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23)賭酒

 週五,寒流威力達到高峰,六日氣溫回升極少。

整個假日店裡客人都稀稀落落,關劭鈞乾脆占了一張餐桌擺上筆記型電腦寫程式,任辰熙也獲得了充足的時間算數學。

週日傍晚的時候顏儀霖跟羅敬賢又來訪,兩人看上去比起前些日子更加情意綿綿、令人不忍直視。

「過年期間Alive會休假吧?一起出去玩如何?」

兩人的來意是旅行邀約,據說顏儀霖抽中了醫院年終摸彩的大獎,獎項內容是國內一家旅遊勝地的溫泉大飯店住宿券,可住兩夜、而且相當令人玩味的是這獎給了兩間雙人房。

於是在空曠的店裡,四個人圍著一張桌子觀賞顏儀霖手上那堆飯店、旅遊景點的資料。

「這是Double dating的意思?」

「對。」

顏儀霖毫不顧忌地點頭,像是已經認定了關劭鈞跟任辰熙是一對一樣。

「我當然好啊,可是辰熙……

關劭鈞不禁有些遲疑地望向任辰熙的方向。

「我無所謂。」

任辰熙面無表情地回應,但聽起來實在很不像真的無所謂。

「那就成交啦。」

顏儀霖倒是很敢順著任辰熙的話接,這點關劭鈞只能暗嘆這世界果然是一物剋一物、一山還有一山高。

「所以任任你跟關少爺睡一間房沒有問題囉?」

而且這個一山高還不忘多捅一刀。

「我可以睡地板,沒有問題。」

任辰熙一臉木然地回應。

果然不是真的無所謂啊……關劭鈞在心裡暗暗嘆息,手藏在桌巾底下悄悄伸過去抓過任辰熙擱在膝蓋上的右手。

任辰熙正要開口叫對方放手,關劭鈞卻攤開他的掌心、用手指在上頭緩緩寫下「不准睡地板」五字。

見任辰熙沒有反應,他接著又寫下「I LOVE YOU」的字樣,然後用自己的雙掌握住、不讓任辰熙抽回手。

「第二天早上就到瀑布區,這邊的森林步道很好走,大概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就能走完,途中會經過的景點有……

顏儀霖繼續介紹景點安排,然後他發現面前的任辰熙神色僵硬地看著關劭鈞,後者則回以一個無賴的微笑。

「你們兩個在幹嘛?」

顏儀霖停下了解說,用相當玩味的視線看著眼前兩人。

「沒有啊,你繼續。」

關劭鈞若無其事地笑了笑,任辰熙則趁機抽回了自己的手、默默祈禱著臉上的熱度快點消退。

一趟旅遊就這麼敲定了,接著顏儀霖拿出了幾瓶酒。

「這是要幹嘛啊……

看著那陣仗,關劭鈞納悶地問。

「我的新年新希望,今年一定要灌醉任任。」

而顏儀霖像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一樣,總是能說出一些令人絕倒的話來。

……我該怎麼吐槽呢?你的新年新希望會不會太奇特了?還有拿手術刀的人能碰酒嗎?」

「手術刀什麼的沒在怕啦老子這一陣子休假,以往每次找任任賭酒都是我先倒所以很不甘心啊,關少爺你應該欣然加入放倒任任的行列才對吧?吐什麼槽呢?」

「可是……

「放心啦,我是不知道任任酒量好不好,可是他的運氣好到令人髮指,你玩過一次你就不會想要手下留情了。」

「什麼……羅大哥也要參一腳嗎?」

「我等等要開車。」

羅敬賢一句話就完完全全地替自己開脫了,關劭鈞雖然懷疑他是樂得等著收拾醉酒的顏儀霖,不過並沒有開口。

「總之任任你敢接受挑戰吧?」

「我說不敢你也不會放過我吧?這是最後一次行嗎?你一個外科醫師真的不適合這樣玩啊……

令關劭鈞意外的是任辰熙沒有拒絕的意思。

「可以啊,那麼關少爺你可要加把勁了。」

「干我屁事喔……

然後莫名其妙的划酒拳大賽就開始了,玩法是最輸的罰酒,關劭鈞莫名其妙就被攪了進去。

一開始關劭鈞還心存不安,五趟下來他自己被罰了三杯,顏儀霖被罰了兩杯,任辰熙則好整以暇地幫忙斟酒時,那點不安完全拋到了九霄雲外去。

「你看吧我就說任任運氣好到令人髮指!」

「嗯,我見識到了。」

「所以我們一定要聯合起來放倒他!改規則改規則,最贏的挑一個人喝!」

「喂……

瞄了一眼在一旁練起大提琴、彷彿事不關己的羅敬賢,任辰熙只能苦笑,然後無辜地贏下了第六輪划拳。

因為心裡知道顏儀霖的酒量不算好,所以他先把酒杯遞給了關劭鈞。

「喔,這是怕了我想先把我放倒的意思?」

接過酒杯的時候關劭鈞挑眉,然後豪邁地一飲而盡。

「不穩定因素應該要先行排除。」

任辰熙平淡地收回了空酒杯。

「我就不信這規則灌不到你,再來!」

這輪的贏家是顏儀霖,他笑得一臉燦爛地把酒杯斟到最滿,然後送到任辰熙跟前。

又過了五輪,任辰熙被罰了兩次,關劭鈞則又被罰了三次。

「為什麼我有種等等會是我第一個倒的感覺?」

喝下第七杯酒後關劭鈞已經覺得頭腦隱隱有些昏沉,於是他不敢再用豪飲的方式喝下。

「誰叫你都猜輸啊!真是找了個不靠譜的戰力,早知道也叫阿賢加進來。」

玩了十輪才送任辰熙兩杯酒,顏儀霖覺得非常不滿意。

「阿賢要開車吧……

「我可以玩一局。」

原本在一旁好好拉琴的羅敬賢突然湊了上來,接著輕鬆地完勝三人、把酒杯交到任辰熙手上。

「原來羅大哥才是真正的大魔王嗎?」

「我家阿賢真是風流倜儻、英俊瀟灑!」

……唉。」

任辰熙嘆口氣,然後緩緩地飲下酒水。

下一輪,關劭鈞終於得了一次勝利,結果斟酒要遞給任辰熙的時候看著任辰熙那一臉木然的表情,關劭鈞突然心軟、只斟了半杯,這樣的舉動立刻被顏儀霖無情地嘲笑了一番。

當然任辰熙接過這杯酒時內心各種複雜難解的情緒沒有人會知道就是了。

又過了三輪,這三輪通通都是關劭鈞遭殃之後,他果斷地放下了酒杯。

「我到極限了,剩的你們玩吧。」

「什麼跟什麼啊?大少爺這樣就不行了?是不是Alpha啊?」

「識時務者為俊傑,好男人要懂得適可而止。」

「明明還能這麼清楚的講話最好是你醉了啦!給我起來!」

關劭鈞也不管顏儀霖抗議,人就直接趴到了桌上裝死、對那些言語充耳不聞。

接下來的進展就非常快速了,五回合之內任辰熙罰了一杯,顏儀霖則接下四杯酒,然後妥妥地被放倒。

平常大剌剌慣了的囂張人物醉酒之後倒是很無害,嘟嚷著再來一次就倒在桌上。

任辰熙默默地塞上瓶蓋,羅敬賢就湊過來收拾桌面。

「你的運氣還真是讓我開了眼界啊。」

「只是小幸運而已,這種幸運不如不要有吧。」

他其實更寧願自己的運氣能在其他地方體現。

「阿賢,我很好奇他是怎麼說服你讓他玩這齣的?」

「說來話長,其實他接受醫院安排轉內科了,沒機會拿手術刀了在鬧脾氣呢。」

「科別可以說轉就轉喔?」

「他當初上大學時聽教授的建議多修另一科,補實習一下就可以轉過去了。大家對於Omega當外科醫生的不信任度還是有點難以破除,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啊,不過考量到Omega的生理狀況,這樣安排其實也不是壞事。」

……唉,也是。」

想著顏儀霖那個個性跟境遇,以及連身為Omega的性別都阻止不了的優異能力,任辰熙也只能嘆氣。

這麼一個又聰明又獨立自主的人,可以帶著滿滿的自信去選擇伴侶,跟自己真是相差天南地北、令人艷羨。

「所以你有試過把自己灌醉嗎?至少要知道自己的酒量到哪?」

羅敬賢抱起了醉倒的顏儀霖,離去之前又問了一句。

「沒有,不過要是再多喝個兩杯,我大概也不行了,現在就有點覺得腦袋昏昏的不太好受。」

「那我告訴儀霖你認輸了?」

「嗯,也好。他那個個性,你多擔待些吧。」

「不會,我挺喜歡的。」

「看得出來。」

「你也可以把握一下喜歡你的人。相信我,雖說樹多必有枯枝,但是大部分的Alpha還算專情,認定一個人之後就很難改變了。」

羅敬賢或許是從顏儀霖那知曉了兩人的狀況,不冷不熱地說了一句,任辰熙聽了只是沉默。

「那我先帶儀霖回去了。」

……嗯。」

目送羅敬賢離去,任辰熙發了一會兒呆才關上Alive的大門。

關劭鈞趴在餐桌上睡著、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入睡了。任辰熙望著關劭鈞、輕嘆了一聲後就伸手去搖了搖關劭鈞的肩膀。

「關劭鈞,醒醒。」

關劭鈞眼皮顫了一下,好一會兒才張開眼。

「辰熙……結束了喔?那我上去睡了。」

「你到底是真醉還是假醉啊?」

「是真的啊。」

那一臉倦意不像是裝的,走起路來一副要傾倒的樣子也讓人有點擔憂,任辰熙看關劭鈞上樓,自己也跟了上去。

看對方身影消失在三樓轉角之後任辰熙才轉開視線,而待他完成盥洗後,卻看見關劭鈞不知為何又坐在通往三樓的樓梯口。

「喂、這麼喜歡睡樓梯?」

「唔……我剛剛好像有事要找你來著……糟糕我忘記了,哈哈。」

關劭鈞腳步不穩地站起,看到他身體晃了兩下,任辰熙連忙伸手過去支撐。

「明天想起來再說吧,快去睡。」

費了許多力氣才終於抵達三樓,任辰熙把關劭鈞放上床鋪後,疲倦地彎下身撐著膝蓋、緩和著呼吸。

在他站直身要離去時,一股無法違抗的力道把他拖到了床上。

……關劭鈞。」

剛剛彷彿爛泥一樣醉得搖搖晃晃的男人將他壓在身下,任辰熙沒有力氣掙扎,驚嚇過後只能無力地瞪著對方看似清澈的雙眼。

「灌了我這麼多酒,不覺得良心不安、該做點什麼補償我一下嗎?」

「不覺得。」

聽起來曖昧不已的言語成功讓任辰熙臉紅了一下,不過接著關劭鈞就在他身旁旁邊躺下。

環在任辰熙肩膀上的雙手力道挺固執,實在讓人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不是清醒著。

「你忘了你答應過我什麼了?」

他說的是要對方保持距離的要求,不過此刻他也沒指望對方繼續守著不破戒了,自從他主動在對方身邊坐下後,那個要求根本形同虛設,關劭鈞又開始逮到機會就抱過來,有時還附加一個偷吻。

「沒忘。」

「所以你現在在幹嘛?」

「耍賴啊。」

能夠把耍賴兩個字講的這麼直白,任辰熙忍不住捏了一下對方的手,但他心裡並不是真的不悅。

「今晚讓我抱著睡,就這麼說定了。」

……我睡不著。」

「數羊吧。」

……

「不然數我的名字,一個劭鈞、兩個劭鈞……

「噗。」

明明對方說的是不合理的要求兼廢話,任辰熙卻因為這句廢話太蠢而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接著就完全破功、噗嗤一聲笑了。

雖然任辰熙一手壓著上揚的唇,但兩個淺淺的酒窩很明顯,於是關劭鈞停下言語、瞇起了眼睛。

「這好像是第一次,你因為我的關係露出笑容啊。」

撇開禮貌性的微笑不談,關劭鈞真的沒有看過任辰熙因他而笑,包含高中那段歲月,所以他一直到重逢才知道對方笑起來是什麼樣子。

他故意要逗任辰熙,而他沒預期到真發生了效果。

「怎麼可能?」

「是真的。」

關劭鈞放柔了聲音,任辰熙則招架不住對方的凝視、短暫地別過視線。

「真睡不著的話,至少等我睡死了再走吧……

接著關劭鈞聲音微弱了下去,就維持著相擁的姿勢閉上眼睛。

任辰熙發現自己的雙手跟身體就這樣暖了起來,因為掙不開關劭鈞的手,他只好依言躺著、摘了眼鏡擱在床頭後就放空昏沉的腦袋。

結果待意識再次回籠,卻也已經是隔日午後。

隱隱約約聽見樓下傳來一陣電話響,任辰熙瞥了一眼貌似還在熟睡的關劭鈞、然後輕手輕腳地把對方的手扳開。

今天是Alive的休假日,但關劭鈞通常在休假日也不會晚起,任辰熙這才相信他昨天是真的喝多了。

任辰熙看了一下鬧鐘、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把關劭鈞叫醒,但很快就敗給了不想面對又在關劭鈞床上過夜一事的心情。

而在他踏出房門後,關劭鈞馬上就睜開了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