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7)欠禮物還債

 Alive開始固定週一休店了。

這一週店裡多了一個希納爾時不時插個花,據顏儀霖說他母親跟弟弟只停留一星期又要回國外去,所以弟弟很把握時間黏著他。

「你們真的只是兄弟嗎?看起來很像禁忌戀愛。」關劭鈞看著面前這對AO兄弟互動黏答答、親密異常,忍不住要吐槽,下場又是被顏儀霖狠刮一頓。

任辰熙看著兩人總是火藥味濃厚、戰史也一頁頁累計越疊越厚,索性也懶得調停了。

希納爾這一陣子使用的機車據說是沈俞儒特意買的,在希納爾離開後車鑰匙就交給了任辰熙。

第二次店休日,關劭鈞這回沒有早起,推估任辰熙睡死不會吃早餐,他就只為對方準備了中餐。

結果等到下午三點,任辰熙完全沒有起床的跡象,關劭鈞敲了門也沒有反應,情急之下他先撥了對方手機。

……喂?什麼事?」

電話接通了,背景充滿了雜音。

任辰熙的聲音聽起來不像剛睡醒,關劭鈞從走廊的窗子往庭院一看,這才發現那台新機車不在院子裡。

「我以為你還在睡……什麼時候出去的?」

自己八點半起床的,那個號稱要休息的任辰熙勢必在這個時間點以前就出門了,怎麼想都覺得太早了點。

「早上七點多吧,想說給師父送個早點。」

「所以你在顏家?」

「現在不在。」

「跟顏儀霖出去玩了?」

「沒有,你要找他去顏家找。沒事我就掛了?」

關劭鈞這回就有點訝異了,任辰熙跑出去一整天居然沒有捎上顏儀霖?

「等等,你晚餐要不要回來吃?」

「我回去大概十點多了,你自己隨便煮點什麼吃吧。」

知道兩人不是一同出遊,關劭鈞沒來由的覺得心情舒坦了一些。

任辰熙說晚上十點回來,就真的在那個時間點才回到Alive,關劭鈞沒有待在一樓苦守,聽到車聲才從三樓房間窗子往下看。

任辰熙還是一貫的休閒裝扮,關劭鈞實在也看不出他上哪去了。

明明就不太能走路的人……享受騎車追風的快樂去了嗎?可是他明明就說過不想多花油錢啊?

關上陪伴自己的吉他輕音樂後,環境安靜了下來,於是他可以聽見任辰熙緩慢上樓梯的腳步聲、聽到任辰熙開關房門的動靜、聽到浴室傳來細微的水聲。

想聽這些聲音或許只是為了確認,一會兒關劭鈞就意識到這麼關注對方作息的自己好像有點奇怪,於是他又開了音樂、強制自己回到電腦螢幕上剛接的Case

後來任辰熙洗完澡回房後就熄燈了,關劭鈞沒有逮到跟任辰熙說話的機會。

有點鬱悶啊。

如果住在Alive的是顏儀霖,任辰熙還會這樣嗎……關劭鈞有些不是滋味地腹誹,考量到隔天又要開始工作,也只好早早就寢了。

很快的時間又過了一個禮拜,雖然任辰熙跟沈俞儒都說他可以放壽星假,除了生日當天的店休,關劭鈞也懶得多請幾天假遊玩了。

生日前一天,沈俞儒難得來Alive下廚、做了個特製的小糕點給他慶生。

至於當天呢,任辰熙一樣一大早就不見人影,關劭鈞不由得懷疑對方是不想幫他慶生、連一聲生日快樂都不想說才會逃得遠遠的。

這回他也懶得問任辰熙去向了,於是他傳訊息給顏儀霖想問顏儀霖知不知道任辰熙平常出門都幹什麼去。

結果顏儀霖傳來的訊息是:「任任現在跟我在一起啊。我們在西餐廳吃高級早午餐,羨慕嗎?」

What the FXXX.

關劭鈞忿忿地關上手機螢幕。

 

 ※

「儀霖,今天是他生日……

任辰熙一大早就出門給沈俞儒帶早點,恰好顏儀霖早起,知道任辰熙要去市區,顏儀霖就開心地跟隨了。

Omega出門比較麻煩,需要抑制劑阻隔賀爾蒙收訊,所以顏儀霖也不會常往外跑。秋天到了要添衣服──這是顏儀霖的理由,原本就有安排的任辰熙沒有拒絕,一個人的行程就變成陪顏儀霖逛大街。

「他生日乾你屁事?」

……說的也是。」

「任任你對關少爺真的太客氣了啊,真的不想跟他打交道的話,直接嗆翻他省事好嗎?」

「恕我沒有辦法走你那種嗆辣路線……倒是你們兩個真槓上了?OmegaAlpha順從的天性呢?」

「我娘沒有生那種東西給我,真是不好意思喔。」

沿著市中心熱鬧的道路一家店一家店走下去,任辰熙跟顏儀霖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腦中煩惱的還是欠關劭鈞的生日禮物。

說來自己也實在太認真了點啊。高二那年從關劭鈞手上收到的禮物是兩支筆,對方知道自己喜歡寫東寫西,所以送了兩枝墨水顏色比較少見的筆。

他還記得一枝是漂亮的湖水藍綠、另一枝是寫起來很別緻的深灰色,只是他沒有囤積筆管做紀念的嗜好,在Alive生活定下來之後,他寫筆記的機會就變少了,那兩枝筆陪著他轉學,被他快速用完墨水、進了塑膠回收桶。

他更不想讓關劭鈞知道他花這麼多時間在外只是要尋找回禮,關劭鈞聽了鐵定會說「找禮物的時間不如拿來陪我出去玩」這種令人百口莫辯的話來。

可是以兩個人的前緣、加上這份禮物又欠了這麼久,任辰熙只覺得隨便送實在過意不去、要買個看上去用心點的東西又怎麼挑怎麼彆扭,不是不符合關劭鈞的個性、就是送了只會平添尷尬。

上禮拜找了一整天沒找到滿意的,只好這禮拜再出來搜尋一次。

只是多挾帶了個顏儀霖,任辰熙很懷疑自己今天究竟有沒有辦法達成任務。

果然最後還是只能送吃的省事嗎?糖果餅乾之類的……怎麼好像哄小孩一樣?

「所以任任你是因為今天關少爺生日,要躲開他嗎?」

「我沒有要躲的意思。」

「那怎麼會跑這麼遠呢?難不成是要買給關大少爺的生日禮物?」

顏儀霖說的是事實,任辰熙沉默著沒有否認。

「我靠不是吧?任任你又吃錯藥了?」

「說來話長。總之我以前欠他一份禮物,又不想陪他出去,所以只好這樣了。」

「這還真是那個什麼來著?造化弄人?任任你跟關少爺的爛帳到底還有多少?可不可以一次賞我一個痛快?」

「賞你什麼痛快啊……幫我想想送什麼禮物才有誠意又不會尷尬吧。」

「呿,你想一下關大少爺送你什麼你會接受不就好了?」

「我不想收到他送的禮物。」

「那就無解啦。任任你就是人太好、想太多才會這麼麻煩啊,沈爺爺也知道你們兩個的狀況,既然這麼不想跟他接觸,你就別顧慮他是沈爺爺的孫子了吧?」

……唉。」

任辰熙只能嘆氣。

他的想法也許有盲點,可是這是他唯一能說服自己維持現狀的理由了。

想到挑完禮物回去還要當面送給關劭鈞,任辰熙隱隱覺得胃痛了起來。

 

※ 

關劭鈞覺得自己正在度過人生中最孤單的生日,時間變得漫長難捱。

到了傍晚任辰熙不意外地還是沒有回來。

這一天他收到了母親、妹妹寄來的祝賀訊息,然後他的哥哥傳了闔家歡樂的閃光照讓他忍不住嘴角抽了一下。

盯著電腦麻木地處理完一份工作之後,關劭鈞總算是在網路社群收到了幾個朋友的祝福,有的人用私訊、有的人則留在公開的留言牆上。

一個朋友問起他的近況,隨意閒談了一陣子,關劭鈞卻沒有因此覺得好過一些。

默默吃著沈俞儒做的小糕點,他開始回想昨晚任辰熙窩在房間裡對帳,外祖父邊做糕點邊跟他閒聊,聊起了任辰熙的事情。

沈俞儒並沒有留意任辰熙的生日,去年年底顏儀霖開始到店裡工作才問了任辰熙,可是那時他的生日已經過了,所以仔細一算,上次有人為他慶生,應該就是高二那一年了。

任辰熙跟顏儀霖認識不過要滿一年,在那之前任辰熙就過著學習糕點、處理店務的生活,聽起來相當單調。

「我跟辰熙都很忙啊,誰有空想這些?」

沈俞儒駁回了他的感嘆。

「辰熙工作起來很細心的,就可惜他那個味覺,不然現在店早給他扛啦。」

若非如此,他也沒有機緣來到Alive、成為接班人。

「雖然覺得很可惜,不過辰熙應該是不會在Alive留一輩子的,你要是想跟辰熙和好,可要好好把握阿公還在的日子啊。」

……嗯。」

他不知道沈俞儒究竟是希望他能夠快點成為能撐起Alive的接班人,抑或是希望他跟任辰熙打好關係、留任辰熙在Alive

對於任辰熙,他總是有種想靠近,卻又找不到方法的複雜感受。

胡亂想著一些事,時間總算又推前了一些。

此時螢幕上跳出一個視窗、一條訊息。

[茉莉花茶:阿鈞生日快樂啊  阿宗剛剛跟我說你在鄉下開店啊?繼承外公的店?]

暱稱茉莉花茶的發訊者,是他昔日高中同窗好友、一個快步入結婚禮堂的Beta姑娘。

關劭鈞理所當然的接受對方生日祝福、順勢與對方聊了幾句。

[Sloan:嗯 環境很好的地方  我挺喜歡的  ]

[茉莉花茶:過的習慣嗎?會不會被外公罵到臭頭啊?]

[Sloan:還可以  至少都上軌道了的感覺  ]

[茉莉花茶:你也真是的藏著不說 好歹讓我們過去給你捧個場啊  地址給一下  ]

[Sloan:這麼遠的地方你們來多麻煩? ]

[茉莉花茶:不麻煩  都老朋友了  也很久沒見啦  ]

[Sloan:說的也是 ]

說到這他總算是開心一些,敲了幾個字要把地址遞出去,但在發送之前卻先聽見了樓下傳來車聲。

任辰熙總算是回來了。關劭鈞從窗戶看了一眼,對方手上抱了一個顯眼的盒子踏進屋,看起來就像是個禮物、而且被慎重包裝著。

下去堵人?待在房間等對方送上門來?會不會把禮物丟門口人就跑去睡覺這麼不厚道啊……關劭鈞糾結了幾秒,接著就聽到了接近的、任辰熙向來不快的腳步聲。

關劭鈞反射性地關上社群程式、切了工作窗格。

「關劭鈞?」

敲門聲伴隨著一聲有點生硬的呼喚,關劭鈞突然有種心臟快跳出來的緊張感。

轉頭掃了一眼自己的房間,嗯……應該還算整齊清潔吧?

「請進,門沒鎖。」

他希望讓對方覺得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隨性而心不在焉,視線也盯著電腦螢幕不去關注門那邊的動向。

任辰熙開門踏進來,就看見關劭鈞貌似很認真在跟他看不懂的程式碼奮戰。

「怎麼了?」

……生日快樂。」

任辰熙走到他的桌旁,將手上的大盒子放下。

「禮物我放這,不打擾你工作了。」

然後任辰熙就走掉了,動作輕輕地為他帶上房間門。

一會兒關劭鈞才長吁一口氣,望著關上的門扉,心臟還不合常理地跳動著。

就這樣?沒了?

聽著遠去的腳步聲,他站起身,腦中飛快想著早知道剛剛就別裝認真,對方都親自送禮物來了卻連對方的臉都沒看到、算什麼啊?

可是追上去又該說甚麼呢?

「辰熙……

關劭鈞打開門,看見任辰熙下階梯,他開口喚了對方的名字,然後看見任辰熙停頓、回頭。

……謝謝你的禮物,晚安。」

明明有很多話想跟這個人分享,卻始終無法組織成完整的言語。

最後也只能用這麼客套的方式做結尾,感覺很挫折啊。

……晚安。」

任辰熙很短暫地用禮貌的點頭回應,接著關劭鈞再不甘心也只能回到自己房間裡。

桌上的盒子體積不小,盒子本身是亮眼的橙色、以鮮黃色的蠟繩綁起、打結也是中規中矩的造型。關劭鈞回到桌旁坐下,手輕輕一拉讓繩子脫落,心裡莫名堆起了強烈的期待感。

說來也奇怪,他似乎還未曾對哪個人事物產生這麼奇特的情緒過。而在他揭起盒蓋之前,電腦螢幕上又跳出社群的訊息視窗,提醒作用的叮咚聲聽起來有些刺耳。

[茉莉花茶:阿鈞?還在嗎?]

螢幕上一句話閃爍著。

關劭鈞看著自己敲到一半的地址,依稀想起了一件有點重要的事。

[Sloan:想一想還是覺得太勞師動眾了  茉茉我還等著吃妳的喜酒啊?時間拿去忙婚禮吧經濟實惠唷  ]

刪除了鍵入欄上的地址之後,他這麼答覆對方。

[茉莉花茶:我結婚你最好是有空來喔?地址快點交上來不要害羞了 ]

[Sloan:說害羞還真的有一點   等我成為獨霸一方的大廚再邀妳們  先別急著來啦 ]

無故拒絕邀約向來不在他的行動準則,可是這回要是真的搞個同學會,絕對不是他一個人見到朋友、大家開心這麼簡單。

許茉佳是認識任辰熙的。讓兩者打照面,感覺就是說不上來的不妥。

婉拒了對方之後,他注意力又轉回桌上那個盒子。

這份任辰熙帶給他的、前所未有的期待感,或許才是最好的禮物吧。

後來關劭鈞沒有將盒蓋揭開,決定保持著期待入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