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年年綠相似
關於部落格
此心已然從葉神★
  • 59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葉】【哨兵嚮導】流轉(11-15)

 11
傍晚抵達開會場時,葉修在門口杵了很長一段時間。
「葉修前輩。」
G市塔首席嚮導喻文州在會議開始前二十分鐘抵達,見到葉修時連忙迎上來打招呼。
「文州。少天沒纏著要來?」
「他有別的任務呢。」
「真是好險,跟他共事那幾天簡直快被他給吵死。」
「呵。」
對於葉修消遣黃少天的話語,喻文州並沒有什麼表示。
「前輩現在方便說話嗎?我有問題請教。」
「請說。」
「你......真的失感了?」
葉修並不意外喻文州會知道,但這是塔高層決定隱瞞下來的狀況,也不方便為外人道。
不過既然喻文州知道,那他也沒有必要迴避。
「這個說來話長啊。文州,你還記得你剛覺醒時候的事嗎?」
「記得。初中畢業那一陣子莫名其妙地常做一堆怪夢,可以隱約感覺到身邊的人心情起伏。那時還以為自己是不是被什麼上身了呢,直到有一天索克出現在我床底下。」
索克是喻文州的精神嚮導──象龜,這個名字是喻文州在塔的導師亂取的,後來身邊的人都這麼叫了。
「你呢?這麼多年都沒聽你說,是有什麼隱情?」
哨兵或嚮導的覺醒過程通常會是同儕間初識時聊天的好話題,不過這可不適用於葉修,這個能力出眾的嚮導從來沒提過自己的覺醒過程,於是什麼天花亂墜的版本都有。
「是啊,哥跟你們不一樣,哥是靠實驗覺醒的,實驗前是普通人,實驗後就是能共鳴能使用屏障的好嚮導了。」
「這……
「黃少天也參與過那個實驗,他肯定跟你說過吧。不過他跟我不一樣,是先天條件覺醒成哨兵的。」
喻文州回想了一下,黃少天講過的話很多,不過那個離奇的實驗話題性十足,所以他有印象。
「他不知道我也是實驗體,而現在證實那個實驗確實是失敗了,醫療班說我可能原本就是嚮導,實驗才會在我身上起作用。」
「所以你等於被強迫覺醒、然後現在」
「我現在確定失感了,不過體檢結果說嚮導的數值還沒有消失,所以我還是會跟著部隊行動一陣子。」
「那還真是辛苦了。」
「總要把該做的事情做完。一定要把『那些傢伙』的勢力連根拔起。」
「也是。說到工作,高層命令從各市的首席中挑選幾個人加入特別部隊,沒意外的話領導席就是我,而考量到你的狀況,會請你擔任總司令。」
「呿,追查這麼多年也沒見他們有什麼作為,終於願意硬起來了嗎?」
「也許是因為『那個組織』的勢力已經太龐大、不能姑息養奸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進去吧。」
「好。」
 
 
對於工作,葉修向來是百分之百地認真以對。
加入特別部隊的名單很快就定了,裡頭沒有韓文清,葉修對此暗中鬆了一口氣。於是開啟了工作模式之後,他很快地就將韓文清的事情丟到了腦後。
「這個地下組織的名稱叫做『粟』,下頭有很多不同的支部,目前在W市、S市、N市、H市、G市都有擊破過他們的活動據點,『粟』的勢力主要在南方……
身為長年與地下組織斡旋的葉修雖然在得知會議的資訊上有點LAG,但他會被任命為總司令是有原因的,喻文州為會議起了個頭,葉修就站上了主席台,對於該組織他能侃侃而談,也擬出接下來的行動方案、並把其他未參與特殊部隊者的支援時程一起排了出來。
「好像在發光一樣……
這是藉機混到了個見習席位的安文逸發出的讚嘆。
不過那份對葉修的崇拜心理很快就消失了,因為在台上明明十分正經有條理的人,下台來卻拉著他介紹他曾經崇拜過的Q市首席嚮導張新杰,然後當著對方的面拚命調侃他。
後來知道葉修是為了逃避張新杰詢問韓文清的事、而且也沒能成功忽悠過去時,安文逸真覺得自己見識到了塔中流傳的那句話:當首席嚮導的心都髒。
 
12
 
從開會場離開,時間已經接近子夜。
葉修常常會熬夜工作,但並不代表他喜歡熬夜。於是一回到寄宿的房間,葉修立刻躺平了。
明天,特殊部隊就要集結,於是安文逸人搭上子夜得飛機回去H市,而他暫時是不必回去了。
考量到他的狀況,與他搭檔多年的蘇沐澄也會加入部隊。
要思考的事情很多,不過唯有進入夢鄉養精蓄銳,才是明日動力的來源。
身體似乎很久沒有放鬆身心熟睡了,葉修難得地做了夢。夢裡有一片遼闊的世界,青草從足下蔓延到了看不見的彼端,他在空間中隨意轉轉,知道左邊有條蜿蜒小溪、右邊有幾幢古色古香的矮樓房、直走會看見一片疏林。
在更過去,有斷崖、有伴隨著斷崖傾洩而下的瀑布、有更加茂盛的叢林,叢林的彼端是一片景色瑰狀的黃沙滾滾。
這裡曾經是他的精神圖景,但他已經失感,除非在夢中,否則這個地方他應是無法憑自己涉足了。
人們都說嚮導的精神圖景是全世界最美好的地方。於是他在草地上躺了下來,對於這個景緻他沒有不捨、只有由衷欣賞。
他聽見一個細碎的腳步聲,於是他坐起身。
有個人從他的背後擁住了他。畢竟是夢,觸感毫不真切,但他想都沒想就能知道背後的人是誰。
能在嚮導的精神圖景裡活動的,除了嚮導本身,就只有結合的哨兵。
只是一個夢罷了,擦過臉頰的輕吻跟低聲的耳語在現實都未曾發生過,他沒有必要閃躲。
直到臉頰上溫溫的觸感順著頸脖往下越來越真實,葉修忍不住皺起了眉。
總不會人說了回霸圖,卻偷偷躲在B市搞夜襲吧?這麼喪失的舉動韓文清你至於嗎!
帶著些許的怒意睜開眼,沒有見到想像中的那張嚴肅臉孔時葉修鬆了一口氣。
可是下一秒他連呼吸都差點要忘記了。
有隻生物湊在他的胸口,無辜的小眼睛凝視著他。
見他沒有什麼反應,小生物又湊了過來,示好似地蹭了蹭他的臉頰。
小生物身上有很熟悉的氣息,不是野獸身上的味道。
……小秋?」
像是明白過來了什麼,葉修坐起身,將小小的生物抱了起來。
不是陪伴了他許多年的那隻神祕、不親人、見了哨兵的精神嚮導就玩躲貓貓的白狐狸。
那是一隻雪貂。毛皮色澤雪白,看起來油亮亮地很好摸。白狐狸從來不主動示好,小雪貂則初次見面就把他的臉舔了一圈。
他還在想著自己才失感幾天怎麼就又變回嚮導了,接著卻看見小雪貂因為太用力要舔他的臉,腳一踩空就往床尾滾了幾圈。
原來他的真‧精神嚮導是個二貨?
看小雪貂一顛一顛地又蹭了過來,葉修連忙用自己最熟悉的方式撐開了精神屏障,一眨眼的時間,小雪貂就消失無蹤。
確認了自己的狀況後葉修很無奈地一嘆,接著又收起了屏障。
很不穩定。屏障無論是張還是收流利度都大不如前,也見不到精神圖景覆蓋上現實的那一瞬、絢麗光采將空間蝕去的美麗景緻。
這就是一般嚮導覺醒的過程吧。可以慶幸的是,剛剛那一瞬他就確定了自己的精神屏障範圍還是挺廣闊,這點令人非常安心。
望著透過窗簾的稀微晨光,葉修的心情好了起來。
同時,一聲悠長的警示音響起,是塔遇到緊急情形時召集人手的信號。
 
 
13科學什麼的不要深究了
地下組織的爪牙劫持了一架飛機。
飛機上有正要趕往首都會合的哨兵,但對方派出的人是個嚮導。雖然能力並不強、也很年輕,卻是個滿腦子為組織賣命的激進份子。
待在飛機上的哨兵也來自Q市──張佳樂,曾經是K市首席哨兵,為了鍛鍊能力就到了Q市任職,據說什麼倒楣的悲劇都能與這人沾上一點邊。
一個首席哨兵要對抗一個嚮導並不是難事,但可惜戰場在空中,哨兵再強也不能把飛機拆了。
於是整架飛機就任一個敵營的嚮導鬧著,現在飛在距離首都塔有一段距離的地方盤旋著,雖然有衝撞上來的架式,暫時是讓塔這邊的夜班人員發出的訊號干擾攔著。
整座塔中充斥著王杰希現況報告的聲音,葉修趕到了塔的指揮中心時,喻文州、張新杰兩人也抵達了。張新杰正在嚐試把精神屏障的範圍擴展到飛機上,屬於他的精神嚮導──山貓站立在操控台,與自家主人同樣神情嚴肅。
飛機上的燃料已經所剩不多、要到機場平安降下還需要一段時間。
「連上駕駛員了嗎?」
「還沒有。距離一飛遠就沒辦法。」
「我看看。」
說著葉修望了一眼屏幕上的座標,接著人走到了窗邊,抬頭望著不遠處的天空。
「不要指望在機場平安降落了,王杰希,下令疏散公路,座標208235那一段做臨時跑道。文州,你幫王杰希轉達情報。新杰,收回你的屏障,每分鐘報座標給我。」
一陣算不穩定的波動隨著葉修的話散發了出去,三人聽葉修下令後都自然而然地動了起來。
然後他們很快就意識到了哪裡不對。
這貨什麼時後又變回嚮導了?而且精神領域的範圍……等等,飛機還真往臨時跑道飛了?
「葉修,你……
雖然三人心中各有詫異,不過事出緊急,他們也沒空多想,順著葉修的命令調動行動的哨兵和嚮導們前往公路。
二十分鐘後,飛機在公路迫降、開始緊急疏散。
「我弄暈那個嚮導了,現在張佳樂抓著他,把握時間應該……
空間內另三人都能感覺到不算穩固的精神波動收了回來,葉修交待了一下情況,接著他的身體晃了晃。
難以忽視的灼熱感從腳底一路竄上,葉修腳一軟,來不及扶著東西就跪倒在地。
他的意識還是清晰著的。
而那股彷彿從靈魂深處透出來的異樣感讓他眼前的景象天旋地轉,很快的葉修就意識到這份「很討厭的感受」因何而來。
 
 
14
首都塔發動緊急命令時,韓文清也接到了訊息,各地的塔開始進入戒備,各航路上的班機也都跟著緊急迫降、進行安全檢查。
在警報解除後,接著就是張新杰發來的、讓韓文清哭笑不得的消息。
葉修展現神級水準演出一場隔空嚮導大戰、然後馬上人就因為嚴重的結合熱倒下了。若不是張新杰敘述的方式向來嚴謹、他的號碼被盜的機率也是零,韓文清真要懷疑自己是收到什麼搞笑信。
於是他斟酌再三,還是把自己多年來累積著的補假時數又撈出三天來,探視自己的嚮導這種理由沒有哪個塔會沒人性到不予通過,何況葉修這次的事蹟太聳動,嚮導身體有恙,哨兵前往陪伴完全合情合理。
「媽蛋!哥當了這麼多年嚮導可沒聽說過結合熱是瞬發技能啊!小張那傢伙折騰這麼久都沒事,沒天理!」
甫踏進葉修在醫療班的隔離房,韓文清就聽到熟悉的聲音有些沙啞,但非常憤憤不平地抱怨著。
一股類似草本植物的淡淡香氣從房內飄散出來,只嗅上那麼一口,就能確定是未結合嚮導的氣息。
不知出於哪種心情,韓文清停下了腳步、沒有立刻現身房內。
「是你沒經歷過不習慣,哪家嚮導像你剛覺醒就這麼威啊。現在精神屏障應該還撐不起來吧?先吃藥?」
「切,我總算明白為什麼你們都寧願跟哨兵滾床單也不要吃這個了,味道實在有夠噁的。」
「說到這個,新杰說他喊韓文清來了,要你放心。」
「我靠髒心杰搞什麼呢!放個屁心!哥現在只要哨兵靠近就犯噁心,當張佳樂跟黃少天過來時我是吐好玩的嗎?」
「噢,你放心吧,吃過藥調整之後應該不會吐了,如果你要快點回到崗位上,恢復連結是最好的選擇,再說韓文清人現在就在外頭站著呢。」
……
房裡的葉修頓時禁了聲,韓文清還在猶豫要不要進門,接著卻看到有個小小的生物從房內竄出,然後停下了腳步與他對視了幾秒。
一隻沒見過的雪貂,看就知道是精神嚮導。
「吼──」
大白虎倏地現身,通體潔白的小雪貂狀似有些小心翼翼,接著趴低了身體,很慢、很慢地靠近大白虎。
然後小雪貂在大白虎的前腳上親了一下,於是大白虎也低頭舔了舔小雪貂的臉,接著小雪貂就一蹦一跳地攀到了大白虎的身上,讓大白虎載著拐進房內。
「握槽小秋你個叛徒!」
發展至此,韓文清就跟在白虎身後進了房間。
屬於嚮導的信息霎時充斥肺腔。韓文清深吸了一口氣、對上了葉修的視線。
坐在病床上的葉修身上穿著的不是患者慣穿的醫療服,而是寬鬆的浴袍款式,那人人讚嘆的美麗雙手從寬敞的衣袖下伸出,以極輕的力道揪著被褥,看上去實在引人遐想。
特別是對方的臉上還帶著淺淺的紅暈。韓文清怔了片刻,葉修則一臉憤慨地把臉別向了窗外──這真不是要躲韓文清,而是因為他那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小雪貂已經讓白虎舔在地上轉了,不忍看。
「對了葉修,有件事我必須解釋一下,你的精神頻段變了,所以精神屏障撐不起來的情況下,碰到頻段不合的黃少天他們才會想吐。至於你的頻段……
聽到這裡葉修又轉過頭來,一雙眼裡霎時的神采饒是韓文清也想不透這人怎麼突然歡快了起來。
但隨著王杰希口中報出的兩個數字,葉修那雙眼神頓時都死了,整個人居然還躺下縮被子裡了。
若說他以往的頻段遼闊,可以寫作1100的話,那韓文清的頻段區間大概就是98.599這個很狹小、也不尋常的極值。
而王杰希剛剛報給他的數字區間除了狹小地令人髮指之外,聽起來真是他媽的太耳熟了。
那個頻段數值,跟韓文清的連一個小數點後的誤差都沒有。
一‧模‧一‧樣。
 
 
15
 
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葉修深深地體會到了這句話的精髓。
在他裝死的片刻,王杰希人就告辭了,非常「貼心」地把空間留給兩人。
「把一臉兇神惡煞的未結合哨兵扔一個剛覺醒剛過結合熱的生嫩未結合嚮導前什麼居心啊你王大眼?」
葉修聽到王杰希要走,人又從棉被堆中探出頭來了,只見王杰希揮手致意,還扭上了鎖。
頓時空間中只剩下一片寂靜。倒也不是真的鴉雀無聲,畢竟旁邊還兩只精神嚮導玩鬧著。
躲在棉被裡好半晌都沒聽到韓文清有動靜,葉修沒辦法用精神屏障去探知,於是他掀開了被子。
韓文清坐在床尾,眼睛盯著他,他隱約可以感知對方迫切想結合的心情,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表面上還是像聖人一樣端坐得八風吹不動。
「你到底在猶豫什麼?」
見葉修拉開了被子,韓文清還是沒動,只問了這麼一句。
「終身大事能不猶豫嗎?」
「猶豫十年,夠久了。」
「哪來的十年啊哥才剛開始在猶豫!就算青菜蘿蔔一個樣也是要挑一挑選一選的好嗎!」
「你有得選?」
……總之老韓你別激動,哥的狀況還不穩定,說不準明天又變回普通人了,連結斷了又結結了又斷沒完沒了的你受得了嗎……
葉修知道自己已經在胡言亂語了,因為韓文清在聽到終身大事那四個字後,居然開始解襯衫的扣子,轉眼就脫了上衣、露出結實的胸膛。
「斷了就連回來,斷幾次連幾次。」
葉修從來都不知道韓文清居然也能一句話就讓他無言以對。
而伴隨著這句話,卻是一股燙人的溫度直接進了心底。
明明也不是第一次看見對方裸體的葉修,此刻卻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至少……等到哥能撐精神屏障……
「哼。」
韓文清不是笨蛋,等到葉修能撐精神屏障,就算能力只是初覺醒,以葉修多年的戰鬥意識,要把他弄出房外還真沒懸念。
葉修現在心裡也挺堵,明明吃了藥,身體卻又躁動了起來,心跳一下一下地加速,對於對方的觸碰完全擠不出一絲力氣來抵抗。
該死的結合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