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夏目]三隅山月分祭綺譚[不月豐月]

 人們在古老寺院前的空地上圍成圈。

從祭典開始便不斷的唱歌、跳舞。

祂偶然來到三隅山,聽見人們的歌聲而駐足。

聽說、是在舉行象徵豐收的祭典吶。

巫女打扮成三隅山守護神的模樣,鹿角白面具、牡丹花頭冠下的彩帶隨著巫女的祭祀舞蹈而飛揚。

豐月──這是三隅山守護神的名字,跟祂的名有那麼幾個音節挺相像。

但聞人聲與祭典的喧鬧,不見人們口中的神明身影。

在祭祀舞蹈的場地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影子。

「這裡似乎是個好地方啊。」

山羊角黑面具、竹葉裝飾的頭冠,帶著不祥氣息的影子充滿威壓,並且擁有非尋常妖物可比擬的力量。

年輕的巫女飽受驚嚇而昏了過去,村裡的長老喃喃念著禱告,人們尖叫、在不祥的勁風中逃竄。

原本祂只是想知道這裡的守護神是不是真實存在、所以用了一點破壞的手段。然而在祂手上燃起火燄、準備要開始破壞古寺的時候,豐月神就現身了。

「住手。」

一身白色的豐月神佇立在祂面前,纖細的手抓住祂的手腕。

祂聞到清新的花木香氣。

 

 

漸漸的,「不月神」的名字也開始流傳,月分祭的形式變成人們扮演兩方神明進行競賽。

贏的向來是扮成豐月神的那一方,因為人們祈求的是豐收,並沒有人類會希望迎接十年的飢餓與荒蕪。

進行祭典時,祂們就靜靜待在古寺的屋簷上。

豐月神似乎很喜歡觀看以祭祀之名進行的比試,或許是因為那些人類被豐月神喜愛著的關係吧,祂也只能這樣解釋豐月神面具下隱約可見的笑容。

不知道過了幾百年,漸漸的人類不再祭祀神明。

古寺荒廢了、寺前的大鈴也寂靜了,但三隅山依然豐饒、綠意盎然。

望著豐月神悵然若失的佇立於古寺前的樣子,祂向豐月神伸出手。

「那麼,接著就由我們親自比試,如何?贏的一方就有資格保護這座山十年,輸的一方就要離開,直到十年之後的比賽才能回來。」

祂想偶爾代替豐月神掌管三隅山,讓彷彿乾淨而一塵不染的豐月神可以偶爾離開山林、到世界各地去看看。

豐月神接受祂的挑戰,然而每一次的祭典,豐月神都是拚了命要贏得比賽。

三隅山的妖怪開始聚集起來,已經不屬於人類的祭典由妖怪作為觀眾、由妖怪代替人類乞求豐年。

在某一年的比試是打鬥,經過纏鬥之後豐月神不負眾望的贏了,而鹿角白面具也在打鬥過程中落地。

屬於神衹的美貌,理所當然。但祂一時看著就入神了,也被豐月神手上的金色長刀抵在要害、宣告勝利。

祂開始想打敗豐月神,或許那樣祂就可以提出帶豐月神離開三隅山的條件。

或許那樣,祂就不需要每隔十年,才能見到豐月神一面。

最後一次的月分祭,一個人類的孩子假扮成豐月神、贏得了比賽。

祂對豐月神失約一事震怒,然而人類的孩子在祂面前解開豐月神的封印,祂這才發現祂幾乎感覺不到豐月神的力量。

……在贏得祭典時,就已經沒有保護山上及森林的力量了。」

豐月神平淡的敘述著,但祂知道那話語中的無可奈何與沉重。

「那麼,祭典……已經結束了嗎?」

「啊啊……結束了。」

或許在旁人耳裡只是關於這一次的月分祭,不過祂聽的出來豐月神的意思──三隅山不會再有月分祭。

「那麼我也……沒有再造訪這座山的理由了。」

祂沒有接管三隅山的興趣,即便那對現在的祂而言輕而易舉。祂的念以及願一直都是向著豐月神。

……要不要一起走?」

祂向豐月神發出邀約,畢竟不能保護山林的神除了眷戀以外,並沒有非得守在此地的理由了。

祂在賭一個可能性,關於在未來的廣袤時空中,與豐月神同行的可能性。

豐月神不語,而豐月神的侍從白笠眾聚到了豐月神的身邊。

「──我們走吧,豐月神」

「我們一定會保護您的。」

「我們走吧──」

在白笠眾的簇擁下,豐月神往不月神的方向靠近了一步。

神的身影離開三隅山,兩道美麗的光芒在夕空的彼端杳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