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2)隔閡於心

 關劭鈞第一次試作甜點時,沈俞儒跟顏儀霖兩人十分捧場,三兩下就把試作品一掃而空,半點都沒有留給任辰熙的意思。

他跟任辰熙的一小段過去,實在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但是兩人都沒有招呼任辰熙來試甜點,好像就這樣默認了他跟任辰熙的矛盾一樣,這點關劭鈞就覺得有些不協調了。

關劭鈞記得在那遙遠的高中歲月中,任辰熙是很少有情緒波動的,大部分的時候他對人都是保持禮貌,不曾勃然大怒也不會開懷大笑。

在重逢的剎那任辰熙原本是笑著的,帶著兩個淺淺的酒窩的笑容讓那張Beta的平凡臉蛋變得迷人,臉上也多了一副眼鏡,讓整個人散發著一種耐看的知性氣質,跟他認知中的任辰熙判若兩人。

但接著任辰熙就對他露出見到鬼一般的表情,彷彿能凝固時間的美好笑容再不復見,那一幕的溫度差在關劭鈞腦中真的想忘也忘不了,但原因他心知肚明。

遙遠的高中記憶裡,任辰熙突然請了一陣子的病假,他還來不及找對方好好說話,對方就轉學了。

當時全校對任辰熙的態度不太友善,人的去向也就成了一個謎,甚至連病假的原因是車禍都沒人知曉。

他以為是自己傷了對方,後來高中畢業、上了大學,他一直在打探任辰熙的下落、希望把事情釐清、把歉意說出口。

事隔多年,謎題解開了,關劭鈞終於知道對方不是因為他才轉學,但聽聞了實情,他卻更加替這位昔日友人的遭遇感到惋惜。

那一份歉疚還是存在,但任辰熙對他幾乎是能迴避就迴避的態度,讓他更難向對方開口。

現在的任辰熙跟以往也有些不同,在客人面前任辰熙倒是不吝一笑,彎彎的眼角與嘴唇弧度沒有半點勉強,兩個小酒窩讓那張臉一掃以往冷淡的印象。

在小鎮上許多居民都講方言,任辰熙面對那些居民也會用流利的方言溝通,軟綿綿的音調起伏彷彿一首歌、煞是好聽。

跟顏儀霖或沈俞儒相處時任辰熙也會笑,只有面對他的時候不會,甚至連視線都鮮少對上。

任辰熙最大限度地規避了兩人面對面的機會,扣掉工作上的交集,明明同住一個屋簷下卻常常一整天連一句閒話也說不上。

雖然任辰熙如此明確地對他擺明了要疏遠,但他還是不想跟外祖父的愛徒搞僵關係,何況任辰熙以前還算是個跟他頗有交情的朋友。

在他揣著殘存的兩塊蛋糕,打算主動去找任辰熙釋出善意時,卻被顏儀霖攔了下來。

「任任不能吃甜的,你去找他沒戲。」

待他知道任辰熙之所以不能繼承Alive、讓他有這個機會的原因居然是任辰熙的身體狀況排斥甜食,他也只能默默的體驗著沈俞儒跟顏儀霖喫茶吃點心、任辰熙在一旁彷彿外人一樣的奇怪場面。

 

 ※

再怎麼不情願,任辰熙終究還是得接受跟關劭鈞同居共事的事實。

沈俞儒教給他的東西他花了很長的時間學習,但關劭鈞是Alpha,又對甜點情有獨鍾,學習的速度幾乎是他的十倍。

在關劭鈞這個年輕帥氣的Alpha糕點師傅帶領下,各種創新的茶點糕餅馬上就讓Alive再次聲名遠播,他需要花費相當大的精力去完成的事情,對方倒是游刃有餘。

以前他常常熬夜待在Alive一樓的櫃檯算帳算到頭昏眼花,某晚關劭鈞不知道怎麼地在路過櫃台時湊了過來,瞄了幾眼帳本、問了他有沒有電腦,之後就寫了個程式讓他能把帳目快速搞定。

雖然心裡有疙瘩,任辰熙並不是會在工作上意氣用事的人,雖然他對對方憋著太多不能出口的一言難盡,但先告白的自己理虧在先,於是那些因關劭鈞來到而生的情緒被他壓了下去。

雖然關劭鈞每天做完點心後就去做電腦工程的委託案,一天下來的相處時間還是長到讓他非常煎熬,只能用忙碌來規避。

兩人的分工界限分明,關劭鈞負責甜點的製作與研發,以及號稱體恤他行動不便而攬去了食材採買的工作,只有極少數甜點的步驟太繁鎖,暫時還是由他來完成。

店內的瑣事一直是歸任辰熙打理,包含三餐跟店面的清潔,在關劭鈞住下之後,Alive的三樓就交由關劭鈞打掃,而任辰熙沉浸在裝死的氛圍照常煮了一陣子三餐之後,無意間注意到關劭鈞會在打烊後用廚房泡了兩碗泡麵拎上樓,他才意識到沈俞儒因為年紀的關係、吃他那種奇特味覺專用的清淡口味沒問題,但是關劭鈞的胃應該沒這麼好養。

為了對方改變菜色什麼的,怎麼想都覺得蛋疼。不過任辰熙還是敗給了對方是師父的孫子這層關係、認真地面對了一下這件事。

他找了個藉口叫關劭鈞上繳食譜、調整了一下份量跟調味,之後就沒怎麼在三更半夜聞到泡麵味了。

一開始關劭鈞專拿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食譜,有的非常難度、有的口味很花俏,任辰熙邊腹誹這些找碴般的料理要求、邊用對待家常菜的方式一律冷處理,那些奇怪的食譜才漸漸消聲匿跡。

對方會不會覺得他煮得有夠難吃這件事他完全不想深究,不過一陣子之後關劭鈞交出來的食譜總算比較正常了,讓他莫名有種出了一口惡氣的勝利感。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關劭鈞很常在「理論上不會打照面」的時間從他旁邊晃過去,例如他早上起床的時間,明明規律到對方可以迴避掉、卻每天都在他踏出房門的時候遇到。又例如每晚整理完店面、要休息走上樓時,十次總有九次會遇到關劭鈞下樓來倒水。再例如他明明在打掃庭院,這人卻會提著水桶路過他身邊、跑去車庫擦那台挺襯托Alpha形象、但淪落在這鄉間小鎮載貨運食材實在稍嫌高檔的轎車。

任辰熙有所不知的是關劭鈞真的一直在找互動的機會。

某個夜晚打烊後,任辰熙在小店一樓整理打掃,整理到一半才注意到關劭鈞倚在樓梯欄杆邊直盯著他。

「辰熙,方便跟你談談嗎?」

……談什麼?」

他也知道自己的態度不算友善,但跟關劭鈞講話的時候他就是沒有辦法讓自己平心靜氣若無其事,只能盡力做到別太失禮。

「坐下來講?」

「我邊掃邊聽。」

……我等你掃完。」

接著關劭鈞就一直保持沉默。

任辰熙被盯著看久了也覺得心煩,只好停下清掃,拎著掃帚在對方面前站定。

片刻兩人相顧無語,關劭鈞看著他,一會兒之後嘆了一口氣。

「對不起。」

突如其來的道歉讓任辰熙蹙眉。

……道什麼歉?」

他並不是真的對這句對不起一頭霧水,但他不覺得對方欠他這句話。

「當初是我多嘴才會害你在學校不好過,那時我一直想找你,沒想到你突然就轉學了。我也知道提這麼久以前的事情很尷尬,可是每天看你一臉不想見到我的樣子,就覺得果然還是要說出來比較好呢。」

「我不是造成你的困擾了嗎?既然很困擾,就沒有道歉的必要。」

「可是……

說到這關劭鈞停頓了,想說的話全部被任辰熙一句「沒有必要」堵在舌尖。

任辰熙也不等他說話了,退開幾步就自顧自去掃地。

關劭鈞索性放棄了正在組織的言語。

「辰熙,我們能不能好好相處嗎?好歹別讓阿公擔心啊。」

這是他找辰熙談話的目的,雖然談到現在他已經對這個目的不抱希望了。

「我跟師父講過了,我不知道怎麼跟你好好相處。」

任辰熙忍不住挑眉,關劭鈞的問話讓他頓時有點惱火,聲音更加平淡、但話語直白地、決意終結對話。

……

關劭鈞這次真的不知道怎麼接話了,任辰熙繞開他去掃地,擺明了就是不想多說。

恰好顏儀霖在此時從廚房走出來,關劭鈞就看著顏儀霖張開雙手摟住了任辰熙。

「任任,我要回家……呃,關大少爺怎麼在這裡?」

那個大少爺的稱呼完全沒有半點尊敬的味道,打從對方得知他跟任辰熙的關係後,人就一直用這種不算友善的口氣稱呼他。

「找辰熙聊聊天。」

關劭鈞隨口回答,面前的顏儀霖瞇起了眼睛。

「聊什麼啊?當初你不是拒絕了任任嗎?現在幹嘛又來死纏爛打?」

「我不是……

關劭鈞被顏儀霖跳了好幾層次的直白話語嗆得腦袋一當。

「任任是我的,想追任任你可得先過我這關!」

……儀霖,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任辰熙攔著不讓顏儀霖繼續扯開話題,夜晚的街道不適合Omega,而他的體力也不算佳,能早點把人送回家自然是最好。

於是關劭鈞就看著任辰熙拉著顏儀霖走出門。

顏儀霖跟撫養他長大的外祖父顏廷文住在一起,走到Alive約莫十來分鐘的路程。早上都是顏儀霖自己走過來報到,晚上任辰熙則會牽著腳踏車和顏儀霖慢慢走,自己再騎腳踏車回到Alive

這種復古的交通形式在這個小鎮實在不算方便,可是顏儀霖號稱是交通工具白癡,練過車卻每每以暴衝失控收場,任辰熙則嫌油錢貴,只有以前載貨時會騎摩托車出門。

現在Alive唯一的一台機車最近讓沈俞儒騎去顏家用了,他就靠雙腳運動。

而在任辰熙回到Alive、鎖上大門卻發現關劭鈞人還在一樓貌似等他時,他頓時有種以後就賴在顏家過夜的衝動。

好在關劭鈞沒有再多說什麼,幫忙關了一樓的門戶後就道聲晚安、先行上樓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