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6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ive In Here(29)情人

 「我靠你們兩個──」
一在飯店大廳打照面,顏儀霖就瞪大了眼,嚷了幾聲就消了音、像是完全說不出話來那般,只剩一隻手指直指著兩人晃。
任辰熙一貫地面無表情,只是身旁關劭鈞摟著他的腰、臉上笑的一臉春風得意,覺得光是看這畫面,顏儀霖問都不用問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何況兩人身上還穿著不知哪來的情侶裝。
「怎麼了嗎?」
有人說過了一晚世界就變了,大概就是這種心情吧。此時關劭鈞還很沒良心地不管面前有人顯示為被閃瞎,當著兩人的面親了任辰熙的臉一口,顏儀霖看了又是忍不住鬼叫幾句。
「任任你怎麼全身都是關少爺的信息素啊?那衣服又是哪來的?前天不是才跟我說還沒交往?昨天就跑本壘了嗎?還好意思說我跟阿賢進展太快,你這才叫進展太快啦、根本超展開!」
……信息素?」
任辰熙歪頭看向身旁的肇事主,關劭鈞一臉無辜。
「信息素不是重點!」
顏儀霖依然無法淡定。
「臨時標記雖然在Beta身上沒有作用,不過身為Alpha還是會習慣性地來這麼一下吧?」
羅敬賢在一旁不知是好心還是壞心的補充,任辰熙聽了也沒有表示什麼,只有暗暗捏了一下關劭鈞的手心,然後他的手被對方牽起、十指交合。
「今天早上的行程好像是牧場?下午就要搭車了,快點出發吧。」
關劭鈞像是沒事的人一樣招呼著大家上路,後來到了山上的牧場,四人又自然地分成了兩組行動。
之後在回程的火車上,任辰熙總算沒有睡掉整路,靠著關劭鈞的肩膀兩人輕聲細語地講了一路的話,也被顏儀霖深深地鄙視了一番。
 
 ※
關劭鈞的社群頭像換了。
兩件晾在屋簷下的衣服,設計相仿、尺寸迥異,暖色跟冷色拼起來的心型透過掌鏡人的強調,想要表達的意思明顯到家,完全可以忽略那句隨著圖片附上的「穩定交往」四字。
雖是年假的尾巴,任辰熙還是認命地窩在沙發上算數學,直到他算完進度,關劭鈞就點出社群網站給任辰熙看。
在社群附帶的留言版上滿滿的不外乎就是「恭喜」、「狗眼閃瞎」。
任辰熙拖了幾行留言,終於看到了比較不同的一條,下頭又展開了幾則子回覆。
[Cle 回應:恭喜啊。嫂子正不正? ]
「這是沂宗,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
關劭鈞靠在任辰熙肩頭,指著螢幕上他曾見過的暱稱解說。
「江沂宗?以前說要當作家寫小說、一直在換筆名?記得不少女孩子倒追他啊。」
任辰熙記得關劭鈞說的人也是他們的高中同學、一個男性Beta。高一時也跟他們同班,高二選了理組後又分到了關劭鈞那班,跟關劭鈞、許茉佳常常一掛行動。
任辰熙之所以會記得這個人,是因為對方跟他也同班過一年、交情算不錯,而且在校園裡也算是個風雲人物,常常在Alpha身邊出沒卻絲毫沒掩蓋掉他的人氣,靠著撰寫著動人心弦的文筆、斯文的長相及略帶憂鬱的氣質不知道擊中了多少少女的心。
「是啊,大學交了好幾任女朋友,可是都分手了,現在人在科技公司裡窩著,不過沒放棄作家夢、還是常常投稿雜誌就是。」
「他的暱稱怎麼這麼樸素啊?還以為會更花俏點的。」
「例如沂水恆天、聞雨清之類的嗎?」
「噗,那是什麼?」
「他高三時的筆名。」
「那我哪會知道啊?我只記得高一時他筆名好像是云漩。」
「哈,好像是呢,高二換過兩三次吧,高三時大概是學業壓力大所以一年換了五六個,後來換到我都記不住了。」
講起故友,其實也會有些有趣的往事回憶被勾起。
[青山在 回應:有種PO個正面合照  ]
「這是林碩原,高二上學期轉來我們班的那個,你也見過的,現在跟阿宗在同一個科學園區不過不同公司。」
再提到的這個人,任辰熙一樣記得,既然是關劭鈞身邊最鐵的三個朋友,當時也少不了機會互動。
「有印象,他也是個Alpha吧?幾次班際球賽你們兩個殺得全校哀哀叫的。」
「你還記得啊?那我當時肯定帥慘了。」
留言再往下看也不外乎是求真人照片一類的言論,大部分是關劭鈞的大學朋友,任辰熙也就不可能認識了。
接著又出現了一則很多人點選喜愛的留言。
[Aileen 回應:恭喜二哥  二嫂人超有氣質的  要幸福喔  ]
「這是劭槿。」
關劭槿就是關劭鈞的妹妹,任辰熙聽完只是點點頭。
[Cle 回應:哇妹妹出來報猛料啦!已經帶回家了嗎?詳細希望啊!]
[青山在 回應:都帶回家了怎沒先帶給哥們瞧瞧? ]
任辰熙才注意到通篇兩個故人的留言總是併在一起出現,接著就看到關劭鈞動手在下方輸入一行十分挑釁的話。
[Sloan 回應:因為只有我可以看 呵呵  ]
……欠揍啊你?」
任辰熙推了一下靠在身後抱著自己的關劭鈞,同時臉頰上又被偷襲了一口。
[Cle 回應:秀恩愛無恥! ]
[青山在 回應:阿宗我們找機會滅了他  ]
果不其然收穫了攻擊宣言,不過下面很快的跳出另一條回覆。
[茉莉花茶 回應:阿宗阿原你們搞笑嗎?嫂子就是他找七年的那位啦  看在他蠢了這麼久的份上不要跟他計較了  ]
[Cle 回應:……靠!茉茉你是說辰熙嗎?真的假的?什麼時候找到人的? ]
[茉莉花茶 回應:就最近啊  ]
[青山在 回應:阿鈞什麼時候覺醒了? ]
[茉莉花茶 回應:就最近…… ]
[Cle 回應:所以是找到人就順便覺醒了這樣?靠太瞎了吧?我還以為他一輩子都不會發現欸  ]
留言一則一則刷新,任辰熙側過頭去看關劭鈞,只見對方沒在看留言,一雙眼到是盯著自己。
「晚上跟我睡?」
問出來的話完全風馬牛不相干,任辰熙沉默了幾秒、內心悄悄地想歪了什麼。
……嗯。」
於是關劭鈞順手在留言上回了一條更欠揍的訊息。
[Sloan 回應:你們慢聊  我跟我家親愛的要睡啦 晚安 ]
[Cle 回應:現充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除了這個一秒跳出來的回應,任辰熙沒看到後續,就讓關劭鈞一把抱起、直接打包回房間了。
後來證實他也沒想歪,關劭鈞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去添購了潤滑劑,將他放在床舖上之後沒等他調整好睡姿,人就壓了上來。
第二次經歷性事過程一樣臉紅心跳,讓任辰熙發現自己對關劭鈞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那微薄的抵抗力正以極快的速度消逝。
 
 ※
兩人開始交往了,但日子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有顏儀霖跟羅敬賢這對高速訂終身的情侶做榜樣,結婚的事關劭鈞也逮著機會就提了出來,不過任辰熙表明了要先搞定大學,這個念頭就只好先擱著。
二月的情人節當週,Alive的櫃檯上多了一束艷紅的玫瑰。
三十朵玫瑰,花語是「請相信我們的緣份」。任辰熙之所以會留意到花語,是因為關劭鈞送花的時候說的一串話。
「我原本想做巧克力,考慮口味也考慮了一個禮拜,終於決定好口味時才想到你根本不吃甜食,接著我就想啊,看來只有花可以拯救我們的情人節了,於是我去查了一下花語,裡面有兩條我很喜歡,一朵玫瑰代表你是我的唯一,九十九朵代表天長地久,可是總覺得只送一朵花很沒誠意,送九十九朵好像又很沒創意而且肯定會被你罵神經病,該怎麼辦才好呢?」
他收下了花束、當晚打烊了就去查了三十朵玫瑰的花語,然後盯著屏幕久久不能言語。
當然任辰熙也不是全然沒有準備情人節禮物,那天是周二,早上關劭鈞去補材料順便買花,他則將事先藏匿的材料取出來做了一份別緻的巧克力蛋糕、放在冰箱裡讓關劭鈞在上工時看到驚喜。
情人節當晚,關劭鈞的社群留言牆又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那晚任辰熙依然窩在關劭鈞身邊唸書,兩人也非常應景地在入睡前做了情侶能做的事,任辰熙看到留言牆已經是次日早上。
[Sloan <0214.jpg>我家親愛的親手製作的巧克力蛋糕  ]
[茉莉花茶 回應:好甜蜜喔 ]
[Cle 回應:閃光去死 ]
[青山在 回應:閃光去死+1 ]
一整排的閃光去死,事主倒是非常樂於接受。
[Aileen 回應:哥你會胖 ]
[霖‧我老公胸肌讚 回應:你送什麼給任任啊? ]
幾則留言後任辰熙終於看到了熟人,顏儀霖會回關劭鈞的留言似乎也算是一種奇觀,不過任辰熙非常清楚顏儀霖對八卦的愛好,已知兩個人加社群也是好一陣子前的事了,這種留言他不出來湊熱鬧反而奇怪。
隨著顏儀霖這一條留言,下面也開始起鬨。
[Sloan 回應:<.jpg>  ]
於是關劭鈞甩上了櫃檯花束的照片,然後換來了一串吐槽。
[茉莉花茶 回應:呃 ]
[Cle 回應:矮額 ]
[青山在 回應:哎唷喂 ]
[Aileen 回應:唉 ]
[Sloan 回應:什麼反應啊你們  ]
[霖‧我老公胸肌讚 回應:嫌你粗俗又老土的反應  ]
[Cle 回應:樓上+1 ]
[青山在 回應:樓上+1 ]
[茉莉花茶 回應:很有阿鈞的風格啊 愛情白癡 ]
[Cle 回應:樓上+111111111 ]
[青山在 回應:樓上+1111111111111 ]
[朱璐 回應:學長好沒情調  ]
各種吐槽排到了天際去,任辰熙盯著輸入留言的框框沉吟許久,然後輕敲鍵盤、留下了一行字。
[塵歸塵 回應:不會啊,我很喜歡。 ]
於是當天晚上關劭鈞一臉欠揍地不顧他在算數學就蹭過來一下吃豆腐一下滿嘴肉麻話,任辰熙困惑了很久才想到可能是那則留言的原因。
在那之後他又抽空關心了一下後續,結果被滿滿的Tag通知嚇了一跳。
[霖‧我老公胸肌讚 回應:@塵歸塵 任任你沒救了! ]
[Cle回應:@塵歸塵 這是嫂子嗎!!!嫂子出現啦!!!!!! ]
[青山在 回應:@塵歸塵 真心閃瞎  ]
[Aileen 回應:@塵歸塵 二嫂人不要這麼好! ]
就因為自己那一句話,留言牆上持續沸騰,「這是個被閃死的節奏」、「求嫂子露臉」、「要幸福」一句句刷個沒完,完全平靜下來也是將近一週之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