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11)為什麼

 隔天,顏儀霖來到Alive時,敏感地察覺到任辰熙跟關劭鈞之間氣氛不對。

關劭鈞整個人看上去精神很差,掛在臉上的表情除了消沉還真的沒有適合的形容詞。

見到人時關劭鈞還是會笑,只是笑起來很勉強,而且不管對他還是對任辰熙,講話的方式都禮貌到跟平常判若兩人。

任辰熙看上去倒是沒有異狀,只有填菜單的筆跡變得彷彿印刷體、工整到近乎病態的程度。

「沒事。」

兩個人都給他同樣一個答案,但怎麼可能沒事呢?

當晚任辰熙說有事要找沈俞儒,晚上就到顏家借宿,這在顏儀霖眼裡看來簡直就是擺明在逃避關劭鈞。

再隔天的早晨,關劭鈞掛著兩個可怕的黑眼圈、臉上的僵硬笑容簡直慘不忍睹,顏儀霖終於忍不住挑任辰熙在場的時間殺去廚房。

「你們兩個是怎麼了?可不可以光明正大一點?吵架就吵架啊承認一下又不會怎麼樣,我還會鼓掌叫好啊。」

「真的沒事啊,不信你問辰熙。」

關劭鈞話語中的自暴自棄明顯到顏儀霖都不忍心吐槽他,而雖然關劭鈞手法拙劣的把話鋒轉過來,任辰熙卻只有搖搖頭,連話都沒說。

「好吧,既然沒事,任任你今晚還睡我家嗎?」

「嗯,昨天跟師父談的事情還沒談完。」

任辰熙語調悶悶地,顏儀霖看見關劭鈞直接把臉別開。

「是喔?那你到底跟沈爺爺談什麼重要的事情?有需要花到兩天?該不會這個也不能說?」

顏儀霖還是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關劭鈞的態度他可以不管,可是任辰熙瞞著他,他就覺得有點氣不過了。

「我找師父是因為過一陣子我就會離開Alive。」

任辰熙還是一樣面無表情,這個時候連關劭鈞又轉過頭來、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任辰熙。

「離開Alive?」

顏儀霖這次是真的錯愕了。

「任任,你該不會……

他要問對方是不是確認了感情才決定要逃,可是這總不能當著關劭鈞的面問出來,於是顏儀霖只能煞住話語。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本來就想去留學,既然關劭鈞已經適應這裡的事情了,就該讓他接手。」

任辰熙倒是很理解他要問什麼。

只是在顏儀霖看來,任辰熙表情平板的有些刻意,讓他反而不信這套說法。

「辰熙,你不覺得這種事情應該先跟我提一下?」

此時關劭鈞也開口了,他雙手環胸、神情嚴肅異常,顏儀霖立刻判斷出了任辰熙要走這件事,關劭鈞肯定是不知情的。

所以任辰熙做這個決定的肇因,應該就是兩人態度奇怪的緣由吧?

「我現在提了。」

邊說著話,任辰熙突然就把手上做到一半的糕點裝飾遞給了關劭鈞。

「喏,剩下的交給你了。」

接著他禮貌地躬身、後退,沒有給關劭鈞任何回應的機會,人就離開了廚房。

「等一下,任辰熙──」

關劭鈞幾乎要追上去,但他只走了兩步就停了下來,然後握緊了拳頭。

理論上一個Alpha表現出憤怒的時候,Omega通常都會逃之夭夭,不過顏儀霖倒是沒有覺得害怕。

既然關劭鈞的怒氣是指向任辰熙,他還是幫忙滅火會比較好一點。

「關少爺,你的表情很恐怖。」

聽到這句話,關劭鈞立刻把臉別開。

……你出去,讓我冷靜一下。」

顏儀霖看著關劭鈞在流理檯旁拉了椅子坐下,他遲疑了一下,沒有照著關劭鈞的話離開。

「你跟任任到底怎麼了?」

雖然他對關劭鈞沒什麼好感,可是在任辰熙不要離開的前提下,顏儀霖一點都不介意找這個人合作。

「我跟他的問題,你插手也沒有用。」

關劭鈞說話時收起了憤怒的表情,轉為一種茫然、困惑,其中好像又有些失落。

「怎麼會沒用呢?你認識任任是幾年前的事情了,就算你們當時再怎麼熟,肯定沒有我跟現在的任任熟啊。」

說到這裡,關劭鈞的眼中又透出了一股悲憤。

「這跟熟不熟有關係嗎?該道歉的我道歉了,也說了這幾年我一直在找他,他還是完全不領情啊!」

……所以前天不是我幻聽喔?你是真的想找任任?為什麼?」

這點顏儀霖有些介意,任辰熙不給反應,他倒是擅自猜測了一堆不合邏輯的事實。

「為什麼……

關劭鈞此刻神情黯淡了下去。

「可能是因為覺得對不起他……可是來到這裡之後,又覺得好像也不是那樣。」

看著關劭鈞的表情,顏儀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又覺得這個事實有點離奇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可是如果是這樣,很多他認為矛盾的事情就有解了。

「恕我冒昧,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啦,可是每次看到你對任任的態度那麼奇怪,我就想問在你心裡,任任真的只是你的朋友嗎?」

腦中飛快想好委婉的問句之後,他立刻問出口,關劭鈞聽了只是困惑。

「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喜歡任任?」

這回關劭鈞訝異的張大了嘴巴。

……怎麼會這麼問?」

顏儀霖琢磨著他的反應,腦中繼續快速的推演。

「除了任任以外,你曾經對誰釋放過信息素嗎?先別說合不合適啦,身為Alpha這把年紀沒有對象真的不太合理啊。可是如果是任任的話,你沒有發現也情有可原,因為很多AlphaOmega會把賀爾蒙吸引當成確認愛情的方式,可是任任他是Beta,不會有賀爾蒙吸引這回事啊。」

「沒有荷爾蒙吸引,也能算愛情?」

關劭鈞接著說出的話,成功讓顏儀霖露出了崩潰的表情。

「我問你,當初任任說喜歡你的時候,你的反應是開心還是噁心?」

……其實有點開心。」

「那不就對了嗎!」

「等等,這樣就代表我喜歡他嗎?我不懂啊!」

顏儀霖看著他的視線變成有點像在看白癡一樣,沉默了片刻之後,關劭鈞先垂下了視線。

「我說如果……如果我真的現在才發現,會不會太晚了啊?」

原本下意識要反駁,可是仔細想想,自己又有點不確定了起來。

「關少爺,其實任任並不是對你的話完全不領情。」

除了崩潰還是崩潰,顏儀霖開始狠狠揉自己的太陽穴。

「他會不想跟你接近,是因為他不希望對你的感情捲土重來啊。他說過不想去探究他現在是不是還喜歡你,可是只要他確定答案為是,他就會立刻離開Alive。」

聽到這裡,關劭鈞頓時愣住了。

「不過剛剛我想問的時候他否認了,所以一定是你說了什麼才會讓他想要離開。今天晚上我會想辦法逼任任回來,拜託你想通了就快點把握機會,看看能不能說點什麼留住他!」

「可是……

關劭鈞還想說什麼,顏儀霖這回非常果決的打斷他了。

「你知道任任不留在這的話會去哪裡嗎?國外喔!任任一直有在補語文,到時候他出國了你就算想追都追不到了喔!不說了,我去問任任到底在想啥!」

把話丟下之後,顏儀霖就跑出了廚房。

然後關劭鈞將烤箱中的糕點端出後,就坐在灶台旁,開始發呆出神。

自己對任辰熙的感情不是友情嗎?

如果是喜歡,為什麼這麼多年卻一直沒有發現?

自己真的有這麼遲鈍?

 

 ※

那天晚上,任辰熙送顏儀霖回家後,並沒有真的留在顏家過夜,而是被顏儀霖用鬧脾氣的方式掃地出門。

隻身回到Alive,看到大門緊閉、三樓的燈也熄了,任辰熙只能嘆了一口氣。

他早在高中就想過要去C國留學,而關劭鈞倒是早他一步先踏上了C國的國土。

C國的N省那裡有著古意盎然、充滿人文氣息的悠久學院,以及許多如詩如畫的鄉間小鎮。雖然C國本來就是出國留學的熱門選項,但並不是最大眾的選項。當初聽到關劭鈞向沈俞儒提起留學地點時,任辰熙還在心底小小感到心情複雜了一下,甚至考慮過要不要為了避嫌換個地方前往。

不過他要去C國的原因是那是他過世的父親讚譽有加的地方,也是他的父母相遇的地方。打從高中與同學的閒談間他就說過這個夢想。

以前關劭鈞也知道他抱持這個夢想,所以這人跑去同樣的地方留學到底只是恰巧,還是因為那空口無憑的「要找他」呢?

不管怎麼樣,關劭鈞這兩天的態度太奇怪了,讓他非常的不適應,但是他現在可不想跟對方隨意攀談。

這麼早睡啊……心情真這麼不好?

躊躇了一下,他才拿出手機撥了關劭鈞的電話。

「喂?辰熙?」

電話那頭很快就接通,聽聲音總覺得關劭鈞不像是入睡了。

「我在樓下,可以幫我開門嗎?」

接著他看見三樓、二樓走道的燈接連亮起,一會兒關劭鈞就到門口了。

……謝謝。」

看到關劭鈞的臉,任辰熙只覺得一陣心虛、還產生了罪惡感,道了謝之後他就去停放他的車子。

越是不想跟對方接觸,就越是覺得自己無所遁形啊。

「不是說要住顏家?」

早上的生疏禮貌現在不知道為什麼又不存在了,關劭鈞的語氣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唯有看著他的眼神似乎很複雜。

「我要算十月的收支。」

工作是最好的藉口,任辰熙邊說邊想著不知道對方會不會一如前兩日那樣識趣地離開,不料關劭鈞依然等在他旁邊。

「資料給我,我來算。」

……

任辰熙沉默。

「反正早晚都會變成我算,等等我也跟你拿一下前幾年的資料。」

……好。」

看來關劭鈞是接受了他會離開的事實了,如果自己要走的話,這的確是必須的手續,所以任辰熙沒有拒絕。

看來今晚還真有得尷尬了。

他上樓的同時關劭鈞就跟在他的後方,礙於腳不方便,他爬樓梯並不快,聽著身後的腳步聲,頓時覺得連爬樓梯的時間都顯得有點漫長。

很自然地,關劭鈞進到他的房間來、看著他打開電腦。

「請坐。」

任辰熙房間裡有兩張椅子,一張是普通的木製書桌椅,一張是靠在牆邊的折凳。關劭鈞也沒有客氣,剛好電腦開機完成,關劭鈞就把視線放到螢幕上。

任辰熙的電腦桌面很乾淨,桌布是一張靜畫,側邊看得到的幾乎只有買電腦時會出現的那幾個軟體、還有一個關劭鈞寫給他的記帳程式在桌面。

在任辰熙點開記帳程式的資料夾之前,社群軟體登入的介面跳了出來,任辰熙順手就想把視窗關上。

「你也有在用這個?」

不料關劭鈞卻在這時發話了。

……不常用。」

任辰熙想著對方大概只是隨便問問,畢竟顏儀霖知道他會用社群時也是一臉大驚小怪。

ID給我。」

結果關劭鈞提出這樣的要求,手還伸過來阻止他關視窗。

……

可以不要嗎?

看著對方那付「你糾結什麼這也不行?」的表情,任辰熙沉默著打開抽屜,拿出紙筆抄了自己的ID後遞給關劭鈞。

為什麼心裡有種花錢消災的錯覺呢?

「我的暱稱是Sloan,我現在上去開電腦,你資料直接用社群傳給我。」

之前每個月的帳目,他算完之後都是用信箱寄給關劭鈞,這次資料比較龐大,他原本還想把電腦丟給對方搞定、自己直接逃去浴室洗澡算了,省得兩個人在這邊相顧無言。

但加好友是這個功用的話,任辰熙就覺得說得過去了。

關劭鈞離開他的房間了,他瀏覽了一下資料夾之後就登入社群。

這個時間社群上是一片灰色,連顏儀霖都是離線狀態。一會兒關劭鈞就發了邀請過來。

點下了同意之後,他看著Sloan這個暱稱出現在自己的好友欄、成為唯一一個在線,心情頓時複雜到了極點。

[Sloan:辰熙  ]

關劭鈞的訊息視窗很快就跳了出來。

任辰熙看到關劭鈞的頭像是本人照片──很陽光的笑臉,手裡還握著吉他柄。

[Sloan:給個回應吧? ]

第二行訊息又跳了出來。

任辰熙嘆了一口氣,敲了一個嗯字發送出去。

不料訊息送出去的同時,關劭鈞又來了第三條訊息。

[Sloan:我的照片帥吧? ]

[塵歸塵:嗯。 ]

於是在訊息窗上顯示了這樣的對話。

任辰熙的眼皮不自然地跳了一下,然後用力地抹了一下自己的臉。

對方應該看得懂時間點這麼相近、他的本意絕非如此才對吧?

為什麼隔著螢幕對話,卻感覺更加疲倦無力呢?

任辰熙索性拉了檔案直接丟上視窗。

[塵歸塵:檔案應該要傳很久,我先去洗澡了。 ]

[Sloan:才說完我帥就發我洗澡卡? ]

結果關劭鈞又發來意味不明的訊息。

任辰熙愣了一下,敲上了回應句。

[塵歸塵:什麼是洗澡卡? ]

[Sloan……當我沒說  快去洗吧 ]

關劭鈞沒有正面回答,任辰熙只好打開網站、輸入搜尋。

搜尋完之後他不只眼皮跳動,甚至覺得頭也跟著痛了起來。於是他抄起衣服,決定當作自己什麼都沒看到。

結果訊息窗又跳了一下。

[Sloan:洗快點啊  我等你回來 ]

這什麼對話啊?

任辰熙直接踏出了房間,在心中默默想著等等放著檔案去傳,他還是直接上床睡覺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