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60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live In Here(25)新年

 腳扭傷了、身上有幾處瘀傷,就結果而言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不過任辰熙這幾天也不可能活動自如。
關劭鈞接去打理三餐以及家務的工作,他則在對方那要命的溫柔體貼中被照顧了幾日。
抓出肇事的卡車、修理損壞的機車等等後續,在他好起來之前,全被關劭鈞處理完畢,效率高超到他只能讚嘆。
也因為這樣的事故,那個保持距離的要求等於自然廢除,任辰熙索性放著人情債去滾雪球了。
待他的腳傷稍微恢復,新年假期也在一月底到來。
顏渝臻接了顏廷文出國幾天,沈俞儒也難得地跟前妻、孩子約了相聚,於是顏儀霖這個已訂婚的就跑去羅敬賢家過除夕,關劭鈞則先載沈俞儒一趟,才折返回Alive、等著隔天會合出遊。
李綺雅是沈俞儒四個兒女中最小的女兒,大年初一沈俞儒才會跟前妻李書映、以及其他孩子相聚,這一趟任辰熙在沈俞儒一句話之下就義不容辭地陪同了,後來在關劭鈞的家人好奇地圍觀之下才發現自己根本被師父陰了一把、更莫名其妙地被算進了關家年夜飯的飯桌。
「要帶伴回來也不先說一下,大哥我好準備個見面禮啊。」
關家大哥長相與關劭鈞還算相似,看上去略矮了一點點。他說出來的話令人頓時覺得心臟很不好,只能尷尬的在一旁僵笑。
「聽說是外公的徒弟兼高中同學?真有緣分啊,該不會其實你說要繼承外公手藝的原因就是要追人家吧?」
關家小妹笑起來的調皮感覺跟哥哥一個樣,內容也很令人不知如何是好。
「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關劭鈞的祖母面容慈祥地詢問,任辰熙則在心底默默汗顏了片刻。
「阿鈞,應該不用把拔教你怎麼求婚吧?」
而關劭鈞的父親、一個有了點歲月風霜刻在臉上的男子不失那份Alpha強勢的英氣,但此刻問出來的問題更是落井下石,好在關劭鈞還算有良心,認真地打發著家人解救他。
「來我房間避難吧?」
兩人抵達關家的時間是午後,關劭鈞找了個藉口就帶任辰熙回房間、說要整理房間給沈俞儒這幾天住著用。
於是任辰熙踏進了在高中時期他曾經看過全班同學瘋狂傳閱的照片中那間、高中時關劭鈞生活的空間。
當時不知怎麼地流行了一陣子曬房間照這種事,先是一小群朋友玩,後來校園幾個風雲人物都挨了搜索令,關劭鈞倒是很大方在被點名時甩下一句明天拍給你們看,隔天就真的上繳了相片。
後來那張相片不知流落到誰手上,而任辰熙之所以會見過,是因為當時關劭鈞第一個把照片交到他手上,拖他下水要他公正地排出個傳閱順序。
在這房間裡的物品不多,有陳年的課本、一些文具用品、一顆磨損的球躺在角落生灰塵。在關劭鈞的牆上有幾張相框裱起的照片,任辰熙看了幾眼就認出了某一張是高中一年級分班前的班級大合照。
「這張照片,你還留著嗎?」
關劭鈞從背後環著他的腰,拉他的手在照片上比劃。
「搬家的時後就搞丟了,沒有印象了。」
當時拍照是隨機排好隊型的,仔細一看兩人在照片上的位置不過一前一後。這張照片任辰熙也有拿到,可是不知道下落究竟是被自己刻意丟棄、還是不小心遺失了。
「這可能是我們以前唯一的一張合照啊,那個時候距離這麼近,你卻一不見就是這麼多年。我常常會想啊,靠現在的網路跟人群,要找到一個人明明很容易,為什麼找到你就這麼難呢?」
……或許是因為我不見到你吧。」
任辰熙隨口接了話,然後隨即意識到這樣的話還真不是普通的潑冷水。
「可是老天爺還是讓我找到你了啊。」
貼在耳邊的聲音依然帶著笑意,完全沒有因為他的話退縮。
任辰熙當然不知道問題出在自己任由關劭鈞抱著這點就夠讓對方覺得勇氣十足、可以得寸進尺,關劭鈞又說了幾句不著邊際的閒聊才放開了任辰熙,接著以「晚上要開車」為藉口躺到床上去補眠。
任辰熙當然不會理會關劭鈞要他一起躺床的要求,於是他走出房外去找沈俞儒,然後順手幫著忙進忙出的李綺雅做事情,就這樣消磨了一個多小時。
關劭鈞的大哥人也在廚房,任辰熙這才見到關劭鈞的大嫂──一個女性Beta,以及兩個幼小的姪兒。
其中比較年長的男孩見到他時茫然了一下、有些怕生似地躲到了母親身後,而較小的那個男孩則一步一步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
小男孩不會講話,晃著手上的玩具咿咿啊啊了幾聲,任辰熙猶豫了一下就蹲下身,最後乾脆席地而坐,讓小男孩稚嫩的手掌胡亂地抹著他的臉。
看著小男孩清澈的大眼,任辰熙嘴角彎了起來,眼神柔和地摸了摸小男孩的頭。
「好可愛。」
「自己生一個吧,會更可愛。」
關家大嫂笑盈盈地回答。
「對啊,跟我在一起、我們生一個。」
終於睡醒了的關劭鈞適時地出現,勾著任辰熙的肩膀在他耳邊輕聲說話,任辰熙直接條件反射、賞了關劭鈞一肘。
接著關劭鈞把他拉到沈俞儒旁邊,掏出了一台看起來就有點價位的相機。
「大嫂,可以幫我們跟外公拍幾張照片嗎?」
「喔,好啊。」
快門按下,關劭鈞的小姪子突然又一步一步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湊熱鬧,最後連那個大姪子也怯生生地靠了過來。
最後關劭鈞架起了相機腳架,而任辰熙被一群人拉著、硬是拍進了家族大合照。
 
 ※
整場年夜飯局下來關家的人還是常常把話題轉到任辰熙身上,關劭鈞在一旁維護著他代替發言,而關劭鈞那對兄妹就看準了這一點一直作弄關劭鈞,吃完了飯也不放過,最後還是李綺雅出面收拾的場。
「一邊涼快去啦你們,人家小倆口要趕著去玩呢,辰熙以後有空就跟劭鈞一起回來啊。」
李綺雅笑盈盈的提出邀請,任辰熙僵硬地點點頭,然後就被關劭鈞摟著肩膀帶走了。
告別關家人上車後,任辰熙扣好安全帶,就見關劭鈞也不發動車子、淨是盯著他看。
「辰熙。」
……做什麼?」
「沒有生氣吧?」
關劭鈞一臉討好地問,任辰熙臉上一熱、搖了搖頭。
「我為什麼要生氣?」
「不是生氣就是在害羞了?」
……
任辰熙才想說點什麼反駁,關劭鈞握在排檔上的手伸過來抓起他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跟我在一起吧,我希望這輩子陪在我身邊的人是你,也請你給我一個陪伴你這一輩子的機會。」
這人的肉麻話越說越流利了──關劭鈞一直沒有放棄向他索討答案,任辰熙不置可否、只在心底無聲嘆息,臉上的溫度更是很不給主人面子地持續上升。
從明日開始的、三天兩夜的旅程要跟這個傢伙朝夕相處,怎麼想都很不妙啊。
車子還沒發動,遠遠地關劭鈞的大哥追出門來,關劭鈞搖下車窗,任辰熙看著他大哥拿了一盒東西給他、附在他耳邊低聲交代了幾件事情,關劭鈞卻接著把盒子塞回自己大哥手上。
「我還以為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滾啦你,有需要我自己會買。」
關大哥笑的很是開心,又把盒子遞進來。
「你敢說不重要嗎?叫你收下就收下,說不準明天就用上啦。來來來辰熙你拿著。」
……什麼東西?」
任辰熙遲疑的看了一下包得密不透風的盒子。
「保險套。」
關劭鈞鎮定地回答,然後把盒子搶過再次扔給自家大哥、比了一個倒豎拇指後迅速地搖上車窗。
車子行進了一小段遇到了紅燈,關劭鈞轉頭看到任辰熙盯著車窗外,那短髮遮不住的耳根正微微泛紅著。
「辰熙。」
對方轉過頭來、神情看似淡漠,但關劭鈞可以很肯定地知道對方的不自在。
「就這件事,我一定依照你的意願。」
……
任辰熙眨了眨眼、不置可否。恰好綠燈亮起了,關劭鈞只得看向前方,借由觀看後照鏡的片刻,眼角餘光瞥見任辰熙閉著眼、靠著車窗假寐。
臉好紅啊、真可愛……關劭鈞在心裡偷樂了一會兒,接著逼迫自己專注於行車。
這一趟路,任辰熙遲遲沒有睡著,假裝閉眼但腦子裡完全不受控制的胡思亂想著。
記得顏儀霖曾經很憤慨的說著全世界的Alpha都是淫魔、色情狂,但現在他肯定跟未婚夫膩在一起,而且兩人大概早就把情侶、甚至是夫妻能做的事都做過了。
關劭鈞方才接話接的那麼自然……生小孩、什麼的……他自己就是Beta父親生下的,所以……如果跟Alpha、做了……如果在一起的話,這樣的事情一定會發生的吧?可是、自己跟關劭鈞……完全無法想像啊。
不想還好,一想腦袋就打結了。
在車子等待某個紅燈時關劭鈞轉了一下音響開關,花俏的吉他樂從喇叭中流竄出,只見關劭鈞切了幾個按鈕,音量就消了下去,曲子也切換了一首風格比較輕柔的。
綠燈亮了、關劭鈞就專注地看著前方,車子一拐彎就上了高速道路。
任辰熙這才睜眼、盯著車窗上的倒影,一會兒之後他瞄了一眼駕駛座上的、倒影的正主。
在夜晚的道路上光源不少,但車內還是挺昏暗的,一盞又一盞的路燈短暫地勾勒出近在咫尺的、關劭鈞的側臉。
距離這個人再次走進自己生命,已經過了半年多了。回首這半年的點點滴滴,還真是曲折跌宕、令人心緒複雜。
面對關劭鈞時他還是很矛盾,溫暖與悲傷並存,但其實兩種情緒都是源於喜歡對方而生。
以前是悲傷多一些,最近確是被滿滿的溫暖給填滿,害他忍不住要懷疑如果有一天必須重拾那份悲傷,他會不會反而無法承受?
眼角突然酸澀了起來,任辰熙連忙閉上眼睛、強迫自己不要再深入想下去。
在他好不容易把亂糟糟的思緒趕出大腦、幾乎要睡著時,車子卻停了下來。
理論上在高速道路上不太可能有停車的機會,任辰熙馬上睜開眼、看見眼前是停車場的標誌、不遠處休息站建築在夜晚中閃爍著美麗的彩燈。
關劭鈞似乎在猶豫著要不要叫醒他,見他睜開眼,關劭鈞馬上露出了笑容。
「我去一下廁所。等等還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你要不要也下車走走?」
……好。」
正好是個可以轉換心情的空檔,任辰熙點了點頭就跟著關劭鈞下車。
或許是因為難得的年節,夜晚的休息站人滿為患。跑完廁所之後關劭鈞說要去販賣部買杯咖啡,任辰熙望著建築物後方的藝術廊道上滿滿的人潮,一時興起就踏上了打著夜燈的階梯、沿著色彩繽紛的階梯拾級而上。
從這個地方能看見高速道路上的車流、化成一道道美麗的流光。
他走路的速度不快、爬階梯更是,沒一會兒就看見關劭鈞跟上來。
任辰熙連忙要下階梯,不過走沒兩三階就被關劭鈞抓住手。
「不急,慢慢走,你的腳傷還沒好呢。」
在夜色中彎起的眉眼帶著和煦的笑意。
對方溫暖的手拉著他的手走,直到走回停車位,任辰熙還有種大腦糊成一團、不太真切的感受。
上了車,看關劭鈞先喝了幾口咖啡才發動車子,任辰熙鎮定了神智、決定說點什麼來打破沉默。
「開車……會很累嗎?」
他認為要不是為了提神,對方應該不會有喝咖啡的興致,畢竟店裡的機器能沖的咖啡種類也不少。
「旁邊是你,所以不累。」
關劭鈞笑著回答,話語的內容一貫地曖昧,但他說話的神情很是誠懇。
「少來,不累幹嘛買咖啡?」
任辰熙想試著轉換一下與關劭鈞應對的態度,雖然臉微微發燙著,他還是裝作無所謂地回應。
「因為要維持最佳精神狀態、把『我們』平安地載回家呀。」
結果還是沒說兩句,任辰熙就忍不住就把臉別開了。
看任辰熙臉上的表情,關劭鈞輕輕笑了一聲
「答應我一件事情,我會更有精神的。」
「不要,請你專心開車。」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什麼,任辰熙果斷地拒絕,關劭鈞卻還是不改那一臉笑意。
「陪我說說話不行嗎?」
……
任辰熙轉開視線,關劭鈞笑著轉看後視鏡,駕駛車子退出停車格、回到了路上。
「你有想過要學開車嗎?」
……考慮過。」
任辰熙的舊傷在左腳,所以他並非不能學駕駛,只是一來礙於事務繁忙、二來考量到車子的實用性及花費、加上沈俞儒也不會開車,他就一直拖著沒有去學習這項能力。
真要學,也是排在考取大學之後的事了。
「應該不會很難吧?」
任辰熙隨口問了,然後很快就意識到自己問了個蠢問題。
問一個Alpha開車會不會很難,簡直就像在問會不會吃飯喝水一樣啊。
「不難,有興趣的話你去報個駕訓班,之後能上路了我再教你開。」
話匣子一開,關劭鈞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起車子的事情。
任辰熙聽著聽著也勾起了一些興趣,聊著聊著,彷彿又回到了很久以前、兩人還單純只是朋友的那段歲月……嚴格說起來又有一點不同,任辰熙一時也說不上來心中蔓延的感受究竟是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