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27)想

 晚餐在飯店附近的商店街上解決後,羅敬賢跟顏儀霖又以享受溫泉為理由先行落跑回飯店。
任辰熙說要在街上走走,關劭鈞理所當然地跟在他身邊。
商店街上十分熱鬧,各種小吃、古玩、紀念品商店讓整條街溢滿繽紛的色彩,兩人隨意地走著看著,其實也挺愜意。
一家商店賣了各式各樣調香的精油、手工香皂類的品項,關劭鈞拿著樣品聞著香,突然一手被任辰熙抓去噴了滿手甜膩花果味的精油。
精油上頭標著草莓玫瑰聖代的字樣,連同罐子包裝得五彩繽紛,看就覺得不適合Alpha男性使用,不過這純粹捉弄的舉動,關劭鈞倒是很樂意當成情趣領受。
接著任辰熙又拿了另兩味名叫做櫻桃蘋果派、熱帶水果塔的精油噴,關劭鈞任由他玩了一陣子,一會兒任辰熙看關劭鈞只顧微笑、沒有其他反應,這才停了手。
「味道都混在一起了,很奇怪吧?」
「你不是很喜歡甜點的味道?」
任辰熙當然也知道那些香精混在一起的氣味很倒人胃口,他故意這麼問,關劭鈞聽了搖搖頭。
「喜歡甜點跟香味的的選擇是兩回事,說真的比起水果香或甜點香,我還比較喜歡植物的香味。」
「植物?花的香味嗎?這裡有玫瑰皇冠、藍天向日葵……
「花香又有點太嗆了,我比較喜歡木本植物或香草一類的味道。」
「喔?舉個例子來聽聽,我找找看這架子上有沒有……
「不用找了,你的信息素就是啦。」
……
任辰熙愣了一下,原本要把手上胡亂拿取的、名為香草花環的精油瓶開關按下,關劭鈞的話卻讓他的腦袋頓時打了結。
「我是Beta,哪來的信息素?」
Beta也會有信息素啊,只是通常很淡,對身體也沒有什麼作用而已。」
「很淡你怎麼會聞到?搞不好只是沾到了什麼東西的香味。」
「信息素這種東西也不是說沾就會沾到的,我確定那是你的信息素,只有在很靠近你的時候才有機會感覺到。」
見關劭鈞說得認真,任辰熙馬上想到一件有點不妙的事。
「我記得Beta的信息素對AlphaOmega應該沒有影響?」
他不假思索地問了出口,只見關劭鈞露出的笑容意味深長。
「你問我啊?別的Beta當然沒有影響。可是你的……
「算了當我沒問。」
關劭鈞一派輕鬆地回應著,任辰熙則默默地將手中的試用瓶放回架上,果斷地打斷對方。
「讓我說完嘛。」
關劭鈞故意湊到任辰熙耳邊、用曖昧的聲調發話,然後不意外地被任辰熙捏了一下那隻噴滿奇怪香味的手臂。
兩人走到商店街的中段時,街上突然落下幾個雨點,接著就下起大雨來。
突如其來的雨讓街上的行人都措手不及,關劭鈞跟任辰熙兩人也即時拐進了一家店躲雨。
雨下了一段時間才緩下聲勢、但似乎暫時沒有停下的跡象。
兩人待著的店是衣服店,專賣各種印著成對圖案的T恤,還主打著各種為情侶、家族打造的兩件以上優惠。
任辰熙邊恍神邊把店裡的衣服圖案瀏覽過了一遍,後來轉頭看到關劭鈞拎了兩件米色底的T恤。
「你看。」
上頭的圖案為鮮明的顏料管、與擠出的七彩顏料組合成一把吉他的形體,背面則是半個愛心的顏料盤,上頭分別用暖色調及冷色調繪著五線譜,兩件T恤的背面剛好能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心。
「圖案還挺好看。」
他陳述事實,不過隱約覺得哪邊觸動了心弦。
「對呀,簡直為我們量身打造。」
……
聽關劭鈞一說,他這才知道對方喜形於色的緣由。
上頭的圖案可算是兩人的興趣綜合體,這個要是穿上了、看在知情的人眼裡肯定一秒就把對方閃到瞎。
「我們來穿情侶裝如何?明天閃死那對A-O。」
關劭鈞挨在他耳邊小小聲地問,雖是臨時起意,但任辰熙隱隱覺得就算自己興趣缺缺地否決,關劭鈞可能還是會買下一件、然後像開屏示愛的公孔雀一樣穿著在他面前晃。
「好啊。」
雖然不知道關劭鈞是不是在說笑,不過任辰熙裝作鎮定,平淡地回答了兩個完全出乎關劭鈞意料的字。
只見關劭鈞露出訝異的表情,任辰熙保持著面無表情、抽走背面是冷色顏料的那件衣服。
「我喜歡這件的顏色,你去找那件的Size吧。」
任辰熙拿了自己的衣服Size後沒等關劭鈞就結了帳,丟了一句去隔壁便利商店買把雨傘人就遁逃了,關劭鈞見狀迅速收起了驚訝,相當迅速地挑好了衣服、追了上去。
 
 ※
後來任辰熙挑了一把湖水色的長柄傘,關劭鈞則順手在商店拎了第二件半價的啤酒,回到飯店後任辰熙就把T恤過了水吊掛在空調下方,關劭鈞窩在溫泉池裡一臉幸福地望著任辰熙的方向,時不時聒噪幾句央著任辰熙陪他泡湯,而後者沒這麼好說話,對鴛鴦浴一事抵死不從。
一陣子之後關劭鈞讓出溫泉池,窩在軟沙發上隨意轉著電視頻道觀賞,任辰熙靜靜泡了一陣子溫泉水就起身。
任辰熙跟著關劭鈞享用啤酒、配了一部沒什麼曲折劇情的特效動作電影,兩人挨著頭偶爾閒聊幾句,時間就糊裡糊塗地過去。
十點整,是個差不多可以就寢、卻又有些浪費住宿豪華飯店機會的時刻──這是關劭鈞的說法,任辰熙則向來主張適時休息,於是他刷了牙躺平,關劭鈞見狀只好也跟著盥洗爬上床。
「辰熙,太早睡了啦!」
「沒什麼事好做就睡啦,不然我拿數學出來算,你不要有意見。」
「別算數學,出來玩就是要放鬆、放鬆!」
「睡眠就是最好的放鬆,晚安。」
感覺智商似乎比平常降了個檔次的對話持續著,任辰熙背對著關劭鈞躺好,邊無腦地回應對方的話、邊在心中偷偷感到好笑。
或許是因為喜歡對方的心情壓過了一切,現在他可以調適心情面對這般玩鬧,只是關劭鈞翻上床來講了幾句話就手腦並用、一下戳腰一下搔脖子,一會兒任辰熙也有點憋不下去,抓住關劭鈞的手就趁勢反擊。
玩鬧了一會兒,兩人都折騰得有些上氣不接下氣,任辰熙壓著關劭鈞一隻腿,一手讓對方雙手抓著。
氣一緩過來,關劭鈞輕輕拉了一下他的手臂,就著這個曖昧的姿勢吻了過來。
一吻從淺嚐到忘我,待任辰熙回神時他整個人躺在關劭鈞的臂彎中,對方意味深長的視線看得他全身莫名燥熱起來。
……我陪你睡。」
關劭鈞熄了大燈、留下床頭一盞昏黃的小夜燈,就著相擁的姿勢在他身側躺下。
他嗅到屬於關劭鈞身上的氣息,如天幕、如海洋一樣廣袤地圍繞著自己。
不知道對方的信息素在Omega的嗅覺中會是怎麼樣的味道呢……胡思亂想了片刻,任辰熙發現自己的睡意居然頓時消逝無蹤,於是他睜開眼看了一眼關劭鈞的臉。
原本只是想確認對方沒有偷偷盯著自己瞧,誰知道一睜眼就有點捨不得閉上了。
自己好像在一場過於美好的夢境中載沉載浮,至今他仍然有些不敢相信關劭鈞口中的喜歡。
自我否定的負面情緒浮了上來、勾著心底,破開那份溫暖,直接在心裡扎了一個洞,一絲絲痛楚滲了出來。任辰熙下意識地往關劭鈞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他的不對勁,關劭鈞睜開眼,嘴角彎了彎、將他抱得更得緊。
「怎麼了?睡不著?」
「才不會……
他窩在對方肩窩裝死了片刻後,心中的掙扎像是天秤失重那般,讓他鬼使神差地張口、想呼喚對方的名。
有個脫序的念頭就這樣浮了上來──想要更深刻的擁抱、觸碰對方的身體,無論什麼方法都好、好確認對方是不是身心都向著自己。
「關……劭鈞。」
呼喚的聲音很輕,但關劭鈞馬上就睜開了眼睛。
任辰熙索性不說話,直接伸手去解對方衣襟上的釦子。
「這是想做什麼啊?辰熙……
關劭鈞沒有阻止他,很短暫地面露訝異,詢問的聲音倒是十分歡快。
「你說呢?」
……不覺得進度太快了?」
「不想就算了,晚安。」
要說他一時腦子壞了他也認了,在出手前他考慮的時間不過才幾分鐘,關劭鈞的反應讓他難得的大膽又縮了回去。
任辰熙乾脆地收回手,但在他打算轉身背對對方時,關劭鈞按著他的肩膀,人就壓到他身上來。
「我想,想很久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