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26)點頭

 次日一早,關劭鈞跟任辰熙就出發前往火車站。
距離目的地有兩個半小時的車程,顏儀霖跟羅敬賢兩人坐在前方的座位你儂我儂,任辰熙則因為昨晚睡眠時間不足、今早又早起而睡個不省人事。
抵達目的地下車後,尚在渾渾噩噩的任辰熙看了一眼手機中的訊息提示,卻看見關劭鈞給他發了一張照片。
照片裡的自己靠在對方的肩膀上熟睡,而照片中的關劭鈞臉上的笑容實在令人有點想揍下去。
「別害羞,我的心是你的,肩膀也是你的。」
發照片的事主靠在他耳邊低語,任辰熙果斷按下了刪除照片,然後在關劭鈞靠上他肩膀、手環住他的腰時擰了一下對方的手臂。
前往飯店的路程上,他一手讓關劭鈞抓著,關劭鈞走路的速度似乎刻意配合他放慢了,前面那對情侶時不時就得停下來等兩人,身旁那位卻沒有一步超越他過。
不知道怎麼形容的感受又湧上心。任辰熙只知道心底暖暖的、如果此時對上關劭鈞的視線,自己可能會忍不住嘴角彎起。
好像只要讓這個人牽著,不管多遠的路,都一定能夠平安抵達。
或許這種感覺就是愛吧。
卸了行李,接著就是午餐時間。
四人租了一輛車方便行動,關劭鈞先自告奮勇擔任司機,任辰熙就陪他坐在駕駛座旁的位置。午餐的餐廳是顏儀霖選的,位在風景區一隅、餐廳外有一片美麗的青草原,搭著美麗的藍天白雲令人看了就心情舒坦起來。
四人在餐桌坐定,等待上菜時任辰熙注意到顏儀霖手上的戒指,便問起了兩人婚禮的事。
「對耶,顧著忙都忘了要說了,我們婚照拍好囉,任任你看。」
顏儀霖用手機開了資料夾,照片中兩個身穿白色西裝的新人相視而笑,甜蜜的氛圍簡直可以透出手機螢幕。
「要準備的事情還有好多呢,任任到時候要來幫我的忙啊。」
「嗯。」
整頓飯一直聽著顏儀霖說著籌備婚禮的細節、偶爾由羅敬賢補充幾句,任辰熙不由得又在心中感嘆了一下這兩人真是緣分到了擋都擋不住。
餐點送上來時任辰熙立刻把自己那份食物中的肉切了一大半遞過去給關劭鈞,顏儀霖看了這個舉動眼睛又亮了起來。
「所以你們兩個到底在一起了沒有啊?」
聊著聊著顏儀霖突然來了這麼一句,同時任辰熙手抖了一下、叉子落到了盤子上發出一聲輕響,關劭鈞則在任辰熙面無表情的視線下拼命忍著笑。
「我想說要是在一起了關少爺你肯定早就到處宣揚昭告天下,可是你們現在是想搞低調嗎?」
「嚴格來說辰熙還沒有點頭呢。」
「沒點頭就這麼閃,點頭了還得了?……不對,都這麼閃了還沒點頭,任任你對得起你的良心嗎!」
「我並不覺得我跟他在放閃光。」
任辰熙鎮定地回答,但顏儀霖只是露出了更匪夷所思的表情。
「也就是你根本把閃光當家常便飯啦。既然如此你快點答應人家的追求,然後我們就可以玩分組打賭比賽之類的,輸的那一隊要接吻十分鐘。」
……
任辰熙為了顏儀霖跳躍式的問題發言沉默,關劭鈞終於憋不住而笑出聲,羅敬賢則伸手輕捏了一下顏儀霖的肩膀。
「這種處罰只有為難阿辰一個人吧?」
「誰叫任任這麼悶騷,該罰!」
「我反對,我不想回去被辰熙修理。」
關劭鈞笑著接話,任辰熙不以為然。
「我什麼時候修理過你了?」
「有啊,法式吐司變成法式饅頭的那次。」
這事真的有憑有據,任辰熙百口莫辯。
「還有前幾天叫我不准靠近你。」
……
「還有說要去留學的那一陣子,天知道我有多煩惱你出國後要怎麼把你追回來啊。」
「什麼這也算?」
「怎麼不算?心裡很煎熬啊。」
……就算我在這邊念大學,我還是會準備出國。」
「我知道,重點是你回不回來呢,不回來的話我只好追過去了。」
兩個人多說了兩句,關劭鈞還是笑著,眼底倒是有幾分複雜的情緒,任辰熙則欲言又止地禁了聲。他聽出了關劭鈞的話中涵義,雖然對方語調輕鬆,卻透露了心底的不確定。
自己不進不退、猶豫不決的狀態同時也讓對方一顆心懸著,這樣實在有些對不起關劭鈞?念及此任辰熙又有些心虛,輕咳一聲後就別過臉去默默用餐。
「阿賢你評評理啦,這兩個人說他們沒有在放閃啦。」
結果還是由顏儀霖一句話打斷了兩人的氛圍,而餐桌上的話題後來就被羅敬賢巧妙地順勢轉移。
而在飯後顏儀霖跟羅敬賢完美地融入餐廳外的情侶拍照區,任辰熙跟關劭鈞沿著草原的邊緣地帶隨意漫步。
過程中兩人沒有怎麼交談,差不多要離開餐廳時關劭鈞出奇不意地找了個路過的年輕Beta女性為兩人拍合照。
一開始關劭鈞向那位Beta搭話時,女孩臉上還露出彷彿受寵若驚的羞澀表情,任辰熙還心裡暗暗感到好笑,但接著女孩看見他時遲疑了片刻、後來雙眼發亮、無比熱切的說要幫他們多拍幾張、還擔任起親密動作指導時,他就沒那個閒情逸致覺得有趣了。
 
 ※
下午的行程非常鬆散,四人在餐廳鄰近的幾個景點走走逛逛,傍晚就開車回到飯店用餐、休憩。
之所以這麼長的時間都在飯店過,是因為顏儀霖想要好好泡溫泉。
飯店的每間房都有一個可以容納雙人的溫泉池、與浴室是分開的空間。
任辰熙光看著那個心形的石壁水池就覺得頭隱隱疼了起來。
關劭鈞說要去買消夜備著,任辰熙就趁時間洗了澡。
一會兒關劭鈞就拎著泡麵回來,看他待在溫泉池,人立刻湊過來想吃豆腐,然後被任辰熙潑了滿身溫泉水。
待關劭鈞洗好澡,任辰熙已經穿好睡覺時慣穿的T恤,人裹著被子窩在床上了。
關劭鈞就在他身旁坐下,任辰熙本能地覺得危險而睜開眼睛,屬於Alpha的軀體在此刻映入眼中──當然重要部位有浴巾遮著。
任辰熙沒看過對方赤裸上半身的樣子,關劭鈞的肌肉不算特別健壯,只是那線條輪廓造成視覺上的衝擊、沐浴過後的淡香也產生不太妙的加成效果,任辰熙馬上就覺得難為情而別開了視線。
注意到任辰熙的反應,關劭鈞的嘴角更上揚了幾分。
他也沒打算這麼早就躺平,只是一個人泡溫泉、戀人躺在床上睡死這場景實在孤單寂寞,說什麼都要趁任辰熙還沒睡著時製造一點互動。
「辰熙,看這邊。」
「幹嘛?」
不悅的視線投過去,然後某個傢伙居然在他身側躺下、擺了一個電視上常見那種秀肌肉的戲劇化姿勢。
「看帥哥。」
「你……
因為對方的動作實在太蠢,雖然知道關劭鈞是故意的,任辰熙還是嘴角動了一下就笑了出來,方才臉紅心跳的旖旎氣氛蕩然無存。
見任辰熙笑了,關劭鈞就恢復正常,規規矩矩地側臥著說話。
「出來玩卻這麼早睡不覺得有點可惜?早上在車上明明睡很飽吧?」
「泡溫泉泡得有點暈。」
任辰熙還是不知道該把視線擺在關劭鈞的臉還是擺在別處,對方姿態輕鬆的模樣有種難以言喻的魅力,害羞也害羞過了、搞笑也搞笑過了,此刻一股情緒又冉冉升上、無以名狀。
「剛剛在樓下看到有SPA中心,只要有住宿就免費的樣子,一起去如何?」
「你不泡溫泉?」
「你不陪我泡,沒意思啊。走吧,讓專人按摩放鬆一下,保證一夜好眠。」
任辰熙看了一眼時鐘,雖然身體已經有點睡意,不過時間真的挺早,後來就真的跟關劭鈞出了房間、享受一場舒適的芳療。
待兩人再次回到房間,任辰熙沾了被子就睡死,關劭鈞隨意沾了一下溫泉水就回到床上,雙手將睡個不省人事的任辰熙擁著,心滿意足地入睡。
 
 ※
次日直到半上午,四人才集合出發去風景區。
隔壁房的顏儀霖跟羅敬賢晚起的原因沒有人想深究,而關劭鈞其實很早就醒了,只是任辰熙睡在他胸口這種難能可貴的畫面讓他決定一直賴床,直到任辰熙醒過來、滿臉通紅的逃下床為止。
這天是羅敬賢開車,顏儀霖倒是難得不多話、坐在前座閉目養神。任辰熙還是一貫地維持著一沾到車子就睡的狀態,關劭鈞忍不住懷疑了一下這人搭乘交通工具時有沒有清醒過?
估算一個多時辰的風景步道路並不算崎嶇難行,但任辰熙礙於腳上本來就有舊傷、又剛經歷了一次扭傷,一碰到階梯就沒輒,往往羅敬賢跟顏儀霖抵達一個點一陣子,關劭鈞跟任辰熙才姍姍來遲,走著走著,兩組人馬就乾脆拉開距離、各走各的了。
在木棧道上行走時關劭鈞說起了大學生涯以及出國留學的經歷。
「其實那時我也很猶豫要去哪才好呢,在做決定時突然想起你說過想去,結果我就去了。都想到這個份上卻沒發現我喜歡你,我大概真的是個白癡吧……
聽到關劭鈞說起,任辰熙才在心裡感嘆了一下之前在意過的事情。
原來人會去C國還真的是自己的關係啊。
兜了這麼大一圈,兩個人還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聚首,任辰熙真的不知道該把兩人這一段定義為緣分天定還是冤家路窄。
冤家。
想到這個詞,任辰熙瞄了一眼依然侃侃而談的關劭鈞。
真是貼切的形容詞啊。
回想著兩人之間的種種,任辰熙想著雖然關劭鈞沒說過,沒準自己在對方眼中也是超級難搞、冥頑不靈的麻煩存在。
要撐到甚麼時候對方才會失去耐性呢?又或者仗著知道自己這份同為喜歡的心情、打定主意無論如何糾纏到底?
想跟對方在一起,但是這樣的情緒被自己慣性壓抑了下去。
要退,路很窄,但是他知道有方法可行。只是一別就一定要斷了所有音訊、撇下所有跟這個地方的人的緣分,那意味著他連和沈俞儒、顏儀霖的連結都必須割捨。
沈俞儒有親人陪伴、來日已無多,顏儀霖有了羅敬賢,未來基本上不太值得擔心。可是關劭鈞呢?
他會死心去找個Omega共度,還是蹉跎一個又一個「七年」?
怎麼想都覺得無論哪一個結果,自己知道了都不會好受,就算不知道肯定還是會掛心。
自己又何嘗不是那個放不下的人?
所以,真的要投降了嗎?
可是、開不了口啊。
就連關劭鈞問他好不好他都沒有辦法答一個好字,要怎麼把自己的心意傳遞過去,還真是個難題啊。
時間就這麼在一方的聒噪以及另一方的偶爾應答之中流逝,待兩人抵達風景區深處的瀑布區時,強勁的水流聲淹沒了話語,關劭鈞索性就不閒談了。
兩人在瀑布旁的小亭待了一會兒,身邊遊客來來去去,而自瀑布頂端飛濺而下的水花時不時就打到兩人身上。
任辰熙盯著瀑布看了一會兒,轉頭想問關劭鈞是不是繼續前行時,卻發現關劭鈞根本沒在看風景,一雙眼直望著他。
視線交會,任辰熙瞬間忘了自己要說的話,怔怔地接收來自對方眼底的綿綿情意。
想親吻對方彎起的嘴角。
突然浮現在腦海裡的念頭讓任辰熙嚇了一跳,在他想移開視線時,關劭鈞先一手攬過他的肩膀。
關劭鈞的臉慢慢靠近,在兩人嘴唇相貼的時候,任辰熙垂下了眼。
他想起了有些事情其實並不需要靠言語才能傳遞。
一會兒之後他的雙手回擁對方的肩膀,不需要言語,透過吻他就能感受到對方情緒中的狂喜。
這樣應該有把心意傳遞出去了吧?邊生澀地回應這個吻,任辰熙邊在心中模糊地想著。
一會兒關劭鈞鬆了手,鼻尖蹭了一下他的鼻樑,帶著笑意的雙眼令人移不開視線。
「願意接受我了?」
雖然任辰熙很希望事情就這樣糊里糊塗地混過去,關劭鈞倒是很精明,雙手一把將他抱住、追著討要他的口頭承認。
「嗯。」
任辰熙輕輕應聲,接著有些難為情地把臉埋到關劭鈞胸口。
比起吻,這個擁抱稍微短暫了些,一會兒任辰熙就自己拉開距離。
「走吧,別讓儀霖他們等太久。」
「好。」
雖然他的聲音微弱到幾乎被瀑布淹沒,但對方準確地接收了言語訊息。
接下來的棧道一路下坡,任辰熙行走的速度更加緩慢,而離開瀑布的干擾之後關劭鈞也沒有繼續說話。
交握的手無比溫暖,兩人就一直持續這樣的狀態,直到繞過整座瀑布區、回到棧道的原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