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6)閒話綿綿

 任辰熙做了一個很短暫的夢。

連他自己都覺得在關劭鈞的車上睡死是很不可思議的事,原本只是想逃避一下從玻璃會看見關劭鈞的倒影才閉上眼,結果就這麼睡著了,完全愧對自己睡了一個早上才纂下來的精神。

可是那個夢境讓他很是眷戀。

夢裡的他回到了小學生涯,也只有在那個時候他才有少少的機會坐著父親開的車四處遊玩。

他的母親一直都缺席他的生命,從小照顧他、教導他都是父親一人一手包辦──他是父親意外生下來的,而造成意外的Alpha母親據說不知道他的存在,他的父親也聲稱與對方失聯了。

他雖然嚮往家庭中有手足的熱鬧溫馨感,但跟父親兩人生活雖然孤單的些,但並沒有什麼不好。

他痛恨那一場將他的父親奪走的車禍、更恨自己因為情緒低落而答應了父親出門遊玩的計畫,為此沈俞儒不只一次開導過他的想法,後來還是依靠時間才沖淡了這份悲傷。

夢裡他就坐在駕駛座之側,聽父親講許多有趣的事情,彷彿這份溫暖就在昨日。

一覺醒來,物事人非。

多年來他已經慣於收拾自己的情緒,在顏儀霖一臉詭異的問他下不下車時,他就把那些片段打包好,瞬間藏到心底最深處去。

至於在無意間喊了關劭鈞的名字這件小意外,任辰熙渾然沒有印象,兩個聽到的人後來也沒有提起。

 

 ※

說是一起吃一頓晚餐,其實比較像是顏家的家族聚會。

顏家的飯桌上擺了十分豐盛的菜餚,一個面容與顏儀霖相似的Omega女性還不斷進出廚房,關劭鈞一看就判斷出那位女性是顏儀霖的母親顏渝臻。

顏儀霖先一步拉任辰熙坐在沈俞儒左方,沈俞儒的右方是顏廷文,顏渝臻放好最後一道菜之後在顏廷文身邊坐下,希納爾沒有跟著母親、而是挨著他哥哥坐下,關劭鈞頓時覺得自己是個多餘到不行的存在。

總不能坐在媽媽跟兒子中間吧?那多尷尬?

「希納爾跟儀霖,你們兩個坐過去一點吧。」

幫他解圍的還是任辰熙,只是整頓飯都是滿滿的顏家人感情交流,關劭鈞從頭到尾只能默默聽著家族團圓的歡樂氣氛。

身旁沈俞儒跟顏家人早就熟識,自然是暢談甚歡,另一邊任辰熙也不太說話,偶爾才跟顏儀霖、希納爾搭上一兩句。

顏儀霖的母親顏渝臻雖然是Omega,談吐給人的感覺也是落落大方,果然顏儀霖那奇特個性是有遺傳的。

看準任辰熙沒在動筷子、也沒說話的時機,關劭鈞立刻湊過去打算淨化一下自己滿身的寂寞淒涼。

「還想睡嗎?我的肩膀借你用。」

「沒人跟你抬槓,無聊了?」

任辰熙斜睨了他一眼,無視了他的玩鬧話。

「有一點。陪我說說話?」

「說什麼?」

「說你應該很習慣搭我的車了,所以跟我出去玩吧。」

搞半天,又是跳針的同一句問話。

「你沒有別的話可以說嗎?」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關劭鈞大概被拒絕慣了連臉皮乾脆都丟地上踩了,就算會被當作無賴他也不死心地加上這一句。

任辰熙深深覺得擔心話說太重傷到對方的自己簡直就是白癡。

「跟我出去走走,就這麼說定了。」

「我說不要就是不要。」

說到這裡任辰熙果斷就想轉開視線,然而他卻發現一旁顏儀霖面帶審視地看著他,沈俞儒看著他,希納爾看著他、顏廷文跟顏渝臻也看著他。

「劭鈞,你邀辰熙去哪啊?」

沈俞儒笑著發問,雖然看穿了先前關劭鈞提一同出遊的用意,他還真沒想過他外孫這樣鍥而不捨。

「所以關大少爺你這幾天就拿這個煩任任?難怪任任精神會這麼差!」

顏儀霖的話扭曲成分居多,就連任辰熙自己都不認為精神不濟是關劭鈞的關係。

「辰熙哥跟關先生是什麼關係?」

希納爾忠實發表他的困惑。

「沒什麼,只是難得休假,我找辰熙出去。」

關劭鈞看任辰熙一臉死都不想回話的樣子,只好自己招認。

「我看辰熙不太樂意啊,你就別勉強人了吧。」

沈俞儒這回總算是插手維護任辰熙了,關劭鈞自知理虧,只好諾諾的應了聲。

「以後總還有機會的。」

但老師傅也非全然不幫自己孫子,一句話圓了場之後大家又聊別的份上去了。

 

※ 

後來在回Alive的路上,看到任辰熙又閉上眼睛,關劭鈞打算播音樂的手停頓了一下,沒有切下播放鍵。

「辰熙。」

「嗯?」

「真有這麼累?」

「嗯。」

任辰熙連睜眼都沒有,回應的音量也細微。

關劭鈞見對方還肯應聲,也不管任辰熙想不想聽,他開始自顧自的講起話。

「說來顏儀霖那個弟弟還真是恭謙有禮、很不像個Alpha啊,要是他跟顏儀霖個性對調一下不是很好嗎?」

……你是在可惜追不了儀霖?」

「沒有這種事。」

「別急著否認,Omega吸引Alpha天經地義。」

「沒你說的那麼誇張,我又不是只遇過他一個Omega,要真喜歡早追了。」

「喔?那我真心建議你休假時多到別處轉轉,不然這小鎮也沒幾個Omega能讓你挑啊。」

雖然這個話題在兩人之間好像有點敏感,任辰熙試著當普通的閒聊,話出口了之後發現倒也沒有什麼太難堪的感受。

雖然不想去深究自己對關劭鈞的想法,但能輕鬆地談論這個話題,應該是個好現象吧?

「這個就隨緣了,我沒有打算特意找對象,反正我哥都生兩個了,妹妹大概也快要有孩子了,我就算不結婚,母親大人應該也不會把我怎麼樣。」

關劭鈞隨口就說了一串,任辰熙知道他有兄妹,但家人手足間的關係任辰熙就沒有怎麼聽聞。

「你呢?有想過要找個對像結婚生子之類的嗎?」

關劭鈞隨口就把問題拋回他身上,任辰熙想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也沒甚麼好隱瞞的。

「想養小孩,其他就沒怎麼想過了。」

說來自己也難得跟別人提起生養孩子的願望,對象居然還是關劭鈞,這點又讓任辰熙心底小小複雜了一會兒。

「喜歡小孩啊?男孩還女孩?」

「這誰能控制啊?隨緣了吧,不過會希望孩子有個手足陪伴。」

「兄弟姊妹喔,感情好的好,會打架的也很麻煩啊。」

「你跟令兄、令妹感情不好?」

「也不是不好,就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吧。」

關劭鈞提起自己的手足時,語氣很平淡。

「我們家三個都是Alpha,可是我從來沒搞懂過他們在想啥,他們也覺得我很麻煩,所以交集真的不多,哈哈。」

……他們跟師父有來往嗎?」

任辰熙不太窺探別人的家務,不過沈俞儒於他也算沒有血緣的親人了,關心一下沈俞儒的親人關係倒是順理成章。

「很少呢,他們跟阿嬤比較親些,只有我小時候常跟阿公來往。」

閒聊著,車子就到了Alive的大門口。

關劭鈞一個流暢的倒車停妥車身,在任辰熙下車之前,關劭鈞補了一句話。

「你看,其實我們還是可以好好講話的嘛,雖然阿公那樣講了,還是考慮一下跟我出去走走吧?」

……

雖然對關劭鈞的跳針功力深感無力,但這回任辰熙開始思考起別的意義。

如果可以跟關劭鈞和平共處……師父會很高興的、自己也可以確認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吧?

可是那要花多少時間,他才能平心靜氣地做到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