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24)橫禍

 任辰熙例行性地盥洗一番,接著人就到一樓燒了熱水、泡了一壺濃茶。
他自己沒有宿醉,茶是要給關劭鈞解酒的,轉念想到空腹似乎不宜喝茶,連忙又從冰箱拎出饅頭放進電鍋蒸。
一會兒電話聲又響起,電話那頭是顏廷文的聲音,老人家似乎對顏儀霖邀約賭酒一事有點意見,打來只為了關心兩人的身體狀況。
「我罵過他了,下次別陪他這樣玩了。」
「好的,顏爺爺請放心,不會有下次了。」
聽說顏儀霖宿醉有點嚴重,任辰熙只能多說幾句安撫一下老人家,然後邊嘆氣邊掛上電話。
掛電話的同時,一雙手從背後抱住了他。
……唷?睡醒了?」
任辰熙並沒有放棄言語上的武裝,雖然心防幾乎是潰不成軍了,表面上還是不想太快認栽。
「抱枕跑了我只好醒過來了。」
對方的聲音還略帶沙啞,用臉頰輕輕地磨蹭著他的耳廓。任辰熙嗅到關劭鈞慣用的洗面乳淡香、頓時呼吸一滯。
「都這時間了,一起出去吃個飯?我知道市區有家早午餐還不錯。」
「先生,請勿酒駕。」
Alive到最近的市區有一定的距離,任辰熙鎮定了一下神智,語調平板地提醒對方昨晚的經歷。
「哈哈,說的也是,那改天吧。」
任辰熙拉開關劭鈞的手、將茶壺上的保溫罩掀起、斟了一杯茶。
「喏,解酒茶,電鍋裡有饅頭,你餓的話先吃再喝茶。午餐我現在去煮。」
關劭鈞愣了一下之後才伸手接過,但馬上就順手擱在一旁。
任辰熙看見對方臉上掛著莫名的笑容,接著關劭鈞嘴唇動了一下、拉近了距離,害得任辰熙又不由自主地緊張了起來。
「辰熙。」
「幹嘛?」
「我想吻你。」
一句話讓任辰熙手足無措,而關劭鈞在靠近到某個微妙的距離時嘴唇被任辰熙雙手按住。
「你、你有刷牙嗎?」
話一出口之後任辰熙的臉頰馬上紅透,關劭鈞則笑著扳開了他的手。
「有啊。」
話語剛落,嘴唇就湊了上來。
出乎任辰熙意料的是關劭鈞的吻只是擦邊球似地印在他的唇角,接著對方就拉開了一點距離,雙眼彎彎地瞇著、盈滿笑意。
「謝謝你幫我泡茶。」
那個笑容有如冬陽、令人舒暢的暖意直達心底。
「我、我去弄午餐……
任辰熙心跳失序了好幾拍,慌亂中他連忙找了個藉口迴避,不過關劭鈞可不會這麼放過他。
「讓我幫忙。」
「不要,等等醉倒了把臉糊在鍋子上我可救不了你。」
「不會的,我保證。」
關劭鈞笑著保證,兩人的攻防戰線就這樣延伸到了廚房。
 
 ※
這陣子的生意依然比較平淡,某個午後任辰熙接到沈俞儒的電話,聊著聊著他就決定把晚上的Alive交給關劭鈞、自己就騎車到市區找沈俞儒一趟。
然而在回程的路上,一場天外飛來的橫禍找上了任辰熙。
通往Alive所在小鎮的路有一段是產業道路,路上較多大型車,任辰熙遠遠地就聽到大型車急速行駛的聲音,一台疾行的卡車跟在後方越靠越近,他連忙靠邊閃避。
偏偏一根電線杆就杵在道路邊,他剎車不及,車子撞到電線桿彈了出去,他的人也跟著翻下了一旁的田埂、摔在田邊的溝槽上。
「見鬼……
雖然車速不快,但摔下去的力道也不輕,身體受到的撞擊讓任辰熙忍不住罵出聲。
一會兒之後他勉強撐起身體站起,他的手機在機車的置物箱,而機車倒在離他五步之遙的田埂。
浸在渠道中的褲管濕透了,一陣一陣的寒意竄上,令他忍不住直打顫。
如果繼續杵在這裡,關劭鈞搞不好還會以為他逃避現實去了。念及此,任辰熙咬著牙挪動疼痛的雙腳,一寸一寸艱難地往車子的方向匍匐。
五步的距離,卻彷彿遙不可及。
他用了一些時間跟力氣才來到機車旁,發現自己一施力就腳軟,只好翻出手機、撥號出號碼、聽著這半年來漸漸聽慣了的吉他聲答鈴一聲一聲地響。
機械式的語音告訴他無人回應,又重撥了一次也是同樣的結果。
任辰熙的腦中突然一片空白,他忘了電話有其它求救管道,整個人就杵在原地、茫然無措。
天幕上佈滿了雲,光線並不充足,連星辰也黯淡難見。寒冷的氣溫令人倍感困倦,於是他靠在翻倒的車旁,自暴自棄地閉上眼。
一小段時間的空白,卻彷彿過了一個世紀般漫長,漫長到他的手機鈴聲響起時,他還怔愣了片刻才接起。
「辰熙?你找我?」
「我……
關劭鈞的聲音透過機械傳來,他卻一時忘了自己身在何處,發了好一會兒愣。
「怎麼了?」
一會兒關劭鈞似乎察覺了不對勁,問話的語氣帶上了些許焦急。
「我摔車了,在甘蔗園附近……
好在大腦在這時管用了,於是他簡明扼要地交待了自己的狀況。
「手機定位打開,我馬上過去,等我。」
……
關劭鈞馬上就掛了電話,任辰熙看著結束通話的屏幕,有那麼一瞬間眼角突然泛起酸意。
依言把定位系統點出來、按下開啟時,他的眼前已經模糊成一片。
自從父親過世後,他從來沒有哪一刻這麼想念一個人的臉過。
那一句「等我」成為最強而有力的定心針,輕輕柔柔環繞著耳際,有如海綿一樣把所有情緒吸收,只剩下溫暖。
暖得令人眩然欲泣。
不遠處傳來車子駛近的聲音,抬頭望見關劭鈞的車準確地停在一旁的道路,車燈照亮了整片田野,人一下車就急忙躍下田埂。
這人怎麼帥得這麼沒天理…..腦中還胡思亂想著,一個急切的吻打斷他的思緒、印在他的唇上。
「對不起,沒有及時接到你的電話……腳能動嗎?有沒有傷到哪?」
關劭鈞的額頭貼著他的額頭,溫柔的嗓音低聲詢問。
……還好。」
任辰熙幾乎是用唇語回應。
「手這麼冰……抓緊我,我抱你上去。」
接著他的身體離了地,關劭鈞脫下外套覆在他身上,一下就將他抱上田埂、放在副駕駛座。
倒在田邊的機車被關劭鈞迅速牽上路邊停好、拔下鑰匙,接著關劭鈞就載著他直奔小鎮的診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