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4)邀約

 其實任辰熙很少有機會逛夜市,一來Alive開店的作息不適合,二來夜市大部分的食物都不合他胃口,看著那些貌似很好吃、卻會讓他上吐下瀉的美食,實在是種精神折磨。

顏儀霖倒是很適合在夜市裡放鬆消遣,除了吃以外還很會玩,這邊射射水球,那邊打打小鋼珠,贏來的戰利品隨手就分送給夜市的小朋友,整個人非常快樂。

在顏儀霖流利地刷著投籃機紀錄、讓兩旁的Beta傻眼同時,任辰熙看到投籃機旁的棉花糖攤子,想起了在高一的時候,他跟關劭鈞也曾一起逛過夜市。

當時除了兩人以外還有很多班上的同學,關劭鈞買了一枝棉花糖,一大群人你一口我一口撕著吃好不愉快。

棉花糖傳到他手上時他不好意思拒絕,裝作撕了一口吃就道謝、把糖遞了出去。

關劭鈞喜歡甜食是眾所皆知,當初在高中時代大家最常送關劭鈞的禮物就是零食甜點,也因為如此他才有興趣繼承沈俞儒的店。

可是只買甜食當消夜好像不太妥當啊,任辰熙這麼想著,卻鬼使神差地買下了兩枝棉花糖。

「任任,你吃錯藥了?」

投完籃球的顏儀霖回頭看到他手上的棉花糖很是不解。

「喏,一枝給你。」

「謝謝,可是另外一枝呢?你想上吐下瀉明天好請個病假不用看到關大少爺嗎?代價也太大了吧!」

「這枝我拿回去給關劭鈞。」

「你還真的要幫大少爺買消夜?」

「順手帶一下而已,好歹他還是師父的孫子……儀霖,你們到底有什麼仇?怎麼老是對他火力全開啊?」

「沒有仇,不過我只要看到他找你就想嗆他。你又是怎麼了呢?你們倆個不是有仇嗎?任任你不覺得一看到他就有氣?」

「我跟他沒有仇,當初是我先開口,後果就該是我承受,我氣他幹嘛?」

「唉,任任你真的人太好了啦,這樣不行!」

「我跟他怎麼相處我自己會調整,你就不用這麼激動了,需要你幫忙的時候我一定會開口,好嗎?」

「喔,好吧。」

顏儀霖點點頭,拆了棉花糖一口一口吃了起來。

「任任,其實我很懷疑,你……該不會還喜歡著關大少爺?」

……我不知道。」

這個答案似乎讓顏儀霖相當的訝異,原本他打算在對方堅決否認時橫豎都要調侃一下對方,沒想到任辰熙居然這麼回答。

「我不想花力氣去想這種事情。」

他如今見到對方依然會不知所措,尷尬逃避的情緒都是緣於當初的喜歡,卻不知道究竟是哪種情緒占據心底多一些。

「聽起來好消極啊。如果是我的話,大概會乾脆走得遠遠的、一輩子都不要看到這個人吧。」

雖然他這麼想,但他也知道任辰熙是為了沈俞儒才留在Alive

「如果哪一天你確定自己還喜歡他,你會怎麼辦?」

「我會立刻離開Alive。」

此時任辰熙又將話語說的十分堅定,顏儀霖聽了就沉默了。

「別露出那種臉,我本來就不可能在Alive待一輩子啊。」

任辰熙說過不會跟他在一起,他也知道任辰熙這麼考量的原因。

在事務上任辰熙向來是乾脆俐落,毫不拖泥帶水,但在人情世故上就不完全是如此了。

因為腳傷、因為體質、因為寄人籬下卻無法傳承技藝、種種因素讓任辰熙有藉口推辭談情說愛的機會。顏儀霖也曾笑對方是個膽小鬼,不過他沒有什麼立場說對方的考量不對。畢竟Omega一生只能被一個Alpha標記,但任辰熙是Beta,就算是一個條件與Alpha相當的Beta都沒有把握可以一輩子護著一個未受標記的Omega

關劭鈞來了以後,顏儀霖總算是知道原來任辰熙也對人動過心、說喜歡Alpha也不是隨口唬人。

雖然只是一段沒有開始的戀慕、當初的悸動也應當隨著時間蕩然無存,可是任辰熙還沒來得及跨過這個檻,就迎來人生中最大的災禍,而那就是任辰熙拒絕感情的肇因。

他是真的面對感情深深乏力、毫無勇氣及自信,就連幾乎是任辰熙人生導師的沈俞儒,依然不能幫助他過這個檻,顏儀霖很清楚自己的能耐,自己沒辦法把任辰熙一把拉起。

如果自己是Alpha,或許還能有些許的可能性?

但如果自己是Alpha,會有心在這裡守著任辰熙一輩子嗎?

 

 ※

送顏儀霖到顏家之後,任辰熙被沈俞儒留下來談了一會兒話,轉眼時間接近子夜。

他還想著等他把棉花糖跟後來買的幾包滷味拎回去,關劭鈞應該已經就寢了,結果在他覺得差不多該告辭時,聽見門外傳來一陣車聲。

一台有點眼熟的車子恰好地停在顏家門口。

「來的還真準時。辰熙,時間有點晚了,你坐劭鈞的車回去吧。」

「師父,這也太麻煩人了一點……

「沒的事,我原本只是要他留意你回去的時間,是他自己說要來接你的。」

……

門外關劭鈞下車來,相當自動地把他的腳踏車抓了就塞後車廂,沈俞儒先一步開門出去,任辰熙雖然心中不情願,礙於師父的情面也只好心情複雜的跟上去。

「回去早點休息啊,明天師父過去看看。」

沈俞儒拍了拍他的肩膀,任辰熙才逼自己嘴角彎了一下。

……嗯,師父晚安。」

先前關劭鈞接手買材料的工作時他只丟了地址跟地圖給對方,這還是他第一次搭關劭鈞的車,瞥了一眼動作流利地打檔轉方向盤的關劭鈞,他有種說不上來的彆扭感。

「那堆食物怎麼回事啊?真幫我買消夜了?」

「嗯。」

尷尬、有夠尷尬。

關劭鈞沒有再講話,輕柔的吉他抒情曲在一個按鈕聲後自音響響起,沉默才不至於助長了空間中的低氣壓。

待回到Alive、打理好一切躺上床的那一刻,任辰熙還覺得有些渾渾噩噩地。

行車短短幾分鐘的路程中,讓他稍微釐清了面對關劭鈞時的心情。

他不後悔向對方表達喜歡的心情,也不是真的恨對方作了那樣的舉動。

只是覺得難過,以及一種深深的無能為力。

本是無緣人,為什麼還要再次重逢?

讓過往斷在那段好不容易才變得模糊不清的回憶,不是最好的結果嗎?

 


關劭鈞起了一個大早。

有一點點失眠,不過心情相當地好。他自己都沒想到吃到任辰熙給他買的消夜這點小小的事情可以讓他這麼精神振奮。

雖然莫名其妙地失眠了,對著電腦上的工作窗發了一會兒呆之後,關劭鈞就出門去進行例行的採買工作。

路過二樓任辰熙的房門,關劭鈞在門外遲疑了一會兒──這時間點把人叫起來好像有點白目啊?雖然以往任辰熙補材料會更早起,不過昨晚比較晚休息,任辰熙應該還在熟睡著吧。

忍住把人吵醒的衝動之後,關劭鈞就早早出門去了。

在以往按照沈俞儒的意思,Alive會定期休店,遇上長假期每兩週休一次週一,普通日子則是每週一都休店。

現在整間店基本上交給關劭鈞當家,但很多事務還是採任辰熙的意見,然而任辰熙跟顏儀霖兩人都號稱休假不能吃,店休日就還是照沈俞儒的規矩,只會少休不會多休。

整個暑期關劭鈞的休假日都泡在熟悉事務跟學習甜點,平常的工作量也沒有大到讓他疲倦,所以他對休假日就不怎麼上心。

在帶了任辰熙開的材料回到店裡,看到門口的牌子寫上了兩個週一的店休公告之後,關劭鈞突然地想起了什麼。

「明天要休店?」

進到店內看到正在整理的任辰熙,關劭鈞就問了。

「嗯,昨天師父說今天要過來看看,應該也會住下來,明天就空下來,看師父有沒有要調整什麼,沒的話你就自己安排休假吧。」

對他說話時任辰熙還是一樣沒什麼表情,關劭鈞卻隱約覺得對方似乎沒有那麼戒備了。

「休假啊……可以出去玩的意思?」

難不成是因為昨天去接辰熙回家、終於讓辰熙感受到他的好意了?關劭鈞心裡胡亂想著,材料一放就往任辰熙旁邊湊過去。

「嗯,看你是想去鎮上走走、或要回家一趟都可以。」

現下任辰熙又是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有回應的話語稍微長了些。

「那我可以找你出去嗎?」

關劭鈞總算是成功地讓任辰熙又看向他,不過那眼神像是在問「你這人究竟有什麼毛病?」

「我要休息。」

任辰熙給了一個不冷不熱的答案後又繼續弄著菜單,關劭鈞則鍥而不捨又問下去。

「那我預約一下下禮拜一。」

……

「也不行啊?不然下下下禮拜一也排個店休好嗎?十月三號那天我生日,陪我出去走走。」

任辰熙已經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好了,關劭鈞的生日他還真的沒放在心上。

雖然他知道日期,可是他並沒有機會幫對方慶祝。

而現在這種關係,他實在也拿不出慶生的心情。

「任任,你們兩個在說啥?」

恰好此時顏儀霖和沈俞儒也進到店裡來了,顏儀霖見到兩人在吧台前談話的距離跟表情,忍不住提高了聲調。

……講店休的事。」

任辰熙趁機拉開了跟關劭鈞的距離就拐到別處去忙了,關劭鈞看著一臉不滿的顏儀霖以及迴避問題的任辰熙,腦中倒是很快速地想好了一個方案。

「阿公,既然明天休假,我載大家出去逛逛好不好呢?」

「辰熙說好就好吧。」

沈俞儒似乎是看透了他的意圖,笑咪咪地把問題又推回了辰熙身上,在這方面老師傅完全沒有要幫任何一方的意思。

「我說不好,任任就不會說好。你沒事不要招惹任任好不好?」

無奈的是就算沈俞儒兩邊不幫,卻還有個顏儀霖在,不只百分之百屬於任辰熙那方的戰力,還是戰力超高的那種。

還真的是要找任辰熙就得先過顏儀霖這關啊……關劭鈞只好暫時把拖任辰熙出去玩一事擱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