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14)想不透

 這一陣子打烊後,任辰熙就會一段花時間整理自己房內的物品。

雖然做好了不再回到Alive的打算,但他也不可能把整間房間搬到國外去,所以某些必要的物品打包好、某些就要考慮捨棄了。

好在他房內並沒有太多的雜物,來到Alive之後,他連日記都很少撰寫,承載過往回憶的筆記本也被他幾乎丟個精光。

過去的快樂、煩惱,自從來到Alive之後就彷彿不再重要,最後他留下的只有跟父親相處的片段。

關劭鈞也在他的日記本上佔據過一席之地,可是那些在他來到這裡以前,就在他一念之下撕爛了丟進垃圾桶。

事隔多年,那些他想就地掩埋的往事,卻又隨著關劭鈞的到來一件一件破土而出,讓任辰熙由衷覺得當初撕日記彷彿壯士斷腕的自己簡直就是白癡。

從桌旁的小書櫃,任辰熙翻出了兩本有點厚度的筆記本,裡面的內容又跟日記不太一樣。

一本是他高三最後一年抄下的外文科筆記。翻開看到熟悉的小字、確認了裡面其實還蠻多實用的紀錄後,筆記本被他放進了行李中。

翻開另一本筆記,內容就是自從來到Alive之後,沈俞儒教給他的許多東西──包含了食譜細節、小店日程、營運事項等各方面的資訊。

筆記上的內容他不到三年就記熟了,之後刪刪減減的也就是食譜的部分。雖然用不上了,這麼丟掉,又好像有些可惜啊……

在任辰熙思考著筆記本的去向時,房外傳來一陣腳步聲、以及敲門的聲音。

「辰熙,你睡了嗎?」

……還沒,做什麼?」

除了關劭鈞,Alive這時也不會有別人在了。

「明天我要回家一趟,禮拜一早上會回來,想說去拿點冬天的衣服,還有一些家當,你跟顏儀霖撐六日沒問題吧?」

待任辰熙開門,關劭鈞開門見山地表明來意。

「喔,沒問題。」

可以少一天多的接觸機會,任辰熙本人覺得非常之好、非常沒有問題。

「然後禮拜一跟我去市區吃午餐吧,我已經找好餐廳也訂好位了,就這樣啦,晚安。」

冷不防地關劭鈞強安了個邀約在他身上,也不給他回絕的機會,說完人就跑了。

「等一下、關劭……

任辰熙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有種被陰了一把的感覺。

在心中慣例地崩潰了片刻後,他轉頭看到剛才猶豫著要扔掉的筆記本,此刻他迅速想到了一個好去處。

給關劭鈞再適合不過了,雖然現在他很不想跟對方有任何一丁點的接觸。

 

※ 

次日上午關劭鈞就出門了。

任辰熙度過了工作忙碌的兩日,但對他而言好像這兩日反而得到了休息,心情也特別平穩。

月牙高懸的時刻,整個Alive安靜無聲。仗著隔日就是店休日,任辰熙沒有馬上入睡,而是打開電腦、悠閒地瀏覽著國外的網站。

一會兒他登入社群,上頭灰濛濛一片,只有一個羅敬賢在線。

[弦別斷:這麼晚還不睡? ]

對方迅速敲了訊息過來,任辰熙完全省去了猶豫要不要找對方聊聊的時間。

[塵歸塵:明天休假,可以睡晚一些。 ]

[弦別斷:真好,我明天有個麻煩的飯局,好想逃跑啊。 ]

接著羅敬賢抱怨了這麼一句,任辰熙立刻想起關劭鈞那個意味不明的邀約。

[塵歸塵:真巧,我這邊也是呢,是主廚約的。]

當然他並沒有做好要跟關劭鈞出去的打算,反正他只要睡死在房裡,關劭鈞應該不能拿他怎麼樣才是。

[弦別斷:你跟主廚關係不好? ]

[塵歸塵:……一言難盡。 ]

不是不可告人,但他光想就覺得疲累,也不想組織言語來說明。

反正很快就過去了,就讓對方當作是職場衝突,也沒什麼關係。

閒聊了一會兒,羅敬賢就先下了線。

此時任辰熙才注意到社群上留言牆的提示通知,突然增加的數目讓他好奇地點閱,然後才發現是因為關劭鈞那邊的留言牆更新得很勤快。

最新的一則就是當日下午,狀態只有「回家」兩字,下面就自動堆滿了「回來都不揪」一類的留言。

再次一則的日期也很近,附圖是Alive廚房內餐桌的照片,桌上擺著兩菜一湯、以及還沒盛飯的碗。

[Sloan:身邊有個人很賢慧。<晚餐.jpg> ]

看到這一則、圖中明顯就是自己的準備的晚餐,任辰熙愣了一下,隨後也沒有點擊查看下方的留言、而是直接關閉了社群。

在他關上電腦打算就寢時,一陣車聲卻在樓下響起,他的手機也適時響了起來。

看著來電顯示,任辰熙往窗外望了一眼,索性電話也不接,只是出房間、緩慢地走下樓梯。

關劭鈞提前回到了Alive

任辰熙一打開門就看到關劭鈞坐在駕駛座裡,車窗是搖下來的狀態,而他本人正面帶煩惱地望著手機。

「啊,辰熙。」

將大門拉開到車子可以進出的距離之後,任辰熙退了幾步,待關劭鈞的車進到庭院後,他就把大門關上,接著直接回到屋內。

因為時間已經很晚了,身體也感受到強烈的倦意,此刻任辰熙真有種精疲力盡卻對上了大Boss的感受,於是他決定一句話都別說、回到房間就躺床就寢。

但因為爬樓梯的速度快不起來,任辰熙最後還是沒辦法甩掉關劭鈞。而關劭鈞明明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行動倒是非常敏捷迅速。

任辰熙知道他要去攜帶家當,但是看到關劭鈞背上還背著吉他琴袋,任辰熙的眼皮不自然地跳了一下。

有時候真覺得這些Alpha多才多藝到令人咬牙切齒……關劭鈞高中時代就在玩吉他了,他也去社團發表會捧場過。

原來這人現在還有在玩樂器啊……

「辰熙等等啊,連晚安都沒說就這樣跑了?」

……晚安。」

「等一下啦,我有東西要給你。」

結果關劭鈞就在他房門口把行李一放,從看上去井井有條的行李袋中抓出了折疊整齊的衣物。

CN省那邊很會下雪,我之前留學時有買件雪衣,現在也沒機會用了,趁它還很新你帶去湊合著穿吧。」

接著關劭鈞又拿出了一疊外文書。

「這是隨行地圖、地鐵站的路線圖,還有還有……

到底是去拿誰的行李啊……任辰熙還在猶豫要不要接,關劭鈞就先拉著他的手、把物品往他手上放。

「就這樣了,晚安。」

關劭鈞終於笑著放過他,任辰熙只能看著手上那一疊物品兀自無語。

所以這個人腦袋裡面還想著要把他當朋友嗎?可是又有點友好過頭了啊!他明明話也說絕了、委婉的迴避都變成光明正大的閃躲了,為什麼關劭鈞還可以把那些置若罔聞呢?

怎麼也想不通對方的心態,任辰熙帶著東西回到房間,最後索性躺床、強迫自己把關劭鈞的事情趕出思緒。

 

 ※

次日接近中午,任辰熙被連續不斷的一陣陣手機聲響吵醒。

看了手機上面的來電顯示,任辰熙想起了關劭鈞那個意味不明的強制邀約,然後果斷地把手機按下了關機。

接著敲門聲在房間外零延遲響起。

「辰熙,起床。」

任辰熙把手機一擱、倒回床上打算繼續睡。

「辰熙我知道你醒著,快點準備出門了餐廳預約是不等人的。」

接著他順便拿被子蒙住半張臉,連同耳朵一起躲進被窩。

「辰熙你不自己起來的話我只好進去囉?」

聽到這裡任辰熙總算是驚醒一樣地彈起身。

自己的確沒有鎖房間門的習慣,他也不想賭關劭鈞會不會真的踏進來,從床上跳起來之後他邊迅速地走向房間門打算上鎖,邊不自覺地壓了壓頭上睡亂的短髮、抹了一下臉頰唯恐臉上有什麼失禮的睡痕。

而剛到門邊,門就被關劭鈞一把打開了。

「午安。」

關劭鈞送給他一個得逞的笑容,手還順勢擋在門把上遮住了那個小小的門鎖。

「出去。」

「嗯,跟我出去。」

對方還是那張欠揍的笑容,滿滿的故意擺在那裏。

……我前幾天說的話,你到底有沒有聽進去?」

「有啊。」

「所以你到底在幹嘛?」

任辰熙還想著要怎麼把這個麻煩的傢伙趕出房間,關劭鈞倒是快速收起笑容,換上了比較正經的表情。

「我只是想……你沒有辦法克服的心理障礙,我來幫你克服。」

他一臉慎重地、一字字毫不含糊。話說完之後他就放開門把,退出房門外。

「不想當朋友,我們還是老同學兼好同事啊,只是吃個飯,別給自己製造壓力。與其在那邊殺腦細胞想要怎麼拒絕,不如直接跟我出門吧。我先去開車啦,別讓我等太久。」

任辰熙幾乎是石化了一樣愣愣地待在原地,一會兒之後他才走到窗邊,看著關劭鈞發動車子、停在大門外。

許久之後任辰熙才認命地盥洗、換了一套衣服走下樓。

原本靠在駕駛座椅背上、一臉若有所思地望向遠方的關劭鈞一看見他走出大門、上閂,馬上又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你看我們是不是把大門換成遙控的方便啊?」

對話內容也跳了好幾個層次出去。

「你想換就換。」

任辰熙隨口回答。

「我有問過阿公會不會介意我把Alive整修一下,畢竟是很久以前的房子了,格局上還有很多地方可以調整,像是三樓的空房間啊、一樓外推的露天座位之類的,也可以順便把浴室翻新一下……

Alive到市區的餐廳將近半小時的路程,關劭鈞就劈哩啪啦講了一大串的裝潢構想,任辰熙原本沒有很想理他,可是畢竟事關Alive店面觀感,該提的意見他還是得提一下。

抵達餐廳時,任辰熙看著那一眼就知道價位嚇人的裝潢,頓時又萌生了逃跑的念頭。

「別擔心,我請客。」

「這怎麼好意思!」

「你要付也行,等你留學完回來再說。」

「話不是這麼說的!」

結果還是半推半就踏進了餐廳。

在等候帶位的時候,任辰熙滿腦子想著早知道就別妥協,突然在這時一個妝容打扮十分高雅的年輕Omega女子從餐廳內疾步走了出來。

「心蓓,請等一下!」

接著一個有點耳熟的聲音吸引了任辰熙的注意力。

攔住那個女性的人是羅敬賢,一身筆挺的西裝、連頭髮都是特地梳理過的樣式。

任辰熙遠遠地就看到那張臉上充滿了深深的無奈與疲倦,聲音也平板毫無起伏,跟在Alive侃侃而談的年輕人完全是兩個樣子。

……咦?那個不是上次來找你的Alpha嗎?」

關劭鈞跟餐廳侍者核對完訂位後,看著任辰熙視線停駐的方向,也認出了連一面之緣都不算有的羅敬賢。

「妳先上車,我跟姊姊她們說一下,馬上就送妳回家。」

「我可以自己回去!」

「別鬧,為了安全起見還是……

「羅敬賢!我跟你已經沒有關係了!你不要來管我了啦!嗚……

Omega女性細細的聲音哭叫起來實在有點尖銳,那位女性說著要走,但甩開了羅敬賢的手之後卻在門口摀著雙眼哭了起來。

接著又有三個一樣衣著高雅的Omega女子走出來,三人的容貌有幾分相似,此刻一字排開站在羅敬賢後方。

「心蓓啊,婚約這種事情不要開玩笑啊。」

「敬賢不會因為一個標記就不願意娶妳的,都這麼多年了,妳應該知道敬賢對你很專一啊。」

「就是說,妳冷靜下來好好想一下啊。」

「他又不愛我,我才不要嫁給他!」

「心蓓,怎麼能說敬賢不愛妳呢,他只是比較不會表達而已。」

「可是我也不愛他啊,他也同意解除了就好了嘛!」

聽到這裡,關劭鈞拉了一下任辰熙的手,於是任辰熙就跟著關劭鈞走到餐廳內的座位。

關劭鈞沒有定包廂,兩人的位置是在開放區域,而且還是可以依稀看到門口的動靜。

任辰熙點菜時有點心不在焉,後來關劭鈞乾脆直接幫他決定了一份雙人優惠組合。

關劭鈞看得出來任辰熙很想去跟羅敬賢講話,而那幾個女性Omega的聲音移到了餐廳外,還是一樣爭論不休。

「這年頭Omega怎麼都這麼有個性啊?真是開了眼界。」

……你忘了店裡就有一個?」

「喔,我已經忘記他是Omega了。」

說著任辰熙還是把視線投到了門口,只見四個女生抱成一團不知道在做什麼,一旁羅敬賢好像被孤立了一樣。

然後任辰熙對上了羅敬賢的視線、看到對方遲疑了片刻。

「那個女孩子應該就是傳說中未婚妻吧?」

「大概吧,雖然聽他講過不少未婚妻的事,不過還真不知道怎麼會鬧到要解除婚約這麼嚴重呢……

「我大概知道原因喔。那個Omega女孩身上已經有標記了,可是卻不是那個Alpha做的標記。」

……咦?」

任辰熙不會辨別A-O賀爾蒙信息,這種事他還真得靠關劭鈞才知道。

聽關劭鈞這麼說、又看到羅敬賢轉進店裡來結帳,任辰熙忍不住起身了。

「抱歉,我跟他說說話,馬上回來。」

關劭鈞有些不是滋味地點點頭,看著任辰熙往櫃台走去,他瞇起眼、非常認真地注意起兩人的互動。

「阿辰,好巧啊……

羅敬賢剛才就注意到坐在位置上的任辰熙了,見任辰熙過來,只得勉強自己打起精神、打個招呼。

「你還好吧?」

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其實也有一定默契,任辰熙只是覺得對方都看到他了,於情於理都該打一下招呼,至於對方要不要訴苦就是對方的選擇。

「不算好。你今晚有空嗎?上線聊聊?」

「有的,店裡沒我的事了。」

「那晚上見吧,先告辭了。」

「路上小心。」

「嗯,謝謝你。」

對話過程很短暫,過程中關劭鈞注意到羅敬賢有意無意地瞄了自己一眼。

說完任辰熙就回到座位來。

「你跟那個Alpha怎麼在網路上認識的?是因為大提琴?」

因為第一次看到羅敬賢、對方身上就揹著大提琴,又想到任辰熙偶爾會聽弦樂,於是關劭鈞這麼猜測。

……嗯。他傳了不少自己作的曲子在網路上。」

「所以你聽的提琴曲都是他寫的歌?」

「大部分是。」

「以前好像沒聽你說對大提琴有興趣啊?」

「就只是聽習慣了而已,也不是特別有興趣。」

「其他樂器呢?鋼琴、長笛之類的?」

「差不多。」

「吉他?」

「這個就真的沒興趣了。」

任辰熙隨口把心中想法講出來,看關劭鈞面露失望,他才意識到吉他是關劭鈞的最愛。

「嘖,為什麼啊?」

「就單純沒有興趣…..

「好吧,以我的能力要練大提琴應該沒有問題,等你留學回來拉給你聽。」

想到任辰熙會聽另一個Alpha拉琴,關劭鈞就有點不是滋味,所以此刻他是真的在計算如果挪時間出來學習需要多久才可以練成。

「別鬧了,阿賢他說學樂器除了天分之外,也很講究緣分的,你的朋友群這麼多人,總不可能誰說喜歡鋼琴你就學鋼琴、誰說喜歡小提琴你就去拉小提琴吧?」

任辰熙已經懶得揣摩關劭鈞到底是存什麼心態講出這些話,想著關劭鈞的個性,這個人知道朋友有興趣的事物就想摻一腳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我的母親是大提琴手。」

在關劭鈞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任辰熙一句話就成功讓關劭鈞閉上嘴、豎起耳朵。

在關劭鈞的印象中,任辰熙一直是單親家庭,而他的父親在他高三那場車禍中過世。

「父親沒有跟我說過母親的事情,我是在整理他的遺物的時候才知道的,原本只是好奇才開始聽大提琴的音樂,聽久了就習慣了。」

幾句話就交待完了跟大提琴的緣分,剛好點的餐也送上來了,於是兩人動起刀叉、暫時就沒再交談。

這下關劭鈞知道任辰熙聽大提琴曲的緣由,對羅敬賢存的競爭意識這才削弱了一些。

大提琴是對母親的憧憬啊──他是想當任辰熙的朋友、情人,母親的話就算了吧,親人這種身分還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取代的。

想到這裡,關劭鈞心念一動。

如果任辰熙在國內有其他親人存在,那他在國外落地生根的機會就小了一些。

「你的母親…...還健在嗎?」

……我不知道。」

任辰熙頭都沒有抬,手上緩慢地將厚實的肉排切成一片片整齊的薄片。

「我的母親是Alpha,我是父親生下來的,父親說她應該不知道有我這個兒子,他們也早就失聯很久了。」

「那你父親那邊沒有其他的親人?」

「好像有,只是父親堅持要當藝術家,跟家裡鬧翻了就沒回去了。」

聽到這裡關劭鈞又有點訝異了。

原來任辰熙是真的舉目無親,除了沈俞儒,他在國內還真的是沒什麼牽掛了。

「你沒有想過要找母親?」

……她應該早就有家庭了,我找到她也只是尷尬吧。」

任辰熙終於把手上的肉排切完了,不過不見他動口,而是用刀叉夾起其中幾份就放到關劭鈞的盤子來。

Alpha的體格跟食量天生就高,加上任辰熙一米六八的身高在Beta群當中也不算多高挑,甚至輸給顏儀霖那個一米七的Omega,所以他的食量不大是可以被理解的。

「辰熙,我可以出國找你玩吧?」

關劭鈞沒頭沒腦地問了這句話。

任辰熙總算是抬頭了,一臉錯愕。

「你哪來的時間出國?」

「有啊,年假。阿公說過新年有幾天不用開店。」

那短短一週,是關劭鈞目前計畫中唯一可以去找任辰熙培養感情的時間了。

「新年你不跟家人過?」

「我不想看我哥跟嫂嫂放閃光,反正都一起過這麼多年了,漏掉幾年也沒差啦。到時候你可要當個好導遊啊。」

……

任辰熙沒有答腔。

他是真的不知道該不該拒絕,或者回答一個好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