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8)強化玻璃

 任辰熙跟顏儀霖兩人繞著市區內好幾條街,最後在書店選了一本西式甜點的精裝食譜當作關劭鈞的生日禮物。書的內容沒有照片,而是用了大量的雅緻手繪、以及甜點的小故事,可說是兼具實用性與蒐藏。

關劭鈞會不會喜歡,他就不願多想了──以前關劭鈞送給他的禮物可說是既實用又正中他的喜好,他卻不知道對方除了甜食還有沒有其他的嗜好,只能跟瞎子摸象一樣想破頭,越想越糾結。

隔天早上任辰熙下意識迴避與關劭鈞打照面,後者倒是完全跟平常一樣作息、一樣進出廚房。

關劭鈞心情其實還不錯,對那份禮物的期待還在延續,時效長到關劭鈞自己都覺得很神奇、更好奇還能延續到甚麼時候。

不過關劭鈞沒有算到的是這份神秘感很快就被破壞了,兇手是他們店裡那個堪稱Omega界傑作的顏儀霖,還特地殺到廚房裡來犯案。

「大少爺,喜不喜歡任任送你的書啊?」

噢,原來禮物是書啊。

「你也知道任任的腳不方便,看任任花了一整天、七晚八晚累得要死卻還堅持一定要找到禮物我看了都好心疼欸,雖然跟大少爺你那些潮牌商品不能相提並論,那本甜點書裡面的內容那麼豐富、圖又漂亮,我看了都覺得超想要啊。」

噢,原來是本甜點書,有豐富的內容跟漂亮插圖……

「你那又是什麼鬼臉?給點反應啊!」

「顏大人息怒,在下還沒拆禮物,所以我沒辦法給反應啊。」

顏儀霖執著著要他表示一下,他只好百般無奈的道出事實。

唉,還真有種好戲正精彩,劇情卻提前洩漏一樣的無奈感啊。

……哇,任任送你禮物,你好意思看都不看一眼?這也太對不起任任了啊!把任任昨天在你身上浪費的青春還來!」

「我是打算找個黃道吉日齋戒沐浴再來拆這個神秘的禮物啊,可是被你點破了就完全沒有神秘感了,你才對不起辰熙好嗎?」

「戒你妹的齋,少在那邊得了便宜還賣乖,早知道你這麼欠打我昨天就直接把任任拖回家了!」

「我真的有妹妹,你要罵髒話可別把我妹扯上。」

「靠!你真的不只欠打還欠閹欸!」

「停,等等辰熙就來了,你應該不想讓他勸架吧?我向他道歉、向他告解我還沒拆禮物這樣總行了?」

「不行!不准去!」

這回顏儀霖吼的音量更大了,吼完之後整間廚房一片鴉雀無聲。

兩人相顧無言。關劭鈞是真的被顏儀霖的氣勢震懾了一下,但他完全不明白對方為什麼突然爆氣。

「任任不會想聽的,不要去。」

很久之後顏儀霖才聳了聳肩,開口打破沉默。

「我不知道你到底對任任怎麼想,可是任任不想跟你多接觸不是擺明的事實嗎?」

……我覺得最近他很願意跟我說話。」

「他要是願意跟你說話,為什麼他寧願花整天找禮物累死自己,而不直接陪你出去?」

「辰熙跑出去是為了找給我的禮物?」

「這不是重點啦混蛋喔。」

顏儀霖罵了一聲,然後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樣,整個人看起來很沒勁。

「關劭鈞先生。」

關劭鈞聽見對方難得叫了自己的名字,這樣的態度弄得他有點不知所措。

「任任雖然不是玻璃心一捏就碎,但是他是強化玻璃,加厚、不透明,玻璃裡面血流成河,也不會讓人看見。就算你覺得你只是想表達友善,強迫任任面對你,就是在傷害任任。」

顏儀霖越說聲音越模糊,關劭鈞還是沉默著聆聽。

Alive是你繼承,任任本來就不可能永遠留在這裡,所以你沒有必要刻意跟任任打好關係。如果你想對任任好,就離任任遠一點吧,越遠越好。」

……

「唉,任任要是知道了我跟你講這些,他肯定會生氣的。就這樣啦,大少爺你好好聽進去啊。」

說到這裡顏儀霖就轉身走了,留下關劭鈞一個人沉默。

沈俞儒要自己跟任辰熙好好相處。

顏儀霖叫自己離任辰熙越遠越好。

兩個跟任辰熙最熟的人所說的話,他要聽從哪一個?

 

 ※

通常到了晚間,關劭鈞就會回到自己房間去忙電腦工程的工作,與客人應對一直都是任辰熙跟顏儀霖兩人在做。

這次關劭鈞被顏儀霖幾句話搞得有點頭昏,傍晚他就在任辰熙不解的視線中借了腳踏車暫離Alive,直奔顏家去找沈俞儒。

把目前發生的事、包含顏儀霖說任辰熙比較喜歡Alpha之類的瑣事向沈俞儒描述一遍之後,關劭鈞很是擔憂地等著回復。

「這還不難想,因為俞儒跟儀霖都希望辰熙留在Alive啊。」

顏廷文很少跟關劭鈞說上話,聽了這青年的困惑,沈俞儒不答,他就直接點了出來。

「廷文?」

「難道不是嗎?辰熙不能繼承Alive,而你們也覺得辰熙絕對不可能留在Alive一輩子,他的身體狀況讓你們擔心,可是他的個性比較會逞強,偏偏劭鈞跟辰熙關係又不太好,你們只能煩惱在心裡、祈禱劭鈞別幫倒忙啦。」

外表文弱的顏廷文,幾句話就讓沈俞儒緘默,關劭鈞聽著大概也就明白了也對這番話認同了起來。

「其實俞儒,你可以找辰熙問一下他未來打算怎麼辦,比起把他鎖在這,不如在你看還的見的時候就讓他可以做到讓你放心。說不定辰熙早就想跟您談了卻不好意思開口呢?」

「這麼說好像也沒錯呢。」

沈俞儒點點頭,認同了顏廷文的說法。

「劭鈞你啊,用你最自然的方式跟辰熙相處吧,強化玻璃最厚的那一面早就對著你了,沒儀霖說的那麼嚴重啦。」

……

雖然對顏廷文的話無比認同,關劭鈞聽到「強化玻璃最厚的那一面對著你」這句話時心裡還是忍不住黯淡了一下。

「你邀辰熙碰壁這麼多次也該知道了,辰熙不會委屈自己配合你的,他自己會選擇適合的方式跟你相處。」

血淋淋的例子就是任辰熙跑出去找他的禮物找了一整天,但是打死都不答應他的邀約。

而且找禮物的原因是回禮,怎麼想就是個打算清償債務、互不相欠的節奏啊。

……我知道了,謝謝顏爺爺。」

有了行事的方向,關劭鈞心裡是踏實了,可是並沒有輕鬆許多。

任辰熙明著說過不知道怎麼跟他好好相處。一直以來他跟任辰熙的互動模式都是他一廂情願接近,若不是任辰熙向他告白過,他還真的不能確定高中那段時間任辰熙有沒有把他當一回事。

但是現在呢?如果是自然相處,那他還是會逮到機會就想拉任辰熙出去、差別在任辰熙會堅決的拒絕他。

然後,他會漸漸淡去這個念頭,時間也沒能恢復過往的友好,而是慢慢稀釋那份經過太久、早就質變的友誼。

甚至在那之前,人就已經抽身離開。

這就是任辰熙要的嗎?

 

 ※

「還是覺得困惑的話,也可以問綺雅怎麼看。」

沈俞儒最後給他的建議是跟母親談談,他跟母親還算親,不過畢竟母親不認識任辰熙,他並不覺得母親可以給出什麼好答案。

關劭鈞牽著腳踏車隨意在周邊山路繞了一下,回到Alive時已經是打烊之後。

他算著要在任辰熙送顏儀霖回顏家的時間回去、暫時避開任辰熙,不過他沒算到的是這個時間顏儀霖居然還待在Alive

兩個人身上穿的都不是工作服,顏儀霖頸上還掛著一條毛巾、髮梢濕潤,任辰熙那頭短髮就真的看不出來是不是剛洗過澡。

只見兩人佔據著一張桌子,共看一本遠觀就覺得封面很有問題的雜誌。

「大少爺你真的很能摸啊,要不是任任說要等你回來才關門,我們早去睡了。任任走吧,上床睡覺。」

「你們在幹嘛?」

「看猛男雜誌。關少爺你有興趣嗎?」

顏儀霖揚了揚手上那本名為《A-Boy》的月刊,關劭鈞完全不意外這個Omega會這麼大方的在人前看黃書,可是任辰熙會跟著看這點他就覺得有點意外了。

可是仔細想想,顏儀霖說過任辰熙的性傾向是Alpha,看這類書刊倒也沒什麼不對。

「我沒興趣。」

「也是啦,你應該去看大咪咪Omega特輯才對。」

……這麼晚了,顏儀霖你還不回家?」

被顏儀霖冷不防地攻擊了一句之後關劭鈞也懶得多說什麼,直接把話題轉彎。

「我今晚住這。」

「你要睡哪?」

「當然是跟任任睡啊。」

「我記得辰熙房間是單人床?」

「我跟任任感情好,擠一下沒問題。」

顏儀霖說這句話的時候語調無比曖昧,關劭鈞聽了之後總覺得哪裡怪怪的、說不上來。

「聽起來很像正打算非禮人家?」

「喔,早就非禮過了,難得跟任任同床就是要非禮他啊,任任慘叫的時候超可愛的你都不知道。」

顏儀霖的問題發言讓關劭鈞頻頻無言,一旁任辰熙則面無表情、毫無反應。

……我先上樓了,兩位晚安。」

「晚安啊,晚上看大咪咪尻槍的時候記得收斂點,老子不想聞到你的信息素。」

「儀霖,你也去睡吧,我關門。」

聽著越來越奇怪的對話,任辰熙總算是出聲阻止了,關劭鈞則覺得自己裝聾作啞為妙,無視顏儀霖的挑釁人就上樓。

回到房間後,關劭鈞又看見那個顯眼的盒子。

因為已經被顏儀霖破梗了,這次他就毫不猶豫揭開盒蓋,將盒內的書拿出來端詳。

正如顏儀霖所說,書本內容相當豐富,讓人想一頁頁流暢地看下去。

關劭鈞注意到盒內還有一張巴掌大的小卡壓在原本的書冊下方。

卡片上面只有常見的一句生日快樂,連署名跟日期都沒有,但關劭鈞看得出來那是任辰熙的字,小蛋糕的圖案也是任辰熙畫上的。

關劭鈞握著這張小卡片,心中頓時平靜了下來。

只要任辰熙還在Alive,互動就不可能消失。

會不會疏遠,總還得讓時間來證明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