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15)有機可趁

 一頓飯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離開餐廳要結帳的時候任辰熙對著帳單上的數字深感胃痛,他想堅持付帳但關劭鈞改拿出國一定去打擾他當藉口硬是付了帳,任辰熙也拿他無可奈何。

兩人回到Alive的時候已經是傍晚,途中關劭鈞接到沈俞儒的電話,還開車繞去顏家一趟。

「唷,進展十分迅速嘛。」

知道兩人一同外出用餐一事,顏儀霖忍不住語帶酸氣。

「這語氣是羨慕了?」

「羨慕個鬼,我要約任任隨時可以約啊,你倒是招認一下你用了什麼天理不容的手段把任任拐出去吧。」

「我約他,他沒有拒絕,就這樣。」

「不可能!任任,你受了什麼委屈快說啊!沈爺爺在這幫你作主呢!」

……唉。」

任辰熙懶得多說什麼,既然是沈俞儒要找關劭鈞,他表明要整理行李,也不等關劭鈞反應過來,就先步行離開了顏家。

而他不知道他一走,顏儀霖跟關劭鈞的戰場居然就停下來了。

「關少爺你到底怎麼約任任出去的啊?該不會真告白了?」

「你覺得我敢挑這種時間點告白?」

「你是Alpha欸,有骨氣點,都把人拐出去了代表有機可趁啊。」

「太有勇無謀了,你知道要把他拐出去的方法連我都覺得自己有夠厚臉皮嗎?現在講只會把人嚇跑吧,而且聽起來也很沒誠意。」

「你厚臉皮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吧?現在不動那你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出手?還是覺得太難了乾脆不出手?反正依少爺你的條件要隨便把個Omega應該也不難?」

「沒有這種事,我一定會想辦法追到他點頭為止。倒是你好像很希望我追到辰熙?你不會吃醋嗎?」

「喔,任任點頭的話,我可以把一缸醋喝掉都沒有問題,不過前提是你追到了再來說嘴吧。」

邊跟關劭鈞抬著槓,顏儀霖抱著筆記型電腦登入社群,一會兒之後,任辰熙的帳號顯示了登入。

「欸,關少爺,任任上線了欸,要不要幫你探探口風啊?」

顏儀霖指著螢幕上的視窗,很是壞心地笑著。

 

 ※

回到Alive,任辰熙就打開電腦、把社群掛上。整理行李這事他要做,不過他也沒忘記羅敬賢約了晚上上線聊聊。

這個時候社群裡有一兩個上線名單,但弦別斷的暱稱還暗著。

對於羅敬賢,任辰熙把對方當成一個可以安全聊心事的朋友,但他並不是每件事都會向羅敬賢說。

目睹了下午那一幕後,任辰熙確認羅敬賢也不是每件事情都願意談,例如解除婚約。

無論如何,希望對方過的好,這樣的心情是不會改變的。

把社群丟著,任辰熙就開始著手整理衣櫃。

一會兒電腦螢幕上有了動靜。

[熱帶雨霖:任任你跟關少爺怎麼回事啊?怎麼一起吃飯去了? ]

任辰熙看到跳窗後快步來到電腦螢幕前,看到是顏儀霖,他只能無奈地笑了笑。

[塵歸塵:沒事,你別纏關劭鈞吵架啊。 ]

[熱帶雨霖:靠  這麼賢妻還幫人家說話呢 任任你到底搞清楚你對關少爺是什麼想法了沒啊? ]

[塵歸塵:這不重要吧?反正不太有機會見面了。 ]

[熱帶雨霖:很重要  我要評估一下關少爺對你的影響力  如果你喜歡他的話  我就繼續砲轟他 ]

[塵歸塵:……  ]

[熱帶雨霖:啊該死  話講得太快了!!!!這樣任任你就算喜歡他也會說不喜歡吧  失策失策 ]

任辰熙並不知道顏儀霖跟關劭鈞現在偷偷站到同一陣線上,更不會知道顏儀霖在這邊胡亂發言其實是在幫關劭鈞做情報調查。

[塵歸塵:……我去收行李了。 ]

[熱帶雨霖:任任不要這樣  下禮拜你就出國了欸  跟我聊天跟我聊天! ]

[塵歸塵:你要聊什麼? ]

[熱帶雨霖:你高中的時候為什麼會喜歡關少爺? ]

螢幕上跳出這句話,任辰熙沉默了片刻。

不過他倒是不懷疑顏儀霖會問這句話,依顏儀霖的個性會拖到現在才問,一定是怕影響他的心情所以一直忍著沒問吧。

[塵歸塵:如果我說忘記了你信嗎? ]

[熱帶雨霖:當然是不信啊 ]

看到顏儀霖這麼回答,任辰熙嘆了一口氣。

怎麼可能忘記。

就算他花了很長一段時間讓那一份情緒淡然遠去,但在關劭鈞出現在他面前之後,他就毫無障礙地想起來了。

 [塵歸塵:真的,好不容易騙自己忘記了,就別逼我想起來了吧 ]

說到這裡,他相信顏儀霖應該懂他話中意涵了。

記不記得是一回事,說不說得出口又是一回事啊。

見顏儀霖沒有再回話,任辰熙就暫時離開了電腦,洗個澡之後又回來整理衣櫃。

再次聽到視窗的提示音,就是羅敬賢發來的訊息了。

 

 ※

關劭鈞待在顏家,跟沈俞儒也聊了許久。

原本只是談一些Alive營運的狀況,不料顏儀霖非常大嘴巴地把他想追任辰熙一事告訴了沈俞儒,好在沈俞儒給了他一句「喜歡就追」,他才放下心、開始向外公問任辰熙的事。

沈俞儒跟任辰熙的父親結識時,是他跟任辰熙唸高一的那一年。

任辰熙的父親任銘文是個畫家,曾經在Alive待過兩個星期、只為了把Alive的建築外牆一景畫下。這個看似無拘無束的畫家畫起畫來是十分專注的,每天一開店就報到、太陽下山時就離去,幾天之後沈俞儒難得地留了對方暫住Alive,無意間聊起了對方的家庭。

任銘文在大學畢業後沒多久就生下了任辰熙,為了孩子,喜愛到處寫生的他在市區買了個小空間、開了十來年的畫室賺錢撫養這唯一的孩子,直到任辰熙上高中他才又開始四處遊歷作畫。

Alive這家小店停駐的時光中,任銘文畫了許多幅圖畫,其中一張就掛在Alive的櫃台。在那之後兩人偶有聯繫,任銘文還造訪過兩次Alive,最後一次就帶著任辰熙來。

「辰熙他啊,很多事情都憋在心裡,我雖然了解他,但他也不是什麼話都跟我說的。」

對於任辰熙,任銘文可是相當記掛,原本他只覺得這個孩子又懂事又安靜,很少讓他操到心,後來才發現那是源於許多因素造成的壓抑。

那孩子知道父親的辛苦、怕給父親添麻煩,心事不訴說、物質不索討,到任銘文發現時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扭轉這個狀況,而這個孩子在求學路上不知怎麼地跌得一身是傷、卻連原因都不願告訴父親,只是強顏歡笑著要父親放心。

任銘文遺憾著自己沒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更沒有給足量的愛、安全的感受,一場臨時起意的旅行是為了讓孩子敞開心房,但可能連任銘文都沒想到這會是他人生的終點。

沈俞儒在那場車禍的死者名單中看到任銘文的名字時,他馬上就撥了對方的電話確認,然後迎來令人難受的噩耗。

接著他馬上想到任銘文那個孩子等於是舉目無親,於是他輾轉找到了車禍受傷後尚未出院的任辰熙、後來就帶著任辰熙到Alive生活、擔任師父及監護人的角色。

「這幾年辰熙真的幫了我很多忙,真要論恩情,說不定是我欠銘文更多。」

任辰熙就如同任銘文說的那般情緒內斂,做事能力則是認真俐落、一點都不拖泥帶水,要不是腳上的殘疾,沈俞儒相信自己絕對可以從方圓百里找出許多對象推銷給自家徒弟。

對於自家外孫想追任辰熙一事,沈俞儒沒有強烈支持或堅決反對。緣分本來就不能強求,這兩個孩子願意常相左右的話他當然樂見其成,但他也知道任辰熙對關劭鈞表現出來的態度是不打算深交。

他疼愛關劭鈞這個外孫,但他也重視任辰熙的意願。

「你跟辰熙也當過同學,他的個性你應該也知道,要怎麼追,你自己看著辦吧,阿公幫不了你。」

……好的,我自己會拿捏。」

 

 ※

任辰熙倒了一杯水、在電腦前端正地坐下、仔細讀著羅敬賢送來的每一句訊息。

羅敬賢跟未婚妻解除婚約了。

據羅敬賢所說,因為是家族利益導向的婚約,兩人都確認不愛彼此,所以不顧家族的反對解除了婚約。

羅家並沒有打算放任兩人這樣胡鬧,即便是女方先搞出了在發情期接受標記這種事、鐵了心破壞到底,家裡的人還是壓著羅敬賢要挽回,這就是羅敬賢一度逃家的原因。

任辰熙知道羅敬賢為了拉小提琴的未婚妻在大學雙主修大提琴以及財務金融,前一陣子還努力作曲要送給對方,所以他實在有點不信羅敬賢對未婚妻沒有感情,不過這種質疑他也說不出口,所以他只有靜靜聽著對方講述這一陣子的瑣事。

愛情本來就勉強不來的啊。就算羅敬賢願意娶,在女方如此決絕鬧過一場之後,要結婚之後幸福快樂還真的是天方夜譚了。

聊天並沒有花太多時間,羅敬賢作息比較規律,除了前一陣子跟家人鬧不愉快,到了十點半他就要準備就寢了。

剛好關劭鈞在這個時間回到Alive來,任辰熙窩在房間裡不打算主動打招呼,關劭鈞倒也沒有來打擾他。

在任辰熙覺得眼皮沉重、盥洗完打算就寢時,想起了要給關劭鈞的筆記本,於是他就打算趁時間晚,快速送出筆記本之後就脫身。

「關劭鈞……不好意思,打擾一下。」

「辰熙?」

房間裡的人聲音聽起來精神良好,人也快速走來開門。

「這個是師父這幾年經營Alive用的食譜以及一些事情記錄。也許你用的到。」

「謝謝。我剛好有些事情要找你說呢,進來吧。」

「我……

結果莫名其妙就被關劭鈞拉進了房間。

任辰熙上次踏進來是為了送禮物,此刻他才注意到關劭鈞的工作桌上現在有兩台電腦,其中一台正開著螢幕,上頭是密密麻麻的文字資料。

「來來來,這是我這一陣子寫的點心配方,你幫我紙上談兵一下,覺得可以的我明天就來做做看。」

之前也有幾次跟關劭鈞討論配方的機會,只是那時沈俞儒還會管管Alive的事,顏儀霖也不甘寂寞,所以配方這種東西還是四個人一起斟酌結果居多。

「這麼多?」

看到屏幕上大量的茶點資料,任辰熙有點傻眼了。

「因為想到就記下了,也一直沒給阿公鑑定,今天跟他提了他才說讓你幫忙看過就好呢。」

……好吧。」

任辰熙勉強打起精神,接著關劭鈞說一個,他就提出建議,整理著居然就過了一個小時。

電腦上的檔案到中段時,任辰熙就已經產生了強烈的睡意,坐在關劭鈞旁邊他開始頻頻點頭,而對方修改起檔案時倒是很專注,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幾乎是在打盹。

最後任辰熙支持不住,低著頭、靠著椅背就睡著了。

關劭鈞打完一串字之後又點開一個檔案,轉頭看到任辰熙眼睛閉上了,他才意識到時間有點晚了。

「辰熙?」

不出所料,對方完全沒有回應。

「任──辰──熙──?」

關劭鈞也沒有用多大的音量,只是模仿上次那樣在任辰熙耳邊輕聲呼喚。

人還是沒醒,倒是頭往椅子旁一歪斜,整個人差點要摔出椅子。

霎時之間關劭鈞連忙伸手去扶,結果這一摔沒摔著,任辰熙還是沒醒,頭靠著他的肩膀依然熟睡。

……這有點太誇張了吧?完全沒反應欸。

心念一轉,關劭鈞果斷地伸手把任辰熙抱起、直接放到自己床上、並小心翼翼地摘去對方臉上的眼鏡。

就算他很小心拿捏著不要打草驚蛇,可是這種天上掉下來的機會,不把握一下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明天好像還不用補材料啊?

任辰熙醒來會不會抓狂呢……替對方蓋好薄被、關劭鈞回過頭關了電腦,接著人就帶著做壞事得逞般的笑容、爬上寬敞的床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