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17)心意

 「辰熙,還在睡嗎?」

仗著晨喚的理由光明正大,關劭鈞非常迅速地來到任辰熙的房間敲敲門。

房內不意外地無人應聲,一會兒之後關劭鈞就轉動門把,推開房門的時候關劭鈞內心突然有種偷嘗禁果般的緊張感受。

「打擾了。」

還真的沒有鎖門的習慣吶。無奈地笑了笑,接著他就把視線投向房內那張不算寬敞的單人床。

床上任辰熙側臥著,用被子把自己捲得彷彿蟲蛹那樣密不透風。

關劭鈞順勢掀開被子一角、打算搖醒對方,卻在被子下摸到了赤裸的肩膀,溫潤的肌膚觸感讓關劭鈞頓時一愣、下意識地就把手縮回來。

轉頭看到一旁整齊摺疊在椅子上的、任辰熙平常就寢慣穿的衣物,關劭鈞也大概了解緣由了。

這個禮拜都在醫院度過,任辰熙回來後完全沒心力對付衣服,洗了澡就躺平了,所以才會裸睡吧。

接著關劭鈞陷入了要不要掀開棉被的天人交戰中,直到他注意到任辰熙的腳連著一截褲管露在被子外,這才大大方方地掀翻了那條引他無限遐想、想到腦子開始發熱的薄被。

暑期剛到Alive的那段時間他跟任辰熙沒有太多交集,高中體育課時Alpha跟其他人是分組上課,所以要說看到對方的裸體,這可能是第一次。

舉目所見是赤裸的肌膚、偏瘦的腰身、毫無防備的姿態。

背上的蝴蝶骨因側臥而微微隆起,帶動整個背部的線條,別有一分纖細的美感。

不掀還好,掀了之後,關劭鈞發現自己非常不淡定,連忙把被子又蓋了回去。

Alpha天生生理需求較旺盛,他可不想在上班時間把自己搞到要擼一發才能繼續工作的地步。

「辰熙。」

最後他是隔著被子去搖任辰熙的肩膀,這回任辰熙給了點反應。

「嗯……

但反應也僅止於一聲輕哼。關劭鈞只好稍微再加點力道。

「辰熙,醒醒,有人來找你。」

……唔。」

任辰熙總算是醒了,睜眼看到他時好像呆滯了幾秒,接著人就撐著床舖坐起身。

被子從任辰熙身上順勢滑落的瞬間、關劭鈞又覺得腦子不妙地熱了一陣。

「我睡了多久?」

任辰熙邊揉眼睛邊含糊地問話,關劭鈞強壓著內心萬馬奔騰,裝作輕鬆地一笑。

「睡多久是沒有關係,不過那個拉大提琴的Alpha來找你,也不知道是不是重要的事。」

「咦,阿賢……我馬上下去。」

接著任辰熙立刻翻下床、從衣櫃抓了件衣服套上。

衣服遮蔽對方赤裸的背,這樣一來警報總算是解除了,關劭鈞偷偷呼出一口氣,又矛盾地覺得有點失落。

然後他看到任辰熙揣著一件褲子,用遲疑的眼神看著他。

「可以請你出去嗎?」

半晌任辰熙悶悶地問,關劭鈞則不解地眨了眨眼。

「怎麼了?」

「我要換衣服。」

悶悶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咬牙切齒了,關劭鈞這才意識到問題所在。

雖然同是男人,換個褲子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關劭鈞卻能完全能理解任辰熙不想在他面前換的心情。

以他們這種尷尬的關係,任辰熙要是不介意,關劭鈞反而要擔心自己在對方心中是多沒有份量存在了。

「我猜今天是棕色格子那件?」

只是在識相地踏出去之前,關劭鈞抓著門把很是壞心地來了這麼一句。

畢竟同住一個屋簷下好一陣子了,任辰熙晾過哪些衣物,他還算是略知一二。

「滾啦你。」

任辰熙也沒讓他失望,一臉不悅地走過來、狠狠關上了門。

 

※ 

在任辰熙忙著更衣、盥洗的這段時間,顏儀霖沒向羅敬賢打聽到多少事,倒是賣了不少任辰熙跟關劭鈞的八卦出去。

「這個真的一言難盡欸,你應該沒見過我們主廚啊,怎麼會這麼問啊?」

……有見過,上禮拜一在餐廳遇到了。」

羅敬賢啜了一口咖啡,接著用十分認真專注的方式說下去。

「阿辰跟我說過他的飯局很麻煩,我以為是職場競爭。可是那天遇到阿辰,我隱約注意到那個Alpha發出示威的信息……他喜歡阿辰吧?」

「哈哈,是沒錯啦。」

「單方面追求嗎?」

「追求就算不上了,因為他還不敢追。」

於是顏儀霖很有耐心地將兩人的關係八卦了一遍。

這種因果關係,羅敬賢當然不可能猜到,聽完也只能讚嘆。

「你可別讓任任知道關劭鈞要追他的事啊,任任會光速逃跑的。」

「嗯,我知道了。」

閒聊至此,任辰熙就從廚房門後出來了。

「啊。任任這邊!」

任辰熙沒有穿Alive的工作服,很快地往羅敬賢坐著的這桌過來。

後來兩人也只聊了幾句、任辰熙收下了羅敬賢的CD,然後羅敬賢就要告辭了。

那件沾了咖啡的外套被羅敬賢留在Alive,羅敬賢說了下次來拿,顏儀霖就把外套拎去掛屋簷下。

 

 ※

關劭鈞發現任辰熙又變成休假日不賴床的作息,起初以為是對方要去探望沈俞儒的關係,後來他想起以前任辰熙在冬天總是特別有活動力,於是他當作無心閒聊地問了對方是不是有原因。

「被冷醒乾脆就不睡了。」

邊在炒鍋裡加鹽加醬、邊流利地翻著鍋中麵條的任辰熙隨口回答。

……冬天的被窩應該很溫暖才對啊?」

「總之我會冷。」

「那來跟我睡唄,保證暖到你不想起床。」

「這就不用了謝謝。」

最近關劭鈞時不時就藉機調戲一下,開玩笑的範疇都在要越界不越界的邊緣,任辰熙這回倒是挺平靜。

既然關劭鈞明言說是要幫他克服心理障礙,他還對這些言語起反應的話也太蠢了。

任辰熙取消了出國留學的計劃──嚴格來說不是全然放棄,為了陪伴沈俞儒,他決定去考隔壁市的大學拿學位、然後再利用交換學生的機會出國。

於是任辰熙回到Alive的工作崗位上,唯一的差別是只要一閒下來,他就會拿起書本準備考試。

這樣的轉折簡直讓關劭鈞喜出望外,順便假以指導功課之名、行培養感情之實,要嘛光明正大闖任辰熙的房間、要嘛就把任辰熙抓去自己房間。

任辰熙語文能力強,數學這科卻是先天不良加上多年沒碰,惡補的狀況只能用淒慘無比來形容,關劭鈞倒是挺有耐心,一題教個十來分鐘他臉上的笑容都沒變過一下,任辰熙推辭不掉對方的幫助,只能在心裡默默計算著怎麼還這該死的人情債。

十二月上旬,一波寒流帶著一波流行感冒病毒降臨大地。

關劭鈞精準地在休假日當天掛了病號,推斷原因是前一陣子為了沈俞儒的事情奔波而忽略了休息跟保暖,同樣勞累的任辰熙有他關照著所以沒倒下、反倒他在事過境遷後,症狀就反撲一樣地湧上來了。

雖然Alpha身體素質很好,可是一但病魔入侵,再強壯的人也只有被折磨的份。

「辰熙,陪我跑個診所吧。」

任辰熙烹煮著稀飯,一旁關劭鈞趴在餐桌上,有氣無力的詢問。

「不知道為什麼,從高三那年開始,我好像每年冬天都要感冒一次,唉。」

關劭鈞感嘆地嘟囊著、邊接過任辰熙用菜末熬的清粥。

雖然不太願意回憶往事,不過任辰熙真的沒有見過關劭鈞病懨懨的樣子。

「我打電話跟師父說一聲今天不過去醫院了,你先吃吧。」

吃完簡單的早餐,任辰熙就騎車載著一副快掛了一樣的關劭鈞往小村的診所去。

冬天的冷風對摩托車騎士簡直是酷刑,不過任辰熙沒空顧自己發冷的手。

「你外套有穿夠吧?」

對著後座那個不去抓把手、整個人掛在他身上的關劭鈞,任辰熙沒跟病患計較,而是擔憂地問了一句。

「嗯,大概吧……

隔著口罩,關劭鈞的聲音模模糊糊地傳來。

或許是冬將軍威力太過龐大,小鎮的診所裡面塞了滿滿的病患。

任辰熙為防中標也沒敢把口罩拿下,陪著關劭鈞在診所等了一陣。

「你的手好冰啊……

輕微發燒的關劭鈞把他的手抓去當冰枕一樣,一下敷額頭、一下捂臉頰。

……看這陣仗估計還要等很久,你還稱得住嗎?」

「撐不住。」

關劭鈞說著頭一歪,人就倒到他肩膀上來。

「肩膀借一下吧。」

任辰熙想起了上次在手術室前等待的時候。

他的手一樣被關劭鈞抓著,只是換成了關劭鈞靠在他的肩膀上、放鬆了身體打著盹。

掌心傳遞來的溫度實在無法忽略,任辰熙開始聽見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接著他用空著的一手揉了揉莫名酸澀的眼角。

因為被依賴著,某種要不得的柔軟情緒瓦解了他一直以來堅持的心防。

就算戒慎恐懼、就算小心翼翼,就算沒有賀爾蒙吸引,自己終究還是喜歡著這個人。

這次又該怎麼撤退?才能退的乾淨、退得不留餘地?

 

 ※

從診所回到Alive後,關劭鈞連晚餐都沒胃口,扒了幾口白飯就吃了藥、早早躺上床休養去。

任辰熙在入睡前特別打了清水跟熱毛巾、繞到三樓看看關劭鈞的情況。對方額頭的溫度依然高得嚇人,一張昏昏沉沉的睡臉卻在他的手覆上額間時醒了過來。

……辰熙?」

「好點了嗎?」

確認了自己的心意後任辰熙自暴自棄了一段時間,但面對病患他還是拿出十足的耐心,壓下心理的警鈴跟彆扭、裝作泰然自若地幫關劭鈞擦去臉上的薄汗。

「不太好,可是看到你就好多了。」

而讓他心緒複雜、百感交集的某位病患不知道是不是被病魔折騰慘了,說出口的話音調模糊且意味不明,任辰熙索性當成自己幻聽了。

「喏,把睡前的藥吃了再睡。」

「好的……

關劭鈞撐著身體坐起,一副隨時會體力不支的樣子讓任辰熙遲疑了片刻、便坐到他身邊攙著他的肩膀、遞上裝著滿滿溫水的水杯。

「可以幫我一件事嗎?」

喝下了藥,關劭鈞沒有馬上躺下,聽起來虛弱乏力的聲音喃喃地問。

「什麼事?」

「笑一個給我看。」

而關劭鈞提出的要求讓任辰熙差點摔了手中的水杯。

……你在說夢話?」

「沒有啊,我很清醒,請給我一個跟太陽一樣溫暖的笑容,我會好的比較快。」

……抱歉,我笑不出來,你想快點好起來的話就早點休息吧。」

認定了對方只是被病魔整慘了想逗自己分散注意力,任辰熙也不覺得惱火,好聲好氣地婉拒了這個莫名其妙的要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