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6101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黑子]七年仰望‧之十二[青黃]

  

一整天黃瀨都在身體不適的狀態下度過。

輕微的腹瀉導致食慾低落,在全身痛的情形下,光是在大學各個課堂的教室往返就夠他受的了。

到了下午身體狀況好些,黃瀨才有心情回想昨晚與青峰歡愛的情景。

說來自己也挺莫名其妙的啊,明明之前還抗拒著更親密的發展,結果被青峰貼心的動作一拐就自己點火上床了。

一想還真的會覺得難為情到沒辦法專心上課,不過、在難為情之餘又有那麼一點開心。

不知道青峰的感覺是怎麼樣呢?想著昨晚青峰在激情中的表情,黃瀨的嘴角忍不住彎了起來。

今晚也來做點什麼特別的事吧。換他下廚、或者其它的……

 


 

「臨時有事,晚餐不用等我。」

放學後黃瀨一時聯絡不到青峰,自己到超商買了下廚的材料後,回到家才看到青峰傳來相當簡潔的訊息。

看完訊息後黃瀨立刻回傳了一封「知道了,小青峰早點回來」,然後有些失望地、默默把食材收進小冰箱。

這下黃瀨也失去了吃晚餐的興致,反正自己也不覺得餓。

沐浴過後他一個人待在客廳沙發上翻了一會兒雜誌,直到看見書頁上的便當專欄,黃瀨眼睛又亮了起來。

印象中明天青峰球隊要練習,做個便當給他帶著或許是不錯的選擇。

同居之後就曾經動過這種念頭了,青峰也曾在開玩笑的時候要他用完美複製的能力做個便當,一直沒有實踐是因為黃瀨不想套上跟青峰在桐皇的前隊友──櫻井良較勁的錯覺。

既然兩人現在是戀人,他就可以拋開那些無謂的自尋煩惱。

黃瀨照著食譜花了一點時間捏飯團、擺上簡單的裝飾。將做好的便當放到冰箱之後,他就回到沙發上看雜誌,順便拿做便當剩下的飯菜當晚餐。

時針指向晚上十一點半,這時青峰還沒有回到家。

黃瀨原本已經躺上床打算就寢,然而翻來覆去就是沒辦法睡著,腸胃也還隱約痛著,讓他產生跑一趟醫院的想法。

最後他還是爬起來撥了一通電話給青峰。

鈴聲響了兩聲之後,青峰很快就接起了電話。

「小青峰,你人在哪裡啊?」

「我在火神家。」

聽到這樣的答案,黃瀨愣了一下。

據他所知,火神大我人還在美國,所以青峰會在火神家,應該是去找黑子。

「抱歉,跟哲聊事情聊得有點晚,今晚可能趕不回去了。」

什麼啊?居然這麼光明正大的劈腿嗎?──原本想這麼開青峰的玩笑,但是話到了嘴邊卻沒有說出口。

青峰喜歡黑子多久,他都看在眼裡。

雖然不明白青峰為什麼要去找黑子、也不想擅自加上奇怪的臆測,黃瀨握著手機的手卻微微顫抖了起來。

明明這個時間還沒到末班電車的時間吧?是趕不上,還是不打算趕上呢?

「我知道了,小青峰晚安。」

儘可能語氣平淡的回應,黃瀨講完就掛上了電話。

頭暈、噁心、想吐。

原本只是隱隱作痛的腸胃開始劇烈地絞起來,有如一把火在胃裡燒灼,但全身的力氣卻好似快被抽乾一樣,伴隨著情緒塌陷的身體開始發軟,強烈的痛覺讓他不斷掉下眼淚。

手機發出他為青峰而設的鈴聲,但這個時候黃瀨打從心底不願意接起電話。

仰躺在床上,待青峰的專屬鈴聲停止之後,他努力擠出力氣抓起手機、撥出通訊錄另一個號碼。

 

 


 

「啊,居然什麼都不問,這麼乾脆就掛電話了?」

聽著手機的沉悶聲響,青峰皺起了眉頭。

會待在黑子跟火神的家,是因為火神大我人在美國遲遲沒辦法回日本、擔心黑子心情不好,於是早上特地打來央求他這禮拜找一天去陪陪黑子。

收到這樣的怪異請求,青峰雖然覺得莫名其妙,但還是沒多想就動身了。

向黑子表明是火神的要求後,黑子的臉色頓時變得有點可怕,接著黑子講起兩人現在的狀況、還有火神畢業後要回美國、他也想跟著出國的規劃。

青峰想起黃瀨說要學開飛機的事,心血來潮就跟黑子聊了起來,看黑子蒐集了不少出國的資訊,青峰也跟著看起體育的部份。

除了討論到了未來,對於過去的情愫,青峰終於可以雲淡風輕的向黑子提起。

兩個人一聊就是好幾個小時。

當然青峰並沒有過夜的打算,接到黃瀨的電話時他就有意識到自己該回去了,只是一時心血來潮,想看黃瀨會不會有什麼吃醋之類的回答。

「黃瀨君並不知道青峰君要來的事嗎?」

「嗯,我沒特別跟他提。」

「這樣好像不太好吧?我以為黃瀨君知道,才放心跟青峰君聊到這麼晚的。」

青峰思考了一下就回撥了一通電話、打算告訴黃瀨自己已經要回家了,但是鈴聲響了老半天,黃瀨卻沒有接。

「那傢伙該不會這樣就跟我鬧彆扭吧?」

「是青峰君你太沒神經了,換做是火神君無故晚歸,我也會生氣的。所以,青峰君還是快點回去吧。」

……說得也是。」

試想黃瀨在電話那頭可能會有的表情,青峰終於有了一點危機意識。

「那麼,我告辭了。」

 


 

回程的電車上,青峰不斷的思考著如果黃瀨又鬧彆扭不理自己的話,自己應該怎麼辦。

然而在青峰回到家時,卻不見黃瀨的蹤影。

住處的門沒有鎖,像是被隨意關上那樣。進到臥室時,躺在床上的只有一只色彩鮮豔的手機。

「喂……開玩笑的吧……三更半夜的離家出走嗎?」

青峰將手機拾起,熟練的滑開屏幕的鍵盤,但這次手機卻上鎖了,無法從通訊記錄得知黃瀨的去向。

空蕩蕩的房間,從未如此令人不安過。

在青峰不知所措、猶豫著該不該在這種時間向黑子詢問的時候,他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來電的人是綠間。

「青峰?你人在哪?」

電話那頭綠間的語氣有點冰冷,青峰皺了皺眉。

想到黃瀨跟綠間的關係,正打算追問對方是不是知道黃瀨的去向時,綠間卻自己接著說下去了。

「黃瀨昏倒了,人在急診室。你趕得過來嗎?」

但這樣的訊息讓青峰心臟狠很抽了一下。

「哪家醫院?我馬上過去。」

雖然黃瀨的去向很快就水落石出,但是這樣的答案,遠比賭氣離家出走還要令青峰無法冷靜。

什麼時候昏倒的呢?

不管實際情形是怎樣,一定會是在跟他通話之後的事情。

想到在稍早黃瀨很有可能是因為身體不適才撥給自己那通電話,先前準備要面對情人怒火的危機意識,現在轉變為強烈的自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