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若敘因緣【韓葉】

 戰鬥法師高舉戰矛,威風凜凜。
熟悉的形貌,無數的觀眾為之瘋狂、尖叫。
他神情冷峻地盯著螢幕上那個對他而言已經走樣了的存在,然後擊敗。
「如果是葉秋的話,至少那記伏龍翔天絕對不會打空。」
這是他第一次站在這個熟悉的舞台上,卻覺得意興闌珊。
給對手的話語音調冷澈,隨後他也不留戀舞台上的聚光燈,逕自走下了這個數年如故的舞台。
那傢伙不在的榮耀,無聊的緊。
韓文清握了握拳頭,沒再鬆開。
 
 
一招龍抬頭把全明星賽場攪個一團亂之後,葉修很是迂迴地離開了比賽的場館。
溜出來的蘇沐澄捎了他去吃冰,但蘇沐澄畢竟是個榮耀明星,考慮到時間跟妥當性之後葉修就送蘇沐澄回到嘉世眾人寄宿的飯店。
入夜的街道依然繁華,算著時間肯定會碰上從體育館散出來的人潮,像是心血來潮那般,葉修往鄰近的另一個飯店走去。
雖然是第一次在S市舉辦全明星賽,但憑藉著QQ群上的消息,葉修很清楚他要去甚麼地方找到他想見的人。
從榮耀聯賽舉辦第五年開始,只要有比賽,「那人」都會在前一夜給他留下一條信息,號稱是躲避記者的好所在。
今年他沒有得到這條信息,但都放個龍抬頭這麼明顯的招牌了,也收到對方驚動全場的呼喝,葉修可不信今晚堵不到韓文清。
雖然在擂台上殺的恩恩怨怨轟轟烈烈,私底下每個戰隊的選手並沒有太多的恩仇,更多反倒是棋逢對手的惺惺相惜。葉修跟韓文清,兩個眾所皆知的世仇,卻是打從第二賽季就常常在比賽場外碰面。
初時只是閒談。聯盟比賽的前三年都是葉修領頭奪冠,韓文清對他也不可能好聲好氣。
「振作點韓隊長,連輸三年太難看啦,真怕你一個想不開就退了榮耀圈,以後哥還上哪找對手啊?」
葉修拿下三連冠的那一年,很是大言不慚地在碰面時向韓文清說出了一句極為挑釁的話。
「不如來點刺激的賭注,要是十年以內你可以拿下我一場就依你一件事,那怕叫我改姓韓也行啦。」
比賽第四年,鬥神一葉之秋第一次輸給拳皇大漠孤煙,逃出記者追捕之後他還是在街上轉著轉著,就遇到了一臉神色不善的韓文清。
「我說,明明贏了比賽的人怎麼臉比輸給我時還可怕?」
「在這做什麼?」
「兌現諾言啊,去年說了要你贏一場,就依你一件事。」
輸了比賽還可以像個沒事人一樣一臉笑沒個正經、當時韓文清眉頭越鎖越深,葉修倒是毫無破綻地演著蠻不在乎的樣子。
直到韓文清開口、提出一個匪夷所思的要求。
「你,跟我回飯店。」
……啊?」
進飯店,開房間。有情人,送作堆。
事情就這樣往奇妙的方向一發不可收拾。每次回想起來葉修只覺得這段關係真是槽點滿滿,奈何這種事情不好聲張,雖然訝異韓文清對他的心思,他還是這麼半推半就地過了幾年。
然後就演變成了會期待、會想念。每次摸出比賽場外,韓文清都會在給他地址的飯店門內一側等他。
退役一事他沒有跟韓文清聯絡,也算準了對方肯定怒髮衝冠。在那之後兩人唯一的接觸只有一場遊戲裡的PK
像是一條斷去連結的線,他握著扯斷的一方,還好,他還知道要怎麼接回來。
他不能放棄榮耀,但若說復出奪冠佔了99%的心思,卻還有那麼1%是屬於韓文清,日月可鑑。
循著從張佳樂那婉轉得來的飯店地址,等著他的只是氣派的飯店大廳,但沒有人等候在熟悉的位置。
是不想見面嗎?還在為了退役的事情怒火中燒?
葉修盯著那個位置良久,嘆了一口氣便掉頭打算離去。
一個比他高出約莫半個頭、一臉肅殺氣甚重的人攔住了他的去路。
韓文清沒有開口說半句話,扯著他的胳膊就往飯店裡鑽。
 
 
夜色漸濃時,葉修才帶著一身疲倦與乏力回到陳果訂的飯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