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20)困惑

  

回到Alive後關劭鈞馬上又出發去早市,任辰熙回到房間裡把腳上那雙新襪子洗了,倒回床上卻再也睡不著。

那個搞不清楚是幻覺還是真有其事的吻,像是一顆偌大的石磚投進心湖,不只漣漪不息,還激起串串水花。

如果是真的,關劭鈞為什麼這麼做?

如果是假的,自己可以去死了。

兩個念頭在心裡拉鋸,任辰熙當然沒有勇氣求證,而一整天下來沒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於是他幾乎認定了那只是自己的幻覺。

很快地日曆又翻過了一頁、他則再度失眠了一晚。

雖然到了冬天他就很容易覺得身體發冷而逼自己早起活動,但是身體選在子夜醒過來之後就打死不肯入睡這種事情以前根本沒有發生過。

睡眠品質下降的結果,就是工作時任辰熙沒來由的心中一團火般煩躁,但是眼皮卻重到彷彿隨時會掉下來一樣。

面對客人時他還是做足了笑容以及精神,而回到櫃檯時則頻頻感到睏倦。

下午,山區突然降起了大雨。

寒流來襲、低溫特報的訊息在各大媒體頻道上輪流播放,Alive除卻午間的三個客人外就再也沒有人到訪。

下意識地用抹布把吧檯擦過一兩遍之後,任辰熙才覺得閒著也是閒著,於是拿出了數學參考書、戴上眼鏡慢吞吞地算起題目。

因為沒有客人,天色一暗下來,關劭鈞就接上筆記型電腦、佔據吧檯附近的一張餐桌製作程式,順帶瀏覽了一下網頁。

「天,今晚溫度驟降十二度啊?」

話語沒有得到回應是意料之中,不過他抬頭一看,只見任辰熙已經闔著眼、趴在數學題本上。

於是關劭鈞立刻湊過去把自己的外套覆到對方肩膀上。

這回任辰熙就沒有睡太沉,雖然關劭鈞的動作很輕,在他打算替任辰熙摘眼鏡時,任辰熙就眼皮一跳、醒了過來。

茫然地看了關劭鈞一眼後,任辰熙揉了揉眼睛。

「氣溫降了,別在這睡。」

……嗯。」

應聲後任辰熙撐起身,雖然睡眼惺忪,卻一副還要跟數學習題戰下去的架式。

「精神不好也別算數學,沒有效果啊。」

「不算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你要不要乾脆去休息啊?我看你這兩天臉色不太對,晚上都在偷偷用功嗎?」

……並沒有。」

任辰熙掩飾著呵欠,也不打算讓關劭鈞知道他這兩天頻頻失眠,天知道對方又會做出什麼讓他想逃之夭夭的事情呢。

「看樣子晚上肯定沒客人的,我先關店門好了。」

關劭鈞說著就抄起雨傘走出庭院、把店門鎖了個結實。

就這麼不到三分鐘的折返,他又看見任辰熙支著頭、打起盹來。

「辰熙,上樓睡吧。」

他貼在任辰熙的耳廓旁低聲說話,這回任辰熙像是觸電一樣身體一震,過度反應地跳下吧台的座椅。

……我去弄晚餐。」

意識到自己又反應過度,任辰熙臉上一陣紅又一陣白,連忙找了個理由逃跑,關劭鈞連忙抓著他的手攔住他。

「別忙了,我來煮。你要是邊切菜邊打瞌睡多可怕,手指頭還要不要啊?」

關劭鈞邊說邊象徵性地捏了一下他的手指,看到他神情變得不自在,才放開他的手。

「好啦,你看要不要先去洗個澡打起精神?等等教你解那幾題三角函數,保證算完之後一夜好眠。」

任辰熙遲疑了片刻就敗給對準備考試的上進心,接著點點頭就轉身上樓。

一會兒任辰熙盥洗完,踏出浴室時關劭鈞正好將兩人份的簡單晚餐端到了二樓的小客廳。

「樓下門窗我關好了。」

「嗯。」

擺在茶几上的是一碟川燙的青菜、一碟碎肉炒青椒,兩碗白飯。

先在沙發上坐下的關劭鈞遲遲沒有動碗筷,任辰熙在他對面坐下、端起碗,他才開始夾了一口菜。

那口菜卻是直接放入了任辰熙的碗裡。

「快吃吃看,然後稱讚我。」

……喔,好厲害喔。」

一方的調笑就被另一方的冷淡化解了。任辰熙從頭到尾垂著眼,視線範圍幾乎只有自己的碗,吃完之後任辰熙要下樓洗碗,又被關劭鈞攔住。

這次的理由是手這麼冰別碰冷水。

任辰熙下樓本來就跑不過關劭鈞,碗盤被打劫一樣地搶去洗了之後,他只好繼續面對他的考試。

有種被照顧著一樣的錯覺啊。

後來任辰熙就裹著毯子窩在沙發上算題目,關劭鈞洗過澡之後就抱著筆記型電腦擠在他旁邊,時不時湊過來指點個一兩下。

氣溫下降使得思考都跟著遲緩,聽關劭鈞講完某個題目後,任辰熙邊寫著類題邊開始覺得眼皮沉重。

「辰熙。」

……嗯?」

「想睡就回房睡。」

「嗯……

原本想著閉一會兒眼睛,隱隱約約聽到關劭鈞好像叫了他的名字,他也只模糊地應了聲。

這幾天的失眠太要不得了,能睡就要睡啊……抱持這樣的想法,任辰熙渾渾噩噩地靠著沙發就睡。

這次他就沒有察覺到身旁的關劭鈞闔上電腦、伸手摘下他的眼鏡。

 

 ※

次日任辰熙醒來,意外地覺得身體暖和、精神充足。

但是當他發現自己又躺在關劭鈞的床上時,精神充足就成了驚恐無比。

關劭鈞人不在房裡,但棉被上令人心跳失序的淡淡氣息環繞著他。

因為天候不佳,窗外還是一片灰暗,辨別不出時間。任辰熙看到電腦桌旁的時鐘,頓時被顯示的時間嚇茫了。

上午十點三十二分,平常這個時間早都該準備開店了。

原本一團混亂的腦袋頓時只剩下工作這個念頭,任辰熙馬上跳下床,條件反射地摺好被子後一刻也不停留地踏出關劭鈞的房間、一拐一拐地下了樓梯。

「早安呀。」

他匆匆忙忙地完成盥洗,換上工作服來到一樓時,廚房內關劭鈞已經穿上烘焙用的服裝,烤箱裡傳來麵粉製食物的香氣。

……早。」

工作為重,任辰熙匆匆應了聲,連忙就踏出廚房、去打點店面。

窗外雨還是持續著,暫時也沒有客人登門。

店面就緒之後,任辰熙稍稍鬆了一口氣,然後他這才有空去回想起自己起床的地點不對。

怎麼回事?昨晚自己好像是睡在二樓的沙發上吧?關劭鈞把他抱上來的嗎?明明自己房間門也沒鎖,為什麼……

「辰熙。」

關劭鈞踏出廚房,一盤蛋餅端到了他面前。

「吃點東西吧。」

「謝謝……抱歉我睡晚了。」

此刻面對關劭鈞,他又產生了一種難以言喻的窒息感。

「有睡飽最重要,這兩天看你沒什麼精神,考試壓力大嗎?明明還有半年啊?」

哪壺不開提哪壺,罪魁禍首就是你啊!任辰熙在心底哀號著,關劭鈞卻抓起他的左手,一下捏掌心一下摸手腕,害得任辰熙頓時全身僵硬。

「你幹嘛?」

老半天他才聲音微弱地吐出三個字。

「沒事,昨晚發現你體溫很低,我以為你感冒了。」

「平常就這樣了。」

關劭鈞臉上神情看起來很認真,但正因為如此,任辰熙更沒有辦法平心靜氣。

難不成就因為體溫低才把他帶去自己床上睡嗎?這什麼邏輯啊?離病人越遠越好不是常識嗎?

「知道原因嗎?」

「嗯,檢查過沒什麼問題,儀霖說是肌肉太少,發熱效率低。」

更大的原因是心理壓力,但任辰熙想了想還是省略了這一項。

他的心理壓力來源很多,撇開求學時代不談的話,以前是Alive,現在是Alive加上關劭鈞。

「反正活動一下就會好了,沒事的。」

「所以你冬天會冷醒是這個原因?」

……嗯。」

推估關劭鈞只是關心自己的身體狀況,任辰熙稍稍鬆懈了一下神經。

「那你晚上還是跟我睡吧。」

而關劭鈞下一句話馬上讓他鬆懈的神經直接繃緊。

「別說笑了。」

此刻任辰熙腦中又掙扎了無數次到底要不要堅定地要求對方保持距離。

「我是說真的。」

關劭鈞此刻還抓著他的手,專注的眼神讓任辰熙覺得氣氛非常不對。

「辰熙,我……

關劭鈞正要說點什麼,圍牆外卻傳來一陣車聲。

滂沱大雨中,羅敬賢的車子開進了Alive的庭院。

於是關劭鈞煞住了言語、放開了任辰熙的手,心裡懊惱著這時機怎麼如此的不湊巧。

「任任,好久不見!」

顏儀霖蹦蹦跳跳地踏進來,馬上撲到任辰熙身上。

「好久不見……

任辰熙任由顏儀霖抱了一會兒,隨後羅敬賢也踏進來了。

「想說這兩天應該不太會有客人,所以就過來打擾了。咦?關少爺你臉上表情好像很不爽欸?怎麼了嗎?」

「沒怎麼啊,羅大哥你不介意看他跟別人摟摟抱抱嗎?」

因為羅敬賢年紀稍長,關劭鈞後來就這麼稱呼對方。

「我不介意。」

羅敬賢平淡地回答。

AlphaOmega的佔有慾哪去了?」

關劭鈞多說了一句,依然神色不善。

「他跟阿辰本來就是朋友,別人的話我就介意了。」

羅敬賢倒也沒有因此覺得不悅,在顏儀霖的貼心解說下他很能體會關劭鈞為什麼有這般反應,所以只是不冷不熱地回答。

「是你介意我抱任任吧?敢承認嗎?」

「敢啊,我超介意的。」

「唉唷喂,你看你看威壓都跑出來了,對Alpha就算了對一個Omega放威壓至於嗎你?好啦好啦任任還給你啦大醋缸。」

說著顏儀霖就放開了任辰熙,轉而去抱住羅敬賢。

任辰熙還對那幾句奇怪對話困惑著,背後關劭鈞卻將他攔腰一把抱住。

「你幹什麼……

「對付閃光的最好辦法就是閃回去。」

「不要鬧……我去拿茶具,兩位請稍等一下。」

任辰熙一臉彆扭的拉開關劭鈞的手就回到櫃台,顏儀霖觀察著兩人之間的氛圍,趁著任辰熙在忙的時候,他對關劭鈞一挑眉。

「說了?」

意味不明的言語音量不大,任辰熙沒有聽到。

「還沒,剛剛差點要說了。」

關劭鈞倒是知道顏儀霖在問什麼,語帶不悅地回答。

「我們來的不是時候啊?」

……算了,我再找機會就是了。」

剛好在此時又有兩個客人踏進Alive,羅敬賢跟顏儀霖找了位置坐下,任辰熙回到了櫃檯服務的工作崗位上,關劭鈞冗著也是冗著,乾脆就在羅敬賢旁邊拉了張椅子坐下。

進來的客人也是一對情侶,男女都是Beta,點了餐之後就陷入兩人小世界、甜言蜜語、互相餵食旁若無人。

「不愧是熱戀中的情侶啊……真腦殘。」

顏儀霖小小聲地評論,但下一秒他卻一臉幸福地吃下羅敬賢地過來的一小口蛋糕。

「你要不要先反省自己一下啊顏大人?」

關劭鈞無奈地吐槽,然後慎重地覺得自己坐這真的不是什麼好選擇。

「我回廚房去了,兩位慢聊啊。」

看著自己做的點心淪為兩對情侶的調情道具,主廚大人感覺非常不甜蜜。

哪天任辰熙才肯跟他玩這種閃死人的遊戲呢?真希望那一天快點到來……不過依任辰熙的個性,恐怕玩不成。

啊,一閃神都忘了任辰熙不吃甜的,太失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