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1)再遇故人

 桂花的香味隱約落在幽靜的道路上,輪流綻放季節的言語。這座山城小鎮的平日總是悠閒而安靜。
關劭鈞推開漆成嫩芽色的大門,將門邊同一色系的木製看板取來放於門檻外。
Alive──門板上是工整的花體文字,書寫著這個單詞。
單詞是這家小小咖啡店的名字。店舖的主人曾是他的外祖父,一人獨自經營著這個小店將近半個世紀,一直到年老才找他來傳承甜點的技藝。
窗外天色尚且矇矓,他打開了室內的燈,將一箱補給材料拎進廚房,看了一眼手上的錶面接著就推開廚房內另一扇門、沿著階梯拾級而上。
附近建築大都是三、四層的樓房,Alive也不例外,一樓作為店舖,二、三樓則是店舖主人的家。
還沒抵達樓梯的頂階,他就看到松綠色的門板後走出一個人,反手把門帶上。
「辰熙,早安。」
他笑著向對方招呼,對方則面無表情、輕輕點頭。
「……早。」
 
任辰熙跟關劭鈞兩個人曾在高中一年級同班了短暫的一年。
遠在國中時任辰熙就知道對方的存在了,因為關劭鈞是無論能力、相貌都出眾的Alpha,在校園中自然也是風雲人物,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爭著要與他攀交情的人多如過江之鯽。
任辰熙就是個平凡的Beta,舉凡長相、成績、體育、人緣等等每一項都十分平凡。
理論上他跟關劭鈞應該是兩條平行線,直到高中分配到同班一班級,平常在班上就少不了互動、一團人要出遊時也會相互邀約,他跟關劭鈞才開始有交集。
或許是學業的壓力所致,兩個人的友誼漸漸穩固。高二分班之後關劭鈞依然常常會找他聊天,也指導過他極為困難的習題,他則幫對方畫過幾次社團活動的宣傳單,還在美術老師的許可下跨班合作過一份美術作業。
高二的尾聲,在蟬鳴聲中所有人開始為了未來出路而掙扎,任辰熙出乎意料地發現自己對關劭鈞的好感超乎友誼。
會在意對方的一舉一動、會希望對方能跟自己多相處片刻。所有心緒都明確地指向了「喜歡」,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該拿這份青澀而躁動的情感如何是好。
暑假來臨之前,他失心瘋地向對方告白。
暑假結束之後,他成了全校男女的標靶。
關劭鈞是全校的焦點,即便他告白的本意並非希望與對方進一步發展,但比他優秀的Beta多的是,甚至學校中也有幾個出色的Omega女性存在,眾怒之下他度過了悲慘的開學週。
那個禮拜他沒有機會跟關劭鈞說上話,於是他認定了那段友誼已經消失殆盡。
那時的他心情差到了極點,假日來臨時他就跟著父親一同出遠門散心,孰料在旅程中遭逢火車出軌的意外,他的父親因而喪生,而他的左腳留下無法痊癒的傷。
所幸他在前路茫茫的時刻遇到了Alive的主人沈俞儒──一個擅長製作甜點的老師傅、與他同樣是個務實、平凡的Beta。
老師傅與他的父親有一點交情,問了他願不願意成為學徒,於是他就轉學到了遙遠的地方、隨意地結束高中生涯,然後一直跟著老師傅學習手藝。
從此他的生命少有波瀾,就像是一潭靜水,在秀麗的山巒中覓得歸所。
平靜安適的日子,有如逝水那般匆匆、稍縱即逝。
在學習糕點手藝的歷程中,有個問題又浮現上來──他的味覺天生排斥甜味,從小他就習慣吃清淡的菜餚,糖果餅乾之類的他就是不沾不碰。
沒有人能想像一個只要吃到甜味就會嘔吐腹瀉的人能成為甜點師傅。來到Alive前家中的飲食都是他在打理,味道也是由他掌控所以還不構成困擾,到了Alive後他這異於常人的味覺問題馬上就成了大問題。
雖然沈俞儒教導的每一個步驟他都可以完美再現、絲毫不怠慢,終究還是不能承襲師父的衣缽。畢竟糕點的食譜不能永遠只靠師父的傳授,他必須有研發的能力。
於是他在Alive挑起打理一切店中雜務的責任,讓年邁的沈俞儒可以專心製作甜點。無論是在廚房中清洗及秤量材料、進貨、堆起笑臉招待客人、維持店面的整潔……各種刻苦的任務他都一併承擔。
直到沈俞儒生了一場大病、漸漸沒有體力再擔任甜點師傅。
Alive這家小咖啡店起了一點變化,沈俞儒找來故友的孫子Omega青年顏儀霖幫忙,顏儀霖泡咖啡的技術不賴,而他就按照沈俞儒教給他的食譜,每天製作幾道小點來支撐小店的招牌。
 
關劭鈞在他23歲的時候,再次走進他的生命故事。
暑假即將到來、迎接夏季旅遊高峰前,老師傅開心的說著自己有個外孫留學回國、決定要來學習甜點的技術。
在沈俞儒心情愉悅地整理著說是要給繼承人住的房間時,任辰熙作夢都沒想到關劭鈞會是師父的外孫。
沈俞儒與妻子很早就異離,四個孩子全部跟了妻子生活。關劭鈞的母親是沈俞儒最疼的小女兒,偶而還會與沈俞儒來往,關劭鈞則因為小時喜歡外祖父做的點心,對於甜點烘焙一直深感興趣,他在大學跳級修完了電腦工程、仗著Alpha的優勢出國撈了個碩士學位後,就來到Alive打算邊接電腦程式相關的委託工作、邊學習外祖父的手藝。
跟沈俞儒一起生活了七年卻對恩師的家人一無所知──這並不能怪任辰熙,實在是沈俞儒少與家人有來往、又顧慮任辰熙失親所以沒有向任辰熙提起的關係。
那天是Alive的休假日,任辰熙反射性地對著緩步踏進店內的人掛上禮貌的笑容,打了聲招呼後卻在見到對方的臉孔時愣住、變了臉色。
「任……辰熙?」
闊別七年,眼前的Alpha青年臉上輪廓雖然是他所熟悉,身形比起七年前卻挺拔了許多。
關劭鈞面露訝異地叫出他的名字時,任辰熙真覺得自己絕對是見鬼了,丟臉的青澀回憶湧上,讓他差點扭頭就走。
他想起了上次面對面時遠在七年前,也想起了告白的話語出口之後,對方那不知如何應對的表情。
兩人維持著一段距離要進不進、要退不退,許久之後,任辰熙率先別開了臉。
沈俞儒從廚房中邁出、見到關劭鈞時十分的開心,在老師傅要為兩人介紹時,任辰熙只是裝死、禮貌性地點頭,一句話都不想多說。
「阿公,我們以前是高中同學呢,不用介紹啦。」
方才一臉不知所措的年輕Alpha陪著笑,有意無意地使來一個眼色,任辰熙在那一瞬間腦袋當了一下,接著才在沈俞儒一臉疑惑的看過來時點點頭、勉強露出了微笑以對。
「真的啊?那真是太好了,以後要好好相處啊。劭鈞你先去三樓放行李吧,就你小時候住過的那間,等等讓辰熙帶你出去走走。」
「好的。」
老師傅一時並沒有察覺兩人之間的尷尬,於是重逢的第一天,關劭鈞跟任辰熙兩人繞著Alive所在的小鎮走了一圈,路程上任辰熙語調死板地介紹著小鎮上幾處店家設施,關劭鈞靜靜跟著,兩人的視線一直沒有交會,直到回到了店內,關劭鈞突然在門口站定。
「辰熙。」
聽見對方呼喚自己的名字,任辰熙遲疑地回望了關劭鈞一眼。
「……你的腳、怎麼了?」
「車禍。」
回答的同時他就轉開了視線,對方問這樣的問題並不奇怪,光看他的行走速度跟方式、以及褲管下那蔓延在腳踝上的猙獰痕跡,任何人明眼人都知道他的腳肯定有問題。
他沒有捕捉到的是關劭鈞在他身後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什麼時候的事?」
「高三。」
達成了師父交待的任務後,任辰熙並不打算多跟關劭鈞相處,沈俞儒看到兩人早早回到店內,遠遠地就招呼兩人向前。
「回來的真早,你們坐著聊聊?」
「師父你們聊吧,我去弄午餐。」
任辰熙看都不看關劭鈞一眼,找了個好藉口就開溜,沈俞儒看著自家徒弟的表情,這才嗅到了一絲不對勁的味道。
「劭鈞,老實跟阿公講,你們兩個……應該不是仇家吧?」
老師傅沒有識趣地迴避問題,直接了當地開口就問。
「哈哈,阿公您想想您外孫兒這麼一表人才、風度翩翩,怎麼會有仇家?我們以前是朋友,感情可好了呢。」
「真的?可是辰熙對朋友不可能是這種態度。」
「嗯,當初有發生一點事情,不是大事啦,我慢慢說給您聽吧。」
待關劭鈞敘述完兩人高中的過往、交待了前因後果後,老師傅沉吟了片刻,只輕輕地嘆了一聲。
那天的午餐,沈俞儒跟關劭鈞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著,坐在同桌的任辰熙垂著眼默默挟菜吃,視線從頭到尾神迴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