」

 

 





眼看著情人節晚上的氣氛不會有浪漫可言了,黃瀨卻在沐浴出來時看見桌上擺著簡單的晚餐,小小的湯鍋中盛著他最愛的洋蔥奶湯。

「開心嗎?」

青峰在餐桌的對面笑得一臉狡詐。

雖然味道跟喜好有一點偏差,但在此時他的心裡已經被感動占據。

這是什麼樣的心情呢?想要跟這個人肩並肩、走更遠的路……

沒有多說多餘的言語,黃瀨看著青峰得意的神情,僅回以一個美麗的笑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