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10)無法回答

 十月的尾聲,天氣漸漸由涼轉冷。

任辰熙像往常一樣忙著為客人填單、送上茶點,店裡喝咖啡的客人由顏儀霖負責,泡茶的多半還是任辰熙執掌。

客人來來去去,有些熟客跟沈俞儒認識已久,連帶也會跟任辰熙多聊幾句,但也有不少客人是因關劭鈞的創新茶點而來。

於是關劭鈞偶爾也會到吧檯前來招呼個一陣子,靠著年輕有為Alpha帥哥的優勢累積了一些少女粉絲團、婆婆媽媽後援會。

兩人的關係有點像是剛融了冰的冬末,關劭鈞找任辰熙講話時比較不會碰壁了,只有幾天那個冰塊又突然結了回去──因為關劭鈞在無意間聽到任辰熙邊掃地邊哼著一首方言小曲,然後對方查覺到他下樓而禁聲,他卻格外白目地要對方多唱幾句。

就在客人最多的周末午間,一個裝扮十分率性的年輕Beta女性踏進店裡來,也不找位置坐下,人直奔吧檯。

「請問……這裡是不是有一個叫做關劭鈞的廚師呢?」

女性的音量不小,任辰熙想都沒想就放下手邊正在整理的單子。

與那個女性打照面時,任辰熙就怔住了。

「天啊不會吧?任辰熙?」

那名女性也是一臉驚愕,準確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許茉佳。」

兩人對望了數秒以後,任辰熙嘴角僵硬的彎起。

「妳找關劭鈞?請稍等,我去廚房叫他出來。」

「欸欸欸等一下先不要叫他。」

名為許茉佳的Beta女性一手擱在吧檯上。

「阿鈞怎麼找到你的?」

「他找我幹什麼?」

「他沒找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認的師父碰巧是他外公罷了。」

「你跟阿鈞在一起了?」

「怎麼可能?」

說到這裡,許茉佳總算是沉默了,不過任辰熙看得出來她還想開口。

……請問我可以去叫他出來了嗎?」

跟這個人,任辰熙實在沒有多聊哪怕是一分鐘的閒情逸致。

好在廚房裡的關劭鈞不等他喊就適時走出來了,同時顏儀霖也回到了吧檯。

接著關劭鈞用一臉天塌下來的表情看向那個臉瞬間變臭的Beta女性。

「茉茉妳怎麼會跑來呢?不是說了有空再約嗎?」

「想說關心你一下啊。」

「怎麼找到這裡的?」

「網路上有人推薦,看到你的名字就來了。」

說到這裡,許茉佳擺擺手。

「阿鈞,你為什麼不讓我們來找你?」

「不是跟妳說了,等我成為獨霸一方的大廚師之後再……

「少來,肯定是因為任辰熙才不想讓我們來吧?」

「等一下,茉茉……

許茉佳全然不顧當事人就在旁邊,一副氣不過的樣子,話語音量也提高了。

「我們都知道你一直在找任辰熙的下落啊!找到了我們也會替你高興,所以你到底有什麼好隱瞞的?」

一句話爆出來,關劭鈞突然就靜默無語,一旁的任辰熙聽著也一怔。

「我好像聽到了有點勁爆的東西?」

顏儀霖不確定地開口,任辰熙則在關劭鈞瞄向他的時候面無表情地把臉轉向一邊。

「儀霖,香草那提一杯,三桌。」

……任任你也給點反應啊?」

任辰熙沒有理會顏儀霖、更沒有繼續關注關劭鈞跟許茉佳的話,逕行離開櫃台去送茶點。

關劭鈞很想知道任辰熙有沒有把那句話放在心上,但眼前他的訪客不可能現在就給他這樣的時間。

 

 ※

後來關劭鈞請許茉佳找一桌空位坐下,既然人特地找來了,他當然要盡盡地主之誼。

剛剛許茉佳爆的料是事實,他並不介意讓任辰熙知道這件事,正確而言應該是他完全沒有辦法這樣開口。

至於不想讓許茉佳跟任辰熙見面,只是想盡可能避免任辰熙接觸到那一段尷尬過往的人事物。

他身邊有幾個交情較深的友人,許茉佳是其中之一。多年前他收到任辰熙的告白時,就曾經向許茉佳問過如何應對。結果這女孩子以為他苦惱不知如何拒絕,不小心就把消息走漏了出去。

關劭鈞真的沒料到一個暑假過後,世界就變了樣。

那時任辰熙早就跟他不同班級了,他應付著一堆要幫他擋桃花的同學,根本無暇去阻止矛頭對上任辰熙。

一週之後,任辰熙請了病假。

校園瀰漫一片大快人心的氛圍,他則有如熱鍋上的螞蟻般焦慮著急。

知道他並沒有要疏遠對方的意思後,走漏消息的許茉佳也沒膽子站出來要大家別再針對任辰熙。

又過了幾日,是許茉佳哭喪著臉,告訴他任辰熙轉學了。

沒有再來過學校、沒有人知道去向。

事隔多年,知道他在找任辰熙的人,除了許茉佳以外也沒幾個人了。

「所以你是這個暑假來到這裡,才遇到了任辰熙?」

「嗯。」

「道歉了?」

「是的,可是他沒有接受。他說既然造成我的困擾了,我就沒有必要道歉。」

……

說到這裡,許茉佳瞥了一眼遠處的任辰熙。

「他的腳怎麼了啊?」

「車禍。」

「什麼時候的事?」

「高三。」

許茉佳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關劭鈞又偷瞄了任辰熙一眼、接著說下去。

「當初他請病假的原因就是出車禍,他的父親在那場車禍走了,而他遇上我外公,我外公想要一個徒弟,他就轉學跟著我外公了。真是的,當初我明明也聽外公說過收了徒弟,要是再多問幾句的話,我現在應該就不用煩惱找他說話會不會碰壁了。」

「而且這幾年你就不用白問這麼多人,還把我們拖下水。」

所謂的造化弄人,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說來任辰熙好像也變很多啊,以前真沒看他笑過。」

「是面對客人的關係。他對我就好像笑一下會少一塊肉一樣。」

說到這裡關劭鈞有點感嘆,視線又往任辰熙的方向飄過去。

……不過仔細想想,現在這樣也不差。」

任辰熙總算是忙完幾桌的事務,轉身過來,遠遠地對上關劭鈞的視線。

許茉佳萬分無言地看著關劭鈞笑著拿菜單對任辰熙揮揮手,然後任辰熙臉色不佳地走過來抽走他手上的菜單。

一會兒之後一壺茶來了,一塊精緻的西式小蛋糕也端到了許茉佳眼前。

「阿鈞,我覺得你到現在還沒發現,真的很不科學。」

沉默了好一會兒,許茉佳說出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話。

「發現什麼?」

關劭鈞不明所以地回過頭。

……沒什麼。」

許茉佳搖搖頭,啜了一口茶飲。

 

 ※

未到傍晚,許茉佳就離開了Alive

關劭鈞開車送對方到最接近的車站,回到Alive時店裡還是十分熱鬧。

晚上的時段通常還是任辰熙最忙,關劭鈞就上樓回房去打算做他的程式,但是今天不知怎麼地,腦袋好像不太好使,頻頻分心。

某次恍神片刻過後他衝到了一樓,看到任辰熙在向客人介紹咖啡豆,他才煞住了呼喚任辰熙名字的衝動。

摸回自己房間的途中,關劭鈞想起了升高三那年的暑假。

任辰熙雖然是個上課認真、把課堂筆記寫得活像藝術品的人,但他的成績很普通,是那種會淹沒在大量的Beta群中、橫豎只是個帳面不難看的成績。

他依稀記得任辰熙沒有參加學校的暑期課程,而是報名了加強語文的補習班。也因為知道對方這樣的安排,所以在迎接暑假的結業式那天一放學,他刻意避開人群、挑時間繞去了任辰熙未來高三會待的教室。

教室中恰好只剩下任辰熙一個人在整理自己的新座位。

沒有撲空是相當值得慶幸的一件事,於是關劭鈞直接闖入他人教室。

「唉呀,都沒人那我就不喊報告直接進來啦。辰熙,你還不回家?」

……劭鈞?」

那時任辰熙一副很意外看到他的樣子,接著又擺出平常那張沒什麼情緒波動的臉。

「你找我?」

「是啊,來熟悉一下新環境嘛。」

「你要熟悉的應該是你們班才對吧?」

「怎麼這麼說呢?我們教室隔這麼遠,我當然要熟悉一下到哪裡找你啊。不過你的位置這麼裡面……好像爬窗還快一些。」

「別玩真的啊,就算你是Alpha,摔下去也是不得了的。」

「哈哈,只是說說啊。」

那時還未到正午,但陽光十分燦爛,回憶中整間教室都浸在明晃晃的光芒中。

「一起走吧?接下來又要好久不見。」

……嗯。」

兩人兩家的距離雖然不算太遙遠,但能一起同行的路途也不長。

印象中只記得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然後在分別的時候,任辰熙面露猶豫、接著說出了告白的話語。

沒有任何含糊,而是直接了當的喜歡兩個字。

雖然花了一些時間來回想往事,但關劭鈞實在沒有辦法確切的記得任辰熙是怎麼說那句話了,只記得那時任辰熙雖然話語堅定,神情卻十分不安。

越是回想,當時未竟的言語越是一股腦兒湧了上來。

關劭鈞想了很久,待到打烊、任辰熙送顏儀霖回顏家又折返時,他決定趁任辰熙洗澡的時候守在房外堵人。

任辰熙抱著洗好的衣物踏出浴室,看到關劭鈞雙手環胸靠在自己房門前,頓時產生了今晚睡浴室行不行得通的想法。

「辰熙。」

關劭鈞喚了一聲,任辰熙沒有答腔,僅是看著對方、等他表明來意。

結果關劭鈞也沒說下去,兩個人就用視線對峙了好一會兒。

「幹嘛?」

關劭鈞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完全不像平常鬧著玩那樣,複雜的眼神猶豫不決,任辰熙見了只覺得莫名其妙。

……我在想,約你出去玩跟請你陪我聊聊天這兩個選項哪一個成功的機率比較高。」

「兩個都一樣。」

然而聽到對方的蠢問句,任辰熙再怎麼告誡自己要和平共處,還是忍不住沒好氣地回答。

「兩個都一樣高嗎?下禮拜一店休日的時候……

「不好意思容我修正一下,兩個都一樣是零,這樣你滿意了?你站在這就為了問這個?」

「當然不是。真的不能聊一下?」

「你以為現在幾點了?」

「那明天早上?」

平心靜氣。

任辰熙在心裡提醒自己,於是他放下手上的桶子。

「我累了,給你五分鐘,有話快說。」

「五分鐘好短!」

「一分鐘。」

「好好好五分鐘就是了。」

關劭鈞邊說著邊離開他的房門,往前踏了一步。

「高三那一年,我一直在找你。我問過你們班的同學跟導師,高一所有跟我們同班過的人我也都確認過了,甚至還翻出了國中的畢業紀念冊,把所有可能知道你去向的人都找了一遍,結果都沒有人知道你去了哪裡。」

……

任辰熙靜靜聽著關劭鈞說話,對方曾經想找到他這種事是他始料未及,稍早從許茉佳口中聽聞時,他並沒有當真。

可是關劭鈞提這個幹什麼呢?

「我打過電話,可是你家一直無人接聽,我也試著寄信,那時也不知道你有沒有收到,畢業典禮結束那一天我繞到你家去,結果卻看到信箱塞滿廣告單,裡面混著自己寄的信、還積了一層灰。上了大學之後,我不死心又去找了一次,可是你家已經換了屋主,電話也變成空號了。」

在高中畢業後,任辰熙其實有回到自己原本的家一趟,但只是為了整理父親的遺物。當初他沒有意識到戶有自己的信,信箱中的東西全被他一股腦兒清理掉了,所以關劭鈞的信他當然沒有機會看到。

後來在沈俞儒的幫助之下他把房子轉售、父親的畫具他都帶著,只是其中很多他也不會用的顏料啊、紙啊,通通送給了附近的小學校。

「我很後悔沒有在你轉學前找你,如果那樣的話,我想我們現在一定不會這麼生疏,你也不會連買個便當都寧願寫紙條、也不肯直接跟我說吧……今天跟茉茉聊了一下,回想起這些事就忍不住想找你說。我知道提高中的事很尷尬啦,可是過去的事情我不能改變,現在我是真的很高興我們能在這裡重逢,希望你不要以為我是因為阿公才想找你打好關係。」

說到這裡,關劭鈞像是如釋重負那般長吁出一口氣。

然而他想說的話並不是到此為止。任辰熙看見關劭鈞瞇起了眼睛。

「我一直很想問你,你真的是因為阿公才勉強應付我嗎?我們不能像以前一樣當朋友?」

明明對方的音量不大,話語就像是求一個解答一樣,任辰熙還是在關劭鈞的表情中察覺了一點點的異樣。

那是什麼樣的情緒,他沒有辦法解釋,關劭鈞的問話也不是他能流暢回答的問題,所以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點點頭、退了一步。

「我做不到,抱歉。」

雖然他的本意絕非如此,但如果能夠讓對方這麼死心了也不錯。

然而關劭鈞在他點頭時卻露出了受打擊的表情。

「好吧,雖然我不意外會這樣啦……果然沒有阿公在的話,你根本不可能理我吧。不打擾你休息了,晚安。」

關劭鈞倒是乾脆俐落地放棄了交談的機會,禮貌地道了晚安之後就轉身離開。

任辰熙在原地怔愣了片刻,最後默默地拿起水桶、回到自己房間。

不該是這樣的。

就算再不想見面、再不想接觸,他也不希望讓對方露出這麼沮喪的表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