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16)什麼關係

 有人說睡眠最佳品質必須一夜無夢。

任辰熙難得做了夢,夢裡只有一片遼闊的天空、以及平靜無波瀾的蔚藍海平面。

很美的景致圍繞著,雖然身邊空無一人,但他並不覺得害怕。這片風景給他一種安心的熟悉感,明明他不曾到訪過這樣的地方。

意識到自己在做夢,慢慢地思緒就會開始活動。

這週開始自己就不插手Alive的事務了,可以睡晚些……慣性地縮了縮身體,任辰熙卻突然覺得哪裡不太對。

於是他睜眼、然後眨了眨眼、最後瞪大了眼。

他居然靠在關劭鈞的胸口、關劭鈞的一手擱在被子外,縱使隔著被子也不能忽視那手正準確地摟著他的腰。

什麼情況──任辰熙差點要尖叫出聲、迅速掙扎著爬起身。

這時關劭鈞也睜開了眼睛。

「辰熙,鬧鐘還沒響,放心睡。」

慵懶沙啞的聲音有股難以言喻的魔力,輕鬆的話語彷彿睡在他床上天經地義一樣,任辰熙聽了只覺得臉上一陣不妙地熱。

……抱歉,我回房間睡,給你添麻煩了真是不好意思。」

雖然猜得到是自己不小心睡著了,關劭鈞叫不醒他才會出此下策,可是摟著他睡覺這點就真的不知道居心何在了。

「還真捨得跑啊?睡我懷裡不好嗎?」

關劭鈞仗著自己睡在外側,身體擋著硬是製造障礙不讓任辰熙過,補了一句曖昧到極點的話語後居然還伸手過來抓人。

「幹什麼……關劭鈞、喂!放開我!」

Beta若要跟Alpha比速度、比靈敏,通常只有吃虧的份,何況任辰熙還有著行動不便的不利條件在,一會兒他就被關劭鈞拖回原位、妥妥的壓制。

就在任辰熙嚇到腦中一片空白、狼狽地掙扎時,關劭鈞的手機鈴聲卻響了起來。

兩人同時停下了動作。

「搞什麼大清早的……

關劭鈞回頭接起了電話,任辰熙則趁空檔就要溜。

「咦?顏爺爺?……好,我馬上過去。」

聽到關劭鈞對電話那頭的稱謂,任辰熙也馬上意識到不對勁,回過頭來就看到關劭鈞臉上的表情變得嚴肅。

「怎麼了?」

「顏爺爺說阿公身體狀況不對勁,要我去一趟。」

關劭鈞邊說邊從衣櫃抓了襯衫套上,任辰熙一聽也著急起來了。

「師父他……我也去。」

於是數分鐘之前的起床驚魂馬上被他拋到腦後,下樓回到自己房間後他就快速換了衣服、跟著關劭鈞匆匆出門。

 

 ※

任辰熙這才知道三週之前,沈俞儒在醫院檢查出罹患胰臟癌。

為了能讓他安心出國求學,沈俞儒有意對任辰熙隱瞞──原訂的開刀時間排在他計劃要出國的一週後,老師傅不希望他得知後又放下他的留學安排。

偏偏沈俞儒身體還沒撐到開刀就先倒下,任辰熙知情後當然毫不猶豫就把出國一事延遲了。

整個禮拜任辰熙幾乎是跟著待在醫院裡,Alive就交由關劭鈞跟顏儀霖兩人維持經營。白天顏廷文會陪著沈俞儒,晚上則是任辰熙陪在旁邊。

這一週沈俞儒清醒的時間很少,望著在身邊堅守的徒弟,也只能在心裡唉嘆。

依任辰熙的個性,如果他沒有痊癒的話,任辰熙估計是不會出國的。

不過到了這把年紀了,病要除根談何容易?手術的風險是五五之數,若是失敗機率高些,沈俞儒其實會選擇放棄手術,偏偏機率各半,和顏廷文討論過了之後他還是決定嘗試。

沈俞儒手術的時程提前了一個禮拜,也是Alive休假的日子。關劭鈞、顏儀霖在這一日都到醫院來,而顏廷文看了曆法,推說沖煞不吉利就留在家中。

進手術房之前,即便抱持著聽天由命的態度,沈俞儒還是保持著清醒、向每個人都多說了幾句話,特別是任辰熙。

他會捨不得顏廷文、捨不得關劭鈞,任辰熙則是讓他捨不得、更放不下。

這個徒弟的做事能力他放心、他也相信任辰熙出國後能闖出一片天,真正令他擔心的是任辰熙太難與人親近。

自己一個人撐著Alive走過大半世紀,沈俞儒太明白獨自一人的生活有多麼難捱,偏偏任辰熙卻想往這道路上走。

「不管你以後會在哪裡,別讓師父擔心你。」

……好。」

彷彿遺言一般的話,說的確還是支持自己七年多的關懷與慈愛,任辰熙沒有猶豫就應聲,握緊了師父蒼老的手、然後輕輕放開。

後來任辰熙站在手術房外、失神地看著手術燈亮起。

手術時間很長,關劭鈞以親屬身分去處理相關手續,折返手術室時就看見任辰熙似乎從頭到尾都沒有動過、還是站在原地。

就算他再遲鈍也看得出來任辰熙心裡很不好過。猶疑了幾秒他就走到任辰熙身旁、手搭上任辰熙的肩膀。

「會平安順利的,放心吧。」

……嗯。」

孰料他這一句話卻像是觸動了開關一樣,任辰熙眨了眨眼就別過臉、微紅的眼角開始泛著水光。

關劭鈞沉默了片刻,看到任辰熙用手壓著鼻梁,他立刻伸手、一把擁住正在壓抑哭泣的任辰熙。

人靠在他肩窩沒有掙扎抵抗,關劭鈞聽見很輕的嗚噎聲。

 

 ※

顏儀霖拎著晚餐餐盒回到醫院時,只見關劭鈞跟任辰熙兩人坐在手術室外的長凳上。

任辰熙一手被關劭鈞雙手握著、歪著頭靠在關劭鈞的肩膀狀似熟睡。關劭鈞睜著眼,直盯著任辰熙的睡臉看。

任辰熙的眼鏡還掛在關劭鈞襯衫上的口袋……這畫面實在有點超出他的認知。顏儀霖很想把臉別開,好在關劭鈞沒有沉浸在小世界,很快就發現他拿著便當站在一旁。

然後關劭鈞騰出一手、對顏儀霖比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累慘了,別吵醒他。」

「累慘了也該吃點飯吧?」

「現在他鐵定沒胃口,讓他好好休息一下。」

因為任辰熙的位置在椅子邊緣,顏儀霖不想坐在關劭鈞旁邊,最後就在兩人對面坐下。

看關劭鈞又把視線放到任辰熙身上去,顏儀霖只好默默拿起便當吃。

距離手術結束的時間越來越近,任辰熙這才縮了縮身體、醒了過來。

睜眼之後任辰熙也沒說話,只有看了一眼手錶、看了一眼手術室的燈。

讓關劭鈞握著的那一手則好像完全沒有要抽回來的意思,讓顏儀霖忍不住懷疑這兩人是不是在這幾天面臨危機就心意相通、穩定交往了。

接著任辰熙捏著鼻子,小小聲地打了個噴嚏。

關劭鈞二話不說就脫下外套,直接披在任辰熙肩膀上。

「先穿著吧,別著涼了,回頭幫你帶件外套。」

……嗯,謝謝。」

任辰熙揉了一下發紅的眼睛,小聲地道謝,顏儀霖在一旁看著只覺得完全無法淡然以對。

就在這時,手術室的亮燈熄了。

 

 ※

手術結束後,沈俞儒身體狀況暫時是穩定的。

關劭鈞的母親李綺雅放下工作、過來接手後續的照顧,任辰熙只在恢復室守候一晚、看著沈俞儒轉進病房休養,完成手術隔天的傍晚,他就回到Alive了。

回到Alive之後任辰熙也沒有馬上投入工作,盥洗了一番之後就回房補眠,次日日上三竿了還是不見他醒來活動。

真的是累壞了啊。

顏儀霖獨自一人站在櫃台,雖然這個禮拜一直都是這樣的狀態,他還是感到了些許的寂寞。

少掉了任辰熙,感覺這間店好像就失去了核心的存在。雖然工作可以各自運行,可是那些跟著任辰熙接待習慣了的人事物,他一個人做就彆扭了起來。

也許這就是依賴吧。對於任辰熙,顏儀霖是真的動過喜歡之情。

不過也就僅止於最淺的喜歡。他沒有纏著對方修成正果的覺悟、也沒有陪伴任辰熙一輩子的把握。想到這裡,顏儀霖又忍不住在心裡把關劭鈞問候了幾下──要不是這個人遲鈍到現在才查覺心意,犯得著在這玩你追我跑的遊戲嗎……不,實在搞不清楚任辰熙到底還有沒有要跑的意思啊?

不過無論任辰熙會如何安排,他可沒有打算繼續當吧檯侍者泡咖啡過下去了,至少他不打算在關劭鈞掌管的Alive如此。

其實他有大學文憑,而且是說出來會讓很多人訝異的、最高學府畢業的醫學系。因為Omega本身的不穩定因素,在學院中他也是處處受到刁難,不過對醫學的熱忱是他打從國中就建立起來了。

遠在國中時期顏儀霖就因為學術表現優異而難能可貴地跳了一級,不管是在學識還是在臨床手術上他表現得並不輸給大部分的實習醫師,直到一個事件讓他在畢業後退出了醫療體系。

他第一個面試的科別,主治醫師是他的生父。那個男人在他出生時不告而別、此刻又以Omega的特質為藉口、強硬地擋下他的工作。

醫學是給他生命的、他痛恨的人血液中帶來的喜好,從得知消息的那天開始,他握手術刀的手因為憤怒開始顫抖、信念也開始動搖,即便換了院所卻再也無法克服。

於是他回到照顧他長大的外祖父顏廷文身邊,為了外祖父的愛好他開始學習泡咖啡,接著順理成章進了Alive幫忙。

如果他不待在Alive,那麼他該不該回到醫院呢?一邊胡思亂想,顏儀霖手上邊精準的操作著咖啡機、端著托盤走出櫃台。

然後不知怎麼地,托盤撞上了人、盤中的咖啡全部穩穩的往對方身上潑去、潑了整件外套滿滿的咖啡色。

「──哇、對不起!有沒有燙到啊?」

下意識的道歉,顏儀霖馬上抓來紙巾幫對方擦拭。

定睛一看,顏儀霖發現眼前的人明明是陌生人,卻又好像有幾分的眼熟。

被他潑了滿身咖啡的Alpha男子,個子比他高出許多,一張臉有些嚴肅,一會兒顏儀霖就想起來人的身分了。

「咦?你是任任的、那個……網友?」

羅敬賢剛從滿身咖啡的錯愕中回神,接著就看到一個素昧平生的Omega盯著自己瞧,一手抓著大把的紙巾糊在他胸口的咖啡漬上。

屬於Omega的信息似有若無地飄盪在空氣中,羅敬賢深呼了一口氣,想都沒想就抓住了顏儀霖的手腕。

「別擦了,咖啡這樣擦不乾淨的。」

顏儀霖被這麼一抓,手腕上溫暖的觸感讓他忍不住手一抖、紙巾全掉到了地板上。

「喔。」

還好對方馬上就鬆開手,顏儀霖很快地忽略了那微弱的違和感。

「阿辰他……任辰熙他在嗎?。」

羅敬賢劈頭就問,顏儀霖邊撿地上散落的紙巾,邊點了點頭。

「嗯,任任在樓上補眠。我去叫他?」

「那就算了吧,只是幾天連絡不上他,來確認一下他是不是出國了。我改天再找他好了。」

「等等。」

顏儀霖以為自己對Alpha的牴觸情緒適用在每個Alpha身上,不過羅敬賢倒是讓他很意外地沒有厭惡感。

「你的外套,要不我幫你洗了、你找個位置稍等一下?」

……沒關係的,這個你處理起來也麻煩吧。」

「不會啊,任任是個細心的人,對付咖啡的洗劑他早就準備著了。你坐下來等一下吧!」

顏儀霖好說歹說之下,羅敬賢總算是坐下來等待了。

他把咖啡重泡了給別桌送完、知會了一下廚房裡的關劭鈞、聽關劭鈞自告奮勇要去叫任辰熙起床後,顏儀霖迅速拎了外套去漬後晾著、接著就回到櫃檯。

看著窗邊掏出筆記本、握著一支鉛筆書寫著的羅敬賢,他想了想,接著就沖了杯咖啡遞上去。

眼角餘光一瞄,那本筆記本上密密麻麻的黑線,全都是音符記號。

「我們主廚大人去叫任任起床啦,來,請用。」

算準了位置、用完美的角度遞上咖啡,杯子裡一片葉型的漂亮拉花連晃都不晃一下,顏儀霖不由得讚嘆自己這咖啡手還真是越做越有心得了。

「謝謝。」

羅敬賢抬頭看著他道了謝,接著又低頭下去在筆記本上塗上一顆墨黑色的音符。

因為不是假日,店裡客群其實不多,顏儀霖閒著也是閒著,索性一屁股坐在羅敬賢對面的位置。

「不介意的話,可以跟你聊聊天嗎?」

和任辰熙有交情到這種地步的網友,顏儀霖實在很好奇。

……嗯。」

聽到他這麼說,羅敬賢立刻就放下鉛筆、闔上筆記本抬起頭。

意外地像是個隨和的人啊,雖然那張臉遠看有點難以親近。顏儀霖在心中評價了一下。

既然對方願意聊,那顏儀霖也毫不客氣、打算用力挖一下看看能不能挖到任辰熙的八卦。

「阿辰跟那個Alpha主廚到底是什麼關係?」

結果他還沒開口,羅敬賢卻先來了這麼一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