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21)告白

 或許是因為元旦到來的關係,雖然天候不佳,門可羅雀這種事意外地沒發生在今天的Alive

客流不算太多,任辰熙還是有空閒可以聽顏儀霖講醫院的事,以及沈俞儒的事。

羅敬賢跟顏儀霖在傍晚就告辭,晚上Alive又開始冷清,八點初頭關劭鈞就決定提前打烊。

一打烊,任辰熙就立刻溜回房間。

Alive的三樓也有浴廁,關劭鈞盥洗過後刻意到二樓沙發區打開電腦,方才在洗澡時他有留心過樓下的聲音,任辰熙在他洗澡的時候也進了浴室,他快速洗好澡、下到二樓來時,二樓的浴室卻已經空空如也。

不知道究竟是巧合還是刻意逃避讓關劭鈞有點不知所措,原本已經醞釀好要告白,卻又因為任辰熙的舉動而躊躇。

在山頂上偷親任辰熙的臉那次,他差點就要說出口了,但面對任辰熙的視線,告白的話語又吞了回去。

真不知道七年之前任辰熙到底用了多少勇氣才把那句喜歡說出來啊……心不在焉地瀏覽了一下網頁、回覆幾個社群上的留言後,關劭鈞長吁出了一口氣。

他真的很怕任辰熙的答案是拒絕,只能在腦中一遍又一遍模擬著要怎麼表達這一份心意,越想心裡越不踏實。

若是現在不說,要等到何時才說呢?

你是Alpha,有骨氣一點。

幾個聲音在腦中盤旋著,想到這,關劭鈞趴的一聲闔上了筆記型電腦,一副從容就義的樣子站了起身。

剛好任辰熙也從房間裡踏了出來,一見到關劭鈞,任辰熙就露出了不太自在的表情,關劭鈞也愣了一下。

「你用電腦怎麼不回房間?」

任辰熙倒是難得地主動開了口。

「因為我發現沙發有種吸引人的魔力。」

關劭鈞語調輕鬆地回應,但方才醞釀好的氣勢就在一瞬間前功盡棄。

看著任辰熙走下往一樓的樓梯,關劭鈞沒有跟下去,站在原地唾棄了一下自己的窩囊。

一會兒任辰熙走上來,手上多了一本數學講義。

……今天的題目還沒算?」

因為知道任辰熙制定了每天算十題數學的計劃,關劭鈞這麼問。

「嗯。」

任辰熙邊說邊就在關劭鈞身邊坐下,只見他從講義中抽出兩張佈滿計算式的紙張及鉛筆、墊在講義上就開始解題。

所以這樣是沒有要躲自己的意思嗎?關劭鈞心裡來來回回推測了幾遍,後來得到的結論是任辰熙可能只是要就近求教。

於是關劭鈞就沒說話,默默在任辰熙身邊坐下、又打開電腦、往複雜的界面中流利地輸入程式碼。

許久之後,任辰熙才摘下了眼鏡、稍稍揉了揉眼睛後從沙發上站起身,連帶伸了個懶腰。

「算完了?」

「算完了。好難得沒遇上不會的題目啊。睡啦,晚安。」

「等等、我有話想跟你說。」

關劭鈞邊說邊覺得緊張的情緒占滿胸口,任辰熙聞言不置可否、靜靜望著他。

……說什麼?」

數秒的靜默之後,任辰熙才眨了眨眼、催促他開口。

「呃,該怎麼說呢,已經是好一陣子之前的事了,我一直不知道怎麼說才好,可是不說又怕來不及。今天早上的時候原本想說,可是卻被顏儀霖他們打斷……

「你到底要說什麼?」

聽關劭鈞講了一串都是語無倫次的廢話,加上關劭鈞的眼神跟語氣聽起來太奇怪,任辰熙也跟著忐忑了起來,乾脆地打斷了對方。

「我要……等等,可以先答應我,不管我說了什麼,你都不會逃跑嗎?」

「我是能跑去哪?」

任辰熙悶悶地回答。事實是就算他想跑,他的腳也不允許他跑多遠。

「說的也是,哈哈。」

關劭鈞暗暗吸了一口氣,接著他抓起任辰熙的手。

「我喜歡你。」

第一遍出口的話語帶著些微的抖音及中氣不足,有那麼一瞬間關劭鈞真覺得自己遜斃了。

……蛤?」

面前的任辰熙不意外的愣住了,趁著這個間隙,關劭鈞再次深呼吸,然後把告白的話語整理好、再次說出口。

「辰熙,我喜歡你,可以跟我交往嗎?」

聽清楚了告白的話語,任辰熙整個人呆滯了片刻,然後甩開關劭鈞的手。

「你不要開這種玩笑行不行!」

「我不是在開玩笑,在你說要出國的時候,我才搞清楚原來我一直想找到你是因為我喜歡你。」

關劭鈞的聲音有些急切,任辰熙則反射性地退開了幾步。

「你明明說過,是朋友……所以……

他想起他說要出國那一陣子,關劭鈞表現出來的奇怪態度,以及在那之後各種意味不明的舉動。

搶著做早餐、死皮賴臉的邀約、看似只是展示友好的體貼、逮到機會就出手的摟摟抱抱、不知道是幻覺還是現實的吻……

是因為喜歡,才做那些事情的。

想通了這一點之後,各種複雜的情緒分沓而來、撕開他心中一直以來壓抑的部分,說不上是憤怒還是別的,任辰熙只知道此時此刻他只想躲得遠遠的,好平復這太過極端的情緒湧流。

「說好不跑的。」

要比速度他當然敵不過關劭鈞,這幾步的距離馬上就被關劭鈞拉近,而他被從背後擁入懷中。

「放手……

他的聲音弱了下去。

「不行。」

「你……

「我喜歡你。」

關劭鈞的聲音就貼在他的耳邊,放柔了的語調彷彿麻藥一樣讓他頓時動彈不得。

「高三那一年我常常夢到你,然後在夢裡面以為自己找到你了,醒來卻發現是窮開心。我是笨蛋,明明那個時候我也喜歡你,可是我卻蠢到在這裡遇到你了,卻還是沒有搞清楚原來我對你的感情是愛情。我也很氣自己這麼蠢啊,但是比起這個,我更不甘心好不容易找到你,卻得眼睜睜地看著你離開。」

聽著嘆息也似的話語,引起一股酸楚的感受,從心臟深處傳來。

關劭鈞此時才鬆開懷抱,站到了他跟前、雙手按在他的肩膀上。

「對不起,我一直拖到現在才有勇氣說。辰熙,我喜歡你。」

酸澀的感受一直湧現、蔓延到了眼角,於是任辰熙不知所措地別過臉。

一陣尷尬的沉默。

原本還在心裡拚命想著還能說什麼,但看到任辰熙的表情,關劭鈞止住了言語。

緩緩地往任辰熙靠近了些許,厚實的手掌撫上任辰熙的臉,他想也不想,就吻上了對方的嘴唇。

屬於另一個人的柔軟與氣息就在唇瓣上交會。

一開始任辰熙嚇茫了,但很快身體就反射性地擠出力氣、推了一下關劭鈞的肩膀。

近在咫尺的、關劭鈞的雙眼直勾勾地瞅著自己,於是任辰熙紅著臉垂下視線,一手死命摀著嘴唇。

「我先去睡了,晚安。」

「辰熙,等一……

任辰熙用幾乎是落荒而逃的方式脫身,而戀愛經歷零蛋的關劭鈞還正在拚命運作著腦袋、思考著如何走下一步。

望著任辰熙迅速關上房門,他腦袋也跟著當機──好不容易說出了喜歡,可是任辰熙的回答呢?

雖然很想敲門把任辰熙抓出來問個清楚,可是不確定的不安感覺在一瞬間佔據思緒。

看見任辰熙的房門下還有燈光,關劭鈞索性在樓梯口坐下,打算等待看看對方會不會出房間。

而他沒有料想到的是向來體力充足、熬夜只是小事一樁的自己,居然就在原地睡著了。

 

※ 

任辰熙又失眠了。

自己居然被關劭鈞告白了、兩人還接吻了。

留在嘴唇上的溫潤觸感好似消都消不掉,舌尖被觸及的那一瞬間變成一段訊息在腦子裡不斷重複,像是魔咒一般,好幾次他狠狠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然後確定自己不是在夢遊。

心臟劇烈跳動著久久沒有平復,但並非全然只是悸動,某些被他強制隱沒在時間洪流中的情緒反撲湧上,年歲釀造過的傷感依然痛得令人幾乎要止住呼吸。

躺在床上半夢半醒、渾渾噩噩、任由眼淚在自己的眼角風乾了又溼透,就這樣直到天亮、鬧鐘響起。

星期六,今天是一年的最後一日……

工作還是要做,勉力從床上爬起來之後,他抹了抹眼角。

好不容易收拾好心緒踏出房間,看到關劭鈞坐在樓梯口、頭靠著牆一動也不動時,任辰熙嚇了好大一跳。

對方沒有因為他靠近而醒來,輕輕的呼吸聲非常規律。

這是在演哪齣?

真的在睡覺?

就因為對方這般舉動,一種暖暖的情緒混著酸澀湧了上來,念及此任辰熙忍不住壓了一下自己的鼻樑,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

見關劭鈞沒有醒過來的意思,任辰熙連忙溜去浴室把自己臉上那些不淡定的痕跡湮滅證據。

今天好像該補材料了啊……這時間其實也不早了,猶豫了一下任辰熙才鼓起勇氣湊近樓梯、呼喚關劭鈞的名字。

聽到他的聲音,關劭鈞倒是很快的動了一下、睜眼醒了過來。

「辰熙……

然後不分由說就將他一把抱住。

「現在幾點了你知道嗎?」

被抱住的瞬間任辰熙不自然地僵了一下,然後手忙腳亂地想掙開關劭鈞的箝制。

「啊?居然天亮了?」

發現窗戶外透著晨光時,關劭鈞默默在心裏反省了一下,但是手上還是沒有放過任辰熙的意思,反而還越抱越緊。

「所以說你該去補材料……喂!」

「等等,辰熙,你還沒有給我答案。」

「什麼答案……

「我喜歡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簡直像是胡攪蠻纏一樣的追問,任辰熙卻很挫敗的發現自己臉也熱了、心跳也搶拍了。

「辰熙,你喜歡我嗎?」

見他沒有回應,關劭鈞才鬆開了懷抱,雙手拉著任辰熙的手臂,一臉慎重地把問題重問了一次。

對於關劭鈞的問題,雖然他心底鼓譟著、答案也清晰可辨,但他不知道該不該誠實點頭。

「我不知道。」

雖然這半年來自己偶爾會反應過度露出破綻,但任辰熙還是給了這種求蒙混過關的答案。

「請給我一點時間想想。」

邊回答他邊掙開關劭鈞的手,向後退了一步。

「在想清楚之前,可以請你先跟我保持距離嗎?」

說出這句話時他差點就挨不住對方凌厲的視線,但他還是穩住了聲音、堅定地提出要求。

而他的話一出口,關劭鈞就瞇起了眼睛,彷彿有某種危險的氣息發散了出來。

「好吧,那請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麼?」

「不要滿腦子只想著怎麼拒絕我啊。」

關劭鈞一臉認真地說完,接著不等他反應就站起身。

「時間有點不夠,等等跟我一起出門補材料吧。」

他說完就轉身上樓,而任辰熙怔愣了片刻之後輕嘆一聲,就回房間翻出外出服換上。

補材料之行結束後,離開店時間不到半小時,任辰熙連忙補煮兩人的早餐,關劭鈞則開始著手做茶點,兩個人一起待在廚房裡,任辰熙拚命閃躲對方的視線,卻在避免尷尬的閒談中透露了自己最近頻頻失眠的訊息。

「明明睡我床上就可以睡得很熟啊?說真的,為了你的身體健康著想,晚上跟我睡吧。」

看到關劭鈞那一臉曖昧的笑意,任辰熙非常想把自己就地正法。

……你的早餐。」

將剛起鍋的蛋餅往工作檯一放,他就迅速躲到櫃檯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