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3)道是有情

 「關大少爺,昨晚你到底跟任任說什麼?」

隔天一大早,顏儀霖很起勁地殺進廚房來興師問罪。

顏儀霖的外祖父跟母親兩個人都是為Alpha生了孩子卻被拋下、最後選擇跟Beta一起共度,所以他對Alpha態度總是一貫的義憤填膺,對關劭鈞也挺不客氣。

「沒說什麼,只是希望可以跟他好好相處就是了。」

「你明明就跟任任同班過,應該知道任任對人本來就冷淡的啊,我剛來的時候跟他也很難說上話,在我眼中看來任任跟你已經算是好好相處了,你們這麼久沒聯絡、關係也很尷尬,總不能要求任任見到你還要有說有笑吧?」

他誠實地把跟任辰熙的對話告知了顏儀霖,後者挑明了是他一廂情願。

「啊,說的也是。」

這麼算來還真是自己強人所難了。關劭鈞想通了之後又覺得有些鬱悶。

「真的想跟任任打好關係,時間久了就行啦。雖然任任對人好像很冷淡,可是他心很軟,你對他好他一定知道的。」

顏儀霖開始說著任辰熙的個性,關劭鈞就默默聽了一會兒。

任辰熙是什麼個性,其實他也並非全然不知,聽顏儀霖講著,高中時代的記憶也瞬時鮮明了起來。

「你……好像很瞭解辰熙的事情啊,你們真的只是朋友?」

初來乍到時關劭鈞就覺得顏儀霖跟任辰熙兩人互動親暱,但要說是情侶好像又不太像。

「是啊,不過我喜歡任任。」

顏儀霖沒有絲毫不自在,坦然直言的方式倒是很不像個Omega。而他坦然直言的消息讓關劭鈞覺得腦內突然炸了一下。

……你暗戀辰熙?」

「不是暗戀,任任他知道。」

「他知道,可是你們兩個沒有在一起?」

雖然覺得八卦別人的私事不太妥當,但既然聊到了這個話題,他就想順便把疑惑釐清一下。

「嗯,因為任任比較喜歡Alpha。」

顏儀霖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絲毫不甘或惋惜,只是話說出口了才突然不自然的停頓了一下。

「嘿嘿,不過他說過他要是喜歡上哪個Alpha,一定讓我鑑定過他才會跟對方在一起。」

……

「而且我們也約好了以後沒有伴的話就互相照顧,像是外公跟沈爺爺那樣。」

顏儀霖說的是沈俞儒跟他的外祖父顏廷文。關劭鈞知道沈俞儒在年輕時跟一個Omega關係良好,後來那位Omega懷了一個Alpha的孩子,沈俞儒才跟他的Beta外婆結婚。

後來兩人離婚了,沈俞儒一直一個人過日子,在晚年才找回了那個Omega一起生活,而那位Omega就是顏儀霖的外祖父顏廷文。

「不好意思,容我說一下,這樣聽起來很像是把你……當備胎?」

關劭鈞是認真的為兩人感到不可思議,畢竟一個Beta能得到Omega的愛就很不簡單了,他很佩服任辰熙居然還有閒情逸致這樣耽誤青春。

另外這樣的關係莫名地讓他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但是原因他也說不上來。

……我靠,為什麼我跟任任這麼純潔的關係經過你的嘴巴就變得這麼難聽呢?我們是朋友啊,朋友互相照顧一下很正常啊!哪像你,任任才說了喜歡你你就翻臉不認人,這是堂堂一個Alpha該有的做人處事態度嗎!」

「我沒有翻臉不認人……

關劭鈞雖然有點想辯解些什麼,但聲音還是弱了下去。

他對任辰熙有所歉疚是事實,所以他才會向對方道歉,但任辰熙不以為然,他也不知道對方這樣是否等同不領情。

「不喜歡就明著拒絕啊!哪有這樣彎彎繞繞找人放話、關係排擠的!沒義氣、沒良心、損友!」

……儀霖?」

時值任辰熙進廚房來接手甜點工作,而他只聽到顏儀霖相當大聲地對關劭鈞一連串砲轟,OmegaAlpha叫囂這種不和諧的畫面頓時讓他有點眼角抽筋。

「任任,這個思想齷齪的Alpha質疑我們的友誼不純潔,快點唾棄他!」

於是任辰熙沉默著望了關劭鈞一眼。

……只是玩笑啦,開店的時間快到了,我先出去佈置一下。」

關劭鈞連忙陪個笑容,故作從容地溜出廚房。

 

 ※

當天晚上,關劭鈞在房裡輕鬆地完成剛接到的小案子,相當出乎意料地,任辰熙居然來敲他的房間門。

「辰熙?怎麼了……

他的房間在Alive的三樓,任辰熙除了找沈俞儒以外基本上不會踏到這一個區域來,更遑論是敲他房門了。

「你是不是對儀霖有興趣?」

任辰熙依然神情淡漠,但是問話的內容直白到關劭鈞忍不住嘴角抽了一下。

「別誤會,我只是想告訴你儀霖他對Alpha的態度可能會讓你很挫折,稍微有點心理準備比較好,就這樣,晚安。」

任辰熙說完就轉身要走,關劭鈞很快地明白過來。

他的確沒有資格說任辰熙跟顏儀霖的關係,只消幾句話他就能聽出這兩人對彼此的關心。

「辰熙,等等,我對他不是你想的那樣,倒是……你,有個Omega跟你感情這麼融洽,怎麼沒跟他在一起?」

「最適合Omega的生活方式還是跟Alpha一起共度,不管現在還是未來,我們只會以朋友的方式相處。」

說完這句任辰熙就走掉了,關劭鈞一時也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

這兩個人的關係他總算是明瞭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就是有種說不上來的奇怪感受。

一方喜歡另一方,兩個人居然可以這樣當朋友、甚至能討論終身大事這麼重要的問題……

那他跟任辰熙呢?

兩個人現在這麼尷尬,其實並不是當初任辰熙告白的緣故,而是他抹殺了兩人保持友誼的可能性嗎?

意識到自己思考有些偏了,關劭鈞搖搖頭,回到了電腦螢幕上的工作。

 

 ※

關劭鈞到來的時間在暑期,此時的Alive總是可以迎來許多觀光的生意,而兩個月的時間一晃眼就水一般地流逝。

秋季降臨小鎮,Alive的客人數量也稍微降了下來。

沈俞儒在此時搬出了Alive,之前他就常常三天兩頭住在顏家,現在人直接搬了出去,Alive就剩兩個尷尬人同居。

顏儀霖曾經說著為了保護任辰熙、要在Alive定居,任辰熙面無表情地提醒他Omega在有Alpha的地方生活是嫌自己荷爾蒙太稀薄嗎,顏儀霖只好悻悻地打消念頭。

好在晚上是關劭鈞工作兼差的時段,關劭鈞大多窩在房間裡直至三更半夜,任辰熙則重複打烊之後送顏儀霖返家、回到Alive馬上就寢的作息。兩人的房間在不同樓層,如果不刻意去找對方,其實也沒有什麼交集的機會。

「任任──陪我去逛夜市好不好?走嘛走嘛!」

某一晚Alive打烊收店之後,顏儀霖蹦蹦跳跳地拉著任辰熙這麼提議。

剛剛好關劭鈞在場,頭一次聽聞這小鎮有這項活動的關劭鈞也被勾起了興趣。

「這邊……有夜市喔?」

「有啊,每個禮拜三都會有,要走半個小時吧。關大少爺也會逛夜市喔?該不會是想把妹吧?警告你喔這裡的姑娘都很單純,你可不要亂招惹人家!」

所謂的躺著也中槍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了,關劭鈞被顏儀霖一句話噎到不知該不該說一句他也想去。

「儀霖,要就走吧,別太晚回家。」

好在任辰熙的聲音適時地解救了無故被Omega開砲的他。

說到這裡,關劭鈞也想起了一個尚未被標記的Omega跑去夜市亂晃似乎不太妥當。

「夜市向來龍蛇雜處,不太適合Omega吧?」

「怕什麼?抑制劑噴一噴就好啦,鎮上又沒有其他的Alpha,就算有,敢來惹老子老子絕對揍他個滿地找牙!」

「所以我說,辰熙好像也沒有必要保護你這個兇悍到家的Omega的人身安全啊?」

「你忌妒我跟任任感情好喔?任任是我朋友不是我保鑣啊!任任我們走不要理他!」

然後關劭鈞有些傻眼地看著顏儀霖跳上任辰熙的腳踏車,而任辰熙神情平淡地看了他一眼,接著就跨上了腳踏車後座。

「你們……這樣去?」

他知道任辰熙的腳傷導致使力不平均,載人會很危險,不過顏儀霖跟大多數的Omega一樣看起來偏瘦弱,而且大部分的Omega只要劇烈運動流汗,荷爾蒙就會被引出來,這樣的安排看上去也沒有安全多少。

「對啊,大少爺不要瞧不起Omega,到比較遠的地方都是我載任任啊。」

……坐我的車吧,我載你們。」

「可以不要嗎?我不想搭有Alpha騷味的車。」

……

「說穿了大少爺就是想去嘛找什麼藉口呢?」

……關劭鈞,你晚上要工作吧?想吃消夜我可以幫你買回來。」

看到關劭鈞時不時被嗆到語塞,任辰熙終於忍不住開口了,畢竟這樣耗下去,他可以肯定到時候精神衰弱的絕對不會是顏儀霖,他不想跟一個耀武揚威精力充沛的Omega逛完街之後回來面對一個剛被Omega欺負完了死氣沉沉的Alpha,這樣的世界好像有點毀三觀。

然而關劭鈞似乎對他主動釋出善意有點錯愕,看他的眼神有些遲疑,顏儀霖則一瞬間又要暴跳起來。

「任任你幹什麼突然對仇人這麼好啊!」

「我不想等你們吵完架再逛街。」

「說的也是,大少爺我們出發啦,不准跟上來啊小心我揍你!」

結果任辰熙幾句話就把顏儀霖說服了,看著長揚而去的雙載腳踏車,關劭鈞也只好無奈地回到自己位在三樓的房間、面對電腦程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