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19)許願

  

一張大圓桌、豐盛的菜餚。

沈俞儒左手邊總是坐著顏廷文,顏儀霖捎上戀人羅敬賢坐在外祖父身旁,關劭鈞的母親李綺雅這回坐在沈俞儒身邊,關劭鈞理所當然又拉任辰熙跟他坐一塊。

席間任辰熙一直有些戰戰兢兢,因為關劭鈞的母親突然對他很有興趣,隔著自己兒子一直找他聊天講話。

造成這局面的兇手關劭鈞在旁邊看著,注意到任辰熙的不自在,他表面上紋風不動,心裡倒是暗暗偷樂──抵達顏家之前,他發了訊息給母親、告訴母親這個人是他屬意的對象。

看這情況,也差不多該找機會出手了,老是看顏儀霖在那邊耀武揚威秀恩愛多氣人吶。

飯局結束後,任辰熙不知怎麼地就跟顏儀霖、羅敬賢兩人聊在一塊。兩人都迅速地掏出了禮物,顏儀霖送了一雙帆布鞋,羅敬賢則送了兩張新錄的大提琴CD、份量十足。

接著任辰熙跟顏儀霖就去收拾餐桌廚房了,羅敬賢則為了顏儀霖也跑去湊熱鬧,後來演變成羅敬賢在洗碗、顏儀霖樣無尾熊一樣邊黏在羅敬賢背後、邊跟任辰熙聊天,任辰熙收拾了一下鍋子也就沒事做了。

關劭鈞遠遠地看著三人互動、一直找不到空檔切進去,還好因為顏家新居離Alive的路程較遠了,加上關劭鈞要送母親搭火車,一會兒關劭鈞跟任辰熙就得告辭。

回到Alive,時間也晚了。

任辰熙打算洗完澡後馬上就寢,打開浴室門看到關劭鈞又站在他房門外時,頓時又產生了一陣崩潰感。

為什麼這人老愛挑這種時候賭人呢?手上還拿著吉他是怎麼回事?

望著關劭鈞臉上那有所企圖的表情,任辰熙努力裝作稀鬆平常。

「你又怎麼了?」

雖然心中有股不太妙的預感,任辰熙還是搶先開口。

「沒怎麼啊,只是兩分鐘後就可以幫你唱生日快樂歌啦。」

「大半夜的唱什麼歌?去睡覺啦你。」

「讓我唱啦,我知道你不想收我送的禮物,想了很久才想到這招欸。」

「別鬧了,沒別的事的話我要睡了,晚安。」

接著任辰熙就躲進房間,然後非常認真的考慮著要不要把房門上鎖。

隔了一分鐘,他還是沒有聽見關劭鈞上樓的腳步聲。

「唉,不唱的話,用彈的總可以吧?」

門外傳來關劭鈞嘆氣的聲音,接著刷的一聲,輕柔的吉他樂音彈奏著生日快樂歌的旋律、隔著一扇門傳了進來。

這人到底在想什麼啊──房間內任辰熙錯愕了片刻,接著他靠著床鋪,無力地、緩緩蹲坐在地板上、閉上了眼睛。

短短的旋律轉眼又重複了一遍,只是比起第一遍花俏了一些。

雖然他說過覺得吉他的聲音不容易讓人感動,但想到這段旋律是關劭鈞為了他而彈,他就忍不住眼角泛酸,一直以來壓抑的心事逼迫著他的心臟鼓譟,喜歡以及沮喪,兩種情緒在心裡矛盾地並存著。

第三遍,旋律加快、加上大力刷動琴弦帶出的節奏感。

第四遍,樂音乍然回歸第一遍的平靜、樸質,然後每個音漸漸拖長,輕輕柔柔地結了尾。

「辰熙,生日快樂。晚安。」

門外關劭鈞用清晰的聲音說著,然後才上樓離去。

 

 ※

任辰熙破天荒地失眠了。

罪魁禍首算是關劭鈞,可是造成失眠的情緒是來自他的心,所以最後他還是把氣出在自己身上。

天殺的生日快樂。

雖然在冬天他就莫名地容易早起,可是從凌晨到三點始終沒有辦法入睡,最後他索性撇下棉被,到書桌前掏出了準備考試的書本。

就來讀個最催眠的數學吧……任辰熙看了幾個題目後掏出鉛筆沙沙沙地算起練習題,接著不但沒有感到睡意,還因為一個難題卡住了越發無法靜心。

於是他久違的打開電腦,打算利用一下網路解答,在他搜尋的時候,電腦也幫他自動登入社群程式。

然後幾個社群視窗跳了出來。

在社群留言牆上的生日祝賀兩三筆,他索性直接略過,只點出了傳訊視窗。

[弦別斷‧我歸團了又脫團了:阿辰,上線的話跟我說一下你是不是還在國內吧。 ]

這是將近一個月之前的、羅敬賢的離線訊息。

[我男友超帥我超強‧霖:任任,我還是想知道你喜歡關少爺的原因啊。 ]

這也是差不多一個月之前,顏儀霖發的離線訊息。

至於兩人暱稱上追加的詞彙是怎麼回事,任辰熙想了一下也只能苦笑。

雖然羅敬賢看似一臉嚴肅樣,果然會跟顏儀霖看對眼的人不可能正經八百到哪去啊。

[Sloan:壽星,說好的睡覺呢? ]

最後一條,就是關劭鈞的……呃,即時訊息?

任辰熙想都沒想、反射性地登出了社群,可是一會兒他就聽到一陣不妙的腳步聲以及敲門聲。

造成失眠的罪魁禍首不知道為何也醒著,任辰熙現在很後悔昨晚沒有乾脆俐落地鎖上門。

「辰熙?我開門了?」

房間裡燈火通明,光都透出了門縫外,所以關劭鈞肯定任辰熙還醒著,聽他沒有回應,逕自轉動門把、探頭進來。

「還真的沒睡?」

「睡不著只好算數學催眠……你怎麼回事?」

任辰熙把手上的鉛筆一放,裝作鎮定地看向關劭鈞。

失眠了幾個小時,那份異樣的情緒好不容易壓下去,他可不希望在關劭鈞面前再賣自己一次。

「天文預報說凌晨有很清楚的流星雨,我設鬧鐘響想說爬起來看流星。」

任辰熙聽了原因只覺得無言以對。

然後他這才注意到關劭鈞身上穿著外出服。

「既然睡不著,乾脆跟我一起去看吧?還有半小時星星就到。」

關劭鈞笑得很是燦爛。

「還有半小時你現在起來做什麼?我把這題解完就睡了,你自己上樓看吧。」

看流星這活動怎麼聽怎麼曖昧,任辰熙很努力克制著臉上表情不要失態。

「噯,誰跟你說要在頂樓看了,我們開車去山頂的小公園看。剛好你也不吃蛋糕,對流星許個生日願望真是太適合不過了。」

噢,修正一下,原來關劭鈞不只是想看流星而已,還邀他兩個人大半夜開車上山看流星許願。

兩個人、大半夜、開車上山、看流星、許願。

這個人到底在想什麼!這個人到底在想什麼!──幾個時辰前任辰熙才在心裡吼過的話,此刻又被拖出來吼了兩遍。

「走吧走吧,時間不等人啊」

結果他腦袋裡還一片凌亂著、想不出拒絕的話,就被關劭鈞半推半就地抓出房間,宛若上賊船一樣出了門。

Alive的店鋪位在山城的一角,順著蜿蜒的道路上到小山山頂的公園約莫要十來分鐘的路程。

在山路上因為多彎道,關劭鈞開車速度有意地放慢,任辰熙腦袋一片空白地坐在副駕駛座,山路規律地搖搖晃晃,弄得他又開始產生睡意。

人都出來了,現在說什麼都太遲了。自暴自棄地認清了現實之後,任辰熙又閉上了眼睛。

一會兒他聽到關劭鈞叫他名字時,車子已經停在山頂小公園的停車場了。

「風好強啊,你穿這樣會不會冷?剛剛忘了要提醒你拎一件外套了。」

……冷死了。」

他不像關劭鈞全副武裝,出門時他只穿著起床時穿的、保暖程度不高的外套,腳上還踩著拖鞋。車門一開,冷冽的山風就讓他後悔莫及。

早知道應該抵死不從、根本就不應該出門……才這樣想著,下一秒關劭鈞身上那件厚重的連帽大外套就披到了他身上,暖暖地還有餘溫。

再下一秒,連圍巾都圍上來了,淡淡的、屬於關劭鈞的氣息似有若無地進入鼻腔。

任辰熙腦中不受控制地想著要是自己是Omega,現在一定會發生慘案……不,大概早就發生慘案了吧,不可能拖到這種時候的。

……你怎麼辦?」

「我車上有備著一件。」

任辰熙不知道的是打從沈俞儒手術那一次借穿了關劭鈞的外套後,關劭鈞就福至心靈地養成了出門必帶備用外套的習慣。

接著任辰熙萬分傻眼地看著關劭鈞從後行李箱拿出一雙未拆封的襪子遞給他。

……幹嘛?」

任辰熙沒有伸手去接。

「腳會冷吧?之前買了兩雙一直忘了帶下車,這雙你拿去穿吧。」

關劭鈞邊說邊動手拆起襪子上的標籤。

「穿襪子又穿拖鞋很像神經病欸。」

「反正這裡也沒有別人……別動。」

說著關劭鈞,突然就蹲下身、一把抓起任辰熙的腳取下拖鞋、動作輕柔地套上那雙深色的襪子。

「走吧。」

任辰熙又呆滯了幾秒才反應過來要下車,關劭鈞衝著他微笑,害他臉上本來原本不著痕跡地微微發熱,這下熱度火速地蔓延至全身。

無法控制的悸動在心上蔓延,然後他看見關劭鈞似是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

任辰熙立刻把臉別向一旁。

糟糕了。

就算天還沒亮、就算他戴著眼鏡、就算他半張臉都埋在圍巾裡……鬼都看得出來他臉紅了吧。

……來,這邊。」

像是察覺了他的彆扭,關劭鈞輕鬆地笑了笑就拉著他的手臂,兩人在離車子數十步外的石椅坐下,淡化了方才的曖昧舉動。

同時一道流光就在眼前閃逝、墜落在地平線。

「開始了。」

關劭鈞一手指著前方,一手順勢摟著他的肩膀。

「壽星,許個願吧?」

滿天星斗點綴的天幕上幾個光點相繼出現、畫出一道晶亮的線條之後慢慢消失。

十來分鐘之後,天空才回歸平常那般群星閃爍,沒了流星的動靜。

任辰熙垂下了眼睛。

關劭鈞不打算起身,他就跟著枯坐。

許願什麼的,他完全沒有靈感、也沒有心情。

他腦海裡萬分抗拒的看流星之行,不過如此而已。

不管關劭鈞做什麼,最後總是能穩穩地踩在友誼的底線上,偏偏自己這一陣子又會為那些快要逾矩的舉動心神不寧。

這樣的自己真的、十分可笑啊……快點把心防找回來吧。任辰熙心不在焉地任思緒飄著,幾乎又要睡著的時候,臉頰卻突然被什麼啄了一下。

那好像是一個吻,肇事者特意拉開圍巾,輕描淡寫地吻在他的臉頰上。

任辰熙屏住了呼吸,不敢置信地看向身旁,而關劭鈞無辜地笑了笑,眼神卻有些複雜。

「風好冷,我們回去吧。」

任辰熙還困惑著對方眼底的訊息,關劭鈞先站起身、輕拉了他一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