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6101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TTR]Ceremony (3)[舒艾][DSB趴囉]

 世界分為天使與神靈所在的上界、惡魔與妖怪所在的下界、人類與其他萬物居住的第三界。自古以來人類崇拜神靈的力量、依循天使的教導,下界的惡魔鮮少有機會在第三界活動。惡魔會在他感興趣的人類面前現身,並且引誘人類訂下契約、出賣靈魂──這是流傳在人界的古老語言,有人將之視為誡律、有人將之視為童稚故事當中的醍醐味。
然而舒博爾與艾洛特並非在相識之初就訂下契約。
那時上界與第三界的關係前所未見的惡劣,數千年的歷史翻頁,人們開始不服神靈的掌控,統一崇拜諸神的大帝國瓦解後,天界與第三界的戰爭一觸即發。數量龐大的神職者與上界的軍團結盟、在第三界率先發起聖戰,一開始第三界因為政治動盪,上界的軍隊是相當佔優勢的,姑且壓制了反神勢力好一陣子。接著百年之內爭戰不斷,神職者漸漸在戰爭中消亡,而反神勢力開始滲透第三界的每個王國。
向來被天使與人類視為寇讎的惡魔並沒有在戰爭中成為哪一方的阻力或助力,人類跟天使無論哪一方都不會想要與惡魔合作,不過惡魔卻因為上界對下界的壓制減少,開始有了到人界活動的機會。
一開始佔上風的上界軍團低估了第三界抵抗的韌性,漸漸的神族不再占有優勢,信仰神明的人類也在戰爭中見識上界統治者殘酷的一面、進而放棄信仰,戰爭就此膠著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有一群傳承著遠古智慧──被稱為術法師的人類加入了反神的勢力。
艾洛特就出身於被稱為術法師的群體之中。
舒博爾跟艾洛特兩者是恰巧抵達同一地點的過客那般擦身而過。艾洛特在對抗上界軍團的戰場上獨自行動,舒博爾則是例行性到第三界遊走。
然而因為兩者隸屬於不同世界、於是彼此多看了彼此一眼。
那時艾洛特握緊了手中的細劍,而舒博爾對艾洛特打量了幾眼就離去。
或許是冥冥之中的緣分,之後兩者又巧遇了三次,第三次艾洛特就率先對舒博爾開口。
「你到底想幹嘛?」
泛著幽微光澤的細劍指向舒博爾的鼻尖。
令舒博爾意外的是那把表面劍花紋繁複宛如裝飾般看似無用、其上的魔力波動卻相當奇特──這說明了艾洛特有可能具有與他廝殺一場的實力。
「啊?什麼啊?我沒有要幹嘛啊?」
「一個惡魔頻繁地出現在人類面前,怎麼可能沒有想要幹嘛?」
「唉,我每天都會到第三界來散散步的,只是剛好遇到你的次數多了一點而已。」
第一次交談,舒博爾給了一個回答後就撤出所處的空間。
在那之後舒博爾又遇到了艾洛特一次、見艾洛特二話不說直接拔劍砍過來,舒博爾不得已接了艾洛特幾劍、花了一點時間把人壓制之後就如同以往那般撤退。
在那之後舒博爾偶爾還是會出現在艾洛特所處的地點,只是他學精了、會先注意到艾洛特的位置、然後事先巧妙地閃避面對面的機會。
身為惡魔中具有伯爵身分的貴族,他要迴避一個人類,是相當容易的事情。只是在與艾洛特交手之後,舒博爾開始對這個能與自己纏鬥一段時間、即便被壓制也不顯恐懼的人類起了一點興趣。
艾洛特在戰場上的表現相當活躍,但是舒博爾注意到通常艾洛特都是一個人行動,他主要的工作並不是殺敵,而是在天界與第三界的連接口設下封印、阻斷天界住民前來第三界的道路。當然艾洛特還是有與天界戰士對峙的機會,黑色系的符文相當有效地制衡了每一次交手,艾洛特用的不是絕對的武力,而是變化多端的法術以及應變的智慧。
經過觀察之後,舒博爾才產生了「希望能拐這個人訂下契約」的想法,於是他又頻繁地出現在艾洛特面前。
「不是說沒有要幹嘛嗎!」
就在某次他干擾了艾洛特施法,在戰場上鮮少有表情的艾洛特一臉憤怒地提劍、毫不留情的攻擊。
「我改變主意了,因為你似乎是個很有趣的人類,所以......
偷偷跟蹤過艾洛特幾次後,舒博爾知道艾洛特在術法師眾當中是個有地位、人緣也不錯的人,面對同伴以及一般人類時艾洛特總是掛著好看的笑容──而那笑容也是吸引他的原因之一。
「與我訂下契約,而我可以為你實現一個願望作為交換。」這樣的說詞當然無法打動殺過來的艾洛特。
惡魔與人類之間週旋了好一陣子,始終沒有進展。
天界勢力第一次在戰爭中退敗,戰爭結束後因為天界與第三界的通道遭到限制,下界的惡魔開始頻繁地到人界活動,舒博爾開始為了人魔糾紛忙碌了起來。
在他終於有時間去騷擾艾洛特時,循著記憶下來的氣息前進,他在一座墓園中見到了艾洛特。
難得艾洛特看到他的時候沒有立刻提劍殺過來,溢滿悲傷的雙眼隱忍著淚水而對他視若無睹。
在艾洛特面前的石碑上刻著一列大字,字體相當清晰,石碑本身也相當嶄新,舒博爾對人界早就有一定的認識,知道這是某個人的墓、而這個人肯定與艾洛特有一定的關係。
「你的臉色好難看啊。」
舒博爾沒有見過艾洛特失神落寞的樣子,在艾洛特身邊站了老半天、發現艾洛特好像不打算理他,舒博爾才開口。
......滾。」
微弱的聲音發出來的命令式並沒有什麼說服力可言,舒博爾當然沒有聽他的話離開。
「可惜起死回生不在我能力範圍內。」
「我叫你滾。」
這下艾洛特才提起劍,劍尖亮起了獨特的符文光芒、甚至在艾洛特周遭的空間也亮起了大大小小的黑色法陣。
一場殊死決鬥就從墓園展開。
雖然艾洛特的神情黯淡、人看上去也比先前憔悴,舒博爾還是被艾洛特所用的術法逼退到了墓園之外,此時他也不敢再掉以輕心、集中全部的注意力來對付艾洛特的攻擊。
所幸身為惡魔的他在與人類一對一的戰鬥中還是佔有優勢,他以防守的姿態撐了許久之後艾洛特終於用盡體力、就在他面前倒下。
而他就趁著艾洛特昏倒的絕佳機會將人擄回下界。
 
 
甦醒過來之後艾洛特發現慣用的魔法劍不在手上了、而身處的空間一看就知道不是第三界。
自己其實很清楚在惡魔面前體力耗盡倒下是很不妙的事,在墓園看到舒博爾冒出來時他的狀態其實就很不好了,然而他並沒有考慮留生路給自己、而是選擇攻擊舒博爾。
或許舒博爾會在戰鬥中了結他的生命。那時他心裡冒出了這樣的念頭。
「你到底想怎樣?」
就目前的情況看來舒博爾應該沒有殺他的意思,於是他用虛弱的聲音詢問。
「我講好幾次了吧?我想請你跟我訂契約啊。」
艾洛特這才隱約想起舒博爾說過契約的事,只是他一直都是直接提劍砍出去、而不是回應舒博爾的話。
「我想起來了,你的確說過訂下契約就可以實現一個願望。」
「是的。」
「為什麼偏偏找上我?」
「因為我欣賞你。」
聽了這樣的回答艾洛特只覺得心臟抽了一下──並不是覺得惡魔的話可笑,而是某種負面的情緒隨著這一句話湧起。
「明明素昧平生,卻能說出欣賞這種話?」
……
舒博爾沉默著沒有回答,艾洛特則垂下頭,許久之後才抬起頭來,紫灰色的眼眸已經變得空洞。
「訂下契約之後靈魂會交給惡魔,這是真的?」
「差不多可以這麼說。」
「如果我不許願,契約就沒辦法成立吧?」
「一般而言是這樣沒錯。」
「我不許願的話,你有可能放我回去人界嗎?」
「哈哈,當然不太可能。」
「那麼把我殺掉吧。對你而言應該是很好實現的願望才是。」
舒博爾這才知道艾洛特那了無生氣的眼神是什麼含意,進而想起了他也看過被惡魔帶來下界的人類露出這種絕望的眼神。
「呃……這個我辦不到。契約對象不能殺掉啦……
他不知道艾洛特受到術法師不能自殺的戒律束縛著,但他也沒有興趣提醒艾洛特自殺,因為那並不是他期望發生的結果。
艾洛特聽了就沒再多說什麼,兩個人沉默對望了許久。
「讓第三界的人忘記我的存在,辦得到嗎?」
終於艾洛特用極輕的聲音向他詢問。
「嗯,我辦得到。」
艾洛特微張著口似乎還遲疑著,而他則覺得機不可失,象徵性的法陣光芒就在兩人之間亮起。
「握住我的手完成契約,我將為你實現願望。」
最後艾洛特閉上眼、將手放到了喜出望外的他的掌心。
向艾洛特解釋所謂的「出賣靈魂」其實是成為惡魔的伴侶,則是一陣子之後的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