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5)不領情

 沈俞儒來店裡看了一圈,沒有多說什麼、只稱讚了一把三個看店的後輩做得不錯,他也沒有在自己店住一晚的意思,傍晚人就先回顏家去了。

次日的店休日,關劭鈞起了一個大早,沒什麼事情可做只好窩在房裡擺弄電腦程式。

早餐時間關劭鈞在廚房拿了殘存的糕點果腹,然後心血來潮地利用材料烙了幾張餅打算找任辰熙共進早餐,無奈他等到日上三竿,二樓那扇松綠色的門板始終緊閉。

任辰熙完全沒有起床活動的跡象。到了中午,關劭鈞只好自己弄了簡單的午餐、乾脆把筆記電腦搬到了一樓的廚房。

終於在午後一時,關劭鈞才聽到聲音、看到任辰熙從房門裡出來。

整個人看上去好像很疲倦一樣啊……手裡抓著手機不知在跟誰通話,應一兩個聲之後就掛斷、進浴室盥洗去。

任辰熙在浴室摸了一陣子,踏出浴室看到關劭鈞站在樓梯口、貌似在等他,原本還覺得睡意濃的任辰熙很快清醒過來。

「早啊,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會賴床?」

……有事?」

關劭鈞絕對不會否認自己是在消遣對方,不過這回任辰熙沒有保持沉默,如此明晃晃的調侃他要是逃掉也太沒尊嚴了一點。

「有,等你一起吃早餐等到這個時候,不覺得該補償我一下?」

「我有請你等我嗎?」

「沒有。」

關劭鈞笑得很開心,任辰熙也聽出了對方存心消遣他。

「不要這麼冷淡嘛,為了答謝你的消夜,我幫你準備了早餐跟午餐,都是你習慣的口味,要吃完啊不然我會難過的。」

關劭鈞都挑明了是消夜的回禮,他就沒有多說什麼。此時關劭鈞稍微側身讓出了一點空間,在任辰熙下樓走到最後一階時,他卻又伸手攔住了任辰熙下樓的通路。

……幹什麼?」

調侃都快變成找碴了,任辰熙臉色也僵了幾分。

「下下禮拜陪我出去慶生。」

關劭鈞卻依然笑著,說的還是昨日被他迴避掉的問題。

「你找別人很困難?」

「距離太遠了不方便。」

「休假排三天給你總行了?」

「好啊我好好規劃一下我們可以去哪裡玩。」

「喂、你想去哪就去總之不要扯上我。」

「可是我想找你啊。」

「你想我就一定要答應這是什麼道理?」

「壽星最大。」

……

「而且辰熙,你還欠我一次生日禮物。」

關劭鈞總算是收起了那種耍無賴一般的玩笑神情,他用無比正經的神色這麼說的時候,原本已經在醞釀要回敬對方幾句的任辰熙倒是愣了一下。

「你的生日是十二月二十七日,高二的時候,你不肯收我送的禮物,我說了明年等你回送。忘記了?」

……沒有忘。」

聽關劭鈞這麼一說,任辰熙很快就想起來,同時心裡複雜的情緒開始翻湧。

關劭鈞記得他的生日,但這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身為一個能力絕佳的Alpha、又那麼重視朋友,就算只是點頭之交他都能記得人家家裡幾個兄弟姊妹、父母什麼名字等這種亂七八糟的資訊,遑論一個小小的日期。

「那就對了,十月三日空下來跟我走。」

「你……

任辰熙不解的是關劭鈞一直執著要他陪伴。他知道對方可能只是想跟自己維持友好,可是做到這種程度?有必要嗎?

還是這個人來瘋因為被困在鄉間小鎮太無聊、店裡唯一的Omega又沒搞頭,只好沒下限地找到自己這邊來?

「恕我拒絕你的邀約。欠你的禮物我一定還,出去玩的話請你找別人吧。」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關劭鈞也知道他肯定說不過任辰熙了,於是他只好看著任辰熙把他的手抓開、逕自下樓。

被拒絕了是意料中的事情,可是為什麼心裡會覺得這麼失落呢?

「唉,禮物就算了吧,把生日搞得像欠錢還債的感覺很不好啊……辰熙,我真的只是想要你陪伴而已。」

話說到這裡,任辰熙停下了腳步,回頭用有點複雜的眼神看向他。

「午餐要吃完啊,我去睡個午覺。」

但關劭鈞沒有等對方說點什麼,轉身上樓就摸回自己的房間。

 

 ※

這午覺一睡就睡到了傍晚,在睡意朦朧中他隱約聽到窗外幾分吵雜聲響,但他還是渾渾噩噩地睡了下去。

吵醒他的是一陣敲門聲。

「辰熙?怎麼了?」

理論上這時間會在Alive的只有任辰熙,所以關劭鈞想也不想就脫口而出任辰熙的名字。

「我是顏儀霖,關大少爺你在睡覺嗎?那繼續睡吧,大餐沒你的份了。」

門外傳來顏儀霖的聲音,但人沒等他回應就踏著歡快的腳步聲遠離了。

看到時鐘上的時間,關劭鈞為自己難得脫序的睡眠無言了一下。

睡到這麼晚是有點誇張了。關劭鈞連忙起身,肚子也適時餓了起來。

邊揉著睡茫了的腦袋邊打開門,關劭鈞看到任辰熙正一步步緩緩走上往三樓的階梯。

……你真的在睡覺?」

先前關劭鈞丟下話就上樓,任辰熙還糾結了一下是不是自己態度太冷,那位人來瘋的傢伙從未受過這般冷落所以心靈受傷了。

他還想著除了出遊不能答應以外,其他時候對關劭鈞的態度改一下好了,但現在看到對方那張的確是一覺醒來的臉,任辰熙又覺得自己可能多心了。

「是啊,被你拒絕了心很痛只好睡覺了。」

關劭鈞真的是標準的那壺不開提那壺,任辰熙眼角抽了一下,決定這回絕對要鐵了心無視到底。

「別說夢話了,師父找你一起去顏家吃晚餐,準備一下好出門。」

……喔。」

說完任辰熙也下樓回房間、換了一套外出服出來。

平常在Alive任辰熙會穿店內訂製的服裝,此時他換了一件寬鬆的米棕色連帽T恤與卡其七分褲,腳上踩著普通的運動鞋,搭著一個輕便的後背包──這是任辰熙外出時一貫的打扮,比起引人注目他更講求簡單方便活動。

關劭鈞的衣服就比較花俏些,黑色的T恤上印有燙金的圖文,外搭一件深紅色半長袖的格子襯衫,深色牛仔褲剪裁合身,一雙裡襯是格紋的黃棕色靴子似乎價格不斐,側背的深棕色皮革包沒甚麼裝飾,但看繡在上面的商標很明顯是個流行的牌子。

兩個人一齊下樓,還沒走到一樓,關劭鈞就明顯的察覺到樓下來了一個陌生人。

等在一樓的顏儀霖衣服也走花俏路線,黑色系的五分袖針織衫在靠近領口的位置有著鮮豔的的編織花紋,窄管的橫紋褲子活像調色盤一般土黃、赤橙、深紅、葉綠各種繽紛,鞋子則是女性化的羅馬涼鞋。

另外有個一頭金棕色短髮、西方臉孔的青年站在顏儀霖身旁、挽著顏儀霖的手。

關劭鈞憑嗅覺就知道對方是個Alpha,顏儀霖會跟Alpha手挽手這種不可思議的畫面讓關劭鈞覺得自己差點顏面神經失調。

「關少爺,這是我弟希納爾……你那什麼臉?我弟長的太帥你忌妒了?」

「沒事,我只是覺得對Alpha過敏的你願意跟Alpha親近,心裡說不出的感動啊,結果只是弟弟,真是太可惜了。」

關劭鈞不知道是不是被顏儀霖狠咬過幾次,現在也學會反擊了,頗成功踩在顏儀霖的點上。

「靠,我跟哪個Alpha親近乾你屁事喔?我弟可是Alpha的表率啊,哪像你這把年紀還沒有Omega肯理你啊?」

「你們兩個幹嘛啊……

看見顏儀霖跟關劭鈞兩人又開始針鋒相對,任辰熙先一步攔在兩人面前。

「希納爾,這是沈爺爺的孫子關劭鈞。」

「關先生,您好。」

名叫希納爾的青年口中話語倒是挺標準,沒有奇怪的腔調,關劭鈞這才想起了顏儀霖說過自己有手足在國外。

「你好。」

見對方恭恭敬敬的樣子,關劭鈞就好好地回禮。

「我們出發吧,別讓沈爺爺他們等太久。」

帶兩人打過了招呼,任辰熙連忙轉移焦點,這時關劭鈞又有點訝異,以前可沒見過他有這種控場能力,因為任辰熙多半是在一旁不說話、話鋒轉到他身上還會導致冷場的那個。

院子停著一輛看似挺新的機車,希納爾跨上車動作迅速地發動,顏儀霖理所當然是讓希納爾載。

看到任辰熙跑去牽腳踏車,關劭鈞沒來由就惱火了起來。

自己這麼努力要跟對方打好關係,對方不領情雖然情有可原,可是有必要連搭個車這麼順理成章的事都刻意迴避、不給面子嗎?

「任辰熙。」

對方有如觸電了一樣迅速回頭,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完全不解他為什麼突然連名帶姓地稱呼。

「搭我的車啊?」

……啊,也對,你去開車吧,我關門。」

原本還想要是對方拒絕,自己乾脆就耍一下脾氣別去了,可是任辰熙看起來似乎只是順著出門時慣性、沒想這麼多,很乾脆的放開了腳踏車,一會兒就自己上車來了。

關劭鈞一股氣悶著沒有消,雖然知道自己火大的莫名其妙,可現下也沒有讓他發洩的管道,只好開了輕音樂、讓吉他的琴聲填滿兩人空間中的沉默。

所幸他的情緒總是可以很快的消化掉,待到顏家門口停好車,看見任辰熙居然歪著頭在打盹、渾然不知要下車,關劭鈞原本壓在心底的鬱悶頓時就煙消雲散。

任辰熙的睡臉他並非沒看過,高中時代每次午休時間結束,一群精力充沛的大男孩總會一窩蜂衝出教室,但任辰熙就是那種會睡到上課鐘響才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爬起來的人。有時午休連著外堂課,就是他負責把這個看起來一臉冷漠、不知道有沒有起床氣的同學挖起來。

後來發現任辰熙不但沒什麼脾氣,還會禮貌地向人道謝,很多原本不敢接近任辰熙的人都會接手這項工作。

到了冬天,午休成了全民運動的時候,任辰熙又很反常的聽到鐘聲就清醒,自動自發開燈、低聲喚醒周遭的人起床上課,成了全班又愛又恨的冬季上課鐘。

關劭鈞記得任辰熙比較強烈的個人特色就是寫筆記。任辰熙帶著了一個特大的黑色筆袋裝著大量的不同色的原子筆,數量連班上最愛花俏的女孩都嘆為觀止,可是沒有人會因為這樣嘲笑他,因為看過任辰熙筆記本上的塗鴉跟工整字跡紀錄的課堂重點,每個人都會由衷地覺得那是件藝術品,而且比起美術館裡那些看不懂意境的圖畫比起來,拜讀任辰熙的筆記本至少對考試有益。

任辰熙也花不少時間在圖書館,不過印象中他不太看小說啊、文學類的書,反而比較熱衷於日常小撇步、冷知識這一類的書籍,在他的課堂筆記本上偶爾就會出現他汲取的知識小記。

想起了這樣細碎的過往,關劭鈞早把先前惱火的情緒丟光了。他不打算叫醒任辰熙,盯著任辰熙的睡臉等對方睡醒。

大部分的Beta都屬於長相較平凡的類型,不特別出眾,任辰熙也不例外。

雖然多年不見,任辰熙的臉其實沒有太大的改變,只有下巴削尖了,看起來比以前稍微清瘦了些。

要不是常常面無表情,這張臉其實還挺耐看。關劭鈞衷心這麼覺得。

他還沒等到任辰熙自己醒過來,顏儀霖就先一步跑來敲車窗了。

但見顏儀霖那張Omega慣見的秀麗臉孔此刻有些扭曲,隔著車窗還是可以聽見一聲中氣十足的怒吼。

「關少爺你想對任任幹嘛!」

為了避免自己車窗被砸壞,關劭鈞只得搖下車窗,對顏儀霖比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噓,我看他好像很累,再讓他睡一會?」

「要睡也不是睡你車上!」

「有什麼不好?要音樂有音樂,要空調有空調,高級座椅很舒適嘞,還有Alpha的氣息,你說過他比較喜歡Alpha吧?」

他的本意只是要跟眼前這個氣燄囂張的Omega對嗆幾句,但在話語出口後些許的違和感卻觸動了心弦。

「靠,任任喜歡你是幾百年前的事了你還拿來說嘴喔?現在是怎樣?沒有Omega要你真的想來招惹任任是不是?」

「什麼……

暴露在顏儀霖的高分貝轟炸中不消幾秒,看起來睡得很沉的任辰熙總算是有反應了。

「任任你終於醒了?」

「辰熙,睡醒了?」

「劭鈞……

在他一臉茫然地直喊關劭鈞的名字時,顏儀霖跟關劭鈞兩個人頓時都不自然的嘴角一抽、沉默了片刻。

在學生時代時,兩人一直是以名字相稱的,只是重逢之後任辰熙有意迴避,要嘛連名帶姓要嘛連名字都不叫。

這樣的反常讓兩人都知道本人肯定還沒清醒,而且任辰熙馬上又閉上了眼睛。

顏儀霖杞人憂天地擔心任辰熙意識回籠了之後會不會羞愧而死,關劭鈞則是聽到久違的稱呼,某種不知算不算懷念的情緒湧了上來。

「任任你是在說夢話嗎?才五分鐘的車程怎麼可以睡成這樣?」

「這夢話好像有點可愛啊?辰熙……

關劭鈞把臉往任辰熙耳邊湊,結果才喊了名字,任辰熙這回就相當有反應地把他的臉推開。

……你幹什麼?」

但見方才還半夢半醒的任辰熙一臉驚恐,車窗外的顏儀霖也呆滯了片刻。

「我只是要叫醒你啊。總算醒了?」

任辰熙反射性的看了一下手錶,片刻的驚疑已經從他臉上消失,現在變成一貫的面無表情。

……醒了。」

「任任,快下車。」

顏儀霖這下已經懶得攻擊關劭鈞了,他太想吐槽任辰熙,只是吐槽的話可不能當著關劭鈞的面講。

轉念一想,為了任辰熙好,還是什麼都不要說比較好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