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9)法式吐司

 次日一大早,互動的機會就來了。

關劭鈞發現任辰熙應該是把床讓給了顏儀霖,人睡在二樓的小廳沙發上。

恰好今天完全不用出門補充任何材料,關劭鈞索性在一旁的單人沙發坐下。

任辰熙整個人縮在被窩裡,少了眼鏡遮蔽的臉只看的見鼻樑以上,他的睡相似乎跟他的個性一樣規矩,老半天也不見他翻身,一直維持著背向沙發、側臥的狀態。

一旁的小茶几上放著任辰熙的眼鏡以及手機,在此刻手機螢幕光芒亮起、發出有些嘈雜的機械音。

關劭鈞看了一眼自己手錶的時間,似乎還不到任辰熙非起床不可的時候。

然後他就看到任辰熙眼睛睜都沒睜,手伸向手機一按,噪音嘎然而止。

接著任辰熙總算是翻了一個方向,恰好背向他的視線。

這是在賴床嗎?好有趣。

關劭鈞頓時有點想做些什麼讓任辰熙慘叫、好見識一下顏儀霖口中的畫面,但很快地意識到自己這種想法實在有點變態。

「辰熙──」

不料對方聽到他的聲音馬上就睜眼,翻身坐起,看上去有點像受驚嚇的小動物。

……早安啊。」

關劭鈞心裡衷心覺得這舉動很可愛,想到那是對方對自己的防備後又有些小小的感傷。

這種時候調戲對方大概也只會讓對方更加警戒,於是他撇開了想聽對方慘叫的念頭。

「早餐吃什麼?我去弄。」

……冰箱裡還有吐司。」

任辰熙像是勉強找回了語言能力那樣、邊摸著茶几上的眼鏡戴起,回應的聲音也有些微弱。

「我順便幫你煎個蛋?」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哎,今天不用採買材料,早餐我弄,你再睡一下吧,跟我比精神多沒意思。」

「沒有人要跟你比,這本來就是我的工作。」

「不然這樣,我先下去準備,顏儀霖的早餐你來,他肯定不吃我做的。」

……

任辰熙不置可否,關劭鈞則不等他回答就先行下樓。

一會兒之後任辰熙已經盥洗完、換上工作服來到廚房。

關劭鈞已經很自動地準備起了兩人份的早餐,任辰熙就看著他拿牛奶混了一些蛋沾在吐司上,抄起平底鍋抹上些許奶油。

「這是什麼?」

「法式吐司啊,沒吃過?」

「法式吐司的工法沒這麼隨便。」

「這是簡易版,以前學校旁邊的早餐店也有啊。真的沒吃過?」

……我不太吃早餐店的東西。」

……不灑糖粉的話,你應該可以吃吧?」

關劭鈞將手上剛煎好的吐司直接用鍋鏟切了一小塊夾起、遞給任辰熙。

「吃吃看?」

……

任辰熙遲疑了一下才接過對方手中的筷子。

「好吃吧?」

……嗯。」

廚房的氣氛頓時變得有點微妙。

關劭鈞把作法說了一遍給任辰熙聽,原本興沖沖要做兩人份早餐的他把爐台前的位置讓了出來,鏟子則交到任辰熙手上。

「我等著吃你做的。」

任辰熙突然意識到自己今天一覺醒來之後好像一直被關劭鈞牽著鼻子走。

「剛剛是誰堅持要做早餐的?」

「嗯?不是你說是你的工作?」

關劭鈞笑得一臉故意,任辰熙則克制了一下拿鍋鏟往對方臉上抹去的衝動。

「欸可以翻面了,別燒焦了啊。」

「焦了你就含著淚水吃下去。」

「哇好難得聽到你說出這種話欸?」

任辰熙無力地望了關劭鈞一眼,後者還是那張看上去有點欠揍的笑臉。

「這面煎好的話我試一下味道。」

……拿去。」

任辰熙切了一塊用筷子夾起,腦中還想著等等盛盤後快速把對方打發掉好開工,結果關劭鈞沒有接走筷子,而是抓著他的手直接吃掉了那塊吐司。

「好吃。」

剛睡醒的顏儀霖一走到樓下打開廚房門,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曖昧畫面。

「靠!這裡發生什麼事了?一定是我開門的方式不對!」

接著一連好幾天,不知道任辰熙是哪根筋扭了明顯地賭起了氣,關劭鈞每天都吃到一模一樣的法式吐司當早點。

看著任辰熙在早餐的材料清單上重複寫著吐司、蛋、奶油、牛奶這幾項,關劭鈞生平第一次無視任辰熙給的清單,自己買了冷凍饅頭回來。

不料隔天早上任辰熙乾脆端給他沾了奶蛋、用奶油煎的饅頭,關劭鈞只好慎重的向對方道歉投降。

 

 ※

又到了新一週的休假日。

關劭鈞醒來時時間很早,確認了任辰熙還沒出門,這次他就決定搬了筆記型電腦、守在客廳堵人。

但這次又是直到午後,任辰熙才起床踏出房間。

關劭鈞想起更之前的那個休假日任辰熙睡得很徹底,然後開始懷疑任辰熙兩次跑出去一整天,全是為了挑選給他的禮物。

「早安啊親愛的辰熙同學。」

……

任辰熙根本懶得理他,按照標準流程進浴室盥洗、隨意弄了點食物果腹,然後人又縮回到房裡去了。

守株待兔的行動算是失敗了,於是關劭鈞走到任辰熙房門外。

「辰熙,還在為法式吐司生氣?」

一片靜默。

「辰熙,不要整天關在房間裡會生病的。」

隔了數分鐘他再次發話,換來的依然是靜默。

「辰熙,你真的好冷淡……

砰的一聲房間門被打開了,關劭鈞不意外地看見任辰熙繃著一張臉。

「我要看書,不要吵我。」

關劭鈞知道自己理虧,任辰熙也沒給他多說幾句話的機會,碰的一聲關上門。

還在門口呆站的關劭鈞偷偷想著沒有聽到門鎖上的聲音、自己想個藉口闖進去的話任辰熙會怎麼做。

突然間他聽到一段提琴旋律隔著門板傳了出來。

聽聲音就知道是自音響或喇叭播放。只是那段音樂聽起來也不像什麼專業的唱片會聽到的樂曲,沒有伴奏、斷斷續續。

原來任辰熙也會聽音樂啊……抱持著意味不明的感嘆,關劭鈞默默回到自己的房內。

他沒有開自己喜愛的吉他樂,而是躺在床上聽取自樓下傳來的、非常微弱的提琴聲。

 

※ 

任辰熙很少花時間在電腦上。

原本是打算要看書的,被關劭鈞一鬧之後頓時有點心浮氣躁,於是他順手打開了電腦,接著像是想起了什麼、馬上就點開一個連結。

是個影音網站的個人專頁,專頁的主人顯示了「弦別斷」這個暱稱,影片縮圖一律是一把大提琴放在各種風景、室內。

然後琴上一定搭著一雙厚實的大手。

任辰熙點了幾個時間點比較新的影片出來聽歌,邊登入久違的社群。

他的社群幾乎不怎麼更新文章,留言牆也沒多少人會寫下訊息,聯絡人欄位裡人數寥寥無幾,在線的更是連一隻手就數得出來,但有兩個人一見他上線,幾乎是同時敲了訊息過來。

一個暱稱熱帶雨霖,一個暱稱就是弦別斷。

[熱帶雨霖:哇這不是好久不見的任任嗎?(摸一把)]

[弦別斷:阿塵,近來好嗎?好久沒看你上線。]

任辰熙看著兩個閃爍的視窗,先點了熱帶雨霖的那一個視窗。

[塵歸塵:每天店裡見,你跟我說好久不見? ]

[熱帶雨霖:任任真的很久沒上線嘛(蹭蹭臉)~我還想問你是不是忘了帳號密碼 ]

這個暱稱就是顏儀霖的帳號,任辰熙辦完自己的社群帳號後很少使用,顏儀霖貌似就用的很勤。

[熱帶雨霖:爺爺跟沈爺爺兩個人出去了 晚餐順便一起吃唄?我們去光顧一下山腳那家燒臘店 ]

[塵歸塵:好啊 ]

[熱帶雨霖:那就這樣啦~我跟希納爾PK著,晚點聊 ]

[塵歸塵:嗯 ]

結束對話後,任辰熙立刻點了另一個視窗。

[塵歸塵:抱歉,最近有點忙,剛剛才在聽你傳的新曲子。 ]

[弦別斷:所以現在有閒了? ]

[塵歸塵:不一定呢,常常覺得很累就忘了要開電腦。 ]

任辰熙並沒有見過視窗對面的人、不知道對方的名字、連對方是AlphaBeta還是Omega都不知道,兩人在網路上相識,偶爾聊聊各自的近況。

結識至今一年半,其實交情也不算淺了。

[弦別斷:開店果然不輕鬆啊。 ]

[塵歸塵:現在好一點,師父找到繼承人了。 ]

[弦別斷:那真是太好了。是個怎樣的人呢? ]

這句話在螢幕前閃爍了片刻,任辰熙反射性地敲打了幾個字,接著馬上就把字元刪除。

沉吟了片刻,他才重新打上另一句話。

[塵歸塵:製作茶點的技術或者待人處事都很優秀,做這份工作正好。]

給了這樣的答案後,他在心底重重地一嘆,接著打上別的話語、決定轉移對方的話題。

[塵歸塵:歌我聽完了,很棒喔。 ]

[弦別斷:謝謝。 ]

[塵歸塵:上次你好像說有一首要給未婚妻的歌曲?還沒寫好? ]

[弦別斷:那個啊,因為她不喜歡,我就沒有傳上來了。 ]

[塵歸塵:……再寫一首? ]

[弦別斷:也許吧。最近她也忙,很少有機會見到她,想問她意見也沒什麼機會。 ]

[塵歸塵:兩地相思真是辛苦了啊。結婚應該就會定下來了? ]

[弦別斷:希望如此。 ]

[塵歸塵:加油。 ]

[弦別斷:嗯,你也加油。 ]

訊息到這,任辰熙就沒有再回應。

將一首又一首的提琴曲設定播放之後,任辰熙從抽屜找出一本外文書,很是認真地研讀起來。

直到該去找顏儀霖的時間,任辰熙就關上電腦、踏出房間。

整棟屋子非常安靜,任辰熙望了一眼三樓的通道,糾結了一下之後,隨手抄了一張紙寫下幾段話、貼在關劭鈞門上之,他才出門。

──「跟儀霖一起吃飯去了,要順便幫你買晚餐的話打個電話。」

雖然最近關劭鈞的行為舉止有點令他不知所措,轉念想到自己那個和平共處、淡化一切的宗旨,任辰熙就說服自己留了紙條。

後來任辰熙沒有接到電話,也不知道關劭鈞慎重的把那張紙條收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