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E] 浮光 [凱J]

 墨一般的夜色,在白雪皚皚的大地上暈染開來。
狼群在遠處咆哮,隱約可見遠方曠野上枯木被巨獸折斷的詭影。
險惡,但是對某些人而言,這裡卻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終年只有雪與野獸,偶爾零星的開拓者提著武器匆匆走過。
「喏,請用濃湯。」
JD的思緒幾乎要雪一同凍成一片白,接過身旁卡勒西亞遞過來的熱湯,他嘴角才泛起僵硬的微笑。
「謝謝。」
湯碗在手中留下一點溫度的痕跡。
棲身的開拓家族承接了幾個赴身雪原的委託,JD毫不猶豫就答應效力,並解直接代表家族駐紮在雪原的營區。
幾個當初參與凱爾采革命的佛利斯帝亞英雄,現在也在這杳無人煙的雪原上,為的是取幾種珍稀的雪原生物提供給家族的煉金術士做研究。
這個任務並不是非完成不可,在雪原旅行的生活條件很多人都難以忍受。除了幾個習慣在雪原走動的人交替著來、以及某對走到哪都是愛情三十八度高燒的新婚夫妻以外,家族中很少人會願意走這麼遠一趟。
「在想什麼?」
賽爾法突然在JD面前彎下腰詢問,JD手稍微抖了一下。
「我在想……凱諾不知道過得好不好。」
自然而流暢的謊言自他口中傳出。嚴格來說JD什麼都沒有思考、也不打算思考什麼。
來到雪原本身就只有一個目的──遠離一個讓他痛苦不堪、卻又止不住掛心的混蛋傢伙。
距離這麼遠,那傢伙的事情就不會傳入耳中,再怎麼悠閒他也不會從凱爾采的總督府拋下公務來到這個地方。
雪原這麼冷,光是生存就可以佔據所有的精神,雖然疲倦,但總好過心臟一次又一次因為那傢伙止不住疼痛。
「凱斯絕對不會讓凱諾小姐受委屈的。」
聽著賽爾法的回應,JD放下手中的空湯碗。
沒有預警的凱斯的名字落入他的耳中,但他也只能快速屏除伴隨這個名字帶來的感受。
凱諾或許只是一個藉口,他跟凱爾采家族的最後一個聯繫、由凱爾采家族交付的最後一個任務。
他也好奇凱諾會不會想念他,不過他只是個短暫的過客,對於那個家,他連家臣的身分都已經沒有了。
或許凱斯當初引導他進入開拓家族也有這層用意吧。
「關心的話,何不回凱爾采看看呢?」
「突然想到了就隨口提起罷了。沒有親眼確認的必要。」
說到這,賽爾法就點點頭、然後往艾杜亞勒的方向去了。
JD將湯碗收拾好,然後幫著卡勒西亞一同收拾濃湯的炊具。
他是血腥海軍的叛逃者,是凱爾采被定罪處死的家臣後代,以及沒有人知道的、他與那個成為佛利斯帝亞翻身的革命者、萬眾擁戴的總督凱斯‧凱爾采曾是戀人。
說來那一段曖昧不明的日子很短暫,但每一刻都是美好的,美好到他在傷痕累累、連自己都捨棄的時候還是義不容辭地成了凱斯推動革命的棋子。
回想起來也真是可笑,沒有任何慎重的承諾、甜美的約束、甚至是哪怕已經支離破碎的信物,他居然還會願意把凱斯這個名字放在心中。
如今事過境遷,無論待在佛利斯帝亞或是貝絲法紐那都不對,唯有在新大陸且不受指揮官管轄的城市,他便能無拘無束。
他是在凱斯宣布獨立的那一天乘船離開的。
說來凱斯的名字也在開拓家族的名單中,但總督大人日理萬機,掛個名字只是讓家族行走時更好辦事而已,家族的任務與凱斯幾乎是沒有交集的。
數個月了,凱斯並沒有捎任何訊息來,連傳個簡短的問候都沒有,那或許就是凱斯默認了讓他離開、是算計好的一環。
沒有必要回去了、沒有必要再見了,他與過去捨棄的那個名字、代表的身分再無干係。當然人生不可能說切斷就切斷,記憶不可能說抹殺就抹殺,還好時間會製造傷痛也撫平傷痛,最後這些思緒就此封凍在這座雪原,而他或許哪天就化做雪原上的亡靈,不遺留任何聲名、不歸葬哪一墓穴。
卡勒西亞與他也有類似的境遇,但卡勒西亞的世界又是另一番景象,至少卡勒西亞的生活範圍廣袤些,點綴的也不只是雪景。
開花的庭園、靠海的岩岸、茂盛的草地、山澗峽谷溪流……
JD很肯定,如果可以選,自己也不想在這麼嚴寒的地方待上三年五載的
今日守夜,他就跟卡勒西亞一起值班。
「雪原好冷啊,我想換個據點了。」
時間如他所想的那般煎熬,而閒談可以催促時間加快腳步。
對於卡勒西亞,他可以無話不談,不過他並沒有透露自己的心事給卡勒西亞,只是身為軍人、以直線思考做為自己的偽裝相當輕鬆容易。
「你想的話,去帕哈瑪勒沼澤走走?那兒很溫暖的。」
卡勒西亞隨意地提出了建言。
「不過相信我,乾冷跟濕熱,你會喜歡雪原多一些的……說到這,聽家族那邊最近在討論帕哈瑪勒深處還有個風光明媚的森林,一班子魔法師說有興趣一探,倒是可以考慮一下呢。」
「風光明媚的森林嗎?」
「是啊,有接近天際的瀑布、有參天大樹,是接近神明的地方喔!這麼一說,卡斯提亞也是可以一探究竟的好去處,還有……
「還是回到凱爾采來吧。」
一個冷靜的聲音突兀地插進對話。
「凱爾采就……呃?」
JD聞聲後錯愕的回過頭,只見營火映照出一個熟悉的身形,即便是過於厚重的衣物也無法使他錯認這個人、哪怕一次也好。
JD,好久不見。」
凱斯在篝火邊脫下帽子,厚重的黑色系軍服並非凱爾采正規軍的樣示,但那一身裝扮說不出的耐看。
熟悉的臉上堆著笑容,一雙淡色藍眼直接釘死JD的視線。此時JD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扭頭就走,於是鎮定地起身站直、行了個標準的正規軍禮。
「總督大人學會分身術了?歡迎加入雪原站崗的行列喔。」
雪原絕對沒有什麼事物是凱斯需要親自跑一趟的,他很清楚。
凱斯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他沒有笨到將這個問題問出口,如果凱斯的目的是他,就讓凱斯親自開口。
「不是分身術,也不是來站崗的呢。」
透過火焰的光芒,可以見到凱斯神情是認真的。
「我知道如果我不親自跑這一趟,這一輩子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