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60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黑子]七年仰望‧之十三[青黃]

  

「你到底上哪去了啊?」

「一言難盡。」

匆匆忙忙趕到市立醫院,眼前的綠間的神情看起來比在電話彼端還要恐怖──多半是因為三更半夜還要折騰跑醫院的怨氣。

「只是急性腸胃炎而已,醫生把藥開好了,等黃瀨吊完點滴醒來就能回去了,接下來就交給你了啊,我還要準備下禮拜的報告,先走了。」

「嗯,謝謝你幫忙。」

綠間沒有多問什麼就離開,青峰便在病床旁坐下來。

急診室的病床隔間比較簡單,雖是半夜,卻還是人來人往而有些吵雜,薄薄的簾幕並無法阻擋外來的聲音。

昏睡中的黃瀨連呼吸都相當安靜,閉闔著的眼皮還可看到微微泛紅,安靜的睡容透著顯而易見的疲憊。

垂在病床上的手臂還連接著點滴的注射管,青峰沒有多想就握上黃瀨空著的掌心,彷彿藉由這樣的動作才能讓心裡踏實一點。

不是什麼危及生命的重大病症,理論上他可以放下心來,但青峰此刻只強烈的希望黃瀨快點睜開眼睛、不管他將面對黃瀨冷漠亦或憤怒的表情都好。

迫切的想要做點什麼、但什麼都不能做。無力的感覺好像輸了一場雙方實力相當、比分相近的球賽那般煎熬。

終於在分針繞了鐘面一輪半之後,被他緊緊握著的、黃瀨的手動了一下。

時針,指向三點鐘。

……小青峰?」

黃瀨依然閉著眼,微微的動了動嘴唇,夢囈般的呼喚極輕,有如幻覺。

「我在這。」

青峰並不確定黃瀨是醒過來了、或者只是在夢中偶然叫了他的名字,但他相當堅定的給予回應。

黃瀨這才睜開眼睛。

肯定在數小時前哭過的美麗眼眸沒有對焦。青峰立刻站起身、切入黃瀨的視線範圍。

「涼太。」

青峰壓低了聲音直接呼喚黃瀨的名字,後者茫然的眨了眨眼。

「還真的是小青峰呢。」

看清楚眼前的人的確是青峰之後,黃瀨嘴角彎了起來。

「突然叫我的名字,害我以為是在作夢。」

雖然黃瀨相當懷疑眼前的情景只是夢境,但掌心傳來的力道很真實。

「好點了嗎?」

「沒什麼感覺,只是很累……我睡了很久嗎?」

「綠間說你十二點多昏倒的,現在三點了。」

「喔,小綠間什麼離開的呢?」

「一點多的時候吧。」

「真是的,明明就有叫他把我丟在醫院就好了……

「白痴嗎你,綠間怎麼可能這麼做?」

「因為我知道小綠間最近課業繁重,連自己都顧不好了,怎麼可能叫他待在這裡陪我嘛......

「就算功課很多也不可能把病患孤零零一個人丟在醫院裡吧?他自己還是學醫的人。」

「也是呢。」

看著青峰嚴肅的神情,黃瀨還有話想問青峰,例如他明明說了要在黑子家過夜怎麼會有辦法趕過來、例如他去找黑子的原因……但光是想著這樣的問句,他就覺得自己又開始跟負面情緒拉扯。

不如就不要問,也不要想了。

看了一眼快空掉的點滴筒,黃瀨努力撐著身體想坐起來,但很快就被青峰制止。

「幹嘛啊你?給我躺好。」

「我想問護士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

「剛剛綠間有說吊完點滴就可以走了。」

「欸?那現在可以走了吧?」

黃瀨聽到這樣的話語又想爬起來,不過被青峰牢牢按在病床上。

「是病人就認命一點,好好休息到天亮吧。」

「不行啦,霸佔急診室的空間太缺德了,而且小青峰你不是一大早就要去學校晨練嗎?」

「我傳簡訊跟教練請假了,早上你也別上課,我在家裡陪你。」

「唔,不需要這樣吧,我覺得我已經好很多了,小青峰就放心去球隊練習吧。」

最後在黃瀨的堅持下,點滴滴完之後青峰就去找負責的護士。

兩人透過醫院的聯繫招了車,離開醫院已經是四點半的事情。

回到家之後黃瀨換了衣服、稍稍盥洗過就躺回床上休息。

青峰還是理直氣壯的翹了球隊的晨練,在他想遵照綠間傳來的指示做一份清淡的早午餐時,發現冰箱中多了一些食材、以及有一個便當盒躺在顯而易見的位置。

把便當盒打開,裡面有形狀簡單的飯糰、幾色配菜、一尾明蝦、以及香鬆在米飯上灑成細膩的文字。

──給親愛的小青峰。

 


 

青峰試想了一下黃瀨在製作這個便當時,臉上究竟掛著什麼樣的表情。

除了在火神家幫忙的那一次,青峰只見過黃瀨煮泡麵或者煎蛋這種簡單易上手的料理。

他也曾經開玩笑要求黃瀨做便當給他,那時黃瀨毫不猶豫就拒絕了,他還打趣問黃瀨是不是不擅長料理,後者只回答不感興趣。

看來自己昨晚跑去找黑子實在有點失策啊。

雖然在出發前動過找黃瀨一同行動的念頭,但那時他也是因為怕黃瀨胡思亂想,所以沒有這麼做──因為請火神幫忙擬洋蔥奶湯的食譜、導致欠下火神人情才去找黑子一趟,這種理由怎麼聽都很好笑。

而昨晚他是真的跟黑子聊開來、就沒拿捏好回家的時間。

把便當收回冰箱放好後,青峰帶著相當愉快的心情開始做兩人份的餐點。

 

 




黃瀨在半上午的時候才醒來。

尚未痊癒的身體還有些疲倦,黃瀨用極慢的速度爬起身,剛好看見青峰踏進房間裡來。

「睡醒啦?」

青峰馬上坐到床邊,摟過黃瀨的肩膀就往黃瀨臉上親了一口。

「早安,小青峰。」

被突襲的黃瀨揉了揉眼睛、露出微笑。

「有種越睡越累的感覺。」

「吃點東西就會好點了吧。早餐在桌上。」

「唔,我暫時還不能亂吃吧……

「我問過綠間了,準備的都是你可以吃的東西。」

「哇,小青峰親手幫我做早餐嗎!」

「不然呢?」

青峰笑著反問。

「話說冰箱裡那個便當是要給我的吧?」

……是啊。」

說到便當,黃瀨就收起了嘴角的笑意。

「便當……還是倒掉吧,我怕小青峰吃了會拉肚子。」

雖然自己並不是吃完晚餐後才開始腸胃不適,不過一想到昨晚的狀況,黃瀨對那個便當的信心動搖了。

「放心,再怎麼樣都不會比五月的料理恐怖。」

「被小桃聽到的話,她會生氣的喔。」

「總之我會吃個乾乾淨淨、一點都不剩的。走吧,吃早餐。」

青峰站在床邊朝黃瀨伸出雙手。

……嗯。」

黃瀨笑著將兩手疊上去、讓青峰拉著他站起身。

 


 

因為身體大致沒有什麼不適了,下午黃瀨就回學校去上課。

幾個聽說他生病的女孩子第一時間圍了過來,然後全被跟在黃瀨身邊當保鑣的青峰用眼神嚇走。

下午的課程結束的時候,青峰很快就跑來接他。

「你真的是不管走到哪都相當的招蜂引蝶啊。」

看到青峰對那些女孩子露出明顯的敵意,黃瀨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開心。

「別為這種事情吃醋啦,你明明知道我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你啊。」

每每想到青峰並不是一開始就看著他,黃瀨總會強迫自己停止思考,以免被自我厭惡的情緒綁架。

青峰身邊的人不多,但每一個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更不是他想吃醋就能吃醋的對象。

這時黃瀨的手機響了一聲,舉起手機一看,是黑子傳來的訊息。

「啊,小黑子傳的短訊。」

內容相當簡短,大意是從綠間那聽說了狀況,問黃瀨好點了沒。

「說來也該向小綠間道謝呢,給他添了不少麻煩。」

回傳簡訊之後,黃瀨感嘆了一聲。

「你啊,下次身體不舒服就直接告訴我啊。昨天晚上你打給我應該是這個原因吧?」

「是你說要在小黑子那邊過夜的。而且以距離而言趕回來也來不及了……

說到這裡,黃瀨沉默了一陣子,視線也別向它處。

「小青峰……怎麼會去找小黑子啊?」

「有些想當面聊一聊的話。」

絲毫沒有任何心虛、相當簡短的回答。

……都聊了些什麼呢?」

黃瀨盡可能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不像質問、而只是單純求一個答案。

「這個嘛,你知道火神畢業後要回美國去的事吧?」

「嗯,小黑子為這件事情很困擾呢。」

「哲他計劃要跟著火神去美國,加強語言啊、出國之後的規劃啊這些都要從現在開始才行,我也打算要出國一陣子,所以討論這一類的事情就忘記了時間。」

青峰也看得出來黃瀨在意他去找黑子的事,不過他想了一下跟黑子談話的內容後,便產生黃瀨聽了心情一定會好轉的信心。

「喔。小青峰什麼時候有了出國的打算啊?我怎麼都沒聽說?」

「你說了想出國學開飛機的吧?」

……欸?」

「為了避免你被別人拐跑,我當然要跟去。」

「咦?小青峰你的意思是你要陪我出國?」

「怎麼?不想讓我跟?」

「不、不是啦!我只是有點意外……

「意外什麼啊?你都沒想過你出國的話我要怎麼辦嗎?」

「啊哈哈,不是沒想過啊,只是我覺得小青峰明明知道我會出國卻還是跟我交往了,可能沒有長久相處的打算,那時搞不好也分手了……之類的。」

「黃瀨涼太。」

「哇咿居然叫全名──小青峰你的臉色好可怕!」

「不要再妄想我會跟你分手的事了。倒是你,你說過不喜歡被束縛吧?很抱歉,從今天開始請做好讓我綁一輩子的覺悟。」

「糟糕,覺得說這句話的小青峰帥斃了的我,大概沒救了吧。」

黃瀨笑得十分開心。

「不過綁一輩子聽起來有點恐怖呢……我現在逃還來的及嗎?」

他一邊說著這樣的話語,一邊牽起青峰的手。

「哼,想都別想。」

在漫長的下坡道上,夕陽將戀人接吻的倒影拖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