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E]達拉加戀者律文 [萊索X文森特]






3.沒有H真是相當的對不起←





 ......你選的伴侶當如你一般虔誠,讓你們的愛情純粹並且神聖......
他心底眷戀的那人無庸置疑是虔誠的。
 
 
一批批新大陸特產的礦物正運上即將啟程的船艦。
萊索站在甲板上眺望最遠處的海平面,一些船帆的形影就在盡頭杳去。
「萊索。」
文森特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而他立刻轉身、面對文森特的方向。
「你忘了匕首。」
他隨身的匕首被一塊黑布細心包裹著,文森特將之小心翼翼地交付他手中
「啊,謝謝,我沒意識到我沒帶著。」
把慣用的武器忘在別人的房間這種蠢事他還是第一次做,不過發生這種狀況是有原因的。
他接過匕首的時候,面前的文森特別開了視線。
 
 
萊索時常乘船來往於達拉加與新大陸之間。
雖然擁有達拉加王室的血統,萊索的生活比較接近達拉加的商人,與王室的權利核心毫不相干的他投身於國與國之間的貿易活動,也因此隨商船來到了傳說中的「新大陸」。
形形色色的人們、千奇百怪物品、迥異於達拉加的景致……只是短暫停泊,那些新大陸的畫面就令他難以忘懷。
接下來他開始規劃在新大陸滯留更久,理由是為了獲得更加特別的物品。憑他的特殊手腕的確累積了不少可以帶回達拉加的資源,接著他認識了在新大陸活躍的開拓家族,得知了有些東西無法用貿易取得。
萊索以協助開拓家族為條件,交換了許多珍貴的物品。
新大陸埋藏著相當多的祕密,一部分的秘密造就了那些特別的物品存在,例如附有魔法元素的刀械、凝聚力量的寶石、封印著魔物的結晶……越是深入於新大陸內部,得到的物品就越千奇百怪。
用數個月的時間蒐集完商品、回到本國交付貨物後又立刻前往新大陸──萊索反覆著這樣的行程,開拓家族的行跡拓展到海上後他也一樣跟隨。
某次跟開拓家族的人出任務時,萊索結識了文森特。
黑色的兜帽下一雙淺藍色的眼眸清澈而銳利,眼對上眼,萊索先是錯愕,接著就無法將目光移開。
萊索至今仍無法形容第一眼見到文森特時產生的心緒。
文森特跟開拓家族裡那一班人的外貌、氣質、舉手投足都有很大差異,萊索第一次體會明明說著一樣的語言,卻得耗費極大的心神來理解對方話語這種經驗。
文森特是聖職者,在眾多人集結對抗魔物的場合中,定位並不特別顯眼,在四五個人一同前往拜倫的森林深處這樣的行動中,那獨特的戰鬥方式則出眾地令人無法移開眼。
比起魔法又更加神秘難解──文森特用簡單的字句誦唸著手中書冊的經文,暗色掉的光芒環繞在他的周身、幾乎不怎麼費勁就排除擋在森林的強悍魔物。種種因素讓文森特看起來難以親近,但萊索秉持著對於未知的好奇心,倒是相當主動地接近文森特,然後漸漸認識了文森特追尋的、而他全然陌生的「另一個世界」。
萊索與每個達拉加的人一樣信奉著戰神、遵循規定的時間往祖國的方向朝拜,而文森特本身沒有為侍奉的神明執行過什麼特別的儀式,萊索卻能感受到他身上那份信仰相當虔誠且純粹。
雖然是聖職者,文森特對於戒律、道德規章這一類的繁瑣事務並不上心,他偶爾會在意事物的美感,更在意的則是真理與知識,並且投注全心奉獻。
深潭、封印、阿彼思、契約、死者的國度,每一個名詞對萊索而言都艱澀萬分。
「深潭那邊並沒有你追尋的事物,你的世界已經很複雜了,我覺得阿彼思的智慧對你只會是負擔而已。」
某天文森特向他解釋完一些事物後嘆了一口氣、然後神情慎重的這麼說道。
「希望跟有來往的人都套好交情、知己知彼以備不時之需……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生意人都有這種習慣,不過我能給你的也只有片面的釋義,所以不管你是基於好奇呢、還是純粹想開拓人際,討論阿彼思的智慧並不是適合你的行為……呃,我沒有責備你的意思、也沒有覺得解釋這些很麻煩,只是覺得你懂你需要的東西就好了……嗯、我這麼說,你可以理解嗎?」
看文森特用略帶困擾的神情努力表達,他當下點點頭把場面帶過,看到文森特鬆一口氣的神情時,他才真正開始思考起關於他跟文森特的往來。
就算他對阿彼思再有興趣,也無須纏著文森特只求透徹理解,反之來往應該是互相的,文森特似乎不會對他的事產生半點興趣,除了相識時問了一下達拉加的信仰與儀式之外,文森特很少主動找他交談。
人與人的相處是不是一定要有目的在?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或者維繫關係才需要手段?思考下去,萊索覺得困惑了起來。
在長時間的相處之後萊索終於體會,他跟文森特都是感情極為淡薄的人,彼此給予彼此的陪伴最為簡單、純粹,於他而言沒有世俗的利益糾葛,於文森特而言沒有複雜的精神思辯。這樣的往來關係無須多做什麼來維繫、也不會隨著時間而切斷。
回神過來,那份陪伴不小心就變成了親密與依賴。
萊索私自留戀著文森特身邊的寧靜感,一次厚著臉皮詢問則得文森特一句直率而坦然的「喜歡」。
偶爾同床共枕轉為時常相擁入眠的關係,於是才有了「遺忘」護身的匕首的契機。
 
 
……你有沒有缺什麼東西呢?姑且作為這個的回禮。」想為對方做點什麼的心情湧上,但問句問出口的時候,萊索突然覺得自己有些鱉腳。
文森特並不是個物慾重的人,而且他需要的東西啊,即便自己家財萬貫,也不見得給得起。
文森特盯著他、沉默著,萊索開始覺得有些緊張。
......幫我找找看有沒有特別的書吧,有年代的舊書更好。」
好在文森特似乎懂得他的用意不是客套、也沒有拒絕。
「啊,好的。」
「另外就是、祝旅途平安......
文森特回答的同時,他拉住了文森特的手。
甲板上喧騰的人群足以隱蔽兩人,萊索抱住文森特。
短暫的相擁過後,大船開始鳴笛。
「我很快就回來。」
……嗯。」
長長的笛響震得海平面上許多棲鳥全數飛起。
 
 
船帆張起,海水就將船托著、一顛一跛地離開港灣。
......你選的伴侶當如你一般虔誠,讓你們的愛情純粹並且神聖......
這是以追尋力量為宗旨的達拉加律文中,少數與戰鬥無關的幾條文字。
萊索還是站在甲板上,視線死鎖著擁擠的港口,輕輕誦唸起律文的語句。
『你們可能會為了某種原因必須分離,或者困惑彼此共有的未來,但是請不要懷疑愛情,請記得你們必須信賴愛情……
他知道文森特還停留在港口,至少現在一定還看著他的船。
下次問問看文森特要不要一起到達拉加一趟吧。
──在海上航行十日之後一起在黎明的港口走下甲板、停留數天再回到新大陸的旅程,當作是放假休息那樣。雖然那裏沒有文森特所追尋的真理,但這樣他們就不會分離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戰神會庇佑你們,以及你們承諾的愛情,那是你們的力量,亦是你們一生最勇敢的追尋。』
直到看不清港口建築的輪廓,萊索才閉上了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