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18)別鬧了

 雖然發起燒來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但才休息了一個晚上,關劭鈞又能活蹦亂跳了。

開店前任辰熙在櫃台整理環境,就被人冷不防從身後一把抱住。

「儀霖,別鬧……

想到方才是顏儀霖在旁邊整理咖啡機,任辰熙想都沒想直接脫口而出。

「啊?我怎麼了?」

顏儀霖的聲音不是從耳邊傳來的,而這個時間會在Alive的人,除了顏儀霖以外就只有……

「是我。體格差這麼多你分不出來嗎?」

任辰熙面無表情的側過頭,只見關劭鈞笑得一臉欠揍。

現在是怎樣啊?居然開始動手動腳了?

「病好了有心情玩了?」

「對呀。」

跟顏儀霖那種撒嬌式的抱法不同,關劭鈞雖然臉上笑得燦爛,手上力道卻是頑固又霸道。

「說真的,今年這感冒恢復神速我都嚇到了啊,作為昨天的回禮,耶誕節跟我出去玩吧。順便幫你慶生。」

關劭鈞幾乎是貼著他的耳朵說話,任辰熙內心匡噹了一聲,表面上還是很鎮定地賞了關劭鈞一肘。

「我不要,大毒窟,請離我遠一點。」

「放心,要是你感冒了我也會負起責任照顧你的。」

關劭鈞總算是放開了手,任辰熙連忙拉開幾個身位的距離。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關劭鈞之所以會乾脆地放手,是因為關劭鈞發現他的耳根出賣了他、悄悄地泛紅。

而一旁的顏儀霖瞇著眼,嘟囔了一句「靠北有夠閃」。

 

 ※

羅敬賢開始頻繁地出沒在Alive,仗著地緣近,加上本人解除婚約後跟家人鬧彆扭冷戰著,一週他總會出現個一到兩次,有時就只是點了杯咖啡坐著寫曲,有時會跟任辰熙或顏儀霖聊天,還有一次假日人就揹了大提琴來、在Alive即興演奏了幾曲。

然後在某個尋常的開店日,不尋常的事情就發生了──顏儀霖帶著Alpha的標記,踏進了Alive的門。

關劭鈞倒是很快認出標記的主人,昨天羅敬賢傍晚才在Alive出沒,顏儀霖是羅敬賢送回家的,比對一下實在不難猜。

……顏大人,你是腦袋被雷劈了?」

「我看他順眼啊不行嗎?順便幫你斬除情敵欸快點感謝我。」

「真是謝謝喔,可是你跟羅敬賢才認識幾個禮拜?」

「的確是沒很久,難得遇到優質好男人,剛好未婚妻吹了,此時不趁虛而入更待何時?」

「重點就是趁虛而入的速度太快了啊!」

任辰熙當然不會注意到標記的變化,是關劭鈞提起他才知曉,知曉之後也是一臉震驚。

「你跟阿賢……在一起?你主動追他的?」

「對呀,任任覺得不妥嗎?」

……也不是不妥,就是、好像太突然了一點……你們是認真的?」

「反正標記不是在發情期做的,未來的事情可以慢慢想,而且標記可以讓他心情穩定,我也剛好省掉抑制劑的開銷,真是一舉兩得。」

「這……是為了不要用抑制劑才接受標記?」

「當然不是啊,就說了我看他順眼嘛。」

「那他對你……

「有興趣。」

邊說著顏儀霖邊用左手做圈、右手手指比了一個極其曖昧的入圈手勢。

「好吧……不過他的家族那邊會不會有意見啊?」

任辰熙扶著額頭,現在他們知道羅敬賢的家族是大企業茶商,才會上演那個利益聯姻的問題,如此重視利益的家族很有可能會棒打鴛鴦,所以任辰熙忍不住要杞人憂天一下。

「任任你忘記我大學哪裡畢業嗎?就優生學角度而言我覺得我可以堪稱全國血統最優秀的Omega啊。」

……啊,也對。」

最高學府醫學系外科的畢業證書。那是多少AlphaBeta就算努力一輩子都達不到的高峰啊?再有什麼意見的話拿出輝煌的學歷擺在那,家人就通通閉嘴了吧。

於是顏儀霖跟羅敬賢談起了戀愛。

然後顏儀霖決定回醫院體系工作。

「現在我有標記了,我看那個死老頭還能不能說出什麼沒有標記的Omega是醫院的災難這種鬼話。」

說也只是說說,他當然沒有要到生父醫院報到的閒心,他的生父至今依然不知道他的身世,他也沒有興師問罪的打算。剛好顏廷文為了沈俞儒的身體狀況選擇搬到市區醫院附近的一處小公寓,顏儀霖乾脆就應聘了那家醫院的急救部門,說轉職就轉職毫不拖泥帶水。

羅敬賢出沒在Alive的時間跟著減少,只有顏儀霖醫院沒排班的日子會兩人一同來訪。

至於到底是來訪還是來約會放閃,這就有待商榷了。

 

※ 

十二月下旬,沈俞儒總算是出院了。

這次的耶誕節在周末,關劭鈞雖然想出門玩樂,最後還是順著任辰熙乖乖開店、應付比平常還要龐大的客流、以及某對沒公德心的熱戀情侶。

耶誕節結束,二十六日是禮拜一,一群人約好傍晚到顏家新搬的公寓去給沈俞儒慶祝出院,順便幫二十七日生日的任辰熙慶生。

二十五日的晚上關劭鈞花了一點時間找顏儀霖私訊、向對方打探可以送任辰熙什麼禮物,結果顏儀霖先是叫他送猛男寫真集、然後加上一句任辰熙比較喜歡看外國帥哥,後來又爆料任辰熙說之前挑禮物送他時說過不想收到他的禮物一事,還接著補上羅敬賢錄了CD要送、你已經徹底輸在起跑點了這等搞不清楚到底是想刺激誰的訊息,讓關劭鈞受到了接二連三的精神打擊。

二十六日這一天,任辰熙慣例地起了一個大早,人在二樓、三樓來來去去加上不間斷的水聲,把關劭鈞從睡夢中吵醒。

「關劭鈞,你醒了嗎?」

反常的是任辰熙居然主動到他房間門口來敲門,關劭鈞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七點半。

「辰熙,現在還很早吧……

邊揉著眼邊打開房間門,他看到任辰熙身上衣服單薄、挽著袖子穿上了另一件工作圍裙,手上抱著三樓走廊的窗簾。

「你要不要洗被子?冬天的陽光不等人,不洗的話窗簾拆給我,你繼續睡。」

……窗簾拆了還怎麼睡啊?」

難得的休假日終於出了個太陽,整個走廊上打著冬日朝陽的光影,令人看著就心曠神怡起來。

知道任辰熙在忙什麼之後,關劭鈞倒是很迅速地打起精神加入家事行列,任辰熙說什麼他就做什麼。

待洗完所有窗簾被褥之後已經九點多了,看著兩人的被子一同沐浴在陽光下,關劭鈞莫名地覺得有種幸福的錯覺油然而生。

趁著任辰熙在被褥上夾夾子固定,關劭鈞從背後一把抱住任辰熙的腰。

「早餐來個法式吐司如何?」

「我不要,愛吃自己去煎。」

「那你想吃什麼?我幫你弄一份。」

「不勞費心,早蒸好饅頭了……放手啊你,不要干擾我工作!」

就算中學時代看慣了同學之間抱來抱去的玩鬧方式、平常也被顏儀霖偷襲成習慣,任辰熙還是沒辦法冷靜看待做出同樣的行為關劭鈞。

顏儀霖可以抱、羅敬賢可以抱,為什麼我不能抱?──當他認真慎重地要求關劭鈞不要再做出同樣行為時,對方一句話就堵了他的嘴,現在仔細想想自己一定是腦子壞了才會沒有斬草除根的堅持到底。

用過早餐之後,任辰熙又開始洗衣服,外套長袖褲子工作服……活像把整個衣櫃都倒進洗衣機了一樣,關劭鈞只好又跟著他忙了一陣子。

就這樣忙進忙出的,時間就來到下午三點。

看著任辰熙一臉很捨不得陽光消失的樣子,關劭鈞只能無奈苦笑著、連忙把他拖出門好去顏家赴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