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12)遲鈍

 關劭鈞聽見樓下傳來水聲時,他整個人後仰,讓身體陷在電腦椅的軟墊上。

任辰熙的社群頭像是一張植物照片,關劭鈞認得那是Alive後院的一個角落。他邊瀏覽對方那無論是留言版、網誌都空白得可以的社群內容,邊感覺到爆炸般的喜悅佔據心頭,同時又有一點茫然、悔恨。

被顏儀霖的話點醒時,他還有點不確定,可是在剛剛拿到任辰熙的社群ID之後,他終於想清楚了。

他對任辰熙的感覺,不是想當朋友。

任辰熙的氣質、個性超越他遇見的每個Omega、吸引著他接近。

那些無以出口的思緒找到了一個確切的語言──喜歡。

所以對方向他告白的時候,他雖然不知所措,更多的情緒卻是喜悅。

所以對方突然從他的生命遁形,他才會這麼牽掛。

為什麼沒有早一點察覺呢?

任辰熙給他的那句「喜歡」從幾年前就開始退效了,他還來得及追上去嗎?

聽著熟悉的水聲,他發了一會兒呆,然後點開了一個七晚八晚還在線上的好友視窗。

[Sloan:茉茉  我發現我好像喜歡任辰熙 ]

[茉莉花茶:!! ]

兩個驚嘆號零延遲地彈了出來。

關劭鈞苦笑,這麼離奇的事情對方搞不好還會當成在開玩笑,應該要怎麼解釋才好呢……

[茉莉花茶:遲鈍如你終於發現了嗎!可喜可賀! ]

結果許茉佳接下來送來的訊息讓關劭鈞呆滯了片刻。

[Sloan:這反應怎麼好像妳早就知道了一樣? ]

[茉莉花茶:應該說是早就這麼覺得了   阿原他們也都知道  ]

[Sloan……  ]

[茉莉花茶:原本以為是阿鈞你想隱瞞  後來才覺得你好像真的沒發現  我有考慮過要不要點醒你  又想可能是我們多心了……沒想到你還真的沒發現啊?   ]

[Sloan……妳什麼時候發現的? ]

[茉莉花茶:高三快畢業的時候吧  看到阿鈞你拿到畢冊卻先翻任辰熙他們班的的時候 ]

[Sloan:我怎麼不記得我有做這種事…… ]

[茉莉花茶:是你忘記了吧?大家都先翻自己班啊只有你例外  有情人的才會先翻別班不是嗎?那個時候你沒看到他出現在畢冊裡  還嘖了一聲好像很不爽咧  ]

說到這裡,關劭鈞才稍微想起一些瑣碎的往事。

高三發完畢業紀念冊那天,他回到家之後執著著把國中的畢業紀念冊也從頭到尾翻了一遍。

發現任辰熙跟自己同一個國中,這點讓關劭鈞沒來由的振奮了一下。可惜他循著國中的同伴去找人,最後還是撲了個空。

 [茉莉花茶:所以你打算怎麼辦?追他? ]

許茉佳丟來了一個關鍵的問句。

關劭鈞看了旁邊那個正在傳檔案的視窗,心中忍不住哀嘆。

現在,他總算是找到任辰熙了、也確認了自己的感情。

可是任辰熙卻要離開了。

 [Sloan:太遲了  他要離開這裡了  ]

[茉莉花茶:離開?他能到哪去? ]

[Sloan:好像是出國吧  他沒有跟我說  我是聽店裡另一個人說的 ]

[茉莉花茶:出國總會回來啊  真的喜歡的話  還是會想要把握機會追追看吧? 試過才知道嘛 ]

看許茉佳這麼說,關劭鈞轉念一想,倒也沒真的絕望。

[Sloan:說的也是 ]

就算任辰熙給他的那句「喜歡」可能已經過了有效期限,可是現在任辰熙沒有伴侶、沒有情人,拿對方要出國當不能追求的理由也太自我設限了一點。

聽樓下的水聲弱了下去,關劭鈞心中隱約有了一點想法。

[茉莉花茶:不過你真的要想清楚啊  你們有疙瘩在先  如果追了又後悔  人家會恨你一輩子的 ]

[Sloan:不會的  我就選擇出擊啦  祝我行動順利吧 ]

打上一句話之後,他關上了社群深呼吸了一口氣,決定像上次一樣去浴室門口逮人。

 

 ※

於是任辰熙踏出浴室後,又看到關劭鈞站在他面前。

雖然這次對方沒有擋著他的房間門,任辰熙還是在心裡叨念了一句「怎麼又來了?」

……怎麼了?檔案傳失敗嗎?」

不等關劭鈞說明來意,他就先開口。

「喔,沒有啊。」

那你又想幹嘛啊──任辰熙在心裡忍不住想大吼,表面上還是忍住了。

「我想跟你借個東西。」

關劭鈞很識趣的沒玩大眼瞪小眼的遊戲,直接說明了來意。

「借什麼?」

「你高中的畢業紀念冊。」

……

「該不會你沒有買吧?」

想到任辰熙的個性跟轉學生的身分、加上他算是寄人籬下,關劭鈞很快導出一個可能性。

「我沒有買。借這個做什麼?」

「當然是看你的照片啊。」

對方說的理所當然、堂而皇之,任辰熙只覺得腦袋非常嚴重的卡了一下。

「學校有發幾張合照,師父拿去塞在他的相簿裡了,你想看就去找師父要吧。我想睡了,檔案有問題的話明天早上再說,晚安。」

完全不給關劭鈞插話的機會,任辰熙流暢的搬出睡意來當藉口,然後迅速縮進自己的房間。

晾好衣服之後,他非常誠實的躺床就睡,就算心中再不安,但為了工作,該睡還是要好好睡。

次日一早醒過來,任辰熙看見電腦上顯示了檔案傳輸完畢,關劭鈞後來沒有再說什麼。

倒是另一個視窗在一旁閃爍了許久,任辰熙仔細一看,是「弦別斷」發來的訊息。

[弦別斷:真難得這個時間你會在? ]

[弦別斷:……看來是不在啊?忘了關電腦了嗎? ]

兩行訊息間隔有半小時之久,任辰熙忍不住佩服起對方的耐心。

因為對方還顯示著上線,於是他馬上就敲了回應句送出去。

[塵歸塵:阿弦抱歉,昨晚開著傳檔案就睡了。 ]

送出之後,視窗上馬上顯示「對方正在輸入訊息」,於是任辰熙就拉開椅子、在書桌前坐下。

[弦別斷:還是忙? ]

[塵歸塵:嗯,我真的要出國念書了,現在開始在準備一些有的沒的。 ]

因為他向對方說過這個夢想,所以對方並沒有大驚小怪。

[弦別斷:那還真是恭喜了,好羨慕你啊,人生充滿了夢想與希望。 ]

[塵歸塵:……也沒有那麼誇張啦。 ]

與其說是夢想與希望,他更覺得自己總是在忙碌跟混亂中度過。

父親留給他的財產不多,他把沈俞儒算給他的大部分薪水存著,利用有限時間自己複習語文。關劭鈞的出現讓他混亂了好一陣子,但很快的他就想起了這個夢想,但現在他也有點分不出自己的決定究竟是不是為了要逃避關劭鈞。

[塵歸塵:雖然是夢想,但是真的要實踐,卻又有一點不踏實的感覺,都快搞不清楚自己希不希望夢想實現了。 ]

[弦別斷:要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會這麼想很正常。 ]

對方倒是能體恤他的焦慮,看到這句,任辰熙臉上的表情才放鬆了一些。

[弦別斷:其實我正在離家出走。 ]

接著對方發來的訊息卻讓他錯愕了片刻。

[塵歸塵:……咦? ]

[弦別斷:最近出了一點事,家裡鬧得很僵,我撐了幾天就決定逃跑了。 ]

印象中對方雖然會彈大提琴,平常卻是跟著家族在工作,這麼瀟灑的跑掉真的沒有問題嗎?

[弦別斷:我可以問你那家店的地址嗎? ]

接著對方提出這樣的要求,任辰熙又是一愣。

[弦別斷:因為離家出走快要沒地方去了,印象中你說過你們店是賣茶點吧?不介意的話,我去捧場一下,順便祝你留學愉快。 ]

[塵歸塵:喔,當然不介意啊。 ]

反正自己也不會在Alive待太久,離別之前能見到這個提琴手在Alive出現,任辰熙想了想就覺得也不錯,於是他輸入了地址給對方。

[弦別斷:還好不算太遠,今天有開店吧? ]

[塵歸塵:嗯,早上十一點到晚上九點。 ]

[弦別斷:那我這就出發了。 ]

說到這裡,對方就顯示下線了。

任辰熙對著螢幕發了一會兒呆,待他關上電腦之後,他聽到門口傳來腳步聲。

「辰熙,你還在睡嗎?該起床了。」

關劭鈞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任辰熙這才意識到自己平常這個時間早就在弄早餐了。

「我已經醒了,請等我一下。」

馬上回應對方,任辰熙匆匆抓了件外套給自己套上,然後打開房門。

差一點點他就要撞上站在門旁的關劭鈞。

「在賴床?」

關劭鈞笑著問。

任辰熙很想回他「干你屁事」,不過想起前幾日的尷尬,那股歉意又湧回心中。

「我洗把臉,你肚子餓的話請稍等一下。」

「早餐我已經弄好了,等你一起吃。」

……

任辰熙默默想起了之前的法式吐司事件。

關劭鈞就在浴室門口守著,他一踏出浴室,對方才走在他前頭、先行下樓。

任辰熙下樓梯的時候一定會抓著扶手走,就在他快要下到最後兩階的時候,關劭鈞突然在樓梯口站定、回頭笑著對他伸出手。

那麼一瞬間,任辰熙有種寧願自己還沒睡醒的感覺。

「你幹嘛?」

「扶你啊。」

「我可以自己走。」

任辰熙悶悶的說著,關劭鈞卻自動抓起了他的手,任辰熙索性放棄言語、自暴自棄的走下樓梯。

這是整人遊戲嗎?看準他會抗拒才用這種方式開玩笑報復?小雞肚腸什麼的套在他身上畫風整個很不對啊!

 

 ※

關劭鈞煮了番薯稀飯,配菜項目有煎蛋、有炒肉絲、有燙青菜,可以說是相當豐盛。

十來分鐘的早餐時間,任辰熙低頭看著自己的碗不發一語,關劭鈞則時不時就偷瞄任辰熙一眼。

方才碰到任辰熙的手時關劭鈞內心就有點不平靜了,確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後,那種想要親近對方的感覺就越來越強烈。

雖然跟許茉佳說了他要追任辰熙,可是時間已經不多了,要讓任辰熙接受他的心意、願意留在他的身邊的話,他心裡還真沒半分把握。

這樣下去不行啊。

「辰熙,你真的要離開Alive?」

關劭鈞琢磨著想說點什麼,最後還是得用這樣的話語當開頭。

任辰熙總算是看向他了,不過也只有點點頭。

「確定會出國念書?也是去C國嗎?記得你以前說過想去的。」

「嗯。」

這次任辰熙應了聲。

「大概什麼時候出發?」

「下下禮拜一。」

這時間還真是短到讓人欲哭無淚。

關劭鈞非常確定兩週之內他絕對不可能追到任辰熙,搞不好連開口告白的機會都不會有。

「這時間……是念語言學校?不過現在去也太早了吧?」

關劭鈞也出過國,雖然AlphaBeta的求學路線差異很多,他倒是清楚很多人會先從語言學校開始適應。

「想在那邊打工看看。」

「念完書之後會回來Alive吧?」

轉念一想,關劭鈞又問了另一個問題。

「我回來幹嘛?」

任辰熙看向他的眼神十分不解。

「這裡算是你的家吧。」

關劭鈞這麼說其實也沒錯,嚴格來說他現在唯一的家就是Alive了。

……會回來看師父。」

於是任辰熙想了想、這樣答覆。

說到這裡,關劭鈞就沉默了。

任辰熙看對方終於閉嘴,他就稍微提升了一下扒飯的速度,想趕快從對方那個不知為何看起來很不甘心的視線中逃開。

轉念一想,自己心中還是覺得對對方有愧,在臨行之前還是道個歉、讓自己能放下比較好吧。

說清楚、講明白、做個結束,至少不會再讓因這個人而生的情緒糾纏自己、不會留任何模糊未解的回憶。

「關劭鈞。」

任辰熙在心底思忖了一會兒,才暗暗深吸了一口氣、看向關劭鈞。

「前幾天你問我的問題,我不知道怎麼回答,現在我想清楚了。」

說話的同時,任辰熙開始覺得喉嚨有些乾澀,也沒什麼把握能把自己的想法完整傳達出去。

「我沒有為了師父才應付你的意思,可是每次面對你,總會覺得壓力很大、不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這是我的問題,我也不知道怎麼改。」

這話聽起來就好像自己還把對方當一回事、放不下當年的傾慕一樣。不過無所謂了,反正很快就會分別。

「謝謝你隔這麼多年了還願意記得我,可是對不起,我還是沒有辦法把你當朋友看。」

就算他要回來看沈俞儒,他也能做到全然迴避與關劭鈞打照面的機會,所以以後大概是不會再相見了吧。

這樣也好。

說完話,任辰熙就收拾自己的碗筷往水槽去。

他知道關劭鈞還是帶著那個意味不明的表情、視線往他的方向一直沒有變。

關劭鈞聽完之後怎麼想?這個問題他就沒有打算放在心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